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二四章

杨陆顺就这么跑了三天,四天头刚出城关镇,就变天了,刚才还艳阳晴空的顿时乌云翻滚狂风大作,不多会豌豆大的雨点扑扑而落,起初稀疏渐渐稠密,而后形成倾盆大雨,挡风玻璃蒙蒙一片,刮雨器徒劳地摆着。零点看书/小周有点慌,他把车速减了但怕后面或对面来的车视线原因出事故,就建议道:“杨县长,我看把车停到路边农民家的晒谷坪里吧?这雨太大,我几乎看不清路况。”杨陆顺笑呵呵地说:“小周,你看着处理,现在我们几个都归你领导。”小周也顾不得谦虚,赶紧着寻个进出方便的晒谷坪停了车,文博赶紧说:“小周别关引擎啊,空调还得转,不然车里会闷热的。

”说着四下转头看着说:“我说进口车好吧,外面下暴雨,车里水花子都没有,桑塔纳经常就有车窗密封不牢漏水的。”杨陆顺心里厌烦,这文博只要有空就夸车,生怕不知道车是他调的一样。也不知朱凡祖看上了他哪里好,难道就是伺候领导殷勤得好?可嘴里说:“这都是文主任的功劳啊!”文博见小周很服从他的指示没停引擎,笑呵呵地说:“杨助理,坐了小周几天车啊,这才感觉到为什么你坚持要调他过来,确实比一般司机技术好,要不是小周受伤,也轮不到我享受一号车司机的技术了。

”要换了其他司机,多少得说几句谦虚话,小周只是咧嘴笑了笑,找出抹布擦拭挡风玻璃。文博见没人答话,又说:“看看,这就是素质,不象有的司机,夸他几句就翘尾巴,这几天确实没见小周说过蛮多话。看来深明沉默是金的道理啊。哈哈!还有小秦秘书也是话不多的人,杨助理真会选人啊。”杨陆顺瞅着文博哭笑不得。岔开话题说:“这雨来得及时,总算可以降降温了。”文博附和着说:“是啊,今天大暑,都连续半个月没下雨了,要多下几天才好啊,我几乎晚晚没睡个囫囵觉喽。

”杨陆顺心说马上就双抢了,怎么还能多下雨呢,不是要了农民的亲命么。何况还是汛期,虽然南平有几年没遇到过大汛情,但目前绝对不是大量降雨的好时期。就说:“适当下点雨降降温就行,太多则伤民啊。”文博醒悟道:“哎呀。还是杨助理一心为民,我只晓得自己贪凉快,忘记就要双抢了。\\/\”实在羡慕杨家装的空调。他也想买,可惜太贵。小秦难得插嘴道:“杨县长,这瓢泼大雨下了十来分钟没见停,只怕降雨量超过15毫米了。怎么没见气象部门的灾情预报呢?”杨陆顺也蹙起了眉头,只盼这雨赶紧住了,说:“怕是没预测得到吧,也不晓得是全县普降暴雨还是局部的。

小周,你看着点,觉得可以走就开车,尽快赶到上鹿口乡去问问县里情况。”文博突发奇想道:“唉。要是能有大哥大几多好。这不就可以随时电话联络通气了么。”听到这个新鲜事物,杨陆顺倒是砰然心动。很有同感地说:“确实是个先进地工具,用到紧急情况时期最方便了。对讲机距离有限制。通话效果也不行。”文博来了劲,说:“我一朋友如今在深圳当老板,上次回南平见他拎着大哥大,我也想过下瘾,没想用不得,听朋友说要邮电局架个什么什么网才行,我就说那就架呗,我朋友笑我没脱农,说那网贵得吓死人,而且大哥大也要万多块钱,电话费随便一月就是好几百,啧啧,还真得老板级别才用得起.....加紧改革,有钱了就用得起了。

