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九十四章

九月一日是个有趣的日子,杨陆顺将去省委党校进修,旺旺则去县二完小报名读一年级,父子俩同时都要报名读书,也算是个令人开心的巧合。108尒说Www.boOk108.CoM更新七点半,小周开着一号车来接杨陆顺,带了简单的行李就去了顾书记家。顾宪章这次要亲自送杨陆顺去地委,因为全文明来电话说地委孙书记要见见杨陆顺,这个机会他不会浪费,不管怎么说,杨陆顺是他手下的干部。顾宪章用电动剃须刀惬意地刮着胡子,笑**地对杨陆顺说:“小杨,去党校的行李都准备好了吧?上省委党校好,住宿条件好、伙食也不错,去年全省县委书记短训我住的还是新宿舍楼,两人一个房间,带卫生间。

只是现在还有段时间热,我看你还是住个附近的宾馆,春江可比南平热得多,二十四个秋老虎咬人哟。至于费用,反正实报实销,我跟老马他们通过气,都同意了的。”杨陆顺说:“谢谢顾书记关心,我会尽量节约费用的。”顾宪章嗳了声说:“节约没错,可也不能太省,该花的一分也不能省。要是想回家看老婆孩子,只管打电话调车。走了走了,不磨蹭了,小周,争取十一点赶到地委,孙书记约我们下午两点见呢。”在车上,顾宪章喋喋不休地给杨陆顺讲地委孙书记地兴趣爱好。

一来带点炫耀,二来也怕杨陆顺见了孙书记怯场,要是应对不妥,未免也丢了南平的面子。不久就到了南平县与西平县交界的轮渡口,事先早就通知渡口了的。所以轮渡专门等在码头。有几个工作人员见一号车来了,马上跑前跑后指挥放行,一号车理所当然地排在了最前面,上了渡船,顾宪章也很亲切地跟前来问候的工作人员打招呼。还略带埋怨地指着后面排成长蛇地大小车辆说:“你们啊。就是爱搞这套。不能等了我一个就耽误其他人地事情嘛。”有个负责人模样的人谄媚地说:“顾书记,您这么操劳,连星期日都不能休息。

不就是在给全县几十万老百姓谋福利么,让他们等等也是应该的。应该的。他们知道县委书记连星期日也不休息在工作,不知道多么感动呢!”顾宪章凝视着河面忽然叹道:“要是能联合西平修座大桥就好了。”马上就有人感慨:“还是顾书记高瞻远瞩,心里想的就是怎么为南平人好!要是有座大桥,南平经济肯定会迅速发展起来。这河严重制约了我们南平地发展哟。”车一上岸就提速飞驰起来,顾宪章说:“小杨,西平县地公路没得说,我们南平才差距不小哟。

”杨陆顺谨慎地说:“顾书记,南平现地地理位置确实不理想,交通太不便利,往南走去省城要过两个渡口,往北走也要过两个渡口,南北界的两条河又都是吃水不够深的小河,水季也只能跑个百几十吨地小船而且还与大江不连通,这都是制约我们南平发展的先天不利因素,导致我们南平成为地区最不受扶持地县,要一次解决除非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达到世界一流才行啊。”顾宪章摇着头说:“小杨,你想得太远喽,如果我在任期能把县里的公路修好,就已经功德无量了。

春江省的经济在全国来说都是比较落后的,省里的领导哪会有心思在我们这个不起眼的贫困县上呢?还得自己想办法哟。”杨陆顺见顾书记把话题老往修路上扯,就有心回避,毕竟他进修结束后也不一定会回南平,还是少惹麻烦为妙,小周似乎也察觉到杨陆顺的尴尬,故意把车开进一个小坑颠了下,说:“顾书记,您看西平县的路,才修好一年多就坑坑洼洼的了,看来西平也是打肿脸充胖子,没钱装什么装,蓄意讨好地区领导!”果然顾宪章幸灾乐祸地笑道:“小周你还真说对了,西平的老何老胡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哟,为了修路他们截留隐瞒税款,听说省里下来的调查组,要是这些路全是不合格的,我看他们一二把手有得难受!我早说过,西平情况跟我们南平差不多,哪还那么多钱搞基础建设,嘿嘿”小周笑着说:“顾书记,还是您目光如炬,一眼就看穿了他们的鬼把戏。

