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八十五章(二)

这是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硕大的办公桌后面坐着的正是袁奇志,杨陆顺第一眼就是诧异老同学青春常驻,明明知道她只比自己小一岁,可依旧错误认为对面的女郎只有二十出头。但杨陆顺是个有经验的男人,女人的岁数是秘密,刻意保养,精心打扮,起码能瞒过七八岁,可毕竟岁数不饶人,他一眼就能看出虚假青春后边的年轮。皮肤的弹性,脖子上的皱纹以及阅历多了之后的成熟眼神,都能一览无余地泄露女人青春永驻的神话,只是杨陆顺还是被袁奇志不经意流露出的高贵气质所击溃,兼之此行是有求于人,事成与不成关系莫大,再无从前那般随意,整个人似乎都瑟缩起来。

袁奇志亦是成熟有经验的女人,岁月并没给六子留下沧桑,反而磨去了少年人的青涩,比之帅小伙更具吸引力,然而目光敏锐的她马上发现六子眼里流露出自卑与惶恐,正如当年在大学里那样,独独少了那份孤傲,那份令她为之心动的孤傲,而诧异后的微笑充满了虚伪甚至带上了谄媚,这微笑她再熟悉不过了,太多来求她的人都会带着这样怯懦虚伪的笑!是啊,岁月匆匆,那个让人又怜又爱的六子也随着消失了其实又有什么呢,什么都在变,这是不可阻挡似的事实。

还是杨陆顺醒悟得快,强自稳住心神后没赶上前握手寒暄,而是笑着四下打量办公室,由衷地赞叹道:“袁总,老同学,不论你从商多久,你依然是个充满高贵典雅气质的凌波仙子,也只有你才能布置出如此精美的办公室。丝毫不沾染半点尘埃,连我这俗气之人亦被涤荡一清了。我早该来的!”袁奇志美目一转,抿嘴笑道:“杨大主任,老同学,你的赞美让我很高兴,但更让我高兴地是,那个木讷憨实的六子,已经能妙语如珠且成功地讨好了此间主人,想必其他人更容易接受你吧,快请坐,我给你泡茶。

”杨陆顺乘袁奇志转身泡茶之机抬手擦了把额头的汗水,虽然办公室的冷气足够,但他依旧浑身燥热,准确地说是袁总刺穿肺腑的眼光让他紧张失措。他深呼吸着,把手中的礼盒放在办公桌上,好瑕已整地踱到一侧的古董架前仔细观赏着说:“老同学,你收藏瓷器花瓶的爱好一直没变呀,记得当年你在深圳的办公室也陈设着类似的器物,不过已我受过培训的眼光看,这批东西比从前的要精美了不少啊。”袁奇志把茶碟递给六子,右手拂了额前丝毫没乱的秀发顺势滑过鬓角抚在耳边,白嫩的手指无意识地逗弄着耳坠,左手横至胸前撑住右肘,笑道:“我是附庸风雅,用这些东西掩饰铜臭而已,实在是肤浅至极。

老同学又何必取笑我呢?”杨陆顺忙把茶碟放在几上,拿起礼盒奉到她面前说:“我可是真心话,喏,我给你带来件小礼物,别的东西你也许看不上,这件东西应该合你喜好,嘿嘿,不怕你笑话,我还真不敢送其他东西。”袁奇志心里一暖,这么多年,六子第一次正经带给了自己礼物,不管什么都值得好好珍惜,冲他抿嘴一笑,拉着他的手带向沙发,欣喜地说:“是什么东西,让我猜猜好不,莫非也是瓷器类似的工艺品?”杨陆顺结婚多年,还真是除了沙沙外再没跟其他女人有过亲密动作,袁奇志毫无征兆的一拉,让他的心不争气地砰砰跳得更厉害,随她一起坐下说:“老同学就是聪颖,一猜一个准!”袁奇志微皱下鼻子,嘴角的笑溢得更开,打开盒盖是雪白的棉花,轻轻掀开来,她满是笑容的脸立即凝重起来,不解地瞥了六子一眼,而身边的六子只是微笑着,但明显眼神里露出了自信。

