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八十五章(一)

情况听取完毕就到中午饭时间,不愧是税务局,财大气粗,整治了一桌丰盛的宴席,倒让何科受宠若惊,是在其他行局难得遇上这么高档次的待遇。王副局长虽年轻倒不傲气,一口一个何老哥杨老弟,不停敬酒。杨陆顺总觉得这王副局长不完全是热情好客,而是他自己好酒。菜没吃几口,就喝了四杯啤酒,那塑料杯两杯就是一瓶,杨陆顺酒量大无所谓,何科就有点喝不下去了,好在税务局的办公室许主任是老熟人,知根知底的,就袒护了何科,倒怂恿杨陆顺跟王副局长拼酒:“王局长,老何酒量有限,年纪也大了,就让我陪他慢慢喝。

你要嫌不够兴,喏,杨主任肯定陪得你好。”那王副局长初到南平也没听闻杨陆顺的名气,只觉得杨陆顺喝酒梗直对脾胃,南方人酒量大的不算多,喝酒也喜欢绕来绕去,不以喝得多为荣,只看如何整趴别人为乐。当下就吆喝道:“杨老弟,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喝酒,年纪也相当,今天我们哥俩一定要喝个痛快,要是不天气鬼热之热,真想来点白的才过瘾。”也不等杨陆顺回话,径直举杯一碰说:“兄弟敬你,干了!”杨陆顺在酒桌上从不畏难,眼前这王副局长虽然江湖气重了点,倒也算直性子人,喝酒最看出人的品行,见他滴酒未洒的干了,又不摆局长架子,既然人家给面子,自然不能给脸不要脸,忙举杯说:“王局好爽快,那我也不能不给王局凑兴,干了!”仰头就喝了,毫不拖泥带水,却瞥见斜对面许主任一脸的坏笑。

王副局长高声赞道:“杨老弟更爽快,到南平这么久,头次碰上你这么个喝酒豪爽的哥们,来来来,我们俩感情深,再蒙个!”也不等旁边服务员倒酒,笑呵呵地拎起一瓶啤酒用牙齿咬开瓶盖,两个杯子一并,倒了个不偏不倚,见有酒花溢出,忙用嘴吱溜喝了,手还不闲,冲着杨陆顺的杯子直比画,意思是别浪费了。杨陆顺苦笑起来,心说怎么碰上这么个荒唐局长,只觉得许主任脸上鄙夷的表情越发显露得厉害。旁边一税务局办公室的人善意地劝道:“王局,慢点喝,菜还没动呢,你不下筷子,我们大家都不好动手了。

”王副局长手一挥说:“你们不喝酒的就吃嘛,等我做什么。来,杨老弟,我们再干一杯子。”何科笑着说:“王局长,还是悠着点,下午杨主任还有工作呢,上午忙活了一上午,总不能让杨主任饿着肚子帮税务局上简报吧?吃点菜慢慢喝,急酒伤胃,伤胃。”王副局长哈哈笑道:“何老哥体恤部下,我明白,我理解。可我这不是灌杨老弟的酒,两兄弟一样多嘛,是吧杨老弟?酒桌上不谈公事,我也不把自己当局长,我们政治上平等,啊,平等。下午还有正事,那我帮杨老弟请假,何老哥,怎么样?”话说到这份上,怎么着要给主人家面子。

何科知道杨陆顺的酒量,寻常几瓶啤酒那是小意思。杨陆顺则多少有点感激,不管王副局长知不知道他的过去,能这么给面子,比起那些当面笑嘻嘻,背后戳脊梁的人强多了,这么久也憋屈得够戗,干脆借酒抒怀,当即就跟王副局长哥俩好地喝起来。岂知这王局长是个半拉子,才四瓶啤酒就翻了,在服务员搀扶下去卫生间下猪崽(呕吐)。倒让杨陆顺浑身不自在,歉然地说:“许主任,真不好意思,我以为王局长是海量,没想.....”许主任摇着手说:“他经常这样,我都习惯了。

来,酒喝好了,咱们吃饭,别浪费了这些好菜。”杨陆顺见那王局长久久不来,心中益发不安,,讷讷地问:“许主任,王局长还没来,不会有事吧?”旁边那办事员扑哧一乐说:“杨主任,你怕还不知道,王局长就这样,喝醉了就睡觉。这会不定在梦里还跟你喝着呐!”何科摇着头说:“老许,怎么就弄这么个人来当局长呢?是不是有什么硬路子啊?我早听说你们新来的副局长才三十六岁,怎么着也是个少年老成的主,岂知....”许主任丝毫不避讳,一脸憎恶地说:“卵的硬路子,他娘的是运气好。

