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九十九章

杨陆顺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徐心言警觉的问话:“谁呀?”知道徐心言的遭遇后,杨陆顺已经很敬佩这个外表看似柔弱却内心坚强的女人,就柔声说:“心言,我是杨陆顺,给你送点夜宵。零点看书/周班长注意到你晚饭没吃多少,就叫我带来份炒米粉。”门打开了道缝,徐心言见杨陆顺满面微笑地提着个一次性饭盒,鼻子就有点点发酸,对别人真诚地关心她总会在内心深处涌起感激之情,便大开了门,说:“谢谢你杨陆顺,进来坐会?”杨陆顺笑着把饭盒递过去说:“太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你不是明天还要回南风么?就早点睡吧。

再见啊!”徐心言接过来说了声谢谢,杨陆顺见她湿着头发穿了件起蓝花的睡裙宛若邻家小妹妹,不由关切地叮嘱道:“心言,你是女同志,身子骨比不得男同志,尽量在应酬上少喝点酒。你休息吧,再见。”扬了扬手才离去。徐心言心里微微一悸,杨陆顺并不健硕高大的背影,却给她很是稳重亲切的感觉,默默地关上房门,坐在床沿小口小口吃着米粉,想到神志不清瘫痪三年的男友,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一滴一滴打湿了裙裾。杨陆顺上楼后洗了澡,躺在床上却有点睡不着,在唱歌时喝了几瓶啤酒,酒精任在兴奋着他的神经,没来由为菁菁担忧起来,难到是菁菁还没熟悉新单位的工作环境?想想菁菁两次过分倚赖的神情,他就觉得不妥,印象中的菁菁一向独立得很,菁菁究竟遇到什么困难了呢?翻来覆去想不通透,在床上折腾老久才迷迷糊糊睡去。

正睡得香却被敲门声吵醒,似乎是熟人的声音,他赶紧起床穿衣开门,百忙中一看手表。都快十点了,打开门。原来是马峥嵘,还有县委办李主任、小秦,徐心言背着个包也笑盈盈地站在一边,忙握手打招呼:“马书记、李主任,你们怎么来了?小秦你也来了啊。”马峥嵘呵呵笑道:“是啊,我们专程来看望你的,还多亏了徐心言,不然这么大党校够我们找的了。”徐心言说:“我正在路边等公共汽车去北站。碰巧就看见马书记了。\\\我就带他们来了,幸好你没出去。

”杨陆顺说:“那快请里面坐,我给你们泡茶...哎呀,不好意思。暖瓶还没来得及打开水。”徐心言说:“杨陆顺,你陪马书记说话,我去帮你打开水。”马峥嵘看着徐心言出去。笑着说:“杨陆顺,同学关系处理得不错嘛,冷面美女还帮你打水,是不是衣服也是她代劳的呀?”李主任等人就呵呵直笑。杨陆顺摇着手说:“没那么熟,马书记以前在地委工作,徐心言是看在你的面子才这么客气地,平常都不怎么说话呢。马书记、李主任,家里还忙得过来吧?”李主任笑着说:“杨陆顺,你才起床,赶紧洗脸刷牙去。

”杨陆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赶紧去卫生间洗漱。小秦则帮忙叠被整床。收拾屋子,马峥嵘很随意地翻着桌上的书本笔记。说:“党校地课程总是老三篇,马列、毛选、党史。嗬。杨陆顺的笔记还做得真完整,怕是把老师的讲授全记录了”李主任就四下打量:“条件还不错,杨陆顺还是单独住一间呢。马书记,你在地区肯定到党校进修学习得多,我在下面就没这机会哟,最多也就是到地区党校听那么几天课。”小秦把杨陆顺换下的衣服袜子拧到卫生间泡上洗衣粉就要清洗,杨陆顺说:“小秦,你这是做什么,我自己来洗,你是客,到外面去坐下休息吧。

”小秦说:“杨主任,几下就洗完了,也难为你了,没有沙沙嫂子不方便吧?”杨陆顺说:“我读三年大学不就是自己洗衣浆被呀?没什么不方便的,小秦,你们到春江来做什么?”小秦说:“昨天马书记李主任去地区开会,马书记见我们关系就把我也叫上了,今天一早从南风来的。马书记说你是我们南平的光荣,他是专程来看你的哟。”杨陆顺洗漱完出去,徐心言也打了开水进门,略带歉意地说:“徐部长,真是麻烦你了,还耽误你回南风。”徐心言笑着说:“麻烦什么,怎么说马书记也是我地老熟人,是应该热情招待嘛。