”好容易等雨小了点,小周把车开上了公路,到上鹿口只不过三十几里,硬是跑了大半小时,进了乡政府院子,地面已经积了一砖厚的水,好在可以把车停在办公楼前地台阶旁,下车还是打湿了大半个后背。乡政府的书记乡长们等了好久了,党委书记就是曾在新平与杨陆顺是隔壁邻居的党委周副书记,老熟人见面当然亲热,只不过身份打了个转,以前的领导成了部下。老周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当初杨陆顺背老谢整跑,他这副书记也扇过阴风,老谢的下场让他兔死狐悲,生怕杨不倒找他的茬,他也是五十有三的人了,混完这届就该进行局养老的,可不敢大意失荆州。

宾主坐下,杨陆顺就问雨情:“周书记,这场雨来得突然,我就是在半路躲雨耽误了时间,你们乡各村情况怎么样?”老周看了旁边地胡乡长说:“没什么大问题,前段大半月没落雨,还组织过抗旱保苗,这场雨来得很及时啊,当然不能老下,就要双抢了嘛。老胡刚才已经电话通知各村做好疏水措施,就要下镰了,田里不能积太多水。零点看书/\\”杨陆顺点点头又问:“周书记,跟县里联系过吗,这雨是全县普降还是局部呢?”老周说:“还没来得及问,不过看这雨的来势,应该差不多覆盖了全县哟。

当然有的地方雨量少点。”杨陆顺说:“那我打个电话去县防汛指挥办问问情况,胡乡长你要忙就别陪着了,等会请分管农业的副乡长汇报就行。”老胡见杨陆顺开了口,就说:“杨县长,那我忙我地去了,等中午吃饭时多敬你一杯。”老周把电话送到杨陆顺手边,顺便也把指挥办的电话号码从电话本里翻了出来,杨陆顺照号码拨过去,报上名号,才问:“哦,你是值班科长小孙,你好你好,我想问问雨情,降雨范围降雨量,对目前我县的防汛工作有没影响。

”很大,不仅我县。连周遍地西平、万山红、归民等县都有大量降雨,根据市防汛指挥所下来的预报,今明两天南平都有大到暴雨,不过因为前段干旱,这点降雨大大缓解当前的旱情。对于地势偏低的新与、陆嘴两个垸子,要做好排渍的准备。”杨陆顺到底不是老政府干部,对新与陆嘴两垸不甚了解,放下电话问道:“周书记。新与陆嘴两垸包括几个乡镇?”老周抓了抓头说:“莫约六、七个乡镇吧,我也记不很清楚,包括河东片了。新平乡就是新与垸最边边。”一说河东片杨陆顺这才大概有个轮廓,既然只有两天的大降雨。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就安心地坐着听取农业副乡长地情况汇报。老周时不时地做着补充完善。最后杨陆顺还问了问这季水稻预产量及新粮收购存在的问题困难,就算完成了上鹿口乡地任务了。老周见杨陆顺要走。极力挽留道:“杨县长,外面下这么大雨不方便行车,你说去下鹿口,那边路不好走,还有二十几里地的简易公路,晴天我都不留你,这下大雨烂泥污水地,小车怕陷轮子哟。不信你问小周师傅,他以前跟顾书记跑得多,比我有说服力。”小周从休息室过来。

听了老周地说辞。点头道:“杨县长,周书记没说错。下鹿口现在确实不好去,要是213没问题。本田车底盘低车轮抓地性能差,要是陷进泥坑,根本就动弹不得。”文博见杨陆顺犹豫知道怕一天跑不完四个乡镇,就笑着说:“杨助理,反正下鹿口挨得近,我看打个电话叫他们来人汇报就得了,只是麻烦周书记多准备一桌饭菜了。\\\”见众人纷纷劝说,杨陆顺不好拒绝,只是委屈下鹿口的同志了。这场雨就一直没停,只是间歇着小了点,等杨陆顺跑完最后一个乡时,都不敢留下吃晚饭,那天黑沉得让人心惊,算算南平有几年没下过这样地“黑眼雨”了。