顾书记,听说要改地区为市,咱们县是不是也争取个县级市呢?”顾宪章呵呵笑道:“哟呵,你这个司级干部消息蛮灵通的嘛,改市这项工作现在是地委行署的头等大事,听说孙书记王专员上任之初就开始着手在搞了。县级市嘛我当然想争取,毕竟级别高了半格,不过我有自知之明,好大的脚穿好大的鞋,不好高鹜远。”小周神秘地说:“顾书记,我听说西平想争取县级市呢。”顾宪章就笑得更开心了:“争取进步值得肯定,值得肯定啊!呵呵。”杨陆顺知道顾书记为什么笑得开心,因为县升级为县级市批报手续实在太过繁杂,各项软硬指标都有规定,不是县委书记县长拍脑袋就办得成的,象西平县费钱费力去申请县级市只是给其他竞争者当陪衬而已,对于顾书记这点自知之明,杨陆顺比较欣赏,与其去追求虚无飘渺的东西,该不如实实在在为县里办点实事。

说话间一号车已经临近西平的风陵渡口,过了风陵渡口离南风就只有四十公里路程,可惜渡口外面的车已经排成了长龙,真要按顺序排队上轮渡,少说也得一、两小时,顾宪章抬手看了看手表,烦躁地说:“小周,你去看看渡口谁值班,叫他们派人引我们到前面去。”其实不用说小周也知道该怎么做。立即把车慢慢开上放车道,杨陆顺马上就看到一些货车司机不满地表情,轮渡分了小车客车道和货车道,只要是车流量大,铁定货车排在最后才上轮渡的。有时候要等到几个小时才能过去。

货车司机自然对小车特别是享有特权的机关部门领导小车意见大了。轮渡口身穿白色交管部门制服的人自然认识南平县的一号车,这些关系早就协调好了地,所以那些人虽然并不个个认识顾宪章,但也绝对不会为难,都是微笑着挥手打招呼。到了闸口。轮渡收费验票人员也都马上拉开栏杆放行。所以一号车顺利地开到了码头前沿,不过那里早就有好几辆小车,不用说都是来了渡船第一批上地特权车关系车。车一停稳。小周回头说:“顾书记,我看见西平二号车在前面。

还有西平人大的车。”顾宪章说:“那我下去打个招呼,正好活动下腿脚,小杨,一起去认识认识西平的胡县长他们。”杨陆顺跟着顾宪章一起,迎着清凉的江风,堆着笑脸走向同样在车外活动腿脚的西平政府官员们,顾宪章老远挥着手:“老胡、胡达平!”“哎哟,是老顾啊!去省里还是地区啊?”老胡远远就伸出了手,两人会师般握住手使劲摇着。顾宪章又握住老胡旁边一人地手说:“朱主任,你好你好!”转身指着杨陆顺说:“给你们两位介绍认识个后生子,杨陆顺,我县委办地副主任。

”杨陆顺笑着与胡朱二人握手招呼,掏出烟四下发着,胡达平哦哟一声说:“杨陆顺,我早就如雷灌耳了,人才啊,老顾,这可是你地得力臂膀啊!”顾宪章呵呵一乐说:“老胡,你怕还不知道,杨陆顺这次是去省委党校参加青干班进修哟。”老胡一楞追问:“老顾,是不是培训梯队干部的青干班啊?不是只有地区机关的人才有资格吗?”顾宪章得意地说:“不瞒你说,小杨是省里破格招收地,这不我亲自送他去地委办手续呢。”老胡似笑非笑地说:“老顾,你手真长,都伸到省里去了啊。

”顾宪章呵呵笑道:“我手长什么,是小杨自己有本事,不然我手再长也不起作用啊。”老胡就拍着杨陆顺地肩膀说:“后生子前途无量啊,老顾还真器重你呢。”杨陆顺只能谦虚地说:“哪里哪里,都是顾书记栽培我。”顾宪章哈哈笑道:“什么我栽培你,是组织培养你,这份功劳我不敢当哟。”等轮渡来了,老胡在车里嘀咕:“这个顾宪章,还有点能耐啊,居然就有路子搞人进青干班。”司机接茬说:“那杨陆顺以后要上去了,怕是不得忘记他顾书记的恩德呢。