好精美的瓷器呀,袁奇志是有见识的主儿,虽然她不能马上确定这个泛着荧荧青光的瓷盘是何年代的古董,但下意识地眯缝起好看的眼睛,细细鉴赏起来。静静躺在盒子里的瓷盘还有个底座,她故不上招呼六子,小心翼翼地捧着盒子放在大办公桌上,如同捧着自己的宝贝孩子一样轻轻地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当她看到盘底“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楷书款,再也忍不住低呼起来,不信般再仔细看了又看,目光灼灼地问:“杨大主任,这件青花瓷盘从何而来呀?”杨陆顺故做潇洒一耸肩,笑道:“这东西还得感谢你,它才不至于明珠暗投呢。

当年见你喜欢瓷器花瓶,我回家后也东施效颦模仿着收集民间散落的花瓶瓷器。喏,这个盘子就是在一家农户中发现的,好在那家人也觉着这盘子不错,专门用在神龛上供祖宗牌位供品。当时那家农户见我喜欢就要送我,我没白拿,给了五十块钱呢。”袁奇志长吁了声,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姑且不说是否真品,就算是赝品价值也是远远大于五十元,同时也庆幸是六子收藏了,不然哪天被乡下人弄坏了,岂不是暴殄珍物?!可为什么六子要送我呢,难道他不知道这东西的真正价值?如果这是件真品,也许在国内只能捐献国家,但要流出国门,立即会招徕无数收藏家的觊觎,她经常出国,很清楚港澳台地区和外国的文物贩子对中国古老的艺术珍品无不垂涎三尺,在国内几千几万收购的东西出去就身价百倍,要是这瓷盘真是宣德年间的,怎么着也值个几百万港币!有心想问六子为何送如此昂贵的礼物,却又怕同学友谊、夹杂在内心深处的复杂情感从此荡然无存,沦为交易买卖。

杨陆顺知道自己得主动起来,忙又说:“老同学,这件瓷盘我也查了点资料,访问了些专家,大体应该是真正的宣德青花瓷,当然这件礼物也不是白送给袁总,有兴趣听我把话说完么?”袁奇志心里隐隐掠过一丝酸楚,顺势便坐在了办公桌后那宽大的皮圈椅上,脸色一整,居高临下地说:“哦,那你说说。”杨陆顺呷了口茶,说:“是这样的,袁总应该知道我是农村人,当年考上大学,没少让村里邻居们帮助,感激之余我也早有回报乡亲的心愿,可毕竟我只是小小的基层干部,要做大事情还真没那份能耐,成天窝在办公室为领导做喉舌,嘿嘿,根本帮不了乡亲们。

怎么办?我想来想去,最后只能求老同学出把力了,上次听小麻雀等同学介绍,贵公司是省里有名望的大公司,资金雄厚财力惊人,袁总也是大伙口里人人羡慕的女强人呀。所以我想请袁总赞助点资金,为我那穷困的乡里修条宽敞的柏油路。大约有十来公里,那可是造福百姓的大善举。俗话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这话有点牵强,但这一善举无疑会给贵公司增添更多是好名声,亦是无量的功德啊。当然凭白无辜投入那么大资金修条贵公司自己从不走的路,在商场上是个亏本生意,要换了其他老板,我可提都不敢提这事儿,怕资本家把我这无产阶级乱棍打将出去,我是以老同学的名义肯求你,当然这件小小的礼物,当是我私人感激老同学的了。

”袁奇志听完这话,心里的一丝不快全没了,还是六子与众不同,其他同学上门都是为个人前途而来,只有六子还是那么质朴,而且六子眼神里没了起初的怯懦畏缩,益发男人味十足,侃侃而谈却又不轻浮,最难得的是他眼神里没有其他人那种骨子里瞧不起女人的大男人主义,欣慰之下差点就脱口答应下来,只是多年的经验以及公司的状态,她没立即表态,只是慢慢又坐了六子身边,是的,在她眼里只有六子,哪怕桌子上还有令无数人垂涎的古董宝贝。

