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十七章

杨陆顺居然有点醉了,被刑警队那群生龙活虎的干警们连敬十二杯剑南春酒,五钱的小杯子也足有六两!其实是酒不醉人自醉,压郁了好久的心情终于得到了解脱,再加上顾队长亲如兄弟的招待,杨陆顺心里是无比舒畅的,他的内心在尽情享受着,可脸上依旧保持着与他年龄不太吻合的老成笑容。发布我堂堂一个大学生,总不能跟你们这些老粗们一起疯癫吧,他带着点蔑视的心理如是想。发布十四个人围着一个大桌吃饭够挤的,顾队长善解人意地让小伙子们给客人腾出了足够的空间,燕子到底是小妹子,径直就问:“顾队,你也忒抠门了,干嘛不分两桌吃呢?你看你的兵,都挤成啥样啦?”发布小伙子们就放肆地大笑,一个小伙子明显对燕子有好感,就解释道:“你这就不懂了吧,不是咱顾队抠门,是我们刑警队的老规矩,凡是大案告破,专案组的领导队员一律不分上下,挤一个桌喝庆功酒,明天局领导还要请我们喝呢!”还有个人说:“我们顾队在局里人手不够的情况,还从下面派出所抽调了六个兄弟组成专案组,这几天几乎就没怎么合眼呢!”燕子心里虽然感激顾队,可被他们笑得起了毛毛火,不屑地说:“难怪你们吆三喝四的,我还以为顾队驭下无方呢!”发布杨陆顺见她这话不成体统,就说:“燕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顾队能限期破案,足已说明他手下这帮小伙子的多么的精明强干了,狮子那怕带群绵羊也能战胜绵羊领头的狮子群啊!”虽然这话抬高了顾队,可也贬低了干警,不过无伤大雅,只要领导开心其他的也没什么。

发布果然一个干警站起来大声道:“杨哥比喻得真恰当,顾队就是我们公安口的雄狮,为我们顾队干杯!”于是大家全都站了起来,高举酒杯。发布杨陆顺微笑着说:“我再祝顾队长勇破大案,步步高升!”顾队长深深看了杨陆顺一眼,站起来举杯说:“杨老弟,承你吉言,我也祝老弟前途大好,祝燕子爱情甜蜜!”也不管燕子羞红了脸,重重碰了杨陆顺杯子,一口闷了。发布燕子见她六哥手上还缠着纱布,就劝说道:“六哥,你的伤还没好,就别喝这么多酒了。

”又皱着鼻子对顾队长说:“顾队,你口喊我六哥做老弟,在就不关心他的身体呢?你下个命令,叫他们那群没见过酒的人别敬了。”发布顾队长哈哈一笑就要说话,杨陆顺赶紧说:“我这点小伤算什么,而且我非常感激顾队他们这些英勇的人民卫士,雷厉风行地铲除犯罪,让我们老百姓过上安稳的日子,敬几杯就是应该、应该的!”又冲着那群小伙子说:“大家看到没,我这妹妹最是关心体贴人了,有想法的就赶紧哟,机会难得啊!”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杨陆顺左挡右闪地招架着燕子的粉拳。

发布顾队长见燕子与杨陆顺这么熟络,就认为杨陆顺已经得到阚书记的青睐,抱着多个朋友多条道的想法,而且杨陆顺说话确实中听,也就笑着说:“燕子,你放心,我叫他老弟就是把他当弟弟,对自家弟弟我还会不关心?这样好不好,他什么时候说不喝了,我们大家就都不喝了,你们有意见吗?”干警们大声说:“没意见!”发布杨陆顺跟侯勇多年的老朋友自然知道警察们的习性,喝酒基本是不醉不归,关系不好的你求人家喝也懒得理会,何况人家刑警队长能屈尊跟自己称兄道弟,有这样的机会结交朋友,当然得舍命陪君子了,便一改沉稳,热情地举杯说:“顾队长,承蒙你叫我老弟,那是看得起我,那老弟就独敬顾队长一杯,还望赏脸!”发布顾队长哈哈大笑说:“还在队长队长的叫,你到底是敬我这老大哥还是敬队长?!”发布杨陆顺就赧然地说:“还是我自己放不开啊,谁叫咱是老百姓呢,还真少见象顾大哥这样不计较身份地位的好人呢,大哥,老弟诚心敬你一杯!”顾队长这才笑眯眯地碰杯。

