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九十五章

眼见得日暮西山,天渐渐昏暗起来,杨陆顺不知道多少次焦急地看手表,两个半小时都过了,仍不见菁菁前来,肚子早饿得咕咕直叫,可又不敢走开,万一小丫头来了不见人怎么办?杨陆顺不禁埋怨:“到底是小妹子,没点时间观念!”正在杨陆顺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时,一辆出租车吱地停在了身边,吓了他一大跳,只见菁菁撅着小嘴红着眼睛下了车,一只脚掂着,手里提着只鞋跟松脱的水晶高根凉鞋。零点看书/杨陆顺忙扶住菁菁着急地问:“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啊菁菁,你的脚怎么了?”菁菁扁了扁嘴伏在他肩头呜呜地哭了起来,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杨陆顺更慌了:“菁菁,究竟怎么了,你告诉杨叔叔,你别只哭呀,你有什么委屈告诉杨叔叔,叔叔替你想办法。”见老站在校门口影响不好,扶着菁菁慢慢挪到一边的店铺旁,借了个竹椅让菁菁坐下,昏暗中也看不清楚光着的脚丫子是不是受了伤。还一会菁菁才停止了哭,从小皮包里拿出手绢擦干眼睛,杨陆顺蹲下身柔声问:“菁菁,到底怎么了?告诉叔叔,叔叔帮你呀。”菁菁睁大眼睛仔细瞅了瞅杨陆顺说:“我本来没什么,哪知道你这么关心我,我忽然就只想伏在你身上好好哭一场,哪有什么事啊。

”一脸的无辜简直令杨陆顺哭笑不得,站起来哀叹道:“菁菁,你吓死叔叔了,我、我还以为你被人欺负了呢,那你的脚怎么了,穿那么高的跟儿,肯定葳了脚脖子吧?”菁菁伸手揉了揉,委屈的说:“我接了你的电话,就赶紧出来坐车喽。没想才上幸福北路就遇上了大堵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疏通。我怕你等急了,就走路想到南路再搭车嘛,走得急了就把鞋跟走松脱了的嘛。我、我差不多走了五、六里路才搭上车的。”杨陆顺笑着摸了菁菁的头一下说:“你这个小丫头不知道小心点走路呀,平时见你文文静静的,没想走个路还葳脚,你先坐着歇会,我到前面点帮你把鞋跟弄弄,渴了吧。

请你喝可乐。”菁菁咬着吸管,偷偷冲着杨陆顺地背影做了个鬼脸。杨陆顺拧着鞋找到个正在收摊的修鞋老头,老头挺热心,借着街边路灯看了看鞋。说:“小伙子,你女朋友这鞋算没得修了,这是冷压上去地。我暂时先用钉子固固,将就着去商店买新的吧。”说着拿出钉子啪啪地敲着,摇着头说:“现在的小年轻都爱穿这么高的跟儿,这做鞋的工厂也黑心,你说这么细的跟儿能撑得住个大活人么,没把脚给扭坏算运气喽。”杨陆顺见这么漂亮的鞋就没用了,觉得很可惜,拿回去放在菁菁脚下说:“修鞋师傅说这鞋修不好,得重新买双。

”菁菁顿时心痛地摇头顿脚:“哎呀,这鞋花了我一百多块呀。\\才穿两次。我好倒霉呀!”杨陆顺惊讶地说:“菁菁,这、这几块亮皮凑成的凉鞋要一百多块?你可真会花钱啊你。你一月才多少工资,告诉你妈骂你!”菁菁白了杨陆顺一眼。撅着嘴说:“你懂什么,这是春江夏季最流行地水晶凉鞋,我同事说我腿长健美,穿着好看,知道不。”杨陆顺这才留心菁菁的打扮,长头发随意地挽在脑后,嫩绿色的无袖衫使得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如同象牙般洁白,白色地短裙确实把修长的大腿烘托得更加健美诱人,短裙!杨陆顺从欣赏中惊醒过来,责备地说:“菁菁,不是叔叔老古板,你、你这裙实在也太、太短了吧。

