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二五章

杨陆顺顾不上气愤,沉着脸对小秦说:“我们回县里去。零点看书/”说罢就走。老王到底年纪大了一截实在拉不下脸说软话,何况这也是朱县长张县长等政府领导默认了的,只是新平运气差遭了涝,偏生新平是杨陆顺的老家,没隐瞒得了。他见杨陆顺场面话都没说就走,心里又惊又气,瞥见范海波张口结舌杵在那里,伸手一拉悄声说:“海波,你跟杨助理关系好,赶紧去解释下,傻看着做什么。”范海波心虚地哦了声,连滑带溜地去赶杨陆顺,他自从老谢被抓就后悔得要死,以后几次上杨家,沙沙倒是热情依旧,杨陆顺却客气得很,客气的后面是拒人千里的冷淡,不过范海波脑子不慢,追杨陆顺的时候就想好了说辞,气喘唏嘘地说:“杨县长,慢点走,地上全是烂泥,当心摔着,秦科长,你扶下杨县长。

”等他追上杨陆顺,转头见王书记等人还落后一大截路,知道小秦跟杨陆顺关系铁,也不忌讳就劝道:“杨县长,您听我解释,那钱说的是发了奖金福利,可、可大部分都用在往来招待上面了,其实朱县长张县长都晓得,即便顾书记等常委领导都晓得,好几年了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你现在当问题反映给朱县长,不见得也会拿出个什么整顿措施,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杨县长,你头几天到了其他乡镇,那些招待”杨陆顺越听心越惊,扭头低喝道:“范乡长,那你还有理了!”却也停住了脚步,范海波见杨陆顺声厉色茬,却中气不足,知道起了效果,忙低头做认罪状说:“看到农民遭了涝。

我也很内疚,可、我一个小小的副乡长又有什么办法呢。杨哥,都是这么搞,新平不搞还混的下去?”老王赶上前来,擦了把汗,见杨陆顺脸色没那么僵硬,苦笑着说:“杨县长,要不先去家农户歇下,我去把参加排涝抢收的干部党员们集合来。听你做指示?也让农民们知道县里领导非常关心他们。”杨陆顺听了范海波的话本想就驴下坡,老王这么建议,火又冒了起来,说:“王书记。我只是县长助理,朱县长不知道,你也得通知张县长来现场指挥吧?我没什么指示好做的。

”老王听杨陆顺说怄气话。就知道事情不会随便捅上去,就唉声叹气地说:“不是我不想把情况通报上去,只是.....只是几个村小范围的问题,不愿意让领导们太操心了,新平完全可以自己消化的。而且看进度,渍水今天应该全部可以排净,保证不倒一间房,把农民的损失减到最小。\\/\”杨陆顺心说几个村四五千人遭涝六千多亩水稻浸在水里,还轻描淡写地认为是小问题,天晓得什么问题才是可以让县里领导操心地大问题了。看了看水茫茫的稻田。

强迫自己语气缓和道:“王书记,损失减少到最小。农民总还是有损失吧,你看是不是要做出合理补偿呢?”老王连忙点头道:“那是那是。等水退完了,我会召集党委会认真研究善后情况地。”杨陆顺看着老王身后十来个村干部摸样的人,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估计是想听领导几句抑扬顿挫地鼓舞人心的官话,叹口气说:“王书记,我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就县先回乡政府去了。你有事就别陪着了。”老王终究放心不下,说:“任务都布置下去了,我和海波还是陪你一起回去,哦,我已经安排了辆手拖在堤上,总比走路快。

”再到乡政府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在老王办公室随便洗了把脸跟着老王出来吃饭,站在办公楼前一眼望去,四周情景与当年大致依旧,乡广播站、财政所、乡招待所平房,院子里长条形的花坛,食堂门前的水泥台阶,依稀看见卫书记端着饭碗蹲在台阶上笑哈哈地聊天.物是人非,令人怅然。杨陆顺见小周把车开了出来,老王笑着说:“杨县长,你怕是一两年没在新平来过了,乡政府的食堂去年就停了,干部们嫌食堂伙食不如家里,厨子的手艺也差,招待不好县里的领导,所以接待用餐都去街道地小饭店,请上车。

”小周倒是熟悉,以前没少跟顾书记来新平,出了政府院子右手边一拐弯就到了供销社临街的门面,杨陆顺进了饭店,大概应该下雨又过了吃饭时间,里面一个客人,只有范海波笑嘻嘻地迎在门口,进了小餐厅,也没其他人,看来这场内涝让政府大部分人都下村了,连梅乡长等人都挤不出时间陪县领导,实属罕见。范海波殷勤地给杨陆顺藤杯里添了茶就吆喝着上菜,杨陆顺见桌上摆着瓶玉沙液酒,一晃头说:“天太热,不喝酒。”老王笑着问:“那就喝点啤酒解解渴吧,我晓得杨县长的酒量,那是一斤不醉的!”杨陆顺没拒绝。