见袁奇志不答话,杨陆顺心里莫名紧张起来,他的前途全押在这一宝上了,只是他忽略了她眼里那浓得化不开的情义,惶急地问:“老同学,是不是公司资金有问题呀?其他也不用贵公司全部投资,贵公司有这个想法,我们县里自然也会有动作,此事如果在地区起了反响,甚至地区财政也会有款子下来,嘿嘿,毕竟贵公司是私人的”袁奇志嫣然一笑说:“老同学,你难得想到找我帮忙,而且还是为了乡亲,又送了喏大的功德给我,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至于这件青花瓷盘,我不能收,资本家也有爱国爱民,也有红色的嘛。

”“真的?你答应了?”杨陆顺惊喜万分:“不、不,这盘子你留下,只有你才懂得欣赏,而且你会给它更好的保存环境,是吧。你不知道,我藏这玩意伤透了脑筋,怕小偷偷走、怕家里孩子无意翻腾出来、更怕我家四姐拿去盛菜.....”袁奇志听到六子无意说起孩子,心里顿时黯然,三十岁的女人没个孩子,其实连个真实属于自己的男人也没有,要那么多金钱有什么用、要那么大权柄又有什么用?不过旋即又自若,把心思收拢起来,说:“老同学,你急什么。

你不是说还没鉴定么,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呢?我袁奇志可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等我找专家鉴定后,再说收不收吧。至于给你老家修条柏油路,我看不是什么问题,莫说十公里,再长也能解决。不过虽然我在公司总经理,但还有大股东,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得研究研究。”说着轻笑起来“不仅是你们**会多,我这公司会也不少呢。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吃饭。”杨陆顺此时心情大好,笑呵呵地说:“行,老同学,你说去哪里吃饭,我请你。”袁奇志略一思索道:“那我们去海金的西餐厅,那里环境幽雅。

”忽又幽幽地说:“六子,我们怕有好几年没单独一起吃饭了吧?”杨陆顺有点尴尬,咳嗽一声说:“是吧,是有几年了,嗨,时间过得真快。我记得小时候作文里经常用到‘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不过时光没在你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呵呵,你还是那么漂亮呀。”袁奇志瞟了他一眼说:“岁月才没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呢,不过你的嘴巴比以前‘漂亮’多了,也学会说哄人高兴的话了。”杨陆顺感觉气氛有点暧mei,扯开话题说:“老同学,吃西餐我还没学过呢,就别让我丢人了好不?现学刀叉有点晚咯。

”袁奇志抿嘴笑道:“你一只手就能做好的事情,现在换两只手怕会做得更好哟。大不了我收你做徒弟,手把手教你总不会学不会吧”忽然桌上电话铃铃直响,无奈只得起身去接。杨陆顺大舒了口气,他真不习惯袁奇志用这么热情口吻跟他聊天,那段早已远去的情感实在不应该再延续,对彼此都没好处,他还没下作到利用了老同学感情再去利用女人的感情,在他心里对婚姻的忠诚不仅仅只是忠于配偶,还要忠于家庭、孩子,当然欣赏、纯粹的欣赏那是男人固有的天性,所以他的目光一直追寻着袁奇志的身影,如同在欣赏一副完美的画。

有时他这也奇怪,同样是男人,为什么猴子那家伙就那么爱打漂亮女人的主意呢?难道一定要zhan有才能证明男人的雄风?这恰恰是不自信是一种体现吧?袁奇志的电话持续时间不长,也没说几句话,用嗯嗯声表示在听,放下电话,她暗暗叹息着转身说:“老同学,真不好意思,不能陪你说话了,春江这地邪,刚提起公司大股东,这就电话追来了,正好,我把出资修路的事摆上去谈,争取尽快给你消息,这瓷盘我拿去鉴定下。这几天你安心等我的消息,吃住我会替你安排好。

