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十九章

杨陆顺皱着眉头说:“廖姐,还是算了,老何也没怎么着我。”廖姐嗳了一声,明明办公室没其他人偏偏要压着声音凑在杨陆顺耳朵边上说话,显得很是推心置腹:“杨科,你对我好,姐姐知道,所以才看老何不顺眼,凭什么他当甩手掌柜把你老弟当苦力?何况你心里总还惦记着其他人,那老何恨不得什么好处全搂回家去,等下小孙小游来了,我再给他们加把火。”杨陆顺心里只惦记水利局上专题的事,又怕何科不同意,还真不想跟何科为了这点点小事闹矛盾,怎么说何科这人没坏心眼,一时间口干舌燥,端着杯子就喝茶。

小秦拧着清洁好的拖把、抹布,哼着歌进了办公室,赶紧就打招呼:“杨科,早上好。”放好手上的东西,就从衬衣口袋里掏出红塔山烟,恭恭敬敬地递给杨陆顺一支,还殷情地用个时髦的电子打火机给点上,廖红霞笑着说:“小秦你这家伙,有当领导贴身秘书的潜质。”小秦嘿嘿一乐,转身又把杯子添满水,说:“廖姐,我在人事局就是干这端茶点烟的活,小勤快还是有的。真要说伺候县委领导,怕是还得多努力学习。”杨陆顺笑着说:“小秦,还得把心思多用在工作上哟,东西给我。

”小秦就从他自己办公桌里拿出一条红塔山烟放到面前,廖红霞就说:“杨科,你也忒好心,干嘛把你自己得的好烟给老何?”杨陆顺没理会廖姐,径直拿着烟进了科长办公室。一会儿小游小孙先后到了办公室,小秦就给他们敬上根红塔山烟,小游抽着烟说:“哟,*换洋炮了啊。”小秦嘿嘿笑着说:“游哥孙哥,托咱杨科的福,出去溜达一天,才得了包好烟。”廖红霞说:“怎么样,你们两个是不是下决心了?”小孙笑呵呵地说:“廖姐,你是我们的老大姐,你咋说我咋做,行不?”小游还在不服气:“廖姐,杨科给你灌了啥迷魂汤,你就这么贴他?”廖姐瞅了瞅虚掩着门的科长办公室,大声说:“小游,你说话别那么酸好不?到如今我也不怕丢人全告诉你们,我为什么铁杨科,那是因为杨科真心帮了我,我家老王单位不行了,杨科不知道从哪里得了信,就在帮忙想办法,上次来的那公安你们还记得吧,是杨科的好朋友,城关派出所招治安员,把我家老王招聘了去。

事前杨科没给我透半句风,事成了才通知我家老王去上班。得了这么大的情,提点东西上门感激算应该的吧,你们猜怎么着,杨科硬是不要,说我家情况不怎么好,能省就省点,带着我送到他朋友家去了。你们拍着胸口说说良心话,这样的好领导,我是不是应该铁!”似乎动了真感情,眼圈都微微泛红继续激动地说:“我到综合科这么些年,前后几个科长,没一个象杨科这么真心替下属着想的,就我家这情况,他帮我也图不到我什么好处,是杨科良心好哇!”小孙小游听后都很诧异,小游问:“你说的是真的??”廖红霞说:“我如果哄你半个字,我就烂嘴巴!”小秦帮腔道:“孙哥游哥,杨科确实心里有我们,昨天到水利局搞情况,本来下午就可以完事走人了,可为了给我们几个搞点小福利,杨科楞是差不多重新帮他们又写了个材料,那钟局长高兴了,答应到时候他们局机关发防暑物质时,给咱几个也一人一份!”这下由不得小游不动心了,赶紧问:“小秦,是不是真的啊?你莫哄我啊。

”小秦说:“绝对是真的,不过还得看老何的,如果这次水利局的情况能上简报专题,那就跑不了。这不杨科在里面等老何来,想必是要征求老何的意见了。”廖红霞说:“你们这下应该清楚谁好谁差了吧。老何那人胆小怕事,屁大的事也得左请示右汇报的,我是不指望他了。以后若是让杨科跑下面,至少我们大家都有点想头。”小游连连点头说:“那确实,老何下去只顾他自己逍遥,还是杨科够意思,心里还有我们这几个苦哈哈,我们得争取主动,别再让老何一个人把好处全霸了。

