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八十九章

“小杨,刘公子情况怎么样?”没曾想顾书记具体一脸关切地候在楼道上,杨陆顺只想大醉一场的愤懑心情顿时烟消云散,是啊,连顾书记都巴结的高干弟子,自己凭什么看不顺眼?收拾好心情,杨陆顺随意却不失恭敬地说:“哦,刘总还是有点不习惯南方的夏天,您也知道,他是北方人吗,再说有袁总照料,我看没什么问题,睡一觉就好了。零点看书/”顾宪章也似乎在手下面前察觉失态,恢复了书记尊严:“恩,那就好了。你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直接到招待所来。

”杨陆顺问:“不辛苦,应该的。哦,全部长也休息了吗?”顾宪章说:“在房里洗澡,不过全部长心情不错,说是还要打几圈升级。”说着就踱步往全文明休息的房间走,手却取下眼镜轻轻揉着。杨陆顺关心地问:“顾书记,您似乎有点累,要不我陪全部长娱乐,您去休息?”顾宪章扭头笑了笑说:“还好,因为刘公子不想太吵,所以呢也没惊动县里其他同志,就是我和全部长陪同。谈不上累,倒是你从省城忙活到现在,辛苦了,就早点回去睡,明天你得全程陪着刘公子和你老同学,千万不能大意。

”罕见地关切令杨陆顺心情大好,认识顾宪章多年,这还是头回享受同志春天般温暖呢,但也为顾宪章的霸道暗暗摇头,你大书记启动公安局这么多干警保卫,其他县委领导肯定知道来了大人物,你居然独自霸占了这机会。人家不眼红死你才怪呢,嘴里却说:“谢谢顾书记关心,我跟全部长道个别再回去呵。”顾宪章点点头,停下半步侧身拍了拍杨陆顺的肩膀说:“小杨不错。必要的礼节还是不能忘,不错。”房里小林小周两个司机在聊天,杨陆顺笑着跟小林握手。

只是和小周交换了个眼神,等全文明洗完澡。杨陆顺自然又受到全部长地好评,起身告辞时,全部长还送他到了楼梯口,杨陆顺就知道,这次请刘建新来的目的早已超额完成了任务。行至贵宾楼大门,门口值班的干警只剩两名,却听身后有人在叫他,扭身一看。侯勇从服务员值班室探半个身子在冲他招手,杨陆顺进了值班室,却发现顾副局长也在,心下明了。但依旧热情地握手寒暄。侯勇递了根烟又殷勤地点上火,一脸神秘地问:“我地好六哥,今天来的是哪方神圣啊?”杨陆顺瞥见老顾似乎不经意,可眼里分明露出了急切,就笑着说:“就我大学的同学,只是人家是响应政策先富起来地那部分。

”侯勇佯怒:“六哥,当我三岁娃娃呢?!一个个体户老板还会让顾书记紧张得召集全局干警出动?就是地委孙书记来了也就这架势啊。\\”老顾在旁边咳嗽了声说:“侯勇,别胡闹。保密纪律忘了?瞎打听什么。”杨陆顺其实也想有张嘴能替他免费宣传。何况还能满足朋友的好奇心,呵呵笑道:“顾局长。不好意思啊,平常跟侯勇开惯了玩笑,一时起了做弄心。猴子你开始也看见我陪着个女士进来,确实是我大学地同学,如今是省里奇顺商贸公司的总经理,不过”侯勇性急:“那今天全部长顾书记陪着的年轻人是谁?我看关键还是在那姓刘的身上!”老顾说:“小侯,你急什么,听杨主任把话说完嘛。

”杨陆顺说:“姓刘的则是我同学的爱人,虽然也只是个地道的商人,可他爸爸却是省委刘书记!”老顾与侯勇都流露出诧异的神情,早就有心理准备,可还是没想到姓刘地来头这么大,侯勇怪叫一声:“六哥,你这下走大运了,居然有这么硬的背景,飞黄腾达指日可望啊!”杨陆顺望住老顾说:“顾局长,你看侯勇又取笑我了。只是我同学的爱人而已,扯得上么。不过顾书记叫我暂时保密,请顾局长就”老顾哈哈笑道:“这我知道。本来上面怎么布置任务,我只管执行就是。