”菁菁咯咯笑着,站起来轻轻一来裙摆:“看仔细了,这是酷似裙子的短裤,看到没,有裤脚地哟。这也是今年春江流行的裙裤。”杨陆顺这才看清楚,老脸一红,摸着后脑勺嘿嘿笑了笑,马上又故做严肃地说:“这还差不多,我来前你爸妈委托我这叔叔要好好管教你的,要是不听话,打骂都行!你的脚没事吧,要不要找医生看看?”菁菁嘻嘻一笑说:“没事,只是还有点点痛,那我挽着你走啊,先去找个商店买鞋,然后上马兰山吃泉水鸡!”菁菁熟门熟路地领着杨陆顺进了家“正宗泉水鸡”饭店,两人找了张小桌坐下,杨陆顺左看右看,悄声问:“菁菁,你把这里的泉水鸡夸上了天,怎么生意并不很好呢?你看都没多少人在吃。

”菁菁说:“这泉水鸡的老板是重庆人,他的菜才是原汁原味的四川风味,老板也倔,不肯为了招揽生意迎合本地人的口味,倒把正宗泉水鸡的名气传了出去,听说到春江来地四川人都慕名前来捧场呢,我恰好喜欢吃麻辣,希望你也喜欢。”见服务员来了,快口报菜道:“泉水鸡、回锅肉、泡菜一碟,青菜你们随便上。哦,冰镇啤酒两瓶!”杨陆顺微笑着说:“小丫头,看来你是常来吃呀。”菁菁说:“也不经常来,读书地时候跟同学来过几次,其实我想天天来吃,可又不敢,你晓得为什么不?”杨陆顺大笑道:“我知道,肯定是经济不允许咯!跑这么远,打的就是一大负担!”菁菁摇头叹息道:“我们读书时都是骑自行车来地,到马兰山看风景再吃泉水鸡。

再说又不贵,好几个人凑份子有什么吃不起。”杨陆顺就绞尽脑汁地猜,菁菁就只是摇头。一会服务员把啤酒泡菜端了上桌,酸酸脆脆的泡菜确实很开胃,杨陆顺惬意地呷着啤酒还没来得及感慨,服务员就端上一盆辣椒鸡肉参半地泉水鸡,香喷喷地气味夹杂着呛人的辣味,杨陆顺疑惑地问:“菁菁,这鸡新鲜不哟,这么快就好了?”菁菁哈地一笑说:“不知道吧,泉水鸡讲究的是活鸡快杀、急火猛烧,前后也就十分钟时间,蛮符合重庆人的火暴性格哟。零点看书/\///\\快吃快吃!”杨陆顺虽吃得惯辣椒,可大夏天吃这么辣还是头回。

辣得满头汗再用冰啤酒一镇,确实爽快,可花椒的麻就有点难受,开始不觉得,慢后麻麻的感觉一直蔓延到整个唇部,张嘴似乎都费力,不由蠕着嘴皮做活动,菁菁见状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杨陆顺又麻又热,脸皮发烫,痒痒地好象有什么东西要冒出皮肤,恍然大捂道:“我知道了。你不敢来吃就是怕长痘痘!”菁菁拍手大笑道:“哈哈,你终于知道了,你是不是也觉得有痘痘即将破肤而出啊?”忽然可怜兮兮地用手撩起前额头发直往杨陆顺眼前凑:“你看。

我这里估计已经冒出来了,要是我连吃三天,你就不得叫我菁菁,改叫我满天星了。”杨陆顺看着眼前这张活泼艳丽的脸儿,心口一悠,忙仰后脸说:“坐好吃饭,看不出平常文静的菁菁也会玩成疯丫头啊。”菁菁缩回脸说:“在别人面前我要扮淑女嘛,我们这么熟就不要装好不好,来,为了显出真我。干杯!”杨陆顺拗不过她。只得陪着干掉杯中地啤酒,这点啤酒对他来说就同饮料一样。只是怕菁菁女孩子喝多了伤身体,宣布不再开啤酒专心吃饭。菁菁撅着嘴瞪着埋头吃饭的杨陆顺,恨不得咬他几口才解气。