\\”马峥嵘笑着说:“心言就是重感情啊,唉,我比你大了十几岁就倚老卖老地劝你一句,该是时候考虑个人问题了,女人的青春真是耽误不起哟。零点看书/”徐心言麻利地泡了茶,递给马峥嵘说:“马书记,你喝水,谢谢你的关心了。我不防碍你们说话,我得赶着回南风呢。”杨陆顺见外面太阳老大,就征求马峥嵘说:“马书记,劳驾你的车送送徐部长回南风吧?这大热天搭客车很辛苦哟。”徐心言摇着手说:“不用了不用了,马书记到春江来出差肯定还要用车地,我还是搭车算了。

”马峥嵘见徐心言要走,一把拉住她,笑嘻嘻地说:“心言,我专程到党校来看望你们几位未来的地委领导,你怎么能走呢,我中午请你们南风五位领导吃饭,再跟我的车回南风也不晚嘛!心言,周益林张民辉他们住哪里?我亲自去请他们吃饭。”徐心言挣开手,微微皱了下眉说:“周班长住他亲戚家,张民辉成杰英也没住在党校,他们住在东区财政厅地招待宾馆。”马峥嵘呵呵笑道:“张秘书成秘书读跑学啊!”他装模做样地看了看宿舍,啧啧了两声说:“连空调都没有,寝室的条件是不怎么样啊。

要不我替你们安排个附近的宾馆住吧,这么艰苦的条件是不利于学习的。李主任,这个任务交给你落实。”杨陆顺不好表态,毕竟不知道徐心言的意思,徐心言笑着说:“马书记,你体恤部下,还真是个好领导呢,我就不用了,谢谢马书记的好意。我真得走了。不然赶不到中饭。”马峥嵘热情地说:“不行不行,说了我请你吃中饭的嘛。吃了饭我就回南平。正好捎你回南风。”李主任也一个劲挽留:“徐部长,马书记一片诚心,就赏脸吃个饭再走,你跟马书记也是老熟人,这点面子总要给的吧。

”杨陆顺不得不开口说:“是啊,徐部长,难得马书记专程到党校来,再说坐小车总比坐客车舒适安全点。”徐心言无奈地说:“那好吧。我去楼下寝室等你们,你们怕是还有工作要谈。”马峥嵘送到门口说:“那就一言为定了,去哪里吃饭,你说个好地方啊。\\\”徐心言说:“我也不熟那里饭店好。你们决定吧。”杨陆顺见马峥嵘恋恋不舍地盯着徐心言背影看,就说:“马书记,李主任。我正好汇报这一星期的学习情况。”马峥嵘踱进寝室坐下,哈哈笑道:“汇报什么,我们来又不是检查你学习情况地,你能被省委破格招进这个梯队班进修,就是我们南平地光荣嘛,昨天在地区开会,孙书记在会上还着重表扬了我们南平大胆培养年轻干部地做法呢。

看到其他县与会同志羡慕地眼神,我觉得很有面子啊。所以临时决定来春江看望你,小杨,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你尽管说。我会尽量帮你解决的。”李主任也说:“是啊。陆顺,顾书记等其他县委领导都很关心你。对你也寄予了很高期望,我们也想给你创造个更好地学习环境。争取毕业时拿个好成绩。”杨陆顺说:“谢谢马书记李主任关心,我没什么困难,党校的住宿伙食都很不错,我会尽量集中精神搞好学习的。”马峥嵘眯缝着眼说:“张民辉他们都没住在党校,那你也可以住外面嘛,又不是搞特殊化,虽然县里财政紧张,可也不缺这点小钱,传出去别人以为我们南平县委刻薄进修的同志呢,小杨,上次是顾书记送你来的,我还以为全都安排妥当了,没想让你受委屈了。

等下我们吃饭地时候就顺便替你物色个宾馆,吃饭也就在宾馆吃。别推辞了,实包实销,就算顾书记不报,我们县委办从办公经费里也要省出这笔费用。”李主任笑着直点头:“陆顺,你看马书记替你考虑得多周到,你就不要拒绝组织上的安排了,你看哪里合适就住哪里吧。身上费用够不够?不够我暂时拿千把块应急吧,等你回南平再预支。”杨陆顺听着马峥嵘的话有点别扭,什么叫顾书记没安排妥当呢?显然是想卖好!就不怎么想接受个所谓的组织安排,但书记主任都决心已下,再推辞反倒得罪人,就点头应允了。