偏生这小候好奇心大。好在你们是关系不错的哥们。小候,注意不要随便传。”侯勇挤眉弄眼地冲杨陆顺怪笑着,连连点头说:“放心吧顾局长,六子当我哥们,这么机密地事都跟我说,我肯定不会长舌头。”装模做样看了看手表:“哎呀,这么晚了,吃消夜去。顾局长一起吧?”老顾也看了看手表,说:“吃消夜,行,很长时间没和杨主任一起喝酒了,等我再看看值班情况,再喝个痛快!”说着做了歉意的表情,出了值班室。杨陆顺其实想回家跟沙沙商议商议,但他清楚侯勇拉虎皮做大旗的目的,难得自己处境艰难的时候有这么个朋友一直关心,不能不回敬人家,打趣道:“猴子,紧跟顾局长,想进步?”侯勇压低嗓门说:“我哪跟得上领导的步伐哟。

今天这事连顾副都不清楚,我自然不得放弃机会嘛。说真的,你是不是.....嘿嘿,咱哥俩这么好,你上去了,可要拉兄弟一把哟。我算看清楚,这世道没门路,累死也别想出息。\\我还透露点消息,你舅哥建设,在局里情况不妙,早几天私自开警车出去拉私活,要不是顾副说情,怕是就开了。零点看书/”杨陆顺自顾不暇,就说:“真的啊,那等下我多敬顾局长几杯,也替你美言美言。”这顿消夜吃得舒心,不是吃了什么好得不得了地东西,主要是从老顾热情地招待中体会到了与他身份地位不吻合地敬意,明明知道老顾敬的是省委书记地公子,仍旧把杨陆顺郁积在心里地阴霾一扫而空。

回到家里。沙沙撑着眼皮在等他,直问:“我可开眼界了,居然还派了公安来保护,那姓刘的到底什么来头?”杨陆顺苦着脸说:“老婆大人。我浑身臭烘烘的,让我洗完澡再坦白从宽行不?”沙沙笑盈盈地说:“妾身侍侯老爷沐浴。”杨陆顺拱手道:“你还是让我赶紧洗了吧。这天色也不早了,明天顾、书记叫我一早就去招待所候命呢。”说着就去了卫生间。沙沙说:“好好。你去洗,我给你准备衣服。赶紧啊,我在床上等你。”杨陆顺匆匆洗了澡,卧室只亮了个粉红小夜灯,原本与大床挨着的小床也被挪到了一边,旺旺睡得很香。

床上沙沙丰腴地身子在粉红下尽显诱惑,杨陆顺却没怎么看在眼里,用干毛巾使劲擦着头发,蹑手蹑脚亲了亲旺旺。又把小毛巾被给孩子盖好。才坐到床边,沙沙就扑了上来,丰满的胸脯紧挤在他背上:“六子,快说。那姓刘的是何方神圣?我就觉得来头不小。你那同学也不是普通女人,莫看我没什么见识,我一向惊人地直觉告诉我,这两口子不能怠慢,这不叫旺旺拜了干妈,还磕了三个头,我看得出你同学是真喜欢咱家旺旺呢!”杨陆顺把毛巾丢在一边,睡在了床上。

沙沙也温柔地把头枕在六子胳膊上。贴得紧紧的,手指在六子略显松驰地肚皮上划来划去。杨陆顺嘿嘿一笑说:“我老婆的眼光自然没错。那姓刘的是咱省委书记的儿子,这次来就是为我平反的。下午顾书记就同意我恢复职务了,当着全部长的面说的哟。”沙沙高兴得捧着六子的脸直亲,说:“真是天开眼了,我们总算又跳出了苦海。你不知道,你被停职这么久,我就没怎么抬头做过人,这下好了,搭上个省里地关系,我看南平谁还敢搞你的名堂。”语气转恨道:“还有那笑面虎,你千万不能放过那老家伙,从新平到南平,他盯着你整,你也要搞得他过不好日子!”杨陆顺嗯了声说:“先别扯太远,眼下就是要把握这次机会。

^^^^我算看透了,这县委办几年,我杨陆顺累死累活没给过好脸色,有点问题就揪住不放,今天可好,顾宪章那笑里硬是透着几分谄媚,只差点没跟我称兄道弟了。想借我的手扯上刘总的关系,哼,我要让他没那么容易如意,我明天一早就打电话告诉马峥嵘,让他们争去。”沙沙说:“六子,你也别太那个,毕竟他还是咱南平地县委书记,马副书记我看也不怎么地道,收礼物不手软,当面说得比啥都好,要不是你老同学,也没见他有啥能耐帮你恢复职务。