吃完饭稍事休息,菁菁说:“走,我们去栖风亭看夜景去。还是毕业前和同学来了地,哇,那里景色好漂亮的。”杨陆顺想不起马兰山还有什么栖风亭,也许当年只顾专心读书忽略了这些吧。两人顺着路往前走,满天星斗点缀得夜空分外迷人,前后三三两两也有往山上去的,情侣居多,娓娓私语旁若无人,忽然从世俗的纷争来到这里,杨陆顺就有种空灵,张目四下搜寻着从前失去的东西,浑然忘却身边的一菁菁看不清杨陆顺的脸,只觉得身边的男人无比地安全,虽然他没有说话,也听不到他的呼吸是否平和还是急促,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迫切地想了解却又无从开始,只能慢慢靠拢,没有惊慌没有羞涩,她就这么自然地挽住了他的臂膀,好象应该就是如此一样。

杨陆顺察觉有只手缠绕住自己,略一挣却被抓得更紧,才发现身边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也许跟自己一样,远离亲人地菁菁同样孤独寂寞吧,心里就泛起一股慈爱,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拍着那只发烫的小手,缓缓地说:“小菁,想爸爸妈妈了吧?叔叔也在想家”菁菁的心就象被什么猛地抓紧,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忽然娇笑道:“杨叔叔,前面拐个弯就到了,我们快走啊!”说完拉着杨陆顺就跑。\\/\杨陆顺笑着说:“小丫头慢点,担心路黑摔交。”两人一口气跑到栖风亭下。

这里是突出山坡地一大块平地,栖风亭是座两层的八角凉亭,没有电灯照明,却被前来玩耍的年轻人用彩色蜡烛点缀着,在席席山风的吹拂下,忽明忽暗的烛光象跳动的精灵,更象年轻人热情地心。菁菁拉着杨陆顺走到坡边的围栏前,双手扶着栏杆,望着山下对面闪烁的万家灯火说:“只有到了这里,我才会觉得安宁,望着点点灯火,就象妈妈期盼的眼睛”她抬手松开发夹,任由晚风轻拂那如丝的长发。栖风亭地那群年轻人忽然停住了说笑,在吉他伴奏下有个女孩子唱起了一首台湾校园歌曲“池塘边地榕树下,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草丛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地粉笔,还在拼命叽叽喳喳写个不停,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一颗晶莹地泪珠悄悄地滑落,菁菁也没察觉。“阳光下蜻蜓飞过来,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水彩蜡笔和万花筒,画不出天边那一条彩虹。什么时候才能像高年级的同学,有张成熟与长大的脸,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长大的童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盼望长大的童年!”随着音符缓缓消散。菁菁转过身鼓起掌来,那群年轻人也跟着热烈地鼓掌叫好,在欢声笑语中,杨陆顺微笑着说:“童年真好,长大了,也真好!”菁菁笑着拉起杨陆顺的手说:“我们下山唱歌去,我有好多歌要唱!”杨陆顺茫然地跟着菁菁下山,问:“菁菁。

你上哪里去唱歌啊?”菁菁笑着说:“就是唱卡拉OK啊。哈,我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不懂,是香港台湾传到大陆的一种娱乐方式,让我们也体会下当歌手的乐趣。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到了歌厅你就知道了,很简单很容易,拿着话筒唱就行了。”杨陆顺在出租车依旧问这问那。不久就来到一条满是歌声地娱乐街道,不过那些歌声实在令人恐怖,沙哑的尖亢地五音不齐的纠杂在一起,杨陆顺毛骨悚然,连连后退说:“这地方我一会也呆不下去,要我在大庭广众下这么嚎叫,杀了我也不敢。

”菁菁说:“那你听我唱不就得了!”杨陆顺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我耳朵已经在嗡嗡直响了,我一刻也受不了这些噪音,再说你看这地方人鱼混杂。不安全。我命令你马上离开。”菁菁眼珠一转,咬牙跺脚说:“好。那我们去个安静的高档歌厅,关在房间里唱!”杨陆顺在出租车里说:“菁菁。你知道你一晚上光是搭车就已经花了六、七十块了!”那的士司机转头戏谑地说:“先生,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就是花再多我也乐意啊,可惜我没你这么好福气!”菁菁娇羞地说:“开车吧你,去金海!”“好嘞,您坐稳喽!”那司机从后视镜里望了杨陆顺一眼,幸灾乐祸地想:你小子要大出血咯,坐车都舍不得,去了金海宰死你!车停在一幢霓虹灯闪得让人睁不开眼的建筑旁,“金海卡拉OK”六个大字变幻着各种颜色。

