《宦海沉浮》

第十五章

第二天上午,杨陆顺就在人民医院副院长的亲自关怀下,做了一系列检查,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把人民医院的所有检查项目都做了个遍,累是累了点,可检查结果还是令人振奋的,除了还得等结果的一些化验外,其余的全部都显示杨陆顺身体非常健康,当然副院长还是提了不少的建议:如保持一定的锻炼、增加点营养补充等等。回了病房,早已是坐满了来探望他的同事朋友。老秦、燕子、老高、小焦、侯勇还有镇里工会的一个女同志,霍然还有小古股长带了个不认识的人,小标就当上了半个主人接待着。

大家见杨陆顺被护士搀扶着送了回来,都拥了上来握手,用热情的笑脸和充满感情地话语来欢迎他。杨陆顺惊喜之余还是非常高兴的,瞥见地上chuang头小柜上摆了不少营养品水果,就笑得更开心了,只是青肿变形的脸这么一笑,就显得有些滑稽。大家暗暗忍住发笑,都嘘寒问暖。那护士肯定是得了医院领导的特别嘱咐,很职业地说:“你们来看望的人,时间莫太长了,病人现在需要安静地休息,这样才能尽快恢复。”老秦是杨陆顺的顶头上司,年纪也是最大,自然也就成了这群人的发言人:“护士同志说的对,我们是代表单位来看望小杨的,说说话就走的,绝对不会影响病人的休息。

小妹子你只管放心好了。”护士耐烦地把杨陆顺扶上了床盖上棉被,掖好被角,又仔细检查了输液点滴,煞介有事的调整好点滴速度,摸了摸杨陆顺在被子外面的手有点冰凉,不知是吩咐还是自语地说:“有点冷吧,得搞个热水瓶才好。”小标和燕子不约而同地说:“我们马上去搞热水瓶。”那护士点点头说:“行,到我值班室拿两个盐水瓶,好好洗干净,最好被子里也放个,这样病人就不得感到冷了。”说完昂首出了门,小标自然不会让客人动手,赶紧跟着护士去拿瓶子。

老秦笑着说:“小杨啊,你又立了大功哟。这不易书记他们都有点忙,暂时抽不出时间,就派我们办公室的同志和工会的小孙先来慰问看望你,易书记他们都说有空就来看你的。”工会小孙拿出个信封放在床边说:“杨陆顺,你就安心养伤,我们工会鉴于你这次受伤是见义勇为,特别请示易书记后,给你一百元的慰问金。”杨陆顺清楚镇里的规定,凡是干部生病住院工会都会买点水果营养品看望,体现组织的关怀嘛,但金额固定在二十元的物资,不存在给现金,听他们的口气似乎都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心里多少有点不安,瞥了燕子一眼,堆笑着说:“谢谢你孙姐,也谢谢秦主任、高主任还有古股长来看望我,谢谢小焦燕子来看望我,真的很感激啊。

都是我不小心,麻烦领导们了。”边说边冲房里的人点头致谢,特别冲跟小古一起来的人多点了点头。燕子很清楚杨陆顺瞥她一眼的意思,显得有点委屈地说:“六哥,我当然得跟易书记秦主任如实汇报了,要不、要不我良心上过不去。”老秦呵呵笑着说:“燕子,你做得对,组织上当然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怎么,小杨又想做好事不留名么?哈哈,这么大的事可不敢对组织隐瞒啊!”小古也笑着说:“瞒肯定是瞒不住了,这不我一早就被黄部长叫了去,嘱咐我来看望英雄呢。

杨哥,你这样振奋人心打击犯罪的优秀事迹,隐瞒就不对,黄部长说了,要号召全县党员干部学习你呢。”杨陆顺心里就忐忑不安起来,看来还是低估了事情的影响,万一...杨陆顺不敢再往下想,只是嘿嘿地干笑着。大家七嘴八舌就杨陆顺的事迹开始了交谈,从见义勇为伸引到国民素质、从抢劫事件聊到了各类刑事案件,各抒己见慷慨陈词,大有不把世界上的犯罪分子骂死不罢休地气势,杨陆顺能插就插几句话,尽量少说话,毕竟心里还是不塌实。小标和侯勇却在一隅唧唧哝哝不知道说着什么。