六子,你说要是请刘总帮忙调到地区去,到地委行署当个主任副主任的,就用不着再看这些人的脸色了。到时候下来检查工作,他们还要奉承你呢!”杨陆顺摸着下巴思量这点子还不错,扭脸也给沙沙一个KISS,说:“真是为夫的贤内助,我都还没转到这点上来呢,就这么办,找个机会跟刘总袁总好好商量,我看全部长人比较热心,即便去地委组织部做个科长副科长,强过在县里百倍啊。”沙沙也许心情激动,反应很热切,也把嘴巴直往六子脸上凑,闻到扑鼻的幽香,杨陆顺心口一悠,手也就老实不客气地在沙沙身上摸索起来,沙沙在下面也哼哼哈哈着,就要死要活搂在了一起,两人正折腾,旁边的旺旺忽然一翻身,手脚乱舞,就把毛巾被踢到了一边,屋子空调没停,怕孩子感冒,杨陆顺就要起身去帮旺旺盖被子,沙沙正在兴头上,用手按着不让出来,杨陆顺嘿嘿一笑,探手就把沙沙搂住,一使劲就起来了,那话儿也没出来,没想更刺激,沙沙浑身哆嗦,往下直出溜,杨陆顺挪过一步给旺旺盖好被子,就站在那里动了起来,异样的方式给两人带来巨大的快感,酣畅淋漓后,两人搂着静静躺了一会,没来由杨陆顺深深叹了口气,沙沙爱怜地问:“六子,累了?”杨陆顺其实是忽然想了起袁奇志才叹气,就掩饰道:“有点。

一早到现在没合眼呢。”沙沙就伸手在六子额头上抚摩起来,说:“那就睡吧,你是咱家地顶梁柱,可不能累坏了。”听了沙沙地话。杨陆顺心情一阵宁静,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再一醒来天光大亮,拿起床头柜是手表一看快八点了。忙不迭就起床,却见小周笑咪咪地坐在客厅里。就不好意思地说:“哟,你来了啊,到了多久了,怎么不叫醒我?”小周说:“嫂子是要叫你,我知道你累了,反正顾书记叫我八点半接你去招待所,这不还早么。^^^^我也才来一会。”杨陆顺说:“你吃早餐了没?”小周说:“来地时候吃过了,你赶紧洗漱去。

四姐把早餐准备好了。”杨陆顺急忙洗漱完,匆匆吃了点东西,就上了车,问:“你不用去接顾书记?”小周说:“昨天顾书记就没回家。睡在招待所地。六哥,这次你可要扬眉吐气了,昨天陪全部长玩升级,全部长没口子夸你,顾书记也很高兴,说什么要给你加担子呢。”杨陆顺笑道:“他们不就是说说而已,我可不当真。再说我才三十多点的人,怎么加担子?总不成破格提我当县委办主任吧?”小周服气地说:“六哥。只有你心态最好。要换了别人还不找我刨根问底啊,全部长说了什么哟、顾书记又说了什么哟。

有时候我都有错觉。以为你三十岁的人,四、五十岁人地心思。”杨陆顺哈哈笑道:“你小子,我有那么老么?”小周也玩笑道:“有,你是成熟得过分喽。”到了招待所,大门口值班警察撤了,但贵宾楼前的双人岗还在,顾宪章就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喝茶,见了杨陆顺,居然起身迎了两步招呼道:“小杨早啊,吃了没有?”杨陆顺赶紧敬烟道:“还没呢,见小周地车来了,没顾得上吃。”顾宪章说:“我也没吃,全部长还在休息,倒是袁总起得早,听服务员说六点多就起来了。

你、你看是不是去招呼下袁总,你们是同学,关系好,我就不方便去敲门了。要是袁总想吃早餐,就请她下楼一起用吧。”杨陆顺点点头上了三楼,看到为了招待刘建新居然整个贵宾楼都没其他住客,心下颇为不屑,含笑跟门口服务员点点头算是招呼,敲了敲门,听到喊进,才慢慢开门进去,袁奇志早穿戴一齐在客厅沙发看电视。杨陆顺扬起客气的微笑问:“老同学,早啊。”袁奇志心情复杂地看了六子一眼,强笑道:“六子你也早,昨天让你见笑了,快坐快坐。

