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七十九章(下)

杨陆顺赶紧给书记副书记敬烟,这才坐下说:“顾书记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就好,完成了就好。”顾书记也很满意,虽然马峥嵘是他的副手,但他的后台不容忽视,而且孙书记似乎有培养老马继续进步的可能,最好的结果就是他高升一步让马接替南平县委书记。何况与老马团结对外,他在南平的地位就更加稳固了。不过他很好奇杨陆顺究竟是如何做通老阚的工作,不由问:“小杨,你把情况详细说说。”杨陆顺昨晚就编排好了对词:“我本也担心阚书记误会,所以专程晚上登门拜访,我仅仅才说新来的马书记要在南平安家,阚书记就主动提出让房子,他说这是县委常委会上早做了规定的,常委楼只有在任常委才能居住,他相信组织上会替他安排好新住房的,他说大小没关系,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成。

既然是组织上的人,就要替组织着想,不能给组织添麻烦。他还说当初这条老命就是组织给抢救回来的。”马书记就感慨道:“还是老同志思想觉悟高啊。”顾书记诧异着问:“哦,那老宋的反应如何,她没提什么要求?”杨陆顺说:“宋主席的表情是不很情愿,还没开口就被阚书记制止了,当她听完阚书记的话,眼泪就刷刷直流,最后只请我向顾书记转达,请组织看在老阚为革命操劳一辈子,去地区看病就医在调车上多给予关照。”顾书记哈哈一笑说:“这些小要求,你这个管司机班的副主任就可以满足了,恩,老阚还算顾大体识大局的老党员,小杨,你准备怎么安排老阚的住所呢?”杨陆顺说:“宋主席目前还是劳动局的工会主席,我看就请劳动局调整一套住房给阚书记养老吧,两室一厅甚至直通间都可以。

也就老两口加个保姆。当然如果顾书记能亲自给劳动局舒局长下个指示,我看半个月内马书记肯定能搬家。”这里杨陆顺也小小的耍了个心眼,当着马书记的面,这个电话顾书记不能不打。果然顾书记看了杨陆顺一眼,呵呵笑道:“老马,你看你手下的副主任蛮厉害呢,知道将我的军,这电话我打,马上就打!”马书记也哈哈笑道:“顾书记,小杨也是你的部下哟,我看这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呢!小杨不仅文章材料拿得出手,管理上也有一套,县委机关的费用就卡得蛮紧的嘛。

”顾书记这才真正满意,边拨电话边点头道:“这是个比较突出的成绩,财务制度管得紧,刹住了机关干部的吃喝风,小杨,这经验你得总结总结,说明我们南平干部的素质还是过硬的嘛。是劳动局老舒么?我顾宪章,是这么个情况,老阚把自己的住房让给了新来的马书记,你们局要赶紧动起来,给老阚老宋一套房间。不能耽误马书记的乔迁之喜。恩,就这样,再见。”杨陆顺见顾书记放下了电话,忙站起来说:“顾书记马书记,我这就去劳动局协调协调,您还有其他指示么?”等杨陆顺出了门,迎面见老谢进来,笑着招呼道:“谢主任早。

”老谢点头道:“杨主任也早啊,房子的事有眉目了么?”杨陆顺说:“我做了下工作,阚书记同意让房,这不刚给顾书记汇报了。”老谢脸色微变,笑着点点头,不再说话,转身去敲书记办公室的门。进门见马书记在,老谢笑呵呵地说:“马书记,房子有了,该松口气了吧?”马书记哦了声说:“你肯定在门口遇到了杨陆顺,没想到昨天我们担心这担心那的,小杨一个晚上就处理好了。”顾书记恩了声心说你初来咋到不清楚我跟老阚的关系,说话才如此轻松,嘴里说:“我不怕别的,就怕老阚爱人到县委来吵闹,毕竟老阚才办了病退嘛。

”老谢说:“我琢磨着小杨能做通老阚的工作,小杨是他一手提拨上来的,他自然也不想小杨难做,何况他还在南平,撕破了脸他也不好过日子。”马书记稍微有点诧异:“哦,小杨是老阚提上来的副主任呀?”老谢却没正面回答,却对顾书记说:“顾书记,车已经在下面等了,我们是不是就下去?”顾书记简单地收拾了下办公桌,拿起文件包说:“老马,走,我们到下面乡镇走走。”马书记狐疑地瞅了瞅老谢,跟着顾书记出了门。且说杨陆顺得了书记指示,带着小秦找到了劳动局长老舒,老舒皮笑肉不笑地说:“杨主任,你来得好快呀。

我刚接了顾书记指示,你就上门来监督执行?”杨陆顺没理会话中刺,笑着说:“对不起呀舒局长,我要在半个月内替马书记搬家,只好请舒局长尽快安顿好阚书记,这样才不耽误事。”舒局长话不怎么好听,可下面人的礼性依然做足,马上就有办公室人员泡来热茶,还一人奉上一包红塔山。等工作人员关上门,舒局长蹙眉道:“我的杨大主任哟,你又不是不清楚县直行局的情况,哪个单位不是住房紧张?我们劳动局至少有百分之三十的干部职工没住房,这猛可里我从什么地方找出套房子来哟?”杨陆顺歉意地说:“舒局长,局里的情况我也知道,可阚书记这事算比较特殊,我们两家都仔细商量下,尽可能找个最合适的解决方法,比方说劳动局的单职工看能不能做点思想工作,克服点困难?”舒局长见杨陆顺不拿顾书记来压他,心情就好了些许,可一时半会要拿出个有效的办法还真为难,哀声叹气地说:“好吧,我等下开个局务会研究研究,那马书记也是我的书记,总不能误了马书记的事。

你守在我这里也没用,等有信了我再电话通知你。”杨陆顺这厢在跑阚书记的房子,一条小道消息迅速在机关里流传,没半天功夫怕是整个城关镇机关单位就都知道了,中午杨陆顺才回家,四姐小心翼翼地迎上来说:“六子,沙沙不知道怎么了在发脾气,把旺旺都从楼上轰了下来。”杨陆顺就心痛儿子,暗骂沙沙混蛋。几步上了楼,见沙沙眼睛红得象桃子,还没开口问话,沙沙呜地就哭出了声:“六子,你们县委大院有奸细!肯定是老谢那王八蛋在臭你的名声!”杨陆顺心里一抖就知道有人在借机造谣生事了,默默坐在沙发一头,歉意地说:“对不起啊沙沙,让你跟着受委屈了。

”沙沙知道事情的全部原委,也早有了心理准备,可还是怄气不过,抽泣着说:“六子,昨天的事,今天就传到了我们农行,可气的是也太歪曲很了,说什么你杨陆顺为了讨好新书记,不惜自告奋勇到阚家驱赶对你有提拨恩情的残废老人,而且又骂又吓,楞把阚书记气得差点再次中风,宋姨气得昏了几次,而且还跪在地上求你,可不依旧毫不留情地威胁他们,如果不腾屋子,就不给报销医疗费用,不给调车去地区看病云云,六子,这阳世上哪里冒出这么多睁眼说瞎话的人哟!”杨陆顺虽气得脸色铁青,可三人成虎,徒呼奈何,只好轻轻搂住沙沙,小声劝慰道:“沙沙,我们封不住别人的嘴巴,做到问心无愧就成了。

还能怎么样?就算找出了造谣的人又能怎么样?难道还祈求阚书记宋姨挨家挨户地告诉别人他们是心甘情愿地让房子?时间能证明我杨陆顺并不是个忘恩负义之徒,更不是卑鄙小人。”(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下一篇:第八十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