\\\杨陆顺随着菁菁进了歌厅,出呼意料的是大厅里飘扬着优雅的钢琴曲,人们衣冠楚楚地坐在小圆桌前喝咖啡,这环境很适合杨陆顺地口味,两人坐下,服务生穿着红马甲扎着领结彬彬有礼地走过来,菁菁矜持起来,问:“还有包厢吗?要小型的。”服务员说:“对不起小姐,小包厢已经排到了凌晨四点,估计今晚没有了,中包厢最快在十一点会有间,两位是不是订个中包厢呢?”菁菁暗暗咬牙,脸上略显不快说:“那好,就订中包厢,先来两杯雀巢咖啡。

”杨陆顺见服务员走了,看看手表悄声说:“菁菁,到十一点还要两小时呢,就这么坐着等?”菁菁微笑着说:“我们今天运气还算好,只等两小时就有包厢出来,反正也没事,我们就聊天吧。”杨陆顺看看周围环境,笑着说:“菁菁,你还蛮会享受的嘛,当年我在春江读三年书,几乎难得出校门一次,你倒把春江走了个溜熟。”服务员端来咖啡,杨陆顺叫住服务员说:“再来点零食什么的,你在这工作,应该清楚小女孩子们喜欢吃什么吧?”那服务员一鞠躬就走了,菁菁欲哭无泪:“好六子,你、你知道这里东西多贵不?”杨陆顺一瞪眼:“小鬼,没大没小叫我六子?看我回家不叫你妈妈骂你!”菁菁小舌头一吐,说:“莫说我没提醒你啊,你点地东西我照吃,你付帐。

”杨陆顺下意识地摸摸屁股后面的钱包,笑着说:“叔叔带侄女出来玩,当然我出钱了,我包里带着两千多呢。”菁菁吃吃笑道:“那是你进修的学费生活费吧,不过你反正是领导,这点小钱也不在话下。但唱歌地钱我出,算我给你接风,好吧。”杨陆顺学着用小银调羹搅拌着咖啡,说:“菁菁,你在歌舞团情况怎么样?工资够你消费不呢?”菁菁唉了声说:“有什么好说的,固定工资大概三百左右,不过有演出的话就有加班费演出费,遇上电视台搞晚会什么的,串串场收入也还可以。

我呢因为才进团,是后辈,要跟师傅学,所以好事暂时轮不上。”其实菁菁在团里有团长照应,各方面待遇都比一般人强,只是不方便说,也实在不愿意提。正好服务生端来了四个碟子,放在小圆桌子上不满不溢。菁菁知道服务生花了心思冲人甜甜一笑,要换了只会替老板赚钱的伙计。不再加几碟才怪呢。菁菁笑着说:“这碟牛肉干十五块、这碟白果十块、这碟葡萄干八块、这碟话梅八块,咖啡二十五块一杯。\\/\外加百分之十服务费。”杨陆顺瞪大了眼睛:“菁菁,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常来么?”菁菁没想到杨陆顺会这么盘问,楞了下说:“你看树在中间的价格表了吗,我照上面说的。

”杨陆顺凑近一看确实如此,嘀咕道:“菁菁,你视力核子真好,这么小的字你能看清楚。饶是我有心理准备。也被这昂贵的消费吓了一跳,菁菁,那包个房间唱歌没两三百块怕不行哟,难得你有孝心替叔叔接风。还是我出钱吧,我多少有点应酬费可以报销。”菁菁嗔怪道:“杨陆顺,你就不能把我当朋友看待啊。说得你好象多老似的,南平俗话,人不同姓一样大。以后只要不在南平,我就叫你杨陆顺,你也别称大!”杨陆顺懒得跟她罗嗦,说:“随便你,小丫头,这次我来,你爸爸叫我请周为吃饭,算是再次感谢他帮忙。