”杨陆顺说:“怪不得刘总喝醉,是基层干部地毛病,来了贵客不陪好酒显得不热情。当然这陪好基本上就是陪醉,哈哈。肚子饿不,要不下去吃点东西?”袁奇志见六子浑然自若,不由幽怨起来,淡淡地说:“好啊,那就下去吃点东西,叫服务员别走远,注意点刘建新。*”在顾宪章的陪同下,三人一起朝楼旁的餐厅走去,一路上遇见不少人,都隔老远给顾书记打招呼,当然少不得恭敬地叫声杨主任早。而袁奇志更是雍容典雅,除了人人行注目礼,回头率早达到了百分之百。

早餐肯定是招待所刘所长等人精心准备的,各式菜碟就摆满了一桌,顾宪章还直谦虚小地方一点东西不全招待不周云云。袁奇志仅喝了碗白米粥小半个馒头,就优雅地放下了筷子,平常早晨要吃三个馒头两碗稀饭的顾宪章为了风度也是小口吃着,怕是没填饱一半肚子就跟着放了筷子,殷勤地陪着回了客房,宾主坐定,袁奇志估计六子应该跟顾宪章汇报了来意,就说:“顾书记,这次应杨陆顺老同学的邀请到南平县来,主要目的是为我公司出资修路做个前期的考察.....”顾宪章知道刘公子还没起床,为了不吵着贵客,刻意压着嗓子说:“哎呀袁总,你和刘公子难得屈尊降贵到我这小地方来,不管怎么样,先要招待两位好才是,工作上地事情就以后有机会再谈,不着急的。

说来还真对不起。竟然让陋公子多喝了几杯,也是刘公子为人豪爽,还请袁总见谅了。”袁奇志略显得意地瞟了六子一眼,意思是我早说了。你们顾书记没把修路放在心上,杨陆顺自然明白这一瞥地含义,只是微微一笑。袁奇志正好转话题,秀眉微蹙语气不满地说:“说到喝酒。我觉得有必要提醒顾书记,刘建新酒量不大,但年轻好胜,喝不了也要死撑,还请顾书记少让他喝点,醉酒伤身。”顾宪章有些尴尬,连连点头赔笑道:“袁总你放心,我会注意的。我会注意地。

”杨陆顺心里默默叹息着,堂堂一个正处级县委书记,居然被个个体女老板象训小学生一样还要赔笑脸,不是亲眼见着。说出去谁会相信,偏偏是真实的一幕,无非这个女老板有省委刘书记地金字招牌,还真体现了“人民公仆”俯首甘为“孺子牛”,这还只是个领导子弟,要换了领导亲临,真不敢想象会是张什么嘴脸。索然无味的谈话直到刘建新起床才结束,这个刘公子懒散已极。穿了个睡衣就在客厅喊要吃早餐。杨陆顺很不情愿地想起身,没想顾宪章腿脚更快。

赶紧就到门口叫服务员去餐厅取刘公子点的食物。刘建新吃着早餐对顾宪章说:“老顾,我跟杨兄弟有话说,你去看老全起来没,叫他一起来吃点。”顾宪章如何不知道意思,虽尴尬这刘公子没给他面子,却也惦记昨天喝酒刘公子许下地承诺,不管是真话还是酒话,总还有老全作证,就客套了几句,笑着出了门。刘建新几口吃完,说:“杨兄弟,你先坐,我洗洗换身衣服就来。我这是做给你们书记看的,这当官地就吃这套,我要跟他客气,嘿嘿,他说不顶以为我是假冒地。

”杨陆顺潜意识总有点排斥这刘总,说:“你忙,我收拾下茶几。”袁奇志抢前动手,笑道:“这些收收捡捡让我这女人做,你们男人都是干大事地。”杨陆顺就有点感激,其实袁总完全可以叫服务员来收拾,这多少给他留了自尊。刘建新洗漱完毕,脸上的胡茬也刮得很干净,神情去了些张狂多了点真诚,让杨陆顺顺眼了不少。刘建新拿起桌上地中华烟敬给杨陆顺一支,说:“杨、我还是叫你杨哥吧,听奇奇说你是六零年的,比我大两岁,叫声杨哥应该。”杨陆顺可没想到这刘公子一下跟自己就兄弟相称,还想谦虚,刘建新一摆手说:“就冲你跟奇奇是老同学好朋友,叫杨哥也是应该的,何况你还是我爷爷恩人的后人,按照我们两家地关系,我爷爷跟你干爹一辈儿,我,嘿嘿,算起来还矮了一辈袁奇志抿嘴一笑:“六子,我跟着你普调了一级,谢谢啊。