”廖红霞笑着说:“小游,你就不怕得罪了老何?”小游仰天打了个哈哈说:“怕他个逑!老子反正也不想进步了,得点实在的总好得多!”廖红霞说:“有你这门大炮在,我看老何得交权喽。”可怜的何华强还不知道科室里已经在酝酿着夺权阴谋,进了办公室也丝毫没觉察到什么异样,等进了科长办公室,发现杨陆顺在等他,就笑着说:“小杨,昨天到商业水利两个局,情况都摸得差不多了吧?”杨陆顺站起来,从小床枕头下拿出那条红塔山烟,放在办公桌上说:“何科,这烟是水利局钟局长要我捎给你的。

”何华强顿时笑得一脸稀烂,拿着烟说:“哎呀,老钟同志还真是客气,我都没去还记得给条烟我抽,待会打个电话去谢谢他。”心里却在暗暗嘀咕:狗日的,我平时到水利局也难得见到老钟,这回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杨陆顺笑着说:“何科,钟局长还说有空请你吃饭呢。哦,我把昨天去两个局的情况跟你汇报汇报。”何华强摇着手说:“小杨,你办事我放心,还汇什么报呢。你辛苦了,今天就在办公室休息,我呢得去文化局畜牧局摸摸情况。”说着把烟锁进小柜里。

杨陆顺拿出一份稿件说:“何科,是这样的,昨天我在水利局,感觉他们在整顿党风党纪等工作方面做得扎实到位,还开展了一系列活动,而且钟局长也有意思要在县里露露脸,拜托我跟你请示,看能不能做个专题。”何华强听完就楞了楞,接过那稿子赶紧看了起来,半晌才说:“小杨,从稿子上反映的情况来看,还是蛮不错的,可这次情况不同,一来还有不少单位没了解情况,说不定有比水利局做得更好的,二来事关重大,上不上专题得请示江主任,我们综合科没这权力的。

”这话半真半假,上专题确实得江主任点头,但基本还是以综合科上报的材料为准,当然也不乏江主任亲自安排。这期简报江主任并没提前打招呼,那就是他一个捞实惠的好机会,哪个单位都希望县委领导能切实了解他们的工作成绩,而简报专题是绝好机会,只可惜跑了不少单位,还没遇到非常热情客气得让他心甘情愿把专题机会给出来。没想到这杨陆顺这么快就联系上了,难怪狗日的老钟还记得请我抽烟吃饭,不晓得给了杨陆顺多少好处!杨陆顺心里也焦急,为了过关把钟局长给自己的烟都让给了老何,可老何还不乐意,就笑着说:“何科,昨天钟局长一再跟我说跟你关系很好,跟弟兄一样,我本来也不怎么相信,就打电话到办公室请示你,你也不在,实在没办法才答应给他说说的,既然你不同意,那我就打电话去回了钟局长,免得他还做指望。

不过我看他们的具体工作,还蛮好,钟局长说阚书记早几天听各行局党组汇报时,评价非常高。”何华强听他把阚书记的招牌打了出来,半信半疑地打了哈哈说:“老钟那家伙最爱打领导牌子,现在的领导反正到那里都说好好好的,可别被他迷惑了哟。”杨陆顺脸一热,也跟着打了哈哈说:“要不我再请示下江主任,看看江主任的态度?”何华强虽然胆小谨慎,但也不蠢,见杨陆顺这么热心就肯定他得了什么好处,可他浑然忘记了自己到下面去就很少得整条整条的红塔山烟,说:“还是先别急,等我把情况全部收集完了,再慢慢研究,你到下面跑得少,经验还是不够,他们肯定把自己的工作成绩夸得上了天,得谨慎从事啊。

