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一零章

1991年12月25日,克里姆林宫上空飘扬了70多年的红旗悄然降落,代表俄罗斯的三色旗重新升起,这标志着列宁创立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在政治舞台上消失。零点看书/在此之前两年多时间,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政权已象多米诺骨牌那样相继垮台,历史发展到20世纪90年代初,在世界政治地图上,苏联、东欧这一大片红色已成为旧迹。正如同明知缠绵病榻的老人必死无疑,等真的魂归极乐后人们也会悲哀惊讶一样,杨陆顺在新闻节目中看到额头有着世界地图胎记的戈尔巴乔夫神情黯然地宣布辞职,看到镰刀斧头苏联国旗降落,心里依旧震惊、悲凉。

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来说,苏联的演变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最大的悲剧、世界社会主义事业最严重的挫折。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疾首的事件。和世人一样,杨陆顺对苏联的了解是从教科书、报刊杂志获取的信息,进入党校学习后,通过党校研究苏联问题的专家教授的授课,又增加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从十月革命胜利、世界上出现社会主义制度之日起,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直把消灭社会主义作为自己的根本任务。然而十四国武装干涉没有能把年轻的苏维埃政权扼杀在摇篮里,希特勒法西斯挟大半个欧洲的军事实力进攻苏联都没有能摧垮社会主义制度,堡垒却从内部被攻破,怎不令人扼腕痛惜?!中国人对苏联的感情是复杂的,杨陆顺知道苏联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确实给予中国巨大的援助,派遣了大量的专家帮助中国建设社会主义,但又因两国政党分歧而单方面撕毁合同,中止一切援助,就连六十年代中国经济最为吃紧的情况下,还强迫中国尝还欠款。

他记得读小学时老师曾经讲过这么个故事:当年中国用各种物资抵债。可苏方百般刁难,就连鸡蛋也设置了标准。做了个模具,卡得住的才算合格,卡不住的就掉在地上摔烂了。不论这个故事是真是假,都给幼小地他留下了震撼心灵的印象。杨陆顺清楚国际政治风暴必定带动国内政治风向,苏联地前车之鉴必定导致中国当局要做出相应对策,身为基层干部的杨陆顺虽不知道中央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决策,但他知道,中国将继续走富国强民之路。贫穷绝对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

杨陆顺是在农村长大,改革多年来,眼看着农民的日子一天好过一天,从吃饱肚子到餐桌上有鱼肉。从茅屋子到红砖瓦房小洋楼,从只听公社广播到家里添置收音机电视机,事实总是胜与雄辩的。\\/\杨陆顺尤在思索。电话忽然响了,接起一听是袁奇志打来的。对于晚上接女人的电话,他真有点怕了,前次菁菁一通电话见了个裸体,上次柳江一通电话差点拖上床,不知道这次老同学又要做什么,幸亏她不在春江。杨陆顺听了这么句英语,琢磨了会不懂意思,笑着说:“老同学,在海南么。

出学校这么些年了。几句英语全还给老师了。”天25日是西方人地圣诞节。我现在在香港的。”杨陆顺心说到底是大老板,专门去香港过外国节:“哦。去了香港呀,是不是很热闹?”外就是维多利亚港,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把夜空照得很美丽,大街小巷全是开心的年轻人,可我却一点都不开心。”杨陆顺听出了幽怨,马上笑道:“呵呵,外国人地节日我们中国人怎么开心得起来呢,我还以为你专门去香港过圣诞节呢。”地产公司谈合作的。”杨陆顺马上把话题往她公事上扯:“跟香港的地产公司合作,难道是想引进外资开发海南地产?我明白了,肯定是你公司得了准确地高层信息,抢先下手是吧。

”你反正是想在仕途上发展,不怕你做商业间谍。刘建新确实得了些消息,上头还是想以经济建设为重心,他马上就有了计划。唉,如果你想发财,现在就是好机会哟。”杨陆顺心里一动,他知道跟着刘建新肯定不会抓瞎,可叫他放弃仕途上的大好前程,还真割舍不下,有心想推荐沙沙的大哥建国去,但实在开不了口,就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还是老老实实在党校学习吧。谢谢袁总美意了。”什么想法?如果不愿意回南平,我叫刘建新帮忙安排你在春江呀。

”杨陆顺说:“老同学,我家在南平,老父母还健在,不回去哪行呢?再说我能进党校就够麻烦刘总了,你们目前忙生意,就别分心我的小事了。”俗话说最难消受美人恩,他实在不愿意再接受袁奇志的帮助,到时候怎么还哟。何况他堂堂男人,总依靠女人,怕是刘建新也看不起他。杨陆顺见袁奇志似乎还有话说,赶紧道:“袁总,香港虽然97就回归,可现在还是英殖民地,你打的是国际长途,电话费蛮贵的哟。我就不耽误你太多时间了,我也祝你圣诞节快乐,最好明天早上醒来发现枕头旁有圣诞老人的礼物!”苏联解体确实是热门话题,不过毕竟是外国人的事,我国政府外交部的发言人马上就宣布承认独联体,强调了中国外交五项基本原则。