说说不出个整话、写写不出个整句,到局里来就只晓得陪人喝酒吃饭,喝酒就醉,你们应该晓得南风县的奋强中学吧。”杨陆顺说:“怎么不知道,去年亚运会前由台胞商人王奋强出资一千五百万修建的电教化中学嘛。这不今年五四青年节才落成。好象中央统战部都来了个首长剪彩,就不说省里地委的领导了。”何科插话道:“不光是建个学校,那王台胞好象还要继续为家乡增光添彩,加大慈善事业的投资。”许主任唉了声说:“这王副局长,就是王奋强的亲侄孙。

嘿嘿,当初逃窜去台湾的反动派,如今摇身一变成了爱国台胞。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个普通干部就飙成了副局长,嘿嘿。象这种靠关系上来的,谁瞧得来?他却一点也不晓得收敛,还真以为自己有本事,看了就怄火。”瞥见杨陆顺一脸不自在,忙安慰道:“杨主任,你是靠自己的真本事一步一步上来的,那玩意跟你提鞋都不够你要是有这么个亲戚或朋友,那才叫如虎添翼呢!”杨陆顺亦是若有所悟。何科伸手拍了拍许主任说:“老许,你也别泄气,他毕竟是南风人,在咱南平呆不长。

”许主任强笑道:“老何,你别误会,我当不当副局长无所谓,就是看不惯这小子不学无术。来来来,别说这些败了我们的胃口。”杨陆顺这夜失眠了,税务局王副局长的提拨完全令他匪夷所思,在组织提拨干部的程序上完全是找不到,用人唯贤组织考核都上哪里去?就凭他亲戚在地方上有点投资就能胜任一个局的副局长么?这、这岂不也是钱权交易?有如此终南捷径,那还需要工作上的兢兢业业么?联想自己仅仅因为小小的陷害就无视工作上累累成绩,一个指示就丢官罢职杨陆顺望月长叹起来,回想自己在工作上的起起伏伏,从普通教师到乡镇干部,从普通干部到人人羡慕的正科级,再到如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尴尬境地,酸甜苦辣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从当初义气风发满腔热血到现在俯首贴耳战战兢兢,难道一辈子都要被人掌握,任人搓揉?杨陆顺不禁悻悻然,这次摆明了是老谢陷害,虽说马书记努力在周旋,偏生顾书记就是不松口,送礼都拒之门外,要说本职工作可以说已经是尽心劲力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呢?难道还是因为阚书记的原因,顾书记对自己一直有偏见有看法?难道真要从其他方面着手才能扭转局面不成?杨陆顺再次点燃一支香烟,一个老早就盘旋在脑子里的想法,终于渐渐清晰起来,既然王副局长可以这样起家,那我也同样可以东山再起。

不过真要腆下脸去求袁奇志,实在有点放不下架子,甚至隐隐畏惧与之再见面,具体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一种怪怪的感觉。不过比起被廖红霞那样的泼妇羞辱,去求自己的老同学帮忙又有何妨呢,何况周为不也是求袁总才提拨的么。这么宽慰着自己,杨陆顺仍旧接连抽了几根烟,才去睡觉,没想头沾着枕头就呼呼睡去。次日杨陆顺好容易等到一号车闲下来,去了小车班找小周,直接了当地说:“小周,找你帮个忙。”小周忙不迭点头:“杨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一定办成。

”杨陆顺虽见四周没人,依旧小声道:“你侧面跟顾书记打听打听,如果我能弄笔资金到县里修路,顾书记会不会让我复职?”小周喜笑颜开:“杨哥,是不是你省城的同学有路子啊?我可以肯定,顾书记不但会让你官复原职,怕还会更倚重你,现在县财政紧张得一塌糊涂,你能搞来钱,就是财神爷,不管谁都会供起你的。”杨陆顺轻笑道:“供起来就免了,何况还是个未知数,你别胡乱猜,问个死信,我好跑跑。你也别漏风,要办不成让顾书记空欢喜,还不知怎么拾掇我。