最后还是护士进来换输液水,见一屋人还没走,下了逐客令:“哎我说你们怎么了?不是强调病人需要安静休息么?还在这里打扰病人,哪有那么多话说呢,看完了就走啊。”老秦等人才起身告辞。燕子也是见人多嘴杂没过多表示什么,从她关切的眼神里就清楚她有很多话说。等人走完了,杨陆顺木起脸对小标说:“关上门,我有话问你。”小标关上门坐在床边椅子上,满脸气愤悄声说:“那两个混蛋,居然敢对你动刀子,今天干妈通知我,吓得我几乎要死,幸亏只是点皮肉伤。

爹,都是我疏忽大意了,害您受罪。”杨陆顺也压低嗓门说:“小标,你真是无法无天了,你考虑到后果没有,现在好了,公安局被勒令限期破案,你、你叫我说什么好你!”小标嗤了声说:“限期破案?只怕他们永远也难破。那俩人我已经安排去了深圳,昨天我亲自送他们上的汽车,现在应该已经上了去深圳的火车,那花花世界他们还会回南平这破地方?再说他们也清楚持刀抢劫伤人的罪名有多大,才不会傻到被公安抓呢,爹,我办事你放心!”见小标一副吊儿郎当浑不把法律公安放在眼里,杨陆顺就心里一阵酸痛,就感觉对不起他爷爷的在天之灵,更怕这小子做出犯罪的事情连累自己,说:“小标,你现在是大人了,经济上也独立了,我、我是管不住你的,可你要记得你爷爷的话,要做好人啊!你现在这样,你爷爷怎么在九泉下安心呢?我是对不起你爷爷的了,没把他孙子教育好。

”小标见杨陆顺如此痛心疾首,心里也不是滋味,但要他放弃现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营造的关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他想做好人,可不想做捱穷的好人,他也知道自己一但被公安抓了,贩卖走私烟的罪名也不小,干爹毕竟是国家干部吃皇粮的,当然不愿意跟自己这小流氓关系密切了,就说:“爹,你放心,我会小心的。”杨陆顺见他毫无悔改的言语,哪怕是哄几句也好听啊,从小标眼里他却只看到了更为坚定地眼神,知道是无法劝说小标回头了,就冷冷地说:“你也别守在我这里了,你那群兄弟少不了你这大哥。

”小标怎么听不出话里的意思?气是有气但也理解杨陆顺,他非常清楚干爹现在的处境,只想努力进步,也不愿意因为自己阻碍了干爹的前程,就掖了掖杨陆顺的被角,低声说:“爹,我不会连累你的,你好好养着,我、我就先走了。”说完深深注视了杨陆顺一眼,默默地出了门。杨陆顺见小标神情落寞,知道自己的话伤了小标从小就敏感的心,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好歹也是受了党和政府多年教育的干部,自然是不能与这违法乱纪的人绞和在一起的,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玩火者*,总不能把自己的前途与小标捆在一起吧?毕竟自己上有老父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自己又没能力引领小标走一条正路,惟有划清界线了,只是对不起小标爷爷临终的重托,以后回新平了,再去老人坟前磕头请罪吧。

又想到见义勇为的事迹在外面传开了,很是惶惶不己,生怕事情败露,就真是万劫不复了,不尤又开始暗暗诅咒小标出的馊主意,更加后悔当初没立场坚定地拒绝。人就这样,在后悔的时候,总会追根溯源,常常是要不是这样,我怎么会那样,所以杨陆顺骂来骂去,最后就骂到了老谢头上,要不是老谢整人,我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甚至于走此下策!在病床上辗转反辙,片刻不得安宁。中午沙沙来送饭,汪父汪母也来看望女婿,见杨陆顺鼻青脸肿手缠绷带,自然心痛,老汪叹息着说:“六子啊,下次可得多想想后果啊,你那旺旺还小,出了事,沙沙咋办,名气再好没命了,苦的是老婆孩子哟!”沙沙喂着饭,说道:“爸,就别埋怨六子了。