小秦洗完衣服拿到外面晾,站在四楼俯瞰党校,甚为壮观,就说:“哎呀,没想到党校风景不错呢,不四下走走看看,还真白来了呢。\\”马峥嵘说:“老李,你不也没到过党校么,正好去观摩观摩,风景还不错哟。”李主任就带着小秦下楼去转转。马峥嵘笑着说:“小杨,中午去吃饭,你在春江有什么要好地朋友,不妨也叫上一起去热闹热闹,上次到你家的刘经理袁经理在春江吧?象他们那样优秀的商业人士,我真想一睹风采呢,不知道你能不能引见啊?”杨陆顺惋惜地说:“马书记,真不凑巧,奇顺地两位老板都不在春江,去庐山避暑了,你也知道,有钱人会享受,估计近期是不会在春江了。

”马峥嵘笑容一跌,旋即呵呵干笑道:“没关系没关系,以后有机会的。是你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等刘总他们回来了,我再来春江结识也行。你看你住哪里为好啊?找个相对熟悉点的地方,你看你这里连电话也没一个,不方便与县里联系哟。”杨陆顺知道马峥嵘很失望,也晓得他不会轻易放弃,想到以前自己求他,转眼他求自己,世事真是变幻莫测,就说:“我看就住省委招待所随园宾馆吧,离党校也不远,我跟随园的王经理也还熟。”其实杨陆顺是想找机会还柳江的人情,就算请她吃顿饭表示谢意也好。

马峥嵘卖弄地说:“随园啊。不错。其实随园真正当家的是个女经理,叫柳江吧。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头。反正我听说她在省城很吃得开呢。这次倒要见识见识,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杨陆顺闻言笑笑没接茬。等李主任小秦参观完校园回来,已经就十一点多了,叫上徐心言一起乘车去随园,杨陆顺见并不是三号车,而是辆三陵吉普,就暗说马峥嵘考虑周到,六个正位两个加座的吉普车。就是叫上周益林他们也不嫌拥挤,一问才知道是县水利局买地新车,想想这类型地车确实适合下乡,比小汽车更适合走泥泞路。

而且坐的人更多。随园地生意并不很好,这自然跟省城众多的宾馆酒店有关,一行六人进了大堂。\\/\马峥嵘就先给杨陆顺开了间标准单人房,在餐厅点了一堆好菜,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招待徐心言这位地委领导,啤酒一开,马峥嵘就频频敬酒,那架势不把徐心言灌醉就似乎没招待好领导。杨陆顺知道徐心言昨天就喝了不少酒,还真怕伤了她地身体,何况徐心言回南风是想照顾久病的男友,就不住解围,马峥嵘就说:“哈。看不出杨陆顺还蛮怜香惜玉的嘛。你们才同学了一礼拜感情倒比我与心言认识几年还深哟,现在讲究的是高效率。

我这半老头子跟不上时代节奏了啊!你们感情这么好,干脆来个感情深一口闷!”对于马峥嵘这样肆无忌惮地调笑。徐心言麻木多余愤慨,不过她在酒桌上一向不示弱,虽然酒量并不大,但强硬的作风却让很多男人敬畏,男人们一贯认为女人能喝酒的基本就是海量,所以她半含笑半鄙夷地举杯说:“马书记,我认识你几年了,跟你的感情肯定比杨陆顺的要深,来,今天我们好好叙叙旧,先干一杯再说话!”马峥嵘碰下杯说:“你们年轻人地事我不掺和,既然心言要跟我干,我自然得干!”还促狭地冲杨陆顺和徐心言挤挤眼,这才仰头喝了酒。

杨陆顺对这样的玩笑点都不陌生,可毕竟心言不是特熟,难免就有点讪讪然,感觉马峥嵘忒俗气,明明知道心言的难处还不饶人。见心言主动倒酒跟马峥嵘斗,心里有些不忍,拦住心言说:“这杯酒应该我敬马书记和李主任,感谢领导百忙中还来看我。”李主任就不依了:“嗳,陆顺,你可不能一杯酒敬两个人,真有诚心,一个一个的来。”于是杨陆顺就先敬马峥嵘再敬李主任,尔后又敬了司机,最后跟小秦还来了个哥俩好,为了彻底让徐心言脱离“战场”,杨陆顺不停杯地敬马峥嵘:“马书记,这杯酒我再敬你,感谢领导为我安排这么舒适地住宿!”又象献宝一样在徐心言面前说:“徐部长,马书记真是好领导、是好人。