”杨陆顺彻底就哑了口,他实在不想因为这个事就跟老何起意见,可万一真没上专题,自己没面子事小,那钟局长许诺的东西就全没了,看来得绕过老何直接找江主任,主意拿定后就说:“何科,既然这样,我就不坚持了。”又忿忿地说:“那钟局长也是欺我经验不足,口口声声拿你的名头压我,害得我上了当,下次见了他,我得好好问问他,究竟是什么意思。”说完就出了门。何华强见杨陆顺来了脾气,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毕竟小杨是阚书记的人,老江也很器重,平时在科里又很服从自己的安排,从来不眼红自己当甩手科长,其他科室的人都说自己运气好,有了个不争功利只会做事的副手,说良心话这样听话懂事的同志,应该好生对待,这样是不是太不给他面子了呢?可这小杨实在缺乏经验,下去一天就整出这么多事来,看来还得磨练哟。

管他的,既然他不再坚持,我也就当没这回事,想到这里,收拾下包包就准备去文化局。没想何华强刚出了科长办公室,小游就说话了:“何科,今天又是大太阳,出去真辛苦呢,我看让杨科去吧,你也莫太操劳,要不然县委办给你配个副科长做什么呢?”廖红霞说:“是啊,就放手锻炼年轻干部嘛。”何华强停住了脚,笑着说:“年轻干部是应该锻炼,可也得循序渐进嘛,小杨你说呢。”杨陆顺肚子里憋了股气,也倒要看看廖红霞几个折腾得出什么名堂,就只是笑笑没吭气。

廖红霞笑嘻嘻地说:“何科,说到循序渐进,我看够循序渐进的了,杨科基本把科里的主要工作包了干,手把手地把小秦也教会了,小秦的材料完全可以独挡一面喽。我和小孙小游三个闲得要死,想帮帮手,杨科还不让,说是何科安排的,不能随便变动,啧啧,杨科真铁你呢。”小游打了个哈哈说:“我们杨科是革命的黄牛,思想境界高,敬老尊贤,不象原来田宏那样目中无人,是不是呀何科。”何华强由衷地说:“小游,我头回听到你小子夸个人,你还真说对了,杨陆顺确实埋头苦干的好同志,那田宏是骑马也追不上,这也体现了我们江主任能识才用才,大胆启用年轻干部,杨陆顺,好好干,千万别让江主任失望哟。

”小游表情夸张地说:“何科,你比资本家还会剥削人,杨科把原来你的工作都做了,成天趴在桌子上写材料,你天天到外面当快活逍遥仙,还要他好好干,你的良心大大坏了!”逗得大家是哈哈直笑。何华强被小游揭了老底,脸上就有些挂不住,扭身就往外走,直说:“哎呀这么晚了,耽误正事了,不说了不说了。”小游跳起来拖住了何华强,按到椅子上坐着说:“别急着走啊,还有正事没说呢,晚点就晚点,还怕下面的行局不等你何大科长呀。攘外必须先安内,开个民主会议了再走。

”何华强就有点生气了,说:“你干什么啊这是。要开会还轮不到你主持。放手你!”小游正好借机发作:“哟,何科发脾气了,我还一肚子火没地出呢,今天不把话说明喽,我还真不让你出门。”何华强指着小游说:“你有什么火,你在科里还要怎么样,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话要说。”廖红霞笑着说:“真是天气热,人也火气大呀。小游有话好好说嘛,犯得着吗你。”何华强听了不对劲,扭头问:“廖红霞,你什么意思,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们几位了,你们眼里还有我这科长么?”小孙不咸不淡地说:“我们倒想把你当菩萨供起来,问题是你能有求必应么?”小秦听得有趣,不禁噗嗤笑出了声,却被何华强眼一瞪,赶紧受起嬉皮笑脸,严肃起来。

何华强扫了几个人一眼,杨陆顺手里捏着铅笔把玩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不吭气;小游怨气冲天眼睛瞪得大大的;廖红霞嘴角噙着丝冷笑;小孙更是歪着头满脸嘲讽,顿时心里就忐忑起来,看架势这几个人好象有什么预谋啊,当下口气就软了不少:“你们几个到底怎么了?有什么就说,要开我的批判大会还是怎么着。”小游说:“何科,我们几个确实有意见,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综合科的福利待遇咋就比其他科室要差那么多!”这家伙也不笨,开口就把其他人圈了进去,好象他是仗仪直言。