乡里的孙书记何乡长会折中,不在乡里吃行,就去县里吃一样嘛。根本不管杨陆顺地劝说,执意开着吉普车跟在本田后面进了县城。吃完饭还不罢休,又吵着到县委招待所开房间打牌,文博知道有好处,也死命地拖杨陆顺,无奈之下去打牌,不过杨陆顺坚决要求打双百分,不打麻将字牌,文博虽然肚子一有意见,总算也能捞几个了。那孙书记何乡长都是四十挂零地所谓“年轻干部”,搞得好还有升迁空间,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次与县领导的机会,何况杨陆顺还是政治新星呢。

不过让文博伤心的是,杨陆顺的牌技臭得厉害,打双百分配合和重要,可他们一对几乎没默契,好容易赢一局就要连输三两局,本想捞几个反输去了上百元,就连孙书记何乡长也索然无味,心里也暗暗明白杨陆顺是在拒绝他们地心意,可又挑不出毛病,技术差手气背嘛。堪堪等到输赢差不多,时间也快十一点了,杨陆顺就叫收工,明天还得继续跑乡镇呢,等回到家,沙沙旺旺早睡了。第二天雨还在下,不过是下下停停,停停下下,晚上雨又大了起来,大河里的水位已经超过警戒线,县委政府做了防大汛抗大灾的动员,沿河地乡镇也调集了抢险预备队,杨陆顺停了调研,陪着朱县长检查了防汛工作,开了几个紧急方案会议,接待了市里防汛工作组的巡视。

可到了第四日,又开始大面积降雨,狂风闪电,让上点年纪的人不禁想起65年洪水,那次洪水险些造成南平溃垸,还是县委书记苦苦请求上级挖堤蓄洪才免了南平六十万人民的没顶之灾,然而那老书记却在文革期间被整死,最大的罪过就是蓄洪!水位持续在上涨,但离历史最高水位还差了七十多公分,在县委政府的安排下做了充分准备后,人心并没有很大波动,学校依然开课,干部职工依然按时上班。\\到了第五天,大雨终于停止,淅淅沥沥的小雨不足为患,国家气象预报局和省里的专家一致认为春江地区的强降雨已经结束。

解除了防汛警报,当天晚上杨陆顺家里却来了大姐、三姐两家“灾民”。问及原因是内渍造成的,新平乡本就地势低洼。几天降雨导致沟渠暴满,乡里地电排全马力抽水也不能缓解情况,这不大姐三姐家就漫进屋里一尺深地水,而即将开镰的早稻全泡在了水里。当然只是地势最低地四、五个村才遭了灾,其他村田里水位高但没漫进住宅。杨陆顺就很惊讶,他是县长助理,大会小会天天有,怎么就没听到新平的同志汇报呢?按大姐三姐地说法。四、五个村足有四千人遭灾,收成也将大幅度减少,泡在水里的房屋还有倒塌的可能,农民财产损失颇为严重啊。

怎么就没有新平方面的消息呢?杨陆顺本想直接给王书记电话。可犹豫了会给范海波家拨了去,没人接听,又再拨去柳大茂家。还好老柳在,问及起来,老柳却放低了声音:“杨县长,乡里开了大会,叫我们干部不许宣扬出去,不过乡里王书记还是很重视,一直顶风冒雨在一线指挥,也发动其他村没遭渍的劳力协助排涝,电排24小时不停机,还从万山红等地借调了不少抽水设备。说良心话。王书记还是爱护农民的,可天灾人祸的不可抗拒啊。不过杨县长,你是新平人又是我的老领导。