”杨陆顺站起来笑道:“你客气什么,我就住在斜对面的宾馆里,你忙你、就别招呼我,我自己找其他老同学聚会。”袁奇志自然知道对面宾馆的档次,秀眉微蹙道:“那怎么行,再说修路的事我估计大股东还要坐下来跟你仔细谈,我们公司在紫竹圆大酒店就现成的房间,你就住那里。要跟小莫林萍等人聚会,那里也正适合他们的口味。”见六子还要客气,一摆手自有股子强人气魄:“好了,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就这么定了。”拿起电话道:“小李,叫车在门口等我下来,让小孙到办公室来。

”一会响起了敲门声,袁奇志说了声进来,门轻轻开了,进来个精神头很足的帅气小伙,冲高高在上的袁总微微一鞠躬:“袁总,我来了。”袁奇志说:“小孙,这位杨先生是我的好朋友。”小孙赶紧转身冲杨陆顺也一鞠躬:“杨先生您好!”杨陆顺站起来伸出手道:“孙先生,你好你好!”小孙上前几步握住杨陆顺的手道:“杨先生您客气了,叫我小孙就好。”然后退开,面向袁总,一切都显得这小伙子精明干练。没等杨陆顺感慨,袁奇志指示道:“小孙,杨先生这几天的招待由你负责,住在紫竹园1808房间。

找李秘书拿丰田车钥匙,我不在的时候陪杨先生四下看看。明白吗?”小孙又是微微一鞠说:“明白了,袁总。”交代完毕,袁奇志冲杨陆顺歉然一笑说:“真对不起了,中午都不能陪你吃个饭。你要是寂寞,找小莫他们玩个痛快吧。小孙不错,他应该会安排熨帖的。你就先跟小孙去紫竹园吧。”杨陆顺笑着说:“那先谢谢袁总是热情款待了,小孙,这几天就麻烦你咯。不过我很好招呼,吃饱就成,哈哈。”小孙微笑着说:“杨先生您真幽默,那就请跟我走吧,请!”杨陆顺告辞出来,小孙用车载着他先去宾馆拿了简单的行李,就直奔紫竹园大酒店,车上空调效果非常好,杨陆顺还有点凉飕飕的感觉,小孙自顾介绍:“杨先生,紫竹园大酒店是春江市设施相对最完善的四星级酒店,我公司在紫竹园大酒店长备有五间客房,1808号房是个两室一厅的套房,而我就住您楼下的单人房,紫竹园的二三四楼是餐厅,有全国八大菜系,也有法式、意式西餐、日本料理,可以按您习惯的口味调配。

娱乐设施也算齐备,三、四楼除餐厅外还有舞厅酒吧,配套楼有各式洗浴有美容美发,有露天游泳池、健身房等。如果您有其他需要,我会尽量安排。春江市是个千年古城,比较著名的”杨陆顺笑着打断道:“小孙,我曾经在春江读了三年大学,比较熟悉了。就不麻烦你带我四下看了。”小孙说:“杨先生,您一定是袁总的大学同学,是吧?”从后视镜见杨陆顺点了点头,又说:“杨先生,我们袁总对大学同学真好,我还以为您是这次的大客户呢,每次袁总的同学来访,袁总都用最好的招待。

杨先生,您看是不是把文化厅的周处长他们也请来一起吃饭呢?”杨陆顺呵呵笑了起来,说:“小孙,看来周为他们经常找袁总打秋风了,连什么单位你也摸清楚了。你也别客气,我看年纪比你大几岁,你叫我杨陆顺或者杨哥都成,叫杨先生我真不习惯。”小孙说:“杨先生,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杨哥,你在哪里高就呢?按照从前大学生的待遇,应该是某个大机关的领导了吧?”杨陆顺摇了摇头说:“我在下面县里工作,领导就不是了。唉,起初想在教育界养育新人,没想还是进了政府部门,实非所愿啊。