零点看书/\\/\省委党校组织地元旦文艺晚会照常在党校礼堂进行,但这次观看演出地霍然有省委马副书记、省委胡秘书长等重要领导。晚会开始前几位领导相继上台做了重要讲话,一再强调我国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不变,要求全体学员要警惕国际反华势力的渗透,坚定共产主义信念!省委党校在各班级日常课程不变地情况下,晚上要求各班党支部严密组织,以党小组的形式组织学习。周末休假取消,由党校领导组织大型学习。在学习地同时还要写心得体会。

由学员部组织批阅。对于党支部组织地学习、民主生活会,学员们知道不外乎就是学习党章《毛选》《邓选》,但能突出个人水平的到领导重视地,就是学习心得体会。杨陆顺所在的青干班聚集着全省资质优秀的年轻干部,都是长期在党政机关工作的骨干,也是最会挑选时机表现自己的。一时间大家都在翻阅文献资料针对苏联解体事件写心得体会。更有心思缜密者如胡利华等,则充分利用人和地利优势,回单位找笔杆子集体创作。那文章更是理论水平极高。杨陆顺做为青干班的党支部书记,除了精心组织学员学习,也得在文章上做出书记的榜样,总不能书记的水平还没普通党员高吧。

特别是上次在《春江党校月刊》上发表地文章获得好评,这次也卯足了劲。杨陆顺从袁奇志处得到信息上头,也就是中央以后还将以经济建设为重心。就结合苏联解体经济一塌糊涂的现实,写了篇题为《从苏联解体谈中国经济建设的发展》一文,文中屏弃了领导比较敏感的执政党问题、领导干部素质问题、官僚腐化问题,而是主要强调了经济建设在中国地重要性、紧迫性,同时指出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的经济在改革开放短短数年间取得了明显地效果,以后还需要加大改革力度、加快改革进程。

他这样写并没什么实际理论,也没具体操作性,无非心存投机想取巧博取领导的欢心,显示他在思想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学员们的心得体会也大致都以苏联解体事件为依托。从政治、经济、外交、民族关系、思想理论、文化、宗教等各个领域和各个角度考察和研究了这个问题。\\\\提出了许许多多的原因论,然后结合本身的学习情况。大谈党建、思想理论等,如同做了篇命题作文。不过这些文章符合当前政治风向。杨陆顺的文章胜在立意独特。党校学生部的同志精心挑选了十几篇文章,呈送党校校刊部,准备做为一期单独发行,校刊只是党校内部学员刊物,不同于《春江党校月刊》这样全国发行的理论刊物。

可校刊部田主任发现一篇署名杨陆顺的文章居然还在为改革开放唱颂歌,就很生气,这个田主任是个老学究,总认为改革开放只重利,而且带来了大量西方糟粕,严重搞坏了社会风气,导致自由化思潮、破坏了社会主义制度的神圣性崇高性。从8风波后,从上到下都在抓思想教育,把政治工作摆上了首位,经济工作次之,改革开放几乎停滞,田主任就以为中央认识到了改革开放地弊端,在逐步收拢思想重新回到真正地社会主义道路上,而前苏联之所以解体也跟搞什么开放有莫大关系,他就认为在全国抓政治思想的紧要时期还有人叫嚣改革开放,是自由化思想地复辟,要把苗头掐掉,也不找学员部,径直就找到了党校康副校长田主任理直气壮地说:“康校长,我发现我们学员中有立场不坚定的党员干部,这篇文章与中央地路线方针政策是背道而驰的,是自由化思想的重新复辟,是在为前苏联的解体幸灾乐祸!”康副校长文章才看了一半就听田主任扣上了大帽子,心里也很警惕,对于老田他是很了解的,老同志理论水平高、政治过硬,主持校刊多年也没在路线问题上出错任何差池,但看完文章后,并无不妥,又再仔细推敲了会,才疑惑地问:“老田,你言重了吧?”他没说他看不出究竟有哪些言辞与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背道而驰,多少是怕自己也说错话。

老田说:“康校长,我不是空穴来风,学生部推荐了十几篇文章。其他的都是把政治工作放在首位,都在挖根溯源的批评与自我批评。惟独你手里的这篇大放厥词,我不否认改革开放让中国经济加快了发展,可带来了多大的负面影响?远的不说,89风波我们汲取的教训还不深刻?现在苏联就是被西方资本主义思想腐朽了才解体的,近两年来中央大力加强思想教育,目地就是要消除自由化思潮给我们党员干部带来的冲击。这个杨陆顺他倒胆子大,居然敢跳出来为资本主义唱颂歌,这样地文章。