”小周笑嘻嘻地说:“晚上就有信,下午他要去西平县,我专挑疙瘩路颠他,再说修路的事,保证会套到大实话。”杨陆顺也没闲着,说老实话,他也不肯定袁奇志会不会帮忙,毕竟人家没任何理由为一个小县城出资修路,哪怕她再富有,不过杨陆顺不担心,他有一件上好礼物,相比之下一、两百万算得了什么?这不赶紧到街上寻找适合装青花磁盘的锦盒,那宝贝金贵,又是送人的礼物,容不得丝毫大意。晚上直到快十一点,小周才上门,杨陆顺早准备了夜宵啤酒,两兄弟就在院子里,雪亮的月光下,痛快地吹了一瓶冰镇啤酒,撕咬着辣油油的干田鸡,杨陆顺不仅满足地叹了口气,似乎有种说不清楚地爽快。

小周长长大了个酒嗝,说:“杨哥,顾书记正为修路发愁呢,他当书记快两年,南平没点变化。老早想搞点什么。今天去西平县,在路上颠了几下,说起南平的路就唉声叹气,我就试探他,说要是有人介绍企业商人到南平投资修路就好了。他说只要谁能拉来资金,修路总指挥就归谁!你听听这话,到什么程度了。我又说,咱们县这么多干部,是不是可以发动他们到处寻求亲戚朋友找门路呢?顾书记说,哪里那么多门路哟,谁有钱也不乐意凭白无辜地帮南平修路是吧,该死的有几个台胞又全是穷光蛋。

杨哥,你真能拉笔款子来修路,嘿嘿,我看顾书记会真的把你供起来,你就是榜样啊。”杨陆顺笑着摇了摇头说:“老弟,你也太乐观了,这修路是大事,真要把南平的路全修好,没好几千万不成。这些基础建设总归还得国家政府掏钱来办才是正理。我呢也只是投顾书记所好,哪里敢做什么榜样,不又成了众矢之的呀。这事我还得好好合计合计,最好是幕后不露面,这样就皆大欢喜了。”小周扁头想了想,说:“杨哥到底是大学生,什么事都想得周全。”忽然又叹息道:“你要是上面有人,那里要绕这么大个圈子哟,上下全是领导们一句话。

什么考核什么成绩都是蒙平头百姓的,还不就是那几个人围在桌子前研究出来的啊。你看老袁,起初外面传得那个邪呼,什么贪污十几万要枪毙判无期,没料想仅仅调出了县委办,记了个处分。前几天在车上就听财政局王局长提议,想提老袁做副局长,负责预算那块,倒比县委办行财科长威风得多。”杨陆顺呵呵一笑说:“你别为我报不平,人贵知足,我也应该知足。经历了这么多,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平平淡淡才是真。象我这么曲曲折折担心受怕,还不如普通职工,我看你就活得开开心心,别人羡慕我这县委办副主任,我还羡慕你这一号车司机呢。

”小周先是诧异,旋尔就心下明白,举起酒瓶说:“别扯这些,还是喝酒痛快!”为了挑出去省城的时间,杨陆顺紧赶紧做完简报,就找县委办李主任请假,因为杨陆顺是几个县委主要领导发言材料的撰写人,所以他要请假光是主任点头还不行,得看近期有无大型会议活动,好在此间无事,得批准了一星期假。杨陆顺等请了假,忽地想起这么大热的天,袁奇志袁总要是到什么清凉地方避暑去了,岂不全盘失算?顿时惊出了身冷汗,情急之下再没了什么其他念想,只求袁总能在春江就阿弥陀佛,当即就一电话要到了奇顺商贸总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接电话的依然是那个略带矜持很职业化的女声,值得庆幸地是,袁总居然在春江,虽然目前没在办公室,但那总经理室接待员听了杨陆顺的名字,马上给了他一个号码,叫他直接联系袁总。

知道袁奇志在春江,杨陆顺心里开始忐忑起来,从前只是同学身份平等往来,就算那夜激情碰撞都纯粹是感情交流,不存在任何利用与交易,这也是杨陆顺多年来唯一值得骄傲之处,而这次完全是利用,甚至是赤裸裸的交易,潜伏在心中的自卑与谨小瞬间如同大河决堤般充斥着他,连拨号的手指也开始颤抖起来。嘟嘟的讯号声如此漫长,以至他的手心全是汗水,唯有使劲地捏着话筒,好象那塑料电话筒有千钧之重。咔的一声轻响,电流瞬间连接了两端,杨陆顺嘴里猛然一阵发涩,喉头上下咕噜着,沙哑而颤抖地说:“请问”“是不是杨陆顺?真的是你呀,六子?”略带惊喜,不,是毫不掩饰的惊喜,杨陆顺清晰地分辨了出来,甚至还听到袁奇志因为兴奋而微微喘息地气流声,这更让他无地自容,只能强做镇定地说:“是袁总吧,我是杨陆顺,你怎么就在电话旁?”“哈,刚才我办公室的秘书提早通知了我,我、我恰好也刚放下电话,这不就马上接了。