这次救了县委阚副书记的老婆,总该会有回报的。你看这病房多好,要换救了其他人,肯定没这么好的待遇。”汪父马上来了精神,说:“是啊,救了书记老婆,人家领导肯定对我们六子印象深刻了。六子,阚书记来看望你了吗?问你有什么要求千万别不好意思开口啊,乘人家心情好尽管提啊,要不过了这村就没那店儿了。”杨陆顺满肚子官司,哪有心情去想好处?磕头作揖事情莫败露就行了,可还是轻描淡写地说:“阚书记还没来看我,人家大领导忙着呢。至于真许诺我什么,我肯定不得放过,也是我拿命换来的。

”汪父大喜,笑着说:“对,就要有这样的心态,总不能白救了是吧。”这时燕子带着父母哥姐一大群人来看望杨陆顺了,顿时病房里就热闹起来。杨陆顺饭也不吃了,坐起来与燕子家人说话,竭力表现出淡漠名利的谦虚与谨慎,让燕子家人非常感激也非常满意,燕子妈拉着汪母的手,抹着眼泪说:“大姐啊,多亏了你的好女婿哟,我家燕子以后找对象,第一重要的就是有见义勇为的正义感,这年头象你女婿这样的好小伙真少啊,你们真是好命呢。”汪父汪母涨了脸面,自然笑得合不拢嘴。

汪建设汪建国两家人也联伴而来,病房就显得拥挤了,燕子家人就借机告辞,可燕子却留了下来。舅哥虽然是自家人,杨陆顺也得招呼不是,都没了休息的时间,不禁就打了个哈欠,大家便就很自觉的走人了。沙沙见燕子不走,就半开玩笑半奇怪地问:“燕子,怎么,信不过嫂子服伺不好你六哥?”燕子幽怨地看了看眯着眼睛打盹的杨陆顺,说:“不是不是,我留在这里主要是奉了易书记命令,当然我也希望能帮帮嫂子,六哥也是因为救我才受伤的。”沙沙笑了起来:“易书记的命令?”燕子点点头,可心里有点鄙夷易书记,为什么,易书记忙,没什么时间来看望,可万一阚书记亲自去看望杨陆顺,就让燕子临时打电话去通知,好让阚书记也知道镇里是非常关心杨陆顺的。

显然如果阚书记不来看望杨陆顺,他易书记也自然没时间看望了。燕子心里就疑惑:这跟舅舅看不看望杨陆顺有什么关系呢?沙沙却闲不下来,就对燕子说:“咱是好姐妹,你在这里看护着六子我放心,我找医生问问情况去。”燕子就说:“嫂子你去吧,我会看好六哥的。”沙沙就笑着出了门,找医生去了,其实也不是问什么情况,主要是知道医疗费用归县里出,她就想找医生去开点好药补品什么的,杨陆顺的主治医生当然没意见了,反正公费医疗都这样,见沙沙又漂亮又客气,也知道杨陆顺是救了领导爱人,自然就挺热心地帮沙沙挑选实用的药物了,什么妇女的保健药物、老人的补品,还有日用品什么高压锅洗衣粉什么开了一大堆,到时候拿着单子去住院部药房领就是了。

沙沙也投桃报李,从病房一大堆礼品中精选了些,抽冷送进了医生办公室。等一切忙活完,沙沙把杨陆顺拜托给燕子,自己则去药房领药拿回家了。燕子见没了其他人,一肚子话终于可以倾诉了,轻轻抚mo着杨陆顺受伤的手臂,说:“六哥,还疼不?我昨天晚上一夜也没睡好,总是做噩梦,老是梦见被坏人追,每次都是你救了我,一见到你我就感觉好安全,好宁静”杨陆顺就越听越内疚,更不愿意与燕子有什么感情纠葛,忙说:“傻妹子,说这么多感激话,不就生分我们兄妹感情了么。