”老胡唉了声说:“那也是他顾宪章地本事,原来只晓得他在地区吃香,没想到省里也通了路子,嘿嘿,这下差距就大喽。早几年一起提的县委副书记,如今我还是县长,他就做了几年的县委书记了。以后”说着直摇头,小司机怜悯地看了看县长大人,心里也跟着叹气。顾宪章在同仁面前涨足了脸面,虽然他否认是自己的路子把杨陆顺搞进青干班的,可再场的西平人只会认为是他老顾谦虚,暗中羡慕他有背景,无形中增加了威望,这正是他要达到的效果。本来他是坐在前面副驾驶位置,心情一好就跟杨陆顺一起坐在后排,天上地下的聊得热乎起来。

四十公里很快就跑完,小车径直驶进地委,停在组织部楼下,顾宪章一看手表,笑道:“十一点都不到,提前到达,小周的技术越来越好了啊。”两人上了二楼找到全文明的办公室,老全见了他们俩,笑呵呵地说:“蛮早嘛,快坐下休息休息。”顾宪章说:“全部长,我亲自把杨陆顺同志送来了,中午看到哪里吃饭,选你全部长熟悉的地方去吃。”全文明说:“一方诸侯请客,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就去五里香吃饭,老顾,那地方你应该不陌生吧。”顾宪章当然不陌生,是地委组织部长秦子年小儿媳承包的宾馆,说:“知道知道。

五里香地桂鱼火锅香飘五里,哈哈!”杨陆顺好容易才有机会说话,忙致谢道:“全部长,星期日都麻烦您不得休息,等会吃饭。我多敬你一杯酒!”全文明说:“我哪里有什么星期六星期日哟。从来没休息过,这会孙书记章书记王专员等领导同样没休息,还在开会呢。呆会吃饭,小杨喝点啤酒算了,免得下午孙书记见你闻到酒气不好。我跟老顾就没顾忌。随便喝。老顾。上去在南平陪刘少,我们都没喝好,今天一醉方休啊!”杨陆顺有点紧张:“全部长。下午我见了孙书记,不知道”全文明笑着说:“小杨。

孙书记只是简单与你会个面,少不得要说几句鼓励你的话,应该时间不长,也不会问太多问题,没什么好紧张的,我也没什么消息可以透露,你连中央首长都见过,在孙书记面前已经不会紧张了的,好了,我们先填肚子去。”吃过中午饭略事休息,杨陆顺全文明顾宪章三人就在办公室等候电话,在组织部长县委书记面前,杨陆顺确实没什么说话的机会,当然他地心思也没在全顾无聊地话题上,毕竟与地委书记行署专员见面是个基层干部难得的机会,他只想如何能给领导留下最好的印象。

好容易等到两点二十电话才响,全文明拿起话筒嗯了几声说:“我马上带杨陆顺来。”放下话筒说:“小杨我们走,老顾委屈你在这里等等。”杨陆顺跟着全文明步行进了地委办公楼三楼的小会议室,里面没有会议桌,只有三圈垫着竹席的沙发,坐北朝南地是孙书记,王专员和章副书记分左右坐在两边。全文明说:“孙书记,杨陆顺同志来了。杨陆顺同志,这位是地委孙书记、这位是行署王专员、这位是地委章副书记。”杨陆顺赶忙一一问好。孙书记等三人都打量了杨陆顺几眼,孙书记微笑着指了指对面地沙发说:“文明、小杨,你们坐。

”杨陆顺乘机扫了南风一二三把手几眼,五十有二地孙书记算个干瘪老头,浅米色西式小翻领短袖显得空荡荡的;四十七岁的王专员是个身体单薄地中年人,国字脸亲切中透着威严;五十七岁的章副书记是个北方人,黑黑地胖脸上没什么表情,有点严肃过分的样子。杨陆顺心里紧张中带着莫名的兴奋,暗暗感激黄晓波,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竟然使得接见规格如此之高。有工作人员端上两杯茶又很快退了出去,孙书记转头看了看身边的王专员章副书记,说:“这个小杨同志我们都是闻名不见其人呀,才三十一、二岁就在省地两级报刊杂志发表了不少有影响的文章,很不错嘛。

