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六十三章(一)

杨小标并没搞到真正有用的东西,但什么建筑材料以次充好这些常见的东西,又不足已说明老谢就有经济问题,就算找麻烦也只是乡里基建办的人监督不力。杨陆顺就默然,心说也是,真要搞名堂自然会隐蔽得挺好,怎么会让别人随随便便就抓到小辫子了呢,不过小标说:“爹,你再等等,我反正知道现在单位搞基建,领导头头们十有八九是要拿点回扣好处什么的,关键就看怎么从严疤子那里弄出来。”杨陆顺如何不心急,眼见着老谢一反刚来的低调,现在就要蹬鼻子上眼了,在县委办有个什么事开口顾书记指示、闭口顾书记强调,手段是越来越凌厉。

其实他也听了些小道消息,老谢为什么突然就受到顾书记的青睐,其实跟人大监督权猛然膨胀很有关系,那刘主任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心态,老是把人大代表提上来的提议发扬的意见当大事搞,无非就是行政事业单位领导干部的官僚作风问题,不妥善处理就嚷嚷着往地区人大汇报。没奈何顾书记只得启用老谢联络人大,不知是老谢真有本事还是怎么的,当然也不排除老刘提要求老谢穿针引线去敲打顾书记,顾书记刚上台自然不想在地区领导那里落下口实,人大现在的待遇是得到了空前的改善,翻修了人大政协办公楼,还在财政很紧张的情况下,添置了三台小车,专供人大政协使用,一等得了实惠,人大的口吻就跟着转变,云云...听上去真幼稚,可事实就摆在眼前,正合了那句“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老谢步步进逼,杨陆顺无力抗衡,自然就有点消极心理,反正科室的工作也就那么点,就按老谢的搞,他也来了大鬼差小鬼,把工作布置下去,也乐得清闲,如今的顾书记不同昔日,大会小会也不要什么正规的发言稿,自己在笔记本上拟个大纲,就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一、两小时没重复话,甚至还对那些只会照着稿子念的领导干部颇有微词。

原本综合科主头大任务就是替县委书记们写材料发言稿,这下几乎就废了综合科的“武功”,与县政府那边的工作联系也变成了主任与主任之间的直接对话,可见老谢的权力yu望是多么的大!杨陆顺倒也看得开,混了这么些年机关,知道有些事就得学会自我平衡心理,回家把这些说给沙沙听,沙沙第一反映就是要重新再攀个靠山,杨陆顺就笑她说话如放屁,沙沙说:“我这也是习惯反映,其实你当我乐意,就拿这陪;领导夫人们打麻将,我陪了笑脸好话在外,时间精力不提,还要贴进去一大坨票子,你看现在多好,天天下班回家带儿子,小家伙现在不晓得好开心呢!”期间几年没回的胡拥军终于找到了杨陆顺家,两口子望着杨家宽敞舒适的楼房就瞠目结舌,甚至心里还怀疑六子是不是也以权谋私了。

然后就去祭拜老营长,在坟前哭得死去活来,赵翠娥也是默默地流了不少眼泪,杨陆顺看着胡拥军肩膀上的少校肩章,心里很不以为然:现在哭有什么用再怎么瞧不起这脸色发青被酒精淘空了身子的胡大哥,但起码的礼节还是要有,中午就在家摆了桌丰盛的酒席,还专门上的五粮液。没想胡大哥语出惊人:“六子,我戒酒了。不过今天我实在悲痛,破例喝几杯!”赵翠娥居然没阻拦,倒是对面带惊讶的杨陆顺夫妻解释道:“你胡大哥确实戒酒了,怕是有2年滴酒没沾,得知老营长去世的消息,虽然伤心,也没喝酒。

”胡拥军其实早就从杨陆顺的表情知道在责怪他没及时赶回来,边喝酒边解释道:“六子,不是哥哥我没情义,你也知道去年的局势,部队里政治思想工作抓得特别紧,就连我这后勤干部也没放过,天天组织学习,天天还要写思想总结,怎么着也得政治合格才行,春节期间也没放松,恰逢军区要搞军事汇报演习,我在的部队担负起新型后勤分队保障工作的汇报,实打实地训练了三个月,这不演习一结束,我就请假回来了,家都没回,不给老营长磕几头,我...我难安心!”杨陆顺嘴巴里说表示理解,心里说你人来不了,也寄点钱意思意思,又不是不知道老书记家的情况。

莫看一桌子人吃饭,那气氛总也不热闹,胡拥军和赵翠娥几乎是沉默寡言,杨陆顺也没什么兴趣跟胡大哥聊天,沙沙最是活跃,又是夹菜又的敬酒,还不时询问囡囡身体好不、成绩好不?为什么就没一起来,可赵翠娥心事重重,问一句答一句,时不时还分心发愣,搞得沙沙也没了心情。杨陆顺就认为怕是胡大哥对这没生儿子的堂客不好!喝酒最怕喝闷酒,一瓶五粮液没完,不仅杨陆顺有点昏头,胡拥军更是不济,脸色那个难看就象大病初愈,赵翠娥忙问了卫生间在什么地方,扶起胡拥军就走,果然隔起老远就听到刺耳的呕吐声,搞得大家都没了胃口,六子爹娘提前下了桌,灿灿这小丫头更是觉得恶心,借口去给旺旺喂饭飞一般跑了。