我说了自己没妹妹,就一直当你是自己的亲妹妹,我可不能眼看着自己的亲妹妹被坏人打劫,哪我还有脸当你哥哥呀?你嫂子也说了,杨陆顺你这行为应该不算英雄,救自家妹妹理所当然嘛!再说你爸妈他们都道谢了,我也接受了,就别老谢不谢的,好不好!实在要谢,哪天我家旺旺到县里来了,你就带他玩一天,好不?”燕子狡黠地说:“要不等你伤好了,我天天陪你跳迪斯科,好不?”这话问得杨陆顺脸上发烧,跳迪斯科难免身体有些接触,有时候疯累了也不乏勾肩搭背地有些亲昵举动,忙扯开话题说:“只怕以后没什么时间跳舞了,镇里分了套小房子给我,本该是打扫打扫就搬进去的,有了自家的房子就得把旺旺从乡下他姑妈家接回来了,你看,又要上班又要看孩子,以后哪有时间玩呢?我都快三十的人,没精力同你这小妹子疯喽。

”果然燕子很失望,老是听他把孩子呀家挂在嘴里,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呢?闷闷地拿个大苹果削着皮,随口问道:“哦,镇里分你房子了?在哪里,房子大不大?”杨陆顺唉了声说:“说了你也不知道,在南平河大堤坡子上,破旧不堪的老房子,不到四十个平方,总不能赖在岳母娘家不走吧?就凑合着住。”见燕子没什么反映,又说:“你又不是不清楚镇里的情况,人满为患,想要住大房子只有跳出镇里了,可惜你六哥又没门路,就任命吧。”燕子心里动了动,笑着把苹果用刀子切成小块望杨陆顺嘴巴里送,说:“怎么没门路,要不我带你去舅舅家走走门路吧,何况这次你救了我舅妈,帮你也是应该的了。

”杨陆顺暗喜却一脸为难:“燕子,这样不好吧?那岂不是我动机不纯了?要是我没救你舅妈,我还真乐意你带我去阚书记家走门路呢。现在不妥,我不成了挟恩求报的卑鄙小人了?”燕子说:“这有什么,你不去,那我自己跟我舅舅舅妈说去,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呢!”杨陆顺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那不行,你真要这样,我可不认你做妹妹了。说了哥哥救妹妹,是天经地义的嘛。”燕子听了杨陆顺话心里就更喜欢了,人家求都求不到这机会,我六哥还一门心思拒绝,还真是个榆木脑袋,你越不同意我越要说,哼!杨陆顺见燕子脸上露出了小狐狸般的微笑,大眼睛骨碌乱转,也莫约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喜孜孜地吃着她递上的苹果,奉承话出溜出溜地就往外冒,什么妹妹贤淑知礼、心灵手巧、活泼开朗等等,逗得小妮子开心不已。

这时病房门开了,阚书记宋姨马局长等人来看望杨陆顺,杨陆顺伸手扯掉手臂上的输液针,下了床就与领导们握手问候。这情景看在阚书记眼里,非常满意,心说这小杨还真不错,没有居功自傲啊!宋姨就心痛地说:“哎呀,小杨你这是做什么?你是伤员啊,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燕子,赶紧把护士叫来。”燕子也是花容失色,心说起来就起来呗,干嘛抽了针啊!还没来得及埋怨,马局长赶紧说:“我去叫护士,小杨也太注意礼貌了。”其实这些许小事也轮不到马副局长,就有几个人匆忙去叫护士了,不用说是阚书记的随从和马局长的部下。

杨陆顺请阚书记夫妇马局长坐下,又要倒茶,宋姨制止住他说:“哎呀,小杨,这些事不用你做,乖乖躺床上去休息!”杨陆顺为难地道:“宋姨,您们都是我的长辈领导,我、我一点小伤不碍事的,您们坐着我躺着,我做不到,不合礼法。”阚书记呵呵笑道:“那你穿暖和了坐着说话总可以了吧。”杨陆顺就赶紧穿上外衣,规规矩矩地坐在床边摆出聆听状。燕子依偎在她舅妈身边笑着说:“杨陆顺这人啊,最是尊敬领导了的,对同志们也很客气,这不我向他道谢,他说什么,你是我妹妹,哥哥救妹妹天经地义,不值得谢谢!”忽然想起什么,跳起来就外跑。