我们校刊部绝不会通过!”说到最后面红耳赤,唾沫横飞,手舞足蹈。\\康副校长知道老田的脾气,也觉得为了这事搞大没必要。就笑着说:“老田,年轻人看问题不周全,批评批评就算了。你也别太生气,我叫老李把这文章拿回去,教育下这个杨陆顺。”说着就电话通知学生部,学生部李部长正要找康校长汇报点事情,就自己来了。没想李部长进门就被老田指责了一番,李部长怄了口气就跟老田争辩了起来:“田主任,我就看不出这文章哪里犯了禁忌。搞改革开放是中央制定的,不是他杨陆顺想搞就搞得起来的,当前是注重政治思想工作,但中央也没明令不搞改革开放。

经济建设始终关系着国家民族的命脉。就连文化大革命只抓阶级斗争,周总理不也花了大精力搞经济工作啊。不要动不动就扣帽子起高调!”两人你一句我一言就争执起来,康副校长就说:“你们都少说一句。老田政治警惕性高是对的,老李就事论事也没错。我的意见是,当前确实要把政治思想工作摆在首位,而那杨陆顺是基层县来的干部,可能平时经济工作做得多点,习惯把工作经历带到文章中来,忘记了目前工作地重点,老李你回去多加强这方面的教导,确保我们党校工作严格按省委指示办。

”老田见康副校长各打五十大扳,很不服气,一把抢过文章稿件说:“这是政治立场问题,你们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是在姑息,甚至是纵容!这文章我会发在校刊上,但我也会写文章批判他!”说完气哼哼地走了。康副校长一摊手说:“老李,老田的性格你知道的,算是嫉恶如仇了。”李部长苦笑道:“康校长,他是老顽固,思想还停留在阶级斗争那会呢,当年他自己是进过牛棚地,怎么好了伤疤就忘了痛呢?一个三十岁的年轻干部写的心得体会他都能上纲上线,即便有错,批评教育为主,不能一下就打死吧?这回小杨有麻烦,老田在省里地影响不小,怕是前途就断在他笔下了。

”康副校长摇了摇头说:“那也不见得,谁对谁错,历史会有结论的,正好也让那杨陆顺磨砺磨砺。年轻人切忌看问题偏颇,也切忌出风头啊。”李部长想了想呵呵笑道:“康校长,你这话里有话啊,我记得杨陆顺这个学员是省委直接招进青干班的哟。”康副校长也笑起来:“你笑什么,究竟是杨陆顺的文章好还是你有意为之呢?”李部长说:“文章确实不错,你不知道,青干班六十几人,只有这杨陆顺大谈经济建设,我相信省委不会看错人。\\\”康副校长转口说:“老李,你说找我汇报事,说说什么事?”李部长楞了下,便开始汇报工作。

果然那田主任说到做到,在新一期校刊上登出杨陆顺等十几篇心得体会,却在开篇登了他亲笔撰写批判杨陆顺的文章,直接就把杨陆顺写成了个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代言人、钻进党员干部队伍的内奸。此文一出,全校哗然。杨陆顺很是委屈,找田主任辩解写这文章的初衷,可老田自忖是全省著名的理论家,怎么会听取后生晚辈的解释,反倒痛快淋漓地再次斥责了杨陆顺一顿。随着这期校刊地流传,南风地委大部分领导都知道了,在例行地书记碰头会上,孙书记扬了扬手里的校刊说:“想必各位都看了,杨陆顺又出了次风头啊,我估计这本小刊各地区地领导甚至省委领导都看过。

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怎么看呀?”王专员蹙眉道:“孙书记。文章我看了几遍,不觉得有什么言辞违背了党地路线方针政策,至于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地批评,我打电话去省委党校问了康副校长,但没问出真正原因。这个老田我倒还了解,理论水平全省乃至全国都有点名气地,《春江党校月刊》是全国知名的理论刊物,他能当总编多年就很说明问题。”章副书记说:“究竟说明什么问题?我看什么也说明不了。文人之争,口诛笔伐,我倒觉得以大欺小很不要脸!”孙书记笑了起来,说:“老章就是心直口快。

你喜欢杨陆顺我最清楚,也不能主观地骂老田不要脸嘛。”笑容一敛语气沉重起来:“我就是担心这算不算预兆,杨陆顺地文章仅仅是说要加强改革开放加大经济建设。就被批评成这样,是不是他闻风而动呢?老田那人是久经考验的老同志,断不会空穴来风啊。”王专员点点头,啧了声说:“老田的政治嗅觉应该是非常灵敏的,如今苏联解体,多少也在经济改革上栽了跟头的。”章副书记不以为然地说:“就算中央政策有变化,那老田也不该拿年轻同志开刀,何况改革以来中国的变化有目共睹。