一会范海波亲自端了盆红烧田鸡进来,后面跟着个男人也端了两个炒菜。杨陆顺抬眼一看脱口说道:“蒋宏伟,你是老板?”蒋宏伟也看清楚了来人,笑得很亲热:“哎呀,范乡长说地县领导就是你杨....”他有点尴尬,不知道具体称呼什么职务,好在范海波解围:“现在是县长助理了,叫杨县长吧。零点看书/\///\\”杨陆顺心情好了起来,眼前这人是当初叶祝同文化站的文学积极分子,在供销社工作,没两年就跟初中部的丁英英丁老师结婚了,笑呵呵地说:“小伟,叫我杨陆顺就行,我们是多年地朋友哟,丁老师呢?”说罢站起来伸出手去。

蒋宏伟笑着用胸前的围裙擦了擦手,双手握住杨陆顺的手使劲摇着:“杨县长你好你好,小英在厨房炒菜呢,现在是淡季,生意也不怎么样。她正好也放假,就没请服务员。我们两口子在转。沙沙、旺旺都好吧?”杨陆顺呵呵笑道:“有经济头脑,等菜完了,请丁老师一起吃饭,我们有几年没见了啊。他们娘俩都好,你那细妹子怕是七、八岁了吧?”蒋宏伟为难地看了看老王,说:“杨县长,你、你们还要谈公务,我就不掺和了。等下我和小英来敬你杯酒。”杨陆顺哪有心情跟老王谈公务,巴不得这两个厌眼的人消失才好,坚持道:“吃饭就吃饭还谈什么事,要不你带我去厨房。

我跟丁老师打个招呼。”老王认为杨陆顺这是搞衣锦还乡炫耀自己,就笑着说:“小蒋老板,就依了杨县长的。叫你堂客赶紧弄熨帖了陪杨县长。”小秦站起来说:“蒋老板,走,我也帮帮忙,弄好了赶紧吃饭。”一会儿菜全部上齐,蒋宏伟丁英英也换了身干净衣服上了桌,杨陆顺举杯邀道:“小伟、哦,应该是老蒋老伟了,丁老师,我们老朋友见面,干一杯!王书记海波一起来。”蒋宏伟亦举杯说:“杨县长。以前叫你小名的日子一去不回头喽。那我就祝杨县长官运亨通!干。

”丁英英比从前老相了很多,但也是清秀女人。当初还比杨陆顺早一年进初中部,曾对杨陆顺这大学生有过好感。可惜看不上人家是农村的,仅仅十年人家就从穷教师爬到了副县长,可自家男人成了个体户,只能感慨自己没沙沙有福气,微笑着点头举杯。一顿饭下来,杨陆顺大部分时间在跟蒋宏伟叙旧聊天,老王范海波则附和着,只聊闲事不谈公务,倒也宾主融融。\\/\稍事休息,杨陆顺就要去下个乡镇,老王也是无奈,连惯例送地烟酒都被小周拒绝了,只得另想办法。

杨陆顺在新平耽误一上午,下午就赶了许多,最后在马坡子乡晚饭也没吃就回了家。刚吃完饭洗完澡,验收着旺旺的暑假作业,就听四姐在门口说:“六子,新平地范海波来了,在楼下客厅坐着呢。”沙沙就想请他们上楼,杨陆顺摇了摇头,叫过四姐问:“他带东西了没?”四姐说:“就带了两个西瓜。”杨陆顺这才说:“那请他上楼。”沙沙就撇了撇嘴,说:“上来做什么,我难得换衣服!”杨陆顺没多话,换了衣服下楼,见范海波刺溜刺溜地啃西瓜,就上前敬烟,范海波说:“杨县长,我今天来是想把新平地事再说说,今天你走得匆忙,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汇报。

”杨陆顺只是盯着他,没开口说话,范海波一阵局促,扭了扭屁股都不敢直视杨陆顺,说:“杨哥,我晓得你在怪我没把交代的事做好,我、我承认自己胆子小,我实在、实在是有点担杨陆顺心想你能亲口承认,也算没把我当傻瓜,那我多少还把你当朋友。就摇了摇手,叹息着说:“海波,我把你当自己人,什么也没瞒你,你不想做我不怪你,答应地事怎么连个交待都没有呢?你自己算算,过了多久了,你到现在才讲实话。本来不打算理你,看你叫我杨哥,我、我也硬不下心去。

过去了就算了。难得你一个人来看我,叫上猴子,陪你吃点夜宵。”范海波不来由鼻子发酸,狠狠抽了两口烟才抑制住情绪,说:“杨哥,谢谢你原谅我,新平的事,还请杨哥不要汇报上去,我晓得杨哥见不得农民遭罪,可这事闹大了,不好收场。你以前在县委办那边,下面乡镇很多情况不甚了解,现在不比以前了,风气坏得很快,虽然老谢老刘发了案子,让不少书记乡长收敛了些,可这吃吃喝喝地风却是刹不住的,各乡镇地财政都紧张,就是县财政也是紧张得很,要发工资要发奖金,要招待领导,可上面拨下来的钱少,花费如流水,特别是一年送礼物的费用都是个大窟窿。