”章副书记说:“是啊,我对小杨的文章很满意,论理强观点新,而且对党和组织很忠诚。年轻人有这番修养水平,确实不错。”杨陆顺听着领导对他的褒奖,拘束得脸都红了,冷气虽很足,可背心早就津津冒出了汗。王弘智虽面带微笑,但他对杨陆顺的看法与表面截然相反,他知道杨陆顺曾经因为以权谋私被群众拦车告状而停职了的,仅仅凭借几篇文章获得上级领导的青睐,就破格进省委党校梯队干部培训班很不以为然,他也找了杨陆顺的文章看过,确实理论水平很高,文章中表现的立场也很坚定,甚至在政治嗅觉上也远远要超过一般的干部,大道理讲得冠冕堂皇而不能按照党章纪律严格要求自己的人就是属于政治投机,而不是真正的**人,偏生杨陆顺这套还引起了省里领导的瞩目成功地达到了哗众取宠的目的,更使他心生反感,既然孙章两位书记都讲话了,他也开口说:“杨陆顺同志,这次你有机会进党校学习,一定要加强个人修养,要遵照党章纪律严格要求自己,组织上花大气力培养一个干部,其最终是为人民群众培养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你要记住,心里始终要把人民群众的利益摆在首位!”为了配合语气,他用手在胸前拍了拍!杨陆顺却发现王专员微笑地表情与凌厉的眼神并不吻合。

似乎要穿透他的心,心里咯噔一下,这太符合笑面虎的特征了,不过王专员没带眼镜的眼睛表现得更直接更具威慑,不由自住站起来说:“是。我会牢记王专员地话。努力加强学习,争取成为一名政治合格思想过硬地中国**员!”章副书记忽然笑了起来,抬手压了压说:“小杨同志,坐下说话,别太紧张。本来今天不想用三堂会审的架势吓唬你。我和王专员是恰逢其事。都想见见你这个笔锋犀利的小鬼。从你的文章我看得出你是个农民的孩子,你能在放开思想地同时还能保持农民朴素地本质,朴素这东西不是穿得朴素就可以地。

而是从内心朴素,对这点。我很喜欢啊。”杨陆顺抿了下发干的嘴唇,说:“章副书记,我的父母是农民,我也是在农村长大地孩子,我在长江大学读了三年书,毕业后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回了家乡工作,因为我永远是农民的孩子,我想用我所学地知识,造福乡里。”孙书记微微点了点头,问:“杨陆顺同志,进修结束后,你是想进地区工作还是依旧回南平县呢?”杨陆顺坚定地说:“孙书记,我服从组织的安排,如果我可以选择的话,我想回南平甚至更艰苦的农村工作。

”三位领导相互用眼神交流了下,孙书记说:“杨陆顺同志,这次你是全省唯一从基层县抽调的干部参加进修,而且迟了两月的课程,我希望你到校后加紧时间学习,也祝你早日学成回乡!”杨陆顺跟着全文明走出了地委楼,才长吁一口气,全文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杨,表现不错,我看得出孙书记王专员都很满意,到底是见过中央老首长,能沉得住气,要换了其他年轻人,能说一句流畅话就算很稳重了!”首发**.cmfucom,章节更多,欢迎来起点**春江省委党校坐落在春江市南区风景秀丽的马兰山下,创办于建国伊始,几经扩建,如今校园占地三百余亩,可同时容纳两千余名学员学习,作为省委的重要部门和省政府直属事业单位,是春江省委、省政府直接领导下培训轮训全省党政领导干部、理论骨干的学校,是学习、宣传、研究**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重要阵地。

在党校门前,杨陆顺特意在门口下车,心潮澎湃地步行进入,缓缓浏览着这处神圣领域的点点滴滴,神情肃穆。小周开着车慢慢跟着,他不十分理解杨陆顺为什么执意步行,也许这就是领导与群众之间的差别吧。杨陆顺来到教务处,见办公室只有个年轻人在电扇下看报纸,便问:“同志,我叫杨陆顺,是南风地区来报到的学员。”那年轻人本一直低头看报纸,听说是杨陆顺,顿时放下报纸说:“看看你的介绍信。”杨陆顺把手提包打开取出介绍信,那年轻人仔细看了看,笑着说:“杨陆顺就是你啊,你跟我来,我们伍处长等你一下午了。

”杨陆顺跟着年轻人进了处长办公室,对里面看电视的中年人说:“伍处长,杨陆顺来了,这是我们伍处长。”说着就热情地泡茶。那伍处长看过介绍信,马上站起来热情地握手:“哎呀杨陆顺,可把你等来了。我昨天接了黄处的电话知道你今天来下午来报到,吃了饭就等在办公室里的。请坐请坐。”杨陆顺说:“太麻烦伍处长了,害你星期日也休息不好。”伍处长说:“别这么说,你是黄处的朋友,也就是我伍军的朋友,先休息一下,我把空调温度调低点,春江什么都好,就是热得难受。