”杨陆顺忙说:“刘总,说这话我就不敢当了,这事一码归一码,我们都是六十年代的,自然是兄弟相称最好了。”刘建新说:“那你也别叫刘总那么别扭,没外人叫我建新、刘小三都可以。不扯远了,说你干爹的事。”杨陆顺就把像章得来的前因后果说了下,考虑到刘家地地位声望,把杨小标给省略了。刘建新高兴地一拍大腿说:“杨哥,情况基本吻合,昨天我给爷爷打电话,我爷爷知道找着了恩人,激动得多吃了回降压药。其实我只要看到刻了字的像章我就知道这事没假。

你们不知道,我听爷爷唠叨得耳朵都出茧子了,像章什么式样、那个刘字是用什么字体刻的。现在终于了解了爷爷一桩心事,我高兴,真高兴!所以我跟爷爷说,要带恩人的后人去北京,爷爷也很高兴地答应了。”杨陆顺一喜:“啊,还要去北京?刘、建新,我看没必要吧?毕竟我只是干儿子,又不是直系亲人,我看就不去了。老人高兴,我们做小辈的也很高袁奇志焦急地说:“六子,去趟北京有什么,是建新爷爷的心愿嘛。而且建新爸爸恰好在北京开会,你.....”她似乎感觉这么露骨效果不好,赶紧闭住了嘴。

刘建新说:“一定要去。我爸爸见不见没什么打紧的,他反正只会绷着脸教训人。我爷爷就不同了,最爱后生小辈去家里,喜欢热闹。杨哥,你应该听奇奇说我我的经历,我早就发誓要报答救爷爷地恩人,现在老人先走了,但我感激你也是一样地,我这个人做人其实很简单,点滴之情都要涌泉相报。奇奇最清楚,当年我流浪街头,那些可怜我施舍过饭菜衣服的大叔大婶们,我都百倍报答,帮他们解决住房、解决子女工作、帮他们找发财地门路。”说着眼睛都红了:“杨哥,你别看我现在风光,要是没爷爷,哪有现在?”杨陆顺看了看袁奇志,见她也满是鼓励的眼神,便说:“我很愿意拜见老人家,可、可也有点害怕。

说心里话,我杨陆顺一农村娃去见中央的老首长,我想想就腿软。”刘建新笑了起来,真诚地说:“我爷爷在家只是个普通老头,不过从伍多年,腰杆要直点,还有,老人是毛主席年代的人,难免有点说教,你放心,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严肃。你问奇奇,我爷爷很喜欢她呢。”杨陆顺讶异地看着袁奇志,顿时袁奇志脸上飞起了红霞,解释道:“我、我是已朋友的身份见的老人,老人并不知道,只晓得我是小三的普通朋友。”刘建新忽然露出温柔的神情,伸手环住身边的人儿叹息道:“杨哥,你跟奇奇是好朋友好同学,看得出你们关系不错,我也说说心里话。

我的确对不起奇奇,当年我在深圳就爱上了她,可惜有情人却成不了眷属,后来被家人逼着跟个陌生女人结婚,可、可我却只爱奇奇一个人。你也知道,在我们中国的国情下,奇奇永远是被人指责的,我不能给她个正式名分,就只能把我的心全部给她。也希望你别看不起你的老同学,她、她的苦衷请你理解。”要换了个人,袁奇志听了这通表白或许会感动,可眼前却是与她有一夕情缘的人,不仅没感动,反而脸上挂不住,算起来她的身子睡过三个男人,在中国人嘴里的评价除了淫荡就是贱妇,羞愤之下,捂着嘴哭着跑进了里间。

刘建新还以为自己的真情使得奇奇流泪,耸耸肩故做潇洒地说:“杨哥,让你见笑了。昨天喝多了休息一天,我也见见你的父母,明天我们就去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