何华强说:“你代表得了其他人?”小孙说:“游哥的意见也是我的意见。他也没说错,我跟游哥一起到的综合科,几年来有什么我不清楚,特别是这两三年,除了到行财科领机关一样的东西,我就再没签过字了。”何华强一摊手尤自嘴硬:“我跟你们不一样也是去领那一份呀?就算是多了那么点,也是职务上的区别嘛。”廖红霞哼了声说:“何科,你这么说,意思是我们无事生非故意刁难你喽?那时我问你,其他科室今天分点水果、明天分点日用品,隔三差五搞会餐,那我们综合科怎么就没那么多好事呢?原来田宏闹分裂,现在没人跟你争跟你抢,工作也有了明显进步,怎么我们的待遇还上不去呢?”何华强苦笑着说:“秘书科跟县委领导天天打交道,自然好处多,行财本就是管钱管物...”小游腾地站起来说:“那政研室呢?他们一不下乡镇二不跑行局,那怎么比我们还要好?”何华强顿时声音高了几度,振振有辞地说:“你不看政研室的主任是老严啊,他可是县委办的副主任,当然搞得到好处了。

”小游气得打了个哈哈,道:“这下就强调领导了。那你也是老资格科长了,怎么就不晓得为科室搞福利争点好处,让我们这几个卖苦力的也有点点想头嘛。原来田宏跟你争,现在杨科没争了,还替你分了不少工作,你一个人跑乡镇行局,吃香喝辣我们都不眼红,可你总也得为兄弟们想想吧?”何华强心说就你这态度,我有好处都不得给你半份,也站起来说:“你们的意思我叫我这科长到外面捞好处分给你们啊?嘿嘿,我没那本事,也不屑去做,你们自己看看自己,都是点什么思想境界,国家发了你们工资奖金,还贪心不足...”廖红霞也来火了,也站起来说:“老何,大道理别讲那么多,我还不清楚你,原来没提副科长科长的时候,不跟我们一样也是牢骚满腹,现在你有了来路,当然底气足了。

你没本事就换个有本事的来想办法!”何华强气得直哆嗦,说:“好哇,你们...就是要换也得江主任阚书记来换,还轮不到你们指手画脚,杨陆顺,你说,是不是你给他们撑腰的?!”廖红霞说:“不关杨科的事,是我们几个的意思!”小孙小游也嚷嚷着说是为自己争取应得的利益。杨陆顺起初还在看热闹,没想到他们几个越说越离谱,何华强又把矛头对准了他,可怎么表态都得罪人,但也由不得他打马虎眼,权衡了一会才说:“何科,我确实不知道他们会这么大意见,也曾听他们反映过几次,我到综合科这么长时间,感觉确实比其他科室要清苦些,作为科室领导,我个人觉得应该想想办法,不能让弟兄们在其他科室同志面前太没面子。

”何华强见杨陆顺明显倒向了那边,心里是又气又急,对付廖红霞他们还有办法,可这杨陆顺后面有阚书记撑腰,又怎么会怕自己这没靠山的小科长呢?何况这事闹大了,自己脸面也难看,顿时就泄了气,慢慢坐下去,声音低沉地说:“杨科,那你想怎么搞?”杨陆顺见何华强脸色阴晴不定,也担心闹到江主任那里没好果子吃,才当了几天的副科长就怂恿下面的人对抗科长,传出去还不知道别人怎么评价,只有唯求老何不敢把家丑外扬,等听到了何华强的软话,心情一松,再看廖红霞等人,个个期盼地望着自己,就说:“何科,怎么搞我还没什么好点子,咱们慢慢商量着办好不?总也要让弟兄们不在外人面前低人一等吧。

”小游连忙说:“杨科的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并不是在乎那点点东西,硬是在其他科室人的面前显得没面子,看着他们得意洋洋的鸟样就咽不下那口气。妈的,我们综合科又不比别人差,凭什么该我们怄气?!”廖红霞笑着说:“小游,就你面子要紧,我们不也一样啊。既然何科问起,我就献个计策,仅供两位科长参考。”便笑着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小游小孙听了自然鼓掌叫好。其实这些何华强也知道,可他历来胆小怕事,觉得犯不着为了别人而自己去担风险,真要出了问题,追究责任肯定是为头的,而不是下面是办事员,既然杨陆顺想当这出头鸟,自己也乐得坐享其成,总不会自己这科长比其他人分得少吧,就表态说:“既然是大家集体的提议,我当然是少数服从多数。