四姐本是贤惠人,赶紧着准备热水,煮醒酒茶。诺大个桌子剩下杨陆顺和沙沙,杨陆顺不知是麻木了还是也想借酒消愁,尤自在自斟自饮,沙沙同情地说:“六子,你看这赵老师,原来也算个美人儿,如今憔悴成啥模样了,这女怕嫁错郎可说得真好!”杨陆顺哼了声没说话,仰头又喝了一杯子,气咻咻地说:“你看赵老师穿成什么样子,那胡拥军少校军官,又是后勤的,我估计工资是分文不动,赵老师也在驻地教书,总也有三两百的收入吧?面带菜色,就跟逃难逃荒的一样!不就是没生儿子吗,用得着这么虐待老婆?赵老师也是糊涂,干脆离婚算俅!就凭我杨陆顺,怎么着也把她安排进实验小学!”沙沙扯了杨陆顺袖子一把,努嘴示意他们出来了住口,杨陆顺唉了声,见赵翠娥似乎很吃力,就站起来去扶胡拥军,没想轻飘飘的吓了他一跳,好歹胡大哥也是接近175公分的男人,咋就瘦成这样呢?!细看胡大哥已经睁不开眼了,杨陆顺就势把胡大哥掺到客厅的沙发上躺着,四姐忙不迭给胡拥军擦脸,又准备了个盆放在沙发边,怕他再呕吐。

杨陆顺见赵翠娥坐在旁边守护着,心里气不打一处来,拽着她的手就去餐厅:“我姐在一边看着就成,你还没吃完饭呢,再去吃点。”那只手同样粗糙,浑然没点女性手掌的肉感,到了饭桌上,沙沙又盛了碗热饭,直往里面夹菜:“赵老师,来,多吃点,看你瘦成这样,莫是身子有病痛?”赵翠娥摇了摇头说:“没啥病痛,我蛮好的!”杨陆顺把酒杯砰地墩在桌子上,乜着眼说:“有那胡大哥的打骂,没病痛也怄出病来,赵老师,说起年龄你比我还小一岁多,可你现在成啥样儿了?你比我那乡里作田的姐姐看起来还苍老!你是个教师,你的手还象拿教鞭粉笔的手吗?人都只劝合不劝离,我今天就豁出去了,你要过得不好,何不离婚算了,凭你的容貌性格,还怕找不到更好的!”沙沙急了眼:“嘿,六子,你神经病啊你,有你这么说话的么?喝不得就别喝了,出洋相了你还!”赵翠娥一脸愕然,她不知道六子为什么会这么说,可分明看到六子眼里真诚的关怀,脑子里放电影一样就浮现出从前他们俩打隔壁邻舍的美好时光,算算七、八年时间了,这六子似乎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但更增加了成熟男人的气质,比较自己的爱人长相气质上是天壤之别,拥军是脾气古怪、是有点重男轻女,但同样也有男子汉的胸襟,更有与旁人不同的高尚情操!不禁就微笑着说:“沙沙,六子是对胡大哥有点误会了,确实以前拥军对我和囡囡不很好,可这两年好多了,真的,他也真的戒酒了...”杨陆顺哼了声说:“还说好,你看你穿的什么,你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我简直不敢想象囡囡是什么样子!你们两口子一月的工资合起来少也说是几百,加上他是后勤的,什么鸡呀鱼肉还少得了?我就不信天天吃鱼肉的人会越吃越瘦、越吃越苍老!”这下沙沙也有同感:“是啊,赵老师,你们的收入不应该是拮据呢。

”赵翠娥低头看了看身上朴素的装着,笑着说:“沙沙,我怎么能跟你比,你那么漂亮,是应该穿好点呀,我就是一农村妇女,也没啥不好的。”这话也太牵强了,杨陆顺就敲着桌子说:“你看你看,你还在替他说话,你哄鬼呀你,要说从前有了钱也难得买好东西,现在物质丰富,你回新平看看,不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谁还穿成你这样?赵老师,我们不是外人,你有什么难处只管说,我和沙沙都向着你!”沙沙虽然觉得六子管得太宽,可同情弱小是天性,不禁也点着头说:“赵老师,你有什么困难你说,我们尽量帮你。

”赵翠娥放下碗筷,面带微笑说:“既然你们这么关心我,那我不说出真相,怕你们不会消除对拥军的误会。说收入,我和拥军确实算不上穷,而且稍微节省点就还能有储蓄,倒真让六子说中了,我们这次回,却是花光了全部的钱,可连给家里老人都没带什么拿得出手的礼物,仗着我们两家关系好,也只给旺旺买了点水果就来混一餐如此丰盛的宴席!我们的钱,除了给囡囡的学费和日常开支,全部给拥军曾经在越南牺牲的好兄弟家寄去了!可惜我们收入实在有限,也就一家三十、五十的寄,实在照顾不过来!”(本文纯属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