发布于是那些干警就纷纷来交好敬酒,什么顾队的老弟就是我的大哥,以后有是事招呼一声云云,杨陆顺也来者不拒,是在给顾队撑面子呢,心情大好的缘故,居然还坚持着没吐,不过也够戗,只是尽量控制,做到不胡说乱说,竭力保持风度,脸上倒也神采飞扬,眼睛晶晶的贼亮贼亮。发布杨陆顺在痛快地喝着,顾队就笑眯眯地在一旁观战,他也算是阅人无数了,最容易从喝酒中看出一个人的个性、涵养、品德。喝酒有人上脸,有人不上脸;上脸的未必不能喝,不上脸的未必就能喝。

有人喝了酒脸红脖子红,但是眼睛发亮有神,这样的人其实很能喝,而且这种人的红往往是红润,甚至是红光流溢,神采飞扬。杨陆顺似乎就是这种类型。有人喝了酒脸红脖子红,但是本来亮晶晶的眼睛变黯淡,明锐的光波被一种涣散的淡漠所替代,这样的人就真不能喝。而且这种人的红往往是发紫发暗,缺少光彩。眼神聚起又散,时聚时散,他喝酒就不成享受而成受罪。算来这杨老弟已经喝了不下一斤剑南春,可他还在谈笑风声,但也能从细小的动作看出还是已经过量了,手端杯时在微微颤抖、不时皱眉抿嘴似乎在强抑着腹内的翻涌。

看来如果自己不喊停,这好强的杨老弟是不会住杯的,不禁起了作弄之心,他想试试这老弟到底坚持得多久!发布这时杨陆顺又来敬酒了,顾队长含笑干了,朝一干警打了打眼色,那小伙子立即领会领导的意图,又开始了新一轮敬酒。杨陆顺接下一轮后,借口上厕所,脚步轻飘的走了,顾队长嘿嘿一笑,又冲那小伙子丢了个眼色,那干警也跟着去厕所了。发布燕子不知道她六哥酒量到底多大,估计着至少喝了一斤多,生怕出问题,就对顾队说:“顾队,我也吃得差不多了,等六哥回来,我就回家了,免得我爸妈担心。

”本想借此机会去跳舞,只怕不得如愿了,心里就开始生气。发布顾队笑着说:“燕子要吃饱啊,我们都是粗人,照顾不到还别见怪。等会我叫个兄弟送你回家,保证你平安到家!”发布一会那去厕所的干警回来了,脸上怪怪的笑着冲顾队做了个呕吐状,顾队长就嘿嘿直笑,我说呢,斤多酒不醉,南平还没几个这样的酒仙!发布没多久杨陆顺就脚步稳健地回来了,只是眼睛红红的,看得出是呕吐造成的,顾队长热情地招呼他坐下说:“老弟,怎么样,还能喝不?”杨陆顺笑着说:“大哥,我是有点过量了,本也没什么机会喝这样好的酒,就贪了几杯。

不过如果大哥还叫我陪几杯,我是舍命也要让大哥尽兴的了。”那些干警听了就暗暗咋舌,虽然知道杨陆顺吐了,但还是佩服不已,至少人家豪爽啊!要知道南方人的酒量基本不大,不少人干脆不喝,就怕醉了难受,鲜有为了陪人喝酒不顾身体的。发布顾队长挑起大拇指说:“真是后生可畏啊,我当年二十几岁的时候都没你这么豪爽。既然这样,我们就再喝!”发布燕子拉了杨陆顺一把说:“六哥,你别喝了,都喝了一斤多了,可别醉死了!”杨陆顺洒脱地一笑说:“傻妹子,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讲究的就是把酒言欢图个尽兴,大哥没喝好那就是我这老弟没陪好,是我的错,只要陪好了大哥,反正我还在住院,叫小护士吊瓶水不就行了。

”发布顾队长可不会被他几句话打动,感情真铁,就不怕喝到胃出血,又连连干了几杯,杨陆顺痛快得很,没半点迟疑,点滴不漏地送进了肚里。那些观战的干警们也禁不住拍手喝彩起来。这下顾队算真服了,不管这杨老弟是何用心,但能不惜身体陪自己喝酒,那也算是在诚心结交自己,见杨陆顺还在往杯子里倒酒,就一把摁住他的手说:“杨老弟,你要是不能喝了就别强撑,又不是比高低!”发布杨陆顺知道再坚持下去吃亏的是自己,何况顾队长的意思也是让自己告饶,就顺坡下驴,故意难为情地说:“大哥,我确实喝多了,其实我也在不服气,我都去厕所吐了,大哥怎么还象没喝好似的,其实是想知道大哥到底多大酒量,还是大哥体谅我,不跟我计较,我、我跟大哥比,不但酒量差远了,而且气量也差得多啊。