老同学,今天怎么想起跟我打电话了呀?”声音也由刚开始的惊喜转为了正常,甚至还带上了点调侃,但如同往日一样甜美动听。杨陆顺掩饰般地跟着干笑道:“呵呵,明天我有事出差去春江,所以预先打个电话,想约、约你见见,弥补上次的过失。小、小麻雀总怪我不跟你们联系,我知错就改,嘿嘿,知错就改!”“那好呀,明天大约什么时候到?安排好住的地方了吗?要不我给你安排吧,紫竹圆大酒店怎么样?”虽然同样知道对方掩饰了情感,但杨陆顺依旧听得出关切,心里蓦地一动,涌起一股暖流,可马上又被惭愧替代:“啊,袁总,别那么麻烦,我、我明天一早动身,莫约上午十点多就到了,因为事情不急,所以我想去你办公室拜访,其他再说吧。

”“什么袁总袁总的,我是袁总也是你老同学嘛,是不是我要叫你杨大主任才不失礼呢?”吃吃的笑声更让杨陆顺手足无措,值得庆幸地是老同学对自己依旧那么热情,看来事情没想象中的难办,虽然利用了老同学的情分,实也是出于无奈,杨陆顺客套了几句,匆匆放下了话筒。袁奇志猛然惊醒,炎炎夏日透过金丝绒厚窗帘,在窗脚洒下一层金箔,伸手按开床头小灯,台钟显示已经是八点三十。她轻轻晃了晃因为睡眠不足而昏沉的头,却又仰倒在松软的枕头上,是的,知道六子要来,她昨晚几乎彻夜未眠,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应该是个成熟的女人,却一直为六子珍藏着少女般的情怀,就想打开了闸门的水库,她与六子的点点滴滴泛滥在脑海里,高兴时会咬着被角吃吃地笑,忧郁时会噙着一汪泪水呆视某处,也会因为那晚的旖ni而羞红了脸,却更为自己的现状而烦闷。

为了迎接六子的到来,她没去春江市南区的豪华别墅,而是静静地藏进了属于自己的小空间,这么多年来她以为自己会因为成熟而忘记,却不知刻意掩饰的恋情如同潮水般冲击着自以为苍老的心灵,使之更清澈更绚丽。她正用初恋般地心情期待着重逢,在她最需要爱情的时候。没有刻意装饰,没有精心描画,略施薄粉却盖掉了兴奋地潮红,镜子是诚实的,袁奇志分明看到自己重焕了青春,掩饰不住的欣喜使得眼眸更明媚。修长的脖颈依旧洁白,不曾生育的身材比妙龄少女更具风情,没人会认为自己已经三十岁,哪怕明明知道自己出生年月的老同学们。

如丝如缎的秀发飘逸在脑后,轻轻一转瀑布般令人心驰。她绝不自恋,她从接触过各种男人包括青涩的少年,都会从他们眼里读到惊艳,那一瞬的失神是任何男人也掩饰不了的。她富有她美丽,却没有一个完整的家,没有属于自己的男人孩子,却是遗憾中的遗憾。顿时鲜活的眼神黯淡下来,她默默地绾起发髻,恢复了总经理女强人的矜持。杨陆顺是搭县生资公司(也叫农资公司)的车去的春江,本来车只到南风地区生资公司,好在生资公司经理白利民是杨陆顺的老熟人,当初白利民在新平乡供销社当副主任,两人在一个村蹲过点,私人关系还过得去,辛苦司机多跑一趟,杨陆顺不会亏待司机,感谢了两包大中华。

司机得了好处,心情舒畅车都开得稳当很多,大路宽敞平坦,一百公里不到两小时就跑完,杨陆顺还怕司机不熟悉省城的路,没想杨陆顺只说了某街,那司机熟门熟路地就到了,如果杨陆顺还是县委办抓财权的副主任,司机说不定会乐意跟着跑腿,这会杨陆顺什么也不是,送到地后,没说多话就原路折回了,也省了杨陆顺去操心。(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