我看下周星期五晚上吧。你也来啊。”菁菁说:“还请什么吃饭,我早谢过了。周大处长也忙,就别再给人添麻烦了。他天天山珍海味地,不缺你请。”忽然菁菁皱紧了眉头,眼睛直盯着前方,脸上流露出厌恶之情。杨陆顺转头一看,见有个风姿卓卓地女人也在朝这边打量,菁菁低喝道:“杨陆顺,你看什么看,转过来坐好。完了完了,这女人是不是认识你,朝我们走来了。”杨陆顺好奇地转身一看,居然是柳江!柳江打扮得很是富贵,比在随圆宾馆穿职业套裙要漂亮多了,而且眉目中更添了妩媚风韵,娇声说:“我总看背影熟悉,原来是你呀,杨主任!”杨陆顺赶紧站起来握手说:“柳经理你好,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菁菁则警惕地走到了杨陆顺身边。柳江打量着菁菁,问:“杨主任,你身边这位青春美丽的小妹妹是谁呀?不给我介绍下么。”杨陆顺说:“柳经理,她叫叶小菁,是我.....”菁菁马上挽住杨陆顺地胳膊说:“我是他女朋友!”杨陆顺大为尴尬,居然不知道如何解释。柳江深深地看了杨陆顺一眼,说:“杨主任,你女朋友叶小姐好漂亮,真是我见犹怜,你真好福气呢,叶小姐,我叫柳江,托大叫你妹妹咯。怎么,就站着说话,不请我坐下?”杨陆顺心想她柳江不一定清楚我的底细,怕是越解释越说不清,这小丫头怎么会事,就爱瞎捣蛋,勉强笑道:“哎呀失礼了,柳经理请坐,喝点什么?”柳江老实不客气地坐下,菁菁则“名正言顺”地陪在杨陆顺身边,想做小鸟依人状却被暗暗推开。

柳江看在眼里笑在心里,说:“杨主任,你这次来春江一定是到省委党校进修地吧,我先恭喜杨主任咯。”杨陆顺说:“是啊,今天才来报到,柳经理在这里跟朋友娱乐?”柳江秀眉微颦一脸无奈地说:“你也知道我的工作,在陪领导唱歌呢,星期日都没个自由。你们是不是也来唱歌呀?”首发www.cmFucom,章节更多,欢迎来起点杨陆顺说:“是呀,菁菁想唱歌我就陪她来了,可惜还要等包厢。”菁菁插话道:“柳经理,那你怎么偷偷溜出来了呢,不怕领导找你啊?”柳江马上笑靥如花:“菁菁你不知道,几个烟鬼在里面抽烟,我熏得受不了,出来透口气的,没想就看到你们了,正好我们相互帮忙,我早想回去了,但找不到借口,我呢就去说我有朋友等包厢唱歌,让他们腾出来。

我正好回家,你们也好唱歌啊。”杨陆顺摇手道:“那怎么好,你也是工作嘛,再说我们也不急的。”柳江眼睛瞬也不瞬地看着杨陆顺说:“上次你帮了我,我还没谢谢你呢,这次就算感谢你,好吧,被让菁菁等得不耐烦。再说你是刘少的朋友,他们总也要给刘少面子的。你们先坐,我去腾包厢。”菁菁看着柳江屁股一扭一扭地走了,悄声说:“杨陆顺。你怎么认识这么风骚地女人,我回南平一定找沙沙告状!我要不说是你女朋友。那女人还不吃了你?直勾勾地看你,也不知道羞。

”杨陆顺哭笑不得:“菁菁,你脑瓜子里想些什么呢?你说你是我女朋友,要传到沙沙那里,我还不被赶出家门啊,你爸爸不打死我才怪呢。我的小姑奶奶,拜托你别乱说话好不好!”菁菁咕地一笑说:“我可是保护你哟,我已女人的直觉肯定地说。那女人对你不怀好意!哈,今天赚了,那柳经理陪领导肯定有报销的。”没多大会儿,柳江领着几个男人鱼贯而出。还冲杨陆顺挥了挥手,杨陆顺也只得颔首为礼,柳江不知道在柜台说了些什么。才再次挥手离开。柜台里出来一个穿西装地男子,走到杨陆顺身边说:“杨先生,刚才柳经理交代,你们晚上地消费她全包了,现在包厢在做清洁,等收拾好了,服务生会请你们去的。