咦,就你一个人?司机呢?”杨陆顺说:“在外面等着的,我的行李还在车上呢。”伍处长一拍头哎呀了声说:“看我,见你来了高兴得过了头,我先带你熟悉下环境,然后去宿舍那行李放了。然后找个清净地地方说说话,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走走。”伍处长在车里指路:“往这条路走,看到前面那幢新楼没,你们青干班就在那里上课。只有你们一个班。那楼是新建的厅干楼,因为还没开班,暂时给你们用。司机,车顺路往南走,杨陆顺。那是图书馆、室内体育馆。

前面拐左。看到前面的楼没?那就是学员宿舍。只是条件不够好,没空调,很多学员都住外面的宾馆。你要住外面宾馆的话,我介绍你个地方。又便宜又舒服,离党校又近。不过还是先拿到宿舍钥匙再说。因为学员住得不多,你可以要求一个人住间宿舍,不过按规定就得交两个人地住宿费,嘿嘿,这也是学校规定。反正你也有报销,干脆就一个人住,方便。你明天下午到我办公室来,我替你办好全部手续,省得你跑这跑那地。”面对如此热情的伍处长,杨陆顺只有说谢谢,找到宿舍管理员拿了钥匙,小周帮忙把行李拿上楼,房间确实还可以,有台十四寸彩电,床上用品都很齐全,卫生间也打扫得很清洁。

小周简单地把行李清理好,看看手表快五点了,就歉意地说:“杨哥,我得回南风了,顾书记晚上还要用车。”三人再次上车,伍处长说:“杨陆顺,正好我们一起去个清净地方吃饭,两个人未免冷清了,你看是不是打电话叫黄处也出来一起吃呢?”杨陆顺知道他嘴里的黄处肯定是黄晓波,也觉得应该请黄处吃饭表示下感谢,就说:“伍处长,那我们去你办公室打电话联系联系,也不知道黄处有没得空呢。”伍处长说:“黄处说你是他好朋友,你请他吃饭他还会不来?”到了教务处,杨陆顺让小周先走,拿出黄晓波的名片就拨电话,可惜被告之黄晓波无法联络上,好象是有外事活动。

那伍处长眼巴巴的见联系不到黄晓波,甚为失望,杨陆顺清楚这人之所以对自己客气无非是想接近黄晓波,也不见怪,说:“伍处长,既然联络不上黄处,我看我们以后有空再一起吃饭喝酒吧,我今天一早从县里赶到春江,也累了,想随便吃点,早些休息。”伍处长虽然巴不得,故意为难地说:“那怎么好,我答应黄处一定招待好你地嘛。既然你坚持,那我也不强拉你去了,明天下午三点你再来找我,记得带上费用!”杨陆顺回了宿舍,房间通风后空气新鲜了不少,但依旧闷热得很,到卫生间洗了个澡,觉得肚子很饿,中午因为心情紧张也没吃多少东西,学校食堂星期日不供应饭菜,还得到外面去吃。

杨陆顺溜溜达达到了学校门外,陌生地环境让他有丝怅然,看着路上车来车往,路人行色匆匆,立即被巨大的寂寞包围,只想跟熟人一起聊天吃饭来解孤独,找了个电话亭,拿出电话本就找朋友,莫见评家没人、小麻雀家没人、周为家没人,气得杨陆顺只想摔电话机,忽然看到叶小菁的名字,心里热了下,不过旋即摇了摇头,小姑娘哪里还会在宿舍那,怕早跟朋友们出去玩了,可他又不死心,拨了过去,没想到小丫头居然在宿舍:“菁菁,我是杨陆顺杨叔叔!”“杨叔叔?你、你怎么会想起给我电话?你莫非在春江?”杨陆顺呵呵笑道:“你这丫头真聪明,我确实在春江,才到不久呢。

你爸爸叫我有空去看看你,免得你不记得南平是家了。”隔不了两天就打电话回家地,你现在在哪里?吃饭了没,我请你吃饭,帮你接风洗尘!”杨陆顺笑着说:“哟,到底是有工作的人了,不过我到底也是长辈,还是我请你吃饭吧,我现在在省委党校门口,我就坐出租车到歌舞团找你?”党校在马兰山,正好我们到山上吃泉水鸡,看夜景,你等我啊,半小时在党校门口见!”杨陆顺听到电话里嘟嘟地盲音,摇摇头失笑道:“这丫头,越大越不文静了,这么性急!”想到菁菁调皮可爱地笑容,没来由一阵心情舒畅。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cmfucom,阅读!**108尒説WWW。Book1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