”两人说说笑笑就到了紫竹园大酒店,外面酷暑难当,里面却是清凉无比,杨陆顺深知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大堂的服务生赶紧从小孙的手里接过那丝毫没有分量的行李包和钥匙卡,尾随着一起上了18楼,殷情地开门,却不进门。小孙掏出张十元币,那服务生双手接了连道谢谢才走。看得杨陆顺瞠目结舌,小孙笑道:“杨哥,这是小费,这酒店的管理层是香港人组成的,所以带了浓厚的港味。在他们眼里这些是正当收入,没有不劳而获的,但劳动了就要有报酬。

虽然功利了点,但也符合资本主义社会的特征。不过既然是在国内,客人不懂规矩而没给小费,服务员照样给予一流的服务。杨哥,是不是先冲个凉,休息下再去吃饭?”杨陆顺一早起来,也略显疲劳,靠在松软的沙发上还真不乐意动弹,小孙熟络地打开客厅的冰箱介绍道:“杨哥,喝矿泉水还是可乐?还有荔枝水、橘子水等饮料。”杨陆顺说:“我还是习惯喝茶,这么豪华的酒店,客房的茶叶也应该不错吧?”小孙笑道:“杨哥,客房里的是袋装茶,还真不怎么好喝,先将就着,等下我再去买好茶叶。

要不要联系周处长他们,多几个人吃饭热闹。”杨陆顺估摸着这样的酒店餐费肯定不便宜,自己白吃白住了,能给袁奇志公司省点就省点吧,但真要和小孙吃饭确实没劲,忽然想起叶小菁,便想给那丫头改善下伙食,便说:“匆忙间就不打扰他们了,也许他们也有自己的应酬,还是以后再说。省艺术学院有我个侄女,干脆把那丫头叫来,我这做叔叔的给她改善下伙食。她们寝室有电话,我联系一下看看。”小孙一听是省艺术学院的学生,估计是个美女,高兴地说:“也许在上课接不到电话呢,干脆我们开车去接她来吧,时间还来得及。

要不你告诉我地址,写个条,我一个人去接。你也好休息休息。”杨陆顺一想也好,便拿着酒店的便笺写了个纸条,等小孙走后,试着给小菁寝室拨了个电话,没曾想小丫头还真在:“小菁,我是杨陆顺杨叔,小鬼,怎么没去上课呀?”小菁高兴地说:“杨叔叔,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难道你在春江?还上什么课,等着拿毕业证回家了。”杨陆顺笑道:“看我这记心,小菁,毕业了是去省歌舞团么?”叶小菁顿时没了劲,恨恨地说:“我回南平算了。”心里不住地诅骂大色鬼周为!杨陆顺奇怪地问:“回南平?你爸爸会同意么?你这丫头在外面长见识了,真愿意回南平小县城?你跟叔叔开什么国际玩笑。

”叶小菁懒洋洋地说:“唉随便了,哪里不是吃饭睡觉,没劲死了。”杨陆顺可不愿意去猜小丫头的心思,说:“我在紫竹园酒店,正准备吃大餐,想到有个可怜侄女在学校吃大食堂,想着改善下她的伙食.....”叶小菁哇地大叫起来:“杨叔叔,你在紫竹园啊,我马上来马上来,你住哪间房呀?哇,杨叔叔良心大大的好,知道我怕热。”杨陆顺赶紧把话筒从耳边挪开躲避高分贝的噪音,说:“你在寝室楼下去等,我派了车去接你,那司机姓孙。你可别当人家真是司机啊,他是奇顺公司的职员,要有礼貌,知道吗?”叶小菁说:“知道了,杨叔叔,奇顺公司?是不是大名鼎鼎的奇顺商贸股份有限公司啊?天啊,你有多少秘密,要给我多少惊喜啊?”又怪腔怪调地说:“我知道奇顺老板是春江第一女强人,又是大美人,你是不是嗯....咯咯....”杨陆顺佯怒倒:“小丫头胡说什么,奇顺老板是我大学同学而已,我在沾了老同学的光,小心眼里想什么呢,不学好!”(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