宋姨摇着头说:“这孩子,就好象永远也长不大。”杨陆顺说:“燕子天真活泼,在单位最得大家喜欢,都把她当亲妹妹一样对待。她在您面前肯定是永远也长不大了。”外面就进来了医生护士,医生就赶紧向阚书记等领导介绍杨陆顺的情况,护士就要杨陆顺躺下继续输液,杨陆顺自然不肯,伸出手背说:“同志,就麻烦你在这里下针吧。领导在我不能躺着。”那护士不坚持,只是非常敬业地超水平的发挥了技术,一针到位。阚书记听着医生的汇报,只是点点头,宋姨则不断插嘴:“头部挨了打,不会脑震荡吧?小伤口也得留神,白求恩不就是小伤口出了大麻烦么?药一定要用最好的,不能亏待了好人!对对,是要多住院观察,很多内伤都有潜伏期...”那口气那神气简直比医学博士还专业!马局长也不时附和着宋姨发表点看法,把那个医生都问得鼻子尖尖冒出了汗。

杨陆顺坐在床边看着听着,心里居然有种沾沾自喜地感觉,能得到领导的关心爱护,受点伤真值得啊!阚书记也在暗中注意杨陆顺,说实话他小杨完全可以躺在床上心安理得地接受道谢,可小杨没有半分居傲,为了尊敬领导连吊针也拔了,而且那小杨眼神清澈,稳重而不飘忽,脸上的笑诚挚而不谄媚,虽然刚开始也手忙脚乱,但总的来说是个素质很好的小伙子。固然阚书记还是有些先入为主,舍命救了他老婆和外甥女,起评分要肯定高得多了。打发走了医生,宋姨看了看杨陆顺,说:“老阚,到底是年轻人恢复得快,精神头还是蛮足的啊。

”阚书记点点头说:“是啊,过不了几天又生龙活虎了。小杨不打青了脸,应该还算是个帅气小伙子哟,今年多大岁了?”宋姨也笑着说:“要没对象,阿姨帮你物色个漂亮妹子,保证般配!”杨陆顺抓了抓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谢谢宋姨的好意,我今年二十八岁,已经结婚多年,孩子也快三岁了。”宋姨就有点失望地哦了声,阚书记呵呵笑着说:“小伙子一点也不催老啊,老宋,我们都看走眼喽!我说这小杨很稳重,原来是成家了的。”宋姨也笑起来:“现在日子好过了,不缺吃穿,当然显年青了。

老马啊,你们得赶紧动起来,莫让那两个抢劫犯逃了。”燕子从外面进来又偎在她舅妈身边,也气愤地说:“是啊,马局长,可千万莫让歹徒跑了,得把他们抓起来,先恨恨揍一顿,也打得他们鼻青脸肿象猪八戒!”大家一听她这孩子气的话,都哄堂大笑起来,杨陆顺更是尴尬,又在抓后脑勺,眼睛却是直望着马局长,想听点消息。马局长说:“老嫂子你放心,我在阚书记面前下了军令状的,一星期保证破案,我就不信那两个犯罪分子逃得脱我布下的罗网!”说着手还狠狠的抓成了拳,门口几个警察也大声说:“保证完成任务!”信心十足的神态让杨陆顺心里砰砰狂跳!燕子拍着手娇笑道:“六哥,到时候我们去打他们几拳出出气。

”笑声中气氛就热烈起来,大多都围绕燕子说话,当然主要还是讨好燕子的舅舅舅妈了。坐了会,阚书记就要起身走,燕子却撒娇般地拉着不肯,说:“舅舅舅妈,你们就再坐会嘛,六哥怎么说也是我我们的英雄。”杨陆顺说:“燕子,阚书记宋姨都是工作繁忙的领导,能抽时间看望我,我已经是非常感激了,不敢再多占用领导宝贵的时间。”燕子反驳道:“就是因为舅舅工作忙时间紧,难得来嘛,说不定就再没时间来看你了。”杨陆顺说:“我是晚辈,怎么敢当阚书记宋姨来看我呢,应该是我去看望才对呀。