”发布这话一出,大家就哄堂大笑起来,顾队长更是被捧得飘飘然,人都这样,希望别人心服口服,而且杨陆顺还服得这么有道理,所以顾队长拍着杨陆顺的肩膀说:“你老弟,我还真以为你千杯不倒,感情是见老哥哥我没醉啊!是不是也要老哥哥我也陪你去厕所吐才甘心呀?”一个干警奉承道:“杨哥,不是我吹,咱顾队才是全县公安系统的酒仙呢!”杨陆顺就带着责备的口吻说:“嘿,你早不说,知道顾队是酒仙,我还跟他较什么劲啊,早认输不就得了!”大伙又是一阵大笑。

发布临走,顾队还打发杨陆顺一条希尔顿烟,杨陆顺也不推辞,说:“大哥,哪天有空我请你喝酒,赏脸不?”顾队呵呵笑着说:“行啊,你老弟请客我什么时候都有空。”还安排了个干警送客。发布外面寒风一吹,酒劲就上涌,燕子就他脚步踉跄,就要先送他回医院。杨陆顺早就撑不住了,眼前是阵阵发黑,没走出多远,就在街边呕吐起来,这次吐得更惨,肚子里空无一物,苦胆水都吐了出来,燕子就埋怨,那干警呵呵笑着说:“男人喝酒就得这样,不喝醉就算没喝好!”燕子反驳道:“那你肯定不是男人,怎么没见你喝醉?”那干警知道她是阚副书记的外甥女,心里有气可也不敢过分得罪,只是嘿嘿讪笑。

发布等到了医院,值班护士见病人喝得酩酊大醉,也知道如何处理,赶紧去配了瓶葡萄糖水给杨陆顺输液。杨陆顺见病房里不见沙沙,估计是送晚饭没见着人先回了家,就感谢了把干警,请他送燕子回家。可燕子见沙沙不在,六哥又醉成这样,放心不下不愿意回去,杨陆顺本待要劝几句,可胃里又是一阵翻腾,哇哇地干呕着,燕子就更不想走了,那干警见燕子不走就只得自己先回了家。发布杨陆顺在燕子的伺候下喝了点糖水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留下燕子呆呆的守在床边,看着六哥一脸痛苦的模样,心里就觉得阵阵难受。

这女孩子的心思也忒难琢磨,明明知道杨陆顺有个漂亮妻子可爱的儿子,却偏偏把一缕情丝系在这人身上,当然也得怪杨陆顺曲意讨好燕子的缘故了,虽然他没怀欺骗燕子感情的坏主意,却疏忽了少女的情怀,她们会不知不觉地爱上自己所崇拜所信任的人,而且爱得毫无理由。发布眼看着时间分分秒秒地流逝,护士已经撤走了输液瓶,可杨陆顺还是呼呼大睡,燕子焦急地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到深夜十点了,自从发生抢劫事件后,她爸妈是被吓破了胆,怎么也不允许她晚上在外面逗留,可如今这么晚了,家里人该急死了吧?她还真不敢一个人回家,想来想去,还只有把杨陆顺叫醒来送她回去,就开始推搡着喊:“六哥,你醒醒,你快醒醒啊!”发布杨陆顺在睡梦中不停地做着梦,忽然梦到压抑在心灵深处很久的奇志笑靥如花地呢喃着六哥六哥地扑来,便欣喜若狂地张开双臂,把至爱的人儿紧紧搂在怀里死命地挤压着,贪婪地搜寻着温润甜美的嘴唇,肆无忌惮地在爱人身上摩挲,忽然原本沉浸在爱yu里的奇志却拼命挣扎起来,美丽如画的脸刹那也变得狰狞恐怖,甚至变幻成妖魔鬼怪,张开长着獠牙的血盆大口迎面扑来,吓得杨陆顺惨叫一声,翻身坐了起来。

