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七十一章(二)

正副主任就一些工作上的问题交换了意见,杨陆顺就准备告退,这段时间杨陆顺在宽松的环境下工作,很有感触,老谢这人到底是老机关干部,头脑清晰处事灵活,抓工作只抓重点,显然能当好一乡的乡长书记不是仅靠玩心眼耍手腕能成的,还得有点真功夫!当然老谢一来就成功瓦解综合科难得的团结,也是真本事,不过是小人行径!如果不是有在新平的遭遇,杨陆顺几乎有种非常乐意在老谢这样的领导手下工作的感觉,可他依旧保持戒心,不敢再授之以把柄,自然就有点敬而远之了。

倒是老谢自从有了那番忏悔后,对杨陆顺就亲热客气了许多,会后必定要留杨陆顺再聊几句,时刻在县委办替杨陆顺重树领导权威,特别是某些肢体语言如见面握手后不立刻松开等等,无一不在外人面前体现了两人亲密无间的关系。这不杨陆顺要走,老谢笑着说:“小杨,再坐会,看你眉头紧锁神气郁结,是不是有什么难事呀?”杨陆顺下意识地摸了摸脸笑道:“什么难事了,我看是天气炎热所至吧。”老谢呵呵笑道,丢了根烟过去,说:“你也莫瞒我了,我就晓得你在跑你姐孩子读书的事儿,别惊讶,是沙沙无意间在麻将桌上透露的,恰好又传到我家老易耳朵里,都晓得女人心里存不下事,这不我就知道了,怎么样,办得如何了?”杨陆顺尴尬地笑笑说:“也没怎么跑,还不是沙沙不晓得从谁那里知道财政系统要送批孩子去地区财贸学校读书,恰好我四姐家闺女高考落榜,就想走走捷径,央我去打听打听,我一打听就冷了心,人家财政系统内部的孩子都不够名额的,我还去争什么呢。

”老谢说:“事在人为嘛,我也晓得这么回事,还记得新平财政所的方美年不?她那孩子成绩是一塌糊涂不也想着要去,跑县里找我这老书记出面帮忙,你说才高一的小毛孩子去读大专,不是笑话么?我就算有门路,也懒得出面,财贸这批委培生将来都是我们南平财政系统的接班人,我不想弄个不学无术的人混饭吃。你家四姐的孩子我知道,以前在新平还见过,聪明伶俐的样子,从事财政工作应该的适合的。”杨陆顺说:“没谢主任说的那么好,一个乡下小妹子而已,这不我能够劝她复读一年,争取考个师范学院什么的,也可以。

”老谢逼问了句:“你真不想再争取争取?”杨陆顺说:“不争取了,不给领导组织添麻烦。”老谢就伸出个指头虚点着杨陆顺说:“你呀,这么多年还是老脾气,不给领导组织添麻烦是好同志,但对好同志,领导组织也会主动帮忙的。”杨陆顺听得莫名其妙,见老谢笑得有点神秘莫测,换了个没芥蒂的人肯定会好奇地问问,而杨陆顺也只是跟着笑笑,告辞出了门。老谢目送他出去,半晌才微叹了声,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情。眼见着八月二十日,也就是委培名单尘埃落定前一天上午,杨陆顺接了财政局政工股一个电话,叫他带着灿灿来填表,再问详细,张股长却啥也不肯多说,直嚷嚷要请客!杨陆顺如坠五云,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出手相助,可也不敢耽误时间,回家领了灿灿就往财政局跑,不到一顿饭的时间就解决了灿灿就读地区财贸学校的大事!临了张股长还是说了句要谢就回去谢谢你的谢主任。

杨陆顺这才知道幕后英雄居然是老冤家谢主任,震惊之余却有丝得意,原来老谢恨不得我死,这会有腆下脸来做好人,还不是我捏着他的把柄么。想归想,但当面道谢是免不了的,打发灿灿回家报喜,他就去了县委大院,可巧老谢陪着顾书记下了乡镇,得下午才回,杨陆顺也不着急,专心等老谢回来,好容易下午快下班了老谢等人才转回来。老谢听了杨陆顺诚恳地道谢后,笑咪咪地说:“不是我要给你惊喜,确实办这事有点难度,不到最后关头,我还真不敢提前说了,万一不成,我这老脸就丢大喽,既然事已办妥,我们得好好感激王局长陈局长,先我们俩请他们吃饭表示感激,再请财政局其他出了力的同志吃饭。

我这就打电话,你给西桂饭店打电话订酒菜,赶紧着,王局长不晓得多少人请,晚了怕没了空挡。”王局长陈局长果然依时赴宴,只是王局长表情很奇怪,对杨陆顺就没什么好脸色,倒是跟老谢谈笑风声,杨陆顺知道灿灿的事给王局长添了大麻烦,自然就尽心陪酒说话,暗暗想着准备些什么礼物上门道谢呢。其实这其中的内幕是老谢刻意隐瞒着的,老谢没找别人,找了前书记现人大刘主任,一来财政局王局长是刘主任任上提拨的,二来人大监督着财政的开支,就容不得王局长不答应,而且偏生还是在名单基本确定后打的电话,可把王局长等人搞被动了,县里其他领导甚至地区的关系户一个也动不得,翻来覆去只好从财政系统内部子弟中占了个指标,而被占了指标的人家也是个可怜户子,下面乡镇财政所的干部,那干部的堂客务农,本人在催缴财贸上缴下村时不慎摔伤了脊椎瘫在了床,因为是工伤致残才轮上这次机会解决个孩子,这下却又被杨陆顺硬塞进的人挤了去。

不能不说老谢奸诈狡猾了,他在杨陆顺面前讨了个天大的人情,却让太多的人憎恨杨陆顺!而杨陆顺却一无所知,直到有天那家被挤占指标的人找上麻烦,才知道别有隐情。(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