”菁菁撇着嘴说:“你看你们这些党员干部,就会拿国家地钱潇洒,什么今天晚上的费用全包,还是不拿公家的钱在挥霍!还有你那个同学周为。一个破处长天天这里吃那里玩。拿着公家的钱来结私人的缘!”杨陆顺脸上直发烧,连个小姑娘都能把问题看得如此透彻。就试探着问:“菁菁,那你还唱歌不?要唱的话。这钱还是我私人出。”菁菁翘着兰花指把一颗话梅放进嘴里,乜着眼说:“我干嘛不唱?我还就用那柳经理的包厢,她都敢我怎么不敢,反正要查贪污什么的也找不上我。

我算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是犯错误有人还大起胆子要占公家便宜了,那就是拿自己地钱去花天酒地心疼!”一会服务生请菁菁杨陆顺去包厢,菁菁理直气壮地率先而行,进了包厢,服务生不等吩咐就流水般地端来红酒啤酒饮料水果小吃零食,把个喏大四方茶几摆得满满的,一个女服务生就跪坐在茶几前服务,麻利地启开红酒啤酒饮料,杨陆顺要制止,菁菁说:“你管她呢,今天我要唱歌尽兴、喝酒尽兴!杨陆顺,今天是你到党校进修地好日子,我要祝福你仕途顺利、平步青云,我特意给你献上一首叶倩文地《祝福》!”那女服务员赶紧就跑出去点歌。

菁菁端起一杯子红酒硬与杨陆顺干杯,音乐骤起,电视画面显出一副完美地场景,白衣飘飘地叶倩文坐在一大片百绸上,飘飘的秀发遮不住她满腔地幽怨“徘徊丛林迎着雨,染湿风中的发端,低诉细雨路遥若困倦,静靠湾湾小草倚清泉借那鸟语路上细添温暖,拜托清风奉上衷心,祝福千串...叮嘱清风奉上衷心祝福千串...”杨陆顺没想到菁菁的歌喉也与她的容颜一样优美动人,更被歌曲中千缠百回的情意所打动,由衷地鼓掌叫起好来,那女服务员也不失时机地赞美:“先生,你女朋友的歌唱得真好呀,我在这里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好听的歌,简直跟原唱一样!”菁菁骄傲得象小公主,娇声问:“我唱得这么好,那你怎么奖励我呢?”女服务员马上拍手说:“先生,你就用亲吻奖励你女朋友啊!”杨陆顺哪会孟浪,笑着说:“我奖励你一杯清凉的可乐,润好嗓子再唱更好听的歌!”菁菁却端一杯啤酒说:“可乐没意思,我们喝酒,干杯!”喝完啤酒就在歌单上写下长长一串歌曲,叫服务员依次放碟来唱。

这时包厢门被敲响,进来个笑得没了眼睛的男人:“杨先生是吧,我是金海歌厅地经理,小姓何,何进才,不知道杨先生是刘少地朋友,小弟招呼不周,真是该死啊。刚才柳江柳姐打电话给我,小弟才知道来了贵客,赶紧前来请罪。这是我金海的贵宾卡,以后凡是持卡前来娱乐地朋友一律五折优惠。而且柳姐交代,凡是持这张卡前来娱乐的朋友,费用全由柳姐支付,杨先生,您和您地女朋友请继续娱乐,我就不打扰了,告辞、告辞!”等那姓何的一走,菁菁捧着贵宾卡高兴地又蹦又跳:“六子,这次赚大了,这是全春江最高档的歌厅啊,可以免费来唱歌,免费来玩,我真是太高兴了!六子,你太厉害了,居然有人对你这么好。

”杨陆顺微微诧异柳江的大方,可转念一想人家无非是看在刘建新的面子,不过这歌厅真不简单,就连柳江都请领导来娱乐,也许以后在党校有什么应酬可以用得着,菁菁借着高兴连唱了几首,也惹得杨陆顺有点想卖弄卖弄,于是大手一挥:“我唱首《社会主义好》!”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www.cmFu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