发布剧烈的心跳让杨陆顺大口大口喘气,胸口的烦闷让他只想呕吐,他使劲睁开发涨的眼睛,霍然发现披头散发衣裳不整的燕子双手掩胸惊恐地注视着他,杨陆顺摇了摇尚处混沌的头,喃喃地问:“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发布燕子是又羞又恨,她没想到一向稳重的六哥居然会去拥抱她亲吻她甚至去抚mo她发育良好的胸部,突如其来的袭击使她拼命挣扎,不惜用尖尖的指甲去抓挠,但看到在六哥惨叫中惊醒,才知道六哥是梦中所为而非故意,便就慢慢放下掩胸的手,垂下头整理着衣服头发,竭力使砰砰乱跳的心平静下来,当听到六哥茫然地问着这是怎么了?她细声地说:“六哥,你、你做噩梦了!”发布杨陆顺哦了一声,就感觉脸颊上火辣辣地痛,摸着脸呻吟道:“哎哟,我、我的脸怎么好痛啊!”发布燕子抬眼望去,只见六哥白皙的脸上有三道深浅不一的抓痕,微微隆起的红引甚为打眼,幸亏得没抓出血来,不禁噗嗤一笑,撅着嘴说:“看你睡觉还老实不?!”发布杨陆顺不是笨蛋,虽然知道是做梦,可见她这么说,难道在梦中侵犯了燕子不成?心里大恐,慌乱地问:“燕子,我、我没那个你吧?我、我,唉,真不应该喝那么多酒的!”发布燕子本想责骂几句,可见到六哥一脸的羞愧自责,没来由心里就软了,虽然初吻没让她体会到里的意乱情迷和温柔甜蜜,但终归也是给了自己喜爱的人,至于那羞人的抓捏胸部倒没感觉到情意绵绵,很是粗鲁,如果六哥是在清醒中抚mo,那会是什么滋味呢?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快要滴出水来,脸上也布满了红晕,嘴角却噙着一丝死笑意。

发布杨陆顺见燕子直盯着自己不说话,可那大眼睛分明流淌着无尽的爱恋,过来人很容易分辨这种表情,这让他惊悚得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喉咙干得冒火,就要扭身去端茶杯。发布燕子默默地站起来抢先把杯子端起来,慢慢地坐在床边,把杯子送到他嘴边,杨陆顺被动地张开嘴咕咚咕咚喝水,硬是把满满一大杯子糖水喝了个干净,肚子涨得老大,张嘴打了响亮的饱嗝!发布燕子再次笑了起来,用指头点了下他的额头说:“你呀,象头牛一样,不知道少喝点啊!”杨陆顺讪笑着说:“你只管喂,那我就只好喝了,没想到是一满杯子。

”发布燕子嘻嘻笑着却把电视机旁的小镜子拿在手里照着他的脸说:“你自己好好看看,脸上是什么?”杨陆顺看后先是惊讶:“啊,明天怎么见人啊!”然后就是羞赧:“燕子,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酒后有点乱xing,还、还请你原谅。”发布燕子转身把镜子又放回原处,说:“六哥,我不怪你了,倒是不该把你的脸抓成这样。”杨陆顺尴尬地笑笑,忽然想起什么,看了看手表慌忙起床说:“哎呀燕子,也不知道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去,要不你爸妈会担心的。

”发布燕子原本着急,经过了这么一遭忽然舍不得走,这么晚了沙沙也没来,只怕也不会来了。扭捏地说:“六哥,你喝醉了才醒,怕是吹不得风吧?再说沙沙也还没来,我、我就在这里陪你,等沙沙来了我再回家。”发布杨陆顺急了,说:“沙沙早就晚上不来了,我还是赶紧送你回家吧。”燕子暗喜,晃了晃身子说:“不嘛,我不回去。”发布杨陆顺苦恼地说:“这、这怕影响不好啊,得,赶紧回家,省得那些小护士说闲话。”燕子听他这么一说,虽然不舍可也着实担心,只得磨磨蹭蹭往外走,倒也在走廊上掂起了脚尖,好在天冷值班室的门关得紧紧的,等出人民医院大门,大街上已经看不到人影了,昏暗的街灯在寒风下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燕子似乎有点冷,紧紧挽住杨陆顺的胳膊,身体也贴得老紧。