小杨,我们到办公室里商量商量吧。”说完也不去文化局了,眼下还真得安内为重。等老何杨陆顺进了科长室,廖红霞几个纷纷打出胜利的手势,小秦敬佩地给小游小孙敬烟点火,却又有点担心地问:“两位大哥,你们这么搞,就不怕让老何穿小鞋呀?”小孙说:“你老弟初来咋到,不清楚老何的底细,那人不是当官的料,明哲保身还差不多,想整人就差得远喽。”小游难得有人尊敬他,得意地拍着小秦的肩膀说:“老弟,团结就是力量,群众是不可战胜的!老何一意孤行,我们就要彻底打倒他。

他给我穿小鞋,我还要造他的反呢。”廖红霞拉了小秦一把说:“你别跟他们俩个搅和在一起,你前途无量,他们是破罐子破摔。”小游呵呵大笑道:“廖姐,你别吓着小秦,我们不是传染病毒。”廖红霞说:“那也好不到那里去,小秦,你就跟着杨科好好干,千万别象你游哥那样嘴巴不上锁,害人害己。”又好心地给小秦解释道:“今天的事,换了其他科室还真折腾不起来,但我们综合科就可以。为什么,老何这人并无根基,这科长还是江主任恩赐的,只知道唯上,自己没主见,说实在的,我真看不惯老何的嘴脸,当然就不服他管了。

”小游怪笑着插嘴道:“还胆小如鼠,吝啬成性。”廖红霞也是轻笑着继续说:“反正老何为了保全自己的科长,没什么心思顾下面的人了,杨科就不同,他是阚书记的人,又有江主任抬着,其实大可以直接跟老何翻脸,但杨科为人忠厚,竟然就任凭老何摆布,老何也是得寸进尺,这不就得罪了杨科,如果老何能好好结交杨科,我们在出戏就唱不成了,人家杨科不同意,我们怎么闹?所以说老何这人没点眼光,跟这样的窝囊废,我们不是倒了血霉啊,我可以肯定的说,杨科掌权,我们综合科保证明天会更好!”再说何华强与杨陆顺进了科长室,两人默默对坐无语,最后还是杨陆顺忍不住,轻声说:“何科,今天的事,事前我一点也不知道,更不是我暗示授意...”何华强苦笑着摇摇手说:“别说了,你是什么人我清楚,也怪不得他们,确实我是这当科长的失职,做不好就让贤,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你只管放心,我何华强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

”杨陆顺说:“何科,我...”何华强打断他的话说:“别再安慰我了,其实你提副科长的时候,江主任就暗示过我,你迟早是要接这科长的位,我也很清楚,除了资格老点,其他都没你强,我也知道,你是个不错的同志,任劳任怨,我难得有你这么个好帮手,操劳了多年居然也生出了偷懒的念头,倒是把你累着了。廖红霞他们几个及时提醒了我啊,你确实比我适合在下面跑,刚才我想了想,你看这么分工可以不,你呢就专门负责搜集资料摸情况,除非县委的大型材料重要讲话我们一起负责,其他的小事情我就在家办了,你安心在外面跑。

”听了老何这番貌似推心置腹的话,杨陆顺却丝毫没有什么感动,反倒有点瞧不起这没底气的科长了,更为自己委屈求全苦捱了几个月不值,顿时底气大长,呵呵笑道:“何科,就按你的安排搞好了。那水利局上专题的事?”何华强看了杨陆顺一眼,说:“你请示江主任就行了,这些外面的事就不用跟我打招呼了。”没想到看似复杂的事情就这么轻易地解决了,简单得令杨陆顺有点不可思意,事实却摆在了眼前,不过杨陆顺却也很快就想清楚了根源:与其说是科室群众的压力迫使何科长放弃,还不如说是何科畏惧自己的背景。

虽然杨陆顺的额头上并没注明他是谁的人,可偏偏就有何科这样的人奉若神明,说白了就是何科根本不敢得罪那后面的人,也可以说何科压根也没点点反抗是意识吧。这让杨陆顺心中莫名地有股子兴奋。整个综合科很快就围绕着杨陆顺这新的核心运转起来,显得空前团结奋进,让其他科室的人莫名其妙却又百思不得其解。(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下一篇:第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