对我们下属特关怀,从来都不为难我们,我在县里多亏马书记关照提携才有今天,马书记这份情,我是永远都记得地。”马峥嵘就觉得倍有面子,倒也忘了再纠缠徐心言。徐心言在机关熏陶多年,自然很清楚杨陆顺岔开话题是为了保护她少喝酒,这与周益林直接了当去阻拦就显得策略多了,至少不会象周益林那么容易得罪人,相比之下两个男人都很正直,而杨陆顺则更有人情味。杨陆顺忽然发现在酒桌上巾帼不让须眉的徐心言居然在看他的时候罕见地露出丝温柔,就很高兴,他姐姐有五个,从小只有姐姐们爱护却没有弟弟妹妹让他来关心,此时心里充满了兄长般地自豪和愉悦,喝酒也益发豪爽起来。

只是空腹喝酒,胃的承受能力差了不少,居然有了八分醉意,使得他潇洒中带上三分不羁,不知不觉引得徐心言频频侧目。饭后杨陆顺客气地请马峥嵘等去房间喝茶休息,从空调房出来被外面的热气一蒸,杨陆顺只觉得腹内翻江倒海,只是强忍着不在众人前出洋相,却没想到随园客房里的空调效果更好,楞是比室外低了十几度,杨陆顺原本泛红的脸顿时有点发青。杨陆顺虽感觉不太舒服,但自忖体质不错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强颜欢笑地陪着马峥嵘等人聊天,徐心言其实已经发现杨陆顺有点不对劲,可碍于脸面不好表示关心,只说空调太冷把温度调高了点,但为时已晚,杨陆顺终究还是忍不住去了卫生间呕吐,出来后已是脸青唇乌,马峥嵘开玩笑地说:“小杨,按你的酒量不应该会醉呀,是不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呀?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回南平,小秦记下电话号码,有事好联络。

杨陆顺你就好好睡一觉,年纪巴青的就虚了体,才喝了多少啤酒啊。”徐心言本要回南风的,可她的直觉告诉她杨陆顺好象是生病了,想到杨陆顺是为了她才喝醉导致生病的,就这么撇下他一个人走了,心里怎么也过意不去,当然又不能在马峥嵘等人面前说不放心杨陆顺要留下照顾他,假装若无其事地上了车,等车开出去段路程后借口下了车,匆匆向随园赶去。杨陆顺强撑着送走客人,头昏脑涨地就回了房间,想着睡一觉应该就会没事,可还没躺下几分钟又去卫生间吐了一次,几乎把苦胆都呕了出来,爬到床上就不省了人事。

徐心言寻到杨陆顺地房间,怎么叫门也没人应,就有点心慌,好在楼层服务员记得她是311房间客人地朋友,取钥匙开了门,徐心言见杨陆顺抱着毛巾被蜷在床上,怎么叫唤也不醒来,一摸额头烫得厉害。好在随园是省委招待所有医务室,医务室的值班医生简单诊疗得出了结论是重感冒高烧,鉴于又是醉酒,医生给杨陆顺打了退烧针,挂了点滴,嘱咐徐心言用凉毛巾物理降温,略带责备地口吻说:“同志,在空调房间一进一出本就容易感冒,还醉成这样,能不生病吗?你要看好你爱人,生病受罪的是他自己嘛。

记得他醒了就喂一次药,饿了喝点稀饭,这两天忌小油荤,会恢复得快点。”徐心言懒得分辨只是点头答应着,等医生走了,下意识地去卫生间拧了块热毛巾给杨陆顺擦脸,擦完脸又擦脖子,解了纽扣去擦身子,也许扎了针地手不舒服,病人用手去抓,徐心言忙抓住不让乱动,忽然醒悟过来,俏脸红霞密布,羞得差点夺门而出!原来徐心言服侍高位瘫痪的男友三年,帮男友擦身洗澡换衣裤是家常便饭,她习惯性地把杨陆顺当成了男友在侍侯,她当初算是传统的女孩子,虽然与男友爱得刻骨铭心,但也只是拥抱亲吻,连男友的爱抚都羞于承受,她觉得把自己最宝贵的贞操在新婚之夜奉献给丈夫是对丈夫最真挚的爱,可她还没来得及成为新娘,男友就出了意外,所以她对男人的身体很是熟悉,可她面对的只是具没有知觉麻木的肉体,她也曾午夜梦回幻想拥有书本上男女灵与肉体的交融,也期待男有能象个真正的男人雄姿勃勃,而那具苍白萎缩的肉体给她带来的只是无穷的悲伤。

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为男人心动,可眼前肌肉紧绷生机勃勃的正常男子,散发着浓郁男人气息的身体,却在刹那勾起她内心深处最为强烈的欲望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www.cmFucom,章节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