小杨即便有错,也只是没抓住当前工作的重点,不能以偏概全。我看那老田是为老不尊。断送年轻人的前途。我们切忌不能那样,自己培养地干部我们自己要保护!”孙书记想了想说:“老章的意见我同意。我相信小杨同志在政治上还是过硬的,也许是太急于表现自己。没有收敛锋芒,经过这次教训,以后会成熟起来的。老章,你抽空见见小杨,劝导一下。老王,你看呢?”王专员心想你们这么抬举杨陆顺,怕也存了私心地,就说:“行,我没意见,一定要让杨陆顺静心学习,只有半年时间,我不想他再出问题。

”章副书记呵呵笑道:“有什么问题,我看是老田小题大作,我这就叫人通知小杨,免得时间越长他越不安心。”杨陆顺确实很不安心,他就是想不通一篇文章居然会招来这么大的麻烦,难道社会主义国家就只能强调团结稳定而不管经济工作么?难道按田主任是意思,中国只能靠闭关自守才能保持社会主义制度不被破坏?难道还要象以前那样吃不饱穿不暖才叫社会主义?对于青干班学员们开玩笑地称呼他“内奸”并不如何介意,他知道迟早地委县里的领导会知道这事,他只是担心让领导有了不好地看法就不妙了。

胡利华、张民辉、徐心言等关系不错的学员都好言安慰过杨陆顺,不过让杨陆顺醒悟的却是周益林那番老大哥般的劝慰,周益林说:“陆顺,你也别太介意,毕竟只是某个人对你的偏颇看法,你是好是坏得组织上决定。不过通过这件事,你要汲取教训,那就是言多必失,你是写文章的好手,其实大家都清楚,可文章好不代表你永远立场正确,不如沉下心来做点实在的事情,我知道你是农村出来的孩子,知道农民的疾苦,那就将来投身农村工作,让农民过上好日子,不比你写一千篇文章更好么?”这番话确实让杨陆顺决定将来不再从事文字工作。

没几天杨陆顺接到地委办公室电话,叫他去找章副书记汇报思想工作,杨陆顺一路上忐忑不安,祸福未卜,进了章副书记办公室,说话的声音都略带颤抖:“章书记,您好。”章副书记摘下眼镜顺手一指说:“你坐,叫你来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吗?”杨陆顺见章副书记脸无表情,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脱,心里倒是坦然,他知道袁奇志地信息不会出错,要不刘建新也不得放下春江地公司立即去了海南,正襟危坐着说:“章书记,我想是因为一篇文章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惊动了地委领导。

”章副书记呷了口茶说:“那你认为是不是真造成了不好地影响呢?”杨陆顺没想领导会如此问话,谨慎地说:“我认为是造成了不好的影响,田主任为此专门撰文批评我。”章副书记问:“那你认识到自己地错误了吗?”杨陆顺诚恳地说:“我认识到错误了,那就是没抓住当前政治思想工作的重点,被田主任误会我别有用心,但我的文章立意没错,经济工作始终是与政治工作同样重要的。当然经济工作要用实际行动去做,而不是象我这样夸夸其谈。”长副书记呵呵笑了起来,用指头点着说:“你这个小杨,还真会说道,明白夸夸其谈不好,那就少说多看勤动手嘛。

你的大作还有老田的文章,孙书记、王专员等不少领导都拜读了,一致认为并无违禁言辞,我个人甚至认为不久的将来,经济建设是会加强,改革开放步伐也会加快,但不是现在,所以你要注意,一个政治成熟合格的党员干部,永远是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特别是基层党员干部,要学会了走才能跑,你走都不会,一跑肯定栽跟头!外面流传着什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指那些不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基层官员,他们头脑很灵活啊,可这样的灵活不可取要杜绝。

同样出风头揣摩领导也不对,是投机,是机会主义,一定要脚踏实地,头重脚轻根基浅,就经不起考验。记得你去党校进修前,孙书记问你毕业后的去处,你说愿意回南平,现在是不是还这样想呢?”杨陆顺说:“是的,经过这次事件,我更坚定回基层锻炼的决心。”章副书记满意地说:“有这样的心态就好了,时下不少年轻干部不安心基层工作,钻山打洞要进地区省里,甚至进中央国务院,他们呀忘记了一个党员干部的根本,你是农民的儿子,更明白农民的疾苦,也就会加倍用心地去为民造福,改革开放确实搞乱了一小部分党员干部的心,但他们迟早是会被清理出组织的。

”杨陆顺郑重的点头道:“章书记,您的话我记住了,我也会按照您的指示,少说多看勤动手。”本想还加句做个合格的党员,想到自己住宾馆接收礼物,实在有违合格党员的标准,就咽了下去。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www.cmFucom,章节更多,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