发布杨陆顺酒后吹风更是冷得牙关打颤,心里却高兴得很,至少眼前的难关是度过了,成了名正言顺的英雄,就看怎么去向阚书记要好处了,说:“燕子,明天我想去宋姨家走走,看望你舅妈,也顺便感激你舅舅安排我住老干病房。”燕子说:“你真好笑,救了我舅妈,你去上门谢什么谢啊?”杨陆顺说:“我救你舅妈是应该的,要是换了救其他普通群众,也许就住不上这么好的病房了,是吧,一码归一码。该我谢你舅妈舅舅的,我还得去谢!”燕子忽然说:“我知道,要换了被抢的是普通群众,根本就不会这么快破案,去年三完小的一个老师在河边和女朋友约会被人抢了,只怕到现在也没破案呢。

那些公安还不是看在我舅舅管了他们那线,哼!”杨陆顺脸就一热,嘴里却说:“也许是案情不同吧,持刀抢劫伤人的恶性案件,自然得重视了。哎,你还没答应明天陪我去你舅舅家呢。”燕子嘻嘻笑着说:“救命恩人的话,小女子敢不从命?明天什么时候去,我先跟舅妈说一下,免得家里好多人麻烦。还有什么任务,一次交给我吧,恩人!”杨陆顺也开玩笑地说:“那就把我调进县委大院吧,也风光风光!”燕子咳嗽了两声,粗起嗓门说:“任命书:经过地委研究决定,任命杨陆顺同志为南平县委书记,钦此!”杨陆顺哈哈笑起来说:“领命谢恩,燕公公,纹银五十两,不成谢意!”燕子咯咯地笑着说:“都是为皇上效力,杨爱卿要尽忠职守啊,哈哈!”发布第二天晚上八点,燕子带着杨陆顺进了阚副书记的家,这栋新家属楼只有县委常委领导才有资格居住,是去年新建的横套间住宅楼,那格局不是老式直套间可比拟的。

进门就是老大的客厅,地上是展平带花纹的水磨石地面,杨陆顺就不敢乱动,他的鞋子脏得很呢,就站在门口冲里面坐在沙发上烤火的阚书记宋姨问好。发布燕子笑嘻嘻地说:“嘿,到底是知识分子,不要提醒就知道要换鞋子。”说着从门后的鞋架上提出一双软布拖鞋,杨陆顺换了鞋后才进门,把手里提的东西放在墙边,在燕子的招呼下坐到了沙发上。发布宋姨也很满意,对阚书记说:“老阚,我说这孩子素质不错吧?不象有的毛小子,进来也不知道要换鞋子就乱走。

”阚书记就点头微笑。杨陆顺心里暗暗好笑:我早几年前就见识过了,人家客厅里铺的可是大理石地板哟,嘴里却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看到家里这么整洁卫生,实在不忍心破坏了。宋姨,您打扫这么大房子的卫生,肯定很辛苦了。”发布宋姨唉了声说:“可不是么,一百多个平方,三室两厅,要我打扫一次还真为难,幸亏有我家燕子,隔三差五的来搞卫生,省了我好多事哟。”杨陆顺说:“呵呵,燕子是我们镇机关出名的勤快妹子,这点小事难不到燕子了。

”燕子端了杯子茶放在杨陆顺面前的茶几上,听了杨陆顺的夸赞话,就笑嘻嘻地偎在她舅妈身边,也把脚放进了火笼上烤火,说:“我是妹子是应该勤快了。倒是杨陆顺,在单位上任劳任怨,做事也麻利,比我强多喽。你冷不,也来烤火吧?”杨陆顺就摇了摇头说:“不了,我穿皮鞋怕脚有异味。”发布阚副书记终于发话了:“小杨,你在城关镇具体做什么呀?”杨陆顺正襟危坐,面带微笑地说:“我在镇党政办任文字秘书。”燕子插嘴道:“舅舅,杨陆顺是人才啊,写得手好文章,政府里那些材料就不说了,我都能写,他的文章经常上报纸呢。

”发布阚书记很清楚杨陆顺上门的意思,中午燕子来就委婉地说了杨陆顺的来意,跟老伴商量了一阵,感觉这孩子有恩于自己,又确实有点真才实料,燕子都把这孩子发表在报刊杂志上的文章拿来看了,很不错,动动也说得过去,何况也就是自己一句话的事了。见杨陆顺文弱书生一样看着也蛮顺眼,既然在镇里是文字秘书,那调进县委来无非也就是党委办等职能部门了,他琢磨了一下自己具体分管的部门什么党委办宣传部统战部政法委,福利待遇最好前途最好的就是党委办了,就笑着说:“小杨,想不想进县委大院工作呀?”发布杨陆顺楞了下神,他没想到阚书记会这么直截了当地问他,他总以为还得多拉近关系找机会才能委婉提出,燕子见杨陆顺没立即答应,就说:“杨陆顺,到县委机关上班多好,起点高进步也容易点嘛。