我不隐瞒你,这次涝得如此厉害,还是跟王书记把水利农工费当乡里干部福利发了有关联。你在乡里也搞过几年应该清楚,年年冬歇农闲都要修理农田水利,开沟挖渠清理河道,不过县里有政策可以用钱代工地,这不王书记来了后,就基本停了冬修,农民的集体工一律折了现钱,本来老谢在就没怎么抓紧修过,几年下来,河床子沉得老高,灌溉沟渠尽是淤泥,除去农民为了引水方便挖挖自家的排水沟,我看毛爷爷当年大搞的农田水利网都废了。河道沟渠不疏通能蓄得多少水?河床子比房基地还高,都不敢开闸,开了就倒灌嘛,靠几个电排排水,能起什么作用哟!”杨陆顺挂了电话,心情阴霾得很,就为了给干部职工多发几个福利,却把几千农民地收成财产置之不顾,是何道理!他没有立即汇报朱县长,毕竟自己没亲眼所见,亦不知道损失究竟多大。

\///\\为了避免与苏明明单独相处,杨陆顺买了辆新自行车,在家吃完早餐掐着时间,准时在八点差那么三两分钟才进政府楼,不但不见苏明明,其他打扫卫生的人也少碰见为妙。这个时候进政府楼,还能和同事们打打招呼,免得一早进了办公室被人误会多积极似的,他如今地职位已经不是伺候人的职务了,该有点县领导的风度与洒脱。这不恰好碰见朱县长,两人说说笑笑一起上了楼。例行的碰头会结束,杨陆顺就一车出了县委大院,今天目标直指新平乡。

文博要主持全县政府办办公主任月会就不能前去,小秦就活跃了许多。小秦笑咪咪地说:“杨哥,我催燕子结婚,她老躲躲闪闪,你说该怎么治她?”杨陆顺心里顾着新平的情况,随口说:“没什么,她才二十二岁,多玩几年再伺候你这小子。”小周哈地一笑,小秦似乎很委屈:“你们都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杨陆顺说:“你一天吃得脸放油光,不晓得你饥什么。新平今年怕不少人早稻颗粒无收,那才是饥呢。”小秦楞住了,说:“新平?没听说啊。怎么会早稻无收呢,又没遭水旱灾,又没虫害,难道种子出了问题?”杨陆顺捏了下太阳穴,象是在自言自语:“最好是没我估计得那么严重。

”又瞅了下车外阴阴的天,叹了口气。小秦就看小周,小周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小周感觉杨陆顺心情不好,暗中加快了点速度,他晓得到了进新平的路有十几里简易公路,跑不起来。进了新平乡政府大院,小周按了几声喇叭,这不是小周牛皮,是不成文是规定,乡书记领导们不可能一直站在门口等,就只得拜脱司机们按喇叭提醒。这不车才停稳,王书记等人就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杨陆顺眼睛一扫就看见少了几个主要领导。政府方面只有范海波在,要汇报情况的嘛,而且整个办公楼显得很安静,不少办公室没开门,意味着没人在。

杨陆顺进了接待室,附在王书记耳边说:“麻烦你请其他同志出去,我有事问你,海波可以留下。”老王不傻。他清楚杨陆顺会问什么,人家几个姐姐在新平呢,等上了茶敬了烟,寒暄过后。老王就让其他人出去了,范海波琢磨着也知道了原因,埋着头大口抽烟。杨陆顺问:“王书记。情况怎么样,有多少户农民的房屋泡了水?多少亩早谷子减产?”老王叹了口气问:“顾书记朱县长他们都知道了?”神情黯然得很。杨陆顺摇了摇头说:“我两个姐姐没办法住到了我家,我才问起的,没跟顾书记朱县长汇报。

”老王感激地看着杨陆顺说:“谢谢杨县长,其实不是我故意隐瞒,实在是有说不出地难处,外河水位高,开不得闸,新平本就地势低,四面八方地水全聚在几个村。疏堵都来不及啊。我对不起你姐、对不起村里的农民。”范海波帮腔道:“杨县长。是真地没办法,天灾难料。出事后王书记已经组织了全乡大部分劳力动力去排渍抢割泡水地早稻了。乡粮站也提前开了称。尽量减少农民损失。”杨陆顺见范海波还睁眼说瞎话维护书记,想起他没递举报信还欺骗自己。火就大了,恨恨瞪了他一眼,才对老王说:“王书记,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我想你们自己最清楚,我要去遭灾地村里看看实际情况!”老王脸上一红说:“杨县长,就别去了,烂泥污水,还漂着死物,太不卫生了,本来就是机耕路,水一泡莫说车,人走在上面都抬不起脚。