”宋姨听着舒服就笑着说:“小杨,欢迎你到家里玩,我们家老阚没时间,阿姨我可是有大把时间的。”杨陆顺忙点着头说:“是,我出院了就带着我爱人去拜访您!”燕子嘻嘻笑道:“我怕你找不到我舅舅家的门哟。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就做带路人了。”宋姨说:“是呀小杨,让燕子带你和你爱人去家里玩。”又说笑了一阵,就连燕子也有点焦急,不住瞅门口,显然是等什么人来。好在没让燕子失望,门口脚步纷踏,城关镇易书记领着几个镇领导来看望杨陆顺了。

在一阵乱哄哄是问候握手之后,杨陆顺被挤到一边,房间沙发椅子不够,就挤在病床上坐,杨陆顺自然得让着点领导了。只不过今天这些领导与往日的不同,个个眼神话语里透着股子亲热,仿佛不是来看望手下干部,是看望多年的老朋友一样。阚书记少不了要说说场面话:“老易啊,你手下的干部素质很不错呀,我在感谢小杨救了我家老宋之后,还得感谢你培养的好干部哟。”易书记说:“哪里谢我呢,归根结底还是阚书记抓干部思想教育好,我抓干部思想都是按照你的部署做的哟。

而小杨则是优秀成果了。”大家在欢笑声中继续恭维着阚书记,也顺着阚书记宋姨的口气大大地表扬了杨陆顺,老谭还亲昵地搭着杨陆顺的肩膀说:“小杨做好人好事是很执着的,小的我们不知道就不说,大的还有去年群众百姓主动到镇政府送锦旗的,镇里已经上报了宣传部的。这样的好干部就是要树成典型大力宣传,在目前一切朝钱看的风潮中,小杨依旧保持救死扶伤、见义勇为、助人为乐的优良传统,值得那些钻进钱眼里的党员干部好好学习!”阚书记没有说话,只是点着头笑着,眼神有点淡漠,显然不是很感兴趣,易书记马上就感觉到了,扯开了话题,绕到了对社会治安的一些看法,先是自我批评,这事发生在城关镇里,他这做书记的也是有责任,于是镇里几个领导纷纷开展了自我批评,个个痛心疾首,似乎不撤职不足已赎罪。

杨陆顺看着平时在干部群众面前耀武扬威的镇领导在县领导面前的作态,再次感觉到权力的无形威力!这次阚书记要走燕子不再挽留,杨陆顺把各位领导送到了楼梯口,在阚书记的严肃命令下不得不停住了脚,帮杨陆顺拧着点滴瓶的燕子见她舅舅舅妈拐了弯,皱着鼻子喊了声:“易书记!”易书记就扭头冲燕子呵呵一笑眨巴眨巴了眼,似乎很有默契。回到病房,燕子就赶紧收拾整理房间,杨陆顺就有点过意不去,说:“燕子,你也是客,这些事就让沙沙来做吧。

”燕子撇着嘴说:“口口声声喊我妹妹,那我这妹妹替你打扫卫生,是不是天经地义呢?你就躺回去休息吧。”杨陆顺讪讪地上了床。忽听到燕子问:“六哥,你说会不会抓到那两个坏蛋?”杨陆顺本来轻松了点心又揪了起来,甚至有点恼怒,没好气地说:“看看臭猴子那德行,你就知道公安局的素质了。”燕子歪着头想了想,不禁郁闷地说:“那你的意思是,公安局也抓不到那俩坏蛋了?要是他们又去抢人,就糟了。六哥,你不知道昨晚我差点吓死了。可惜连坏人的模样也没看清楚,菩萨保佑,千万要抓住坏人,免得其他人又被抢!唉,要是社会上再多些六哥这样的好人,那该多好啊!”听了燕子淳朴的话,杨陆顺心里一阵愧疚,小妮子没想到其他,只是祈求好人不再受害,却不知道让她吓得要死的闹剧,正是她心里崇拜的好人一手操办的,居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瞥眼看着墙角柜上堆放的水果礼物,马上想到当初真正做好事却被打得鼻青脸肿遭人诬陷,而昧着良心做坏事却能得到领导同志们的关心问候,真善与假善的待遇竟然是天壤之别,真正再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还会不会变成犹豫万分地做真善事而义无反顾地去做假善事呢?杨陆顺的心灵又一次陷入了迷茫之中!(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上一篇:第十四章
下一篇: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