”杨陆顺就谦虚着说:“阚书记,我一直是在乡镇工作,很早就向往进县委政府机关了,就是有点担忧,怕出了什么问题给阚书记您丢脸就不好了。”燕子说:“怕什么怕,不懂的就来问舅舅嘛,你是他调进来的,他就得负责到底!”阚书记呵呵直乐,用手点了点燕子的脸颊说:“哟,你个小丫头把舅舅当包身工了!”杨陆顺心里大喜,真靠上了阚书记还真不愁在县委里混不开了,忙点头说:“那我就不怕了,有阚书记指引我成长,一定不会给领导抹黑的。

”发布宋姨怎么看这杨陆顺怎么顺眼,小伙子不仅一表人才,而且说话句句中听,只可惜成不了外甥女婿,要不是就更好了哟,也帮腔道:“老阚啊,这孩子是谦虚呢,燕子说得不错,是你搞进大院的,你就有责任培养他,丢脸倒不怕,年轻人出点差错很正常嘛,关键是不能耽误了孩子的前途!”杨陆顺听了如沐春风,感动得眼睛圈都红了,说:“宋姨,有您这话,我杨陆顺就是再苦再累,也绝对不敢给阚书记添半分麻烦的。”发布阚书记确实招架不住老伴外甥女的攻击,呵呵笑着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回单位搞好移交工作,过几天准备到县委办报到,具体怎么安排,到时候再看。

”燕子说:“舅舅,杨陆顺早几年就是副科级了,在新平还是党委委员,干脆就安排个职务吧?”发布燕子是好心帮了倒忙,阚书记的笑就有点阴沉了,不提新平还好,一提起他心里就犯忌,就不说话。发布杨陆顺能进县委办已经是天大的喜讯,哪里还敢奢望职务,忙说:“阚书记,我能进县委机关就心满意足,等我做出了成绩,您看着满意了,自然会让我进步的,燕子,谢谢你的好心了。”宋姨自然不清楚杨陆顺的前事,也很好奇:“哎呀,几年前就是党委委员了呀,怎么在镇里才做个文字秘书呢?”发布杨陆顺就满脸悔恨地说:“宋姨,当初我因为有大学文凭就赶上了好机会,可惜年轻不懂事,没好好珍惜,经过这三年的自我批评与反省,我知道要老老实实地做人,脚踏实地工作!”阚书记这才稍霁,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犯点错很正常,关键就是要吸取教训,不能再蹈覆辙,你原来的事我也听说过,老卫那人是误人误己啊!”发布杨陆顺出门后,想起阚书记的话,背心里不禁冒出了冷汗,燕子浑然不觉,蹦蹦跳跳地象个孩子,她笑着说:“六哥,你进了县委办,那我就到大院的人事局或档案局上班,我们不就又在一起了?”见杨陆顺没什么反映,又说:“六哥,趁天还不晚,我们去跳迪斯科吧,好久没跳了,脚都直痒痒!”发布杨陆顺达到了目的,哪里还敢招惹这小妮子,这作风问题可出不得半点差错,万一真搞出麻烦,怕是不离婚也不行,嘿嘿,离了婚还进步个屁呀,就支吾着找借口说:“燕子,不是六哥不陪你玩,只是昨天你回家那么晚,我怕你爸妈又担心呢。

”这话一出,燕子顿时蔫了,昨天回家确实被她妈教训了一顿,今天不是看在帮杨陆顺的份上,只怕门都不让出!发布杨陆顺把燕子送回了家,脚步立马就轻盈起来,想想当初为了讨好易书记是费钱又费力,如今小小的手段就靠上了县委副书记,竟然就有点后悔为什么早没想到这样的捷径,可是又马上羞愧起来,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实在不是好人行径,万一露了馅就满盘皆输,看来这样的险招永远不能再用,宁可普通平凡点,也不能沦为道德败坏的人,真正还是要凭实际成绩说话,那样睡觉也安稳得多,放下了心理包袱,杨陆顺顿时神清气爽,期盼着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大展拳脚!发布(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发布,小说城。

上一篇:第十六章
下一篇:第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