”范海波也想劝,可看到杨陆顺冒火地眼神,嘴巴嗫嚅着居然没出声杨陆顺说:“那就走路去,麻烦王书记帮我和小秦准备深筒套靴。”深一脚浅一脚走了快两小时才到被涝了的胜利村,看四周情况,显然经过全乡干部群众的努力,水退了不少,但入眼至少还有两千亩水稻没了顶,田里抢割的农民弯下腰却要费力地侧着头颈,不然脸就下水了。人们身边是脱粒用的大板筒来装割下的稻子。显然费时又费力!杨陆顺走到户人家门口,被浸泡的痕迹足有一尺来高,堂屋里臭气熏天。

一个老婆婆抱着三两岁的孙坐在台阶上,浑浊地眼神茫然得很。杨陆顺上前问:“请问你人家,淹了几亩田土啊?”老王赶紧着道:“你人家,这是县上的杨县长,在问你的情况呢。”老婆婆慌忙把孙一放站起来说:“是县上的干部啊,屋里邋遢得进不得人,坐地地方都没,茶也没得,领导莫怪啊。碰到了天灾冒办法哩。我家只有十来亩水田,都淹了。我们这村都淹了,搭帮乡里的书记啊乡长啊带人来抢水抢稻子,昨天我家还一尺深的水,今天一早就退完了。乡上干部好,送了吃地还有喝的清水。

”杨陆顺问:“你人家,不怪乡上没管好水?”老婆婆摇着头说:“天上要落雨,怎么怪得乡上呢?再说好多年没遭过水了,这怪不得人,怪就怪老天!”杨陆顺告别老婆婆又走了几户,都是说天灾,都夸乡上领导关心农民,处理及时。杨陆顺见老王脸上隐含笑意,带着老王几个来到灌溉渠边,折了根树条子往水里一拨拉,道:“王书记,农民不清楚原因,我想你应该清楚吧。你看看这沟渠有多深,怕是好几年没起过淤了吧?你再看看这沟沿子,也是几年没修整过了,这么简单的冬修都没搞,那外河的河道更不得清泥了。

王书记,新平是我长大的地方,我在新平也搞了几年,改革前我不说了,就拿卫书记、谢书记任职期间,我在新平工作期间,年年都派工清了河道清了沟渠的,那些年莫说下这几天雨,就是再下几天,也不得河水倒灌吧。”老王一脸通红,不住点头道:“杨县长说得对,我们疏忽了冬修,今年保证吸取教训,下决心好好整治!到时候请杨县长检查指导。”杨陆顺又转了几处,看见乡干部村干部们都热火朝天地帮农民抢收,又转到附近的电排看了看,确实如老王说的,不仅电排满负荷抽水,还有几十个大水泵在抽,杨陆顺说:“王书记,虽然你们发动灾后自救成效快见效大,可、可这完全是应该避免的,农民无端损失了钱财,反过头却要谢谢你们这些始作俑者,我都惭愧啊!”老王和范海波都吭哧着不断检讨,杨陆顺再加了句重话:“老王,我听人说,新平乡这几年政府都没组织过大规模的冬修,省下钱发了奖金,是吧?”老王这才脸色大变,躬着背道:“杨、杨县长,我、我是发了奖金,可不是我个人决定地啊,是看到其他乡镇这么搞,才跟风地,哪晓得新平地势太低,损害了群众利益。

我、我知道错了。”杨陆顺心里一惊,其他乡镇都是如此,那、那就是说农村经济赖已生存的农田水利网不是基本瘫痪了吗!他顾不得装腔作势摆什么县长助理威风,他只想把这一情况汇报给县里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