这次你跑乡镇,朱县长就叫秘书挨个打电话通知要热情接待。你别不信,其他乡镇我不清楚。正好那天我值班,是我亲自接的电话。杨哥,你现在是红人,都知道起心巴结你,老王按说混两年就进城地了吧,他都紧巴巴地讨好你,也是清楚你有背景,清楚你一门心思搞点成绩好进市里省里。\\/\不想得罪你没个好下场。可、可真要搞到头上了,那些平常你看我不顺眼我不服气你的书记乡长们还是很齐心地,都晓得你年底要选副县长,他们手里都是有票地啊。不管等额差额,总要达到法定票数吧?万一这事捅上了天,最多那些书记乡长背个处分挨顿骂。

钱又没进他们个人包包,可都得罪了,你怎么好工作呢?影响也不好是吧。何况你现在是县长助理,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还得跟朱县长顾书记汇报,万一顾书记朱县长也打哈哈,事情没解决还得罪无数人。”范海波这番话说得声小却又快又急,却也慢慢把杨陆顺说服了,他晓得历来法不责众,他也晓得被人孤立地后果。更清楚他没有什么“尚方宝剑”“皇帝圣旨”。他所要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得集体研究,都得服从组织安排。县长助理一职仅仅是参谋助手,还得团结和依靠干部同志。

才能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他现在三年三大步早就让人嫉妒红了眼,再出头椽子,怕又得壮志未酬“身先死”了。范海波见杨陆顺没直接驳斥他的话而蹙着眉头在沉吟,就知道杨陆顺动心了,忙又抛出优惠条件:“王书记本也要来的,可他知道你最担心的是排涝,所以他亲自带领干部群众挑灯夜战,争取把损失减少到最小,而且还保证事后财政补贴受灾农民,做到老百姓满意。”杨陆顺知道这话不会假了,他有两个姐姐就是受灾农民嘛,就微笑起来,说:“只要农民没意见,我再说三道四就出格了。

我声明一点,我两个姐姐应该与其他村民补偿一样,不能因为我而搞特殊化,请你转达给王书记。”范海波连连点头说:“杨哥你放心,绝对不会搞特殊化,不过王书记的意思,你三姐的爱人在村里还有点威信,今天村里组织劳力,你三姐夫一声喊就集中了全部劳力,这么有组织能力的人,不进村委会是村民地损失,看到了年底选个村委会主任应该是众望所归地。”杨陆顺笑着说:“那是新平党委地决定,我不干涉,你等等,我上去给猴子打个电话,顺便跟你嫂子请个假,一起吃点夜宵。

”等他再下楼,却见范海波变戏法一样把两箱酒四条烟搬进了客厅,四姐姐在一边手足无措,杨陆顺苦笑一声说:“四姐,你叫沙沙下来处理。”出门上了辆旧桑塔纳,见范海波开车动作娴熟,看样子是老把势了,怕是没少开着车到县里潇洒。\\\\范海波小心地转出院子上了街道才说:“我来县里的时候,老江老柳叫我稍口信,他们过两天到县里开计生工作会再请你吃饭,请领导一定赏脸。”杨陆顺笑着答应了,想想这些从前老同事老朋友,能帮则帮,总不能上去了就撇开他们。

第二天杨陆顺还是按捺不住去找了张副县长,寒暄几句,他就起了题:“张县长,这几天跑了不少乡镇,发现了点小问题,想跟你交流交流。”张翼鹏就收起笑容,这样显得重视,说:“哦,你说说看,怕是发现地问题是我分管工作范围吧,你不要有顾忌,尽管说。”杨陆顺笑着说:“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去的乡镇普遍都有点,还真是张县长分管之内,就是农田水利网似乎缺乏修整,这几天下大雨,多少有点不通畅。”张翼鹏心里顿时轻松起来,生怕杨陆顺发现了什么大问题,就笑着说:“水利问题啊,是有点跟不上趟,你也知道,改革这么久,农民生活都比较富裕了,人啊温饱思淫欲,就不想太操劳,到了农闲不是打牌就是搞亲家母,要他们再去挑淤泥整河潭,要了他们地亲命了。

情愿借钱去顶工也不愿意修水利。”一脸无奈地样子,办公室本没别人。还故意走到门口看看,才神神秘秘坐到杨陆顺身边悄悄说:“其实都是以钱代工这政策搞的,以前朱县长在常委会上要求废了,可不知怎么就是没达成决议,还不就拖到如今。”然后又用正常音量说:“莫看农民搞自家田土舍得出力出汗,搞集体工都是懒洋洋,生怕冬天下水得风湿!”杨陆顺配合着点点头说:“那也是,有钱了都会享福。不过张县长。那农田水利总也得搞搞吧?不然影响收成,如果发展村乡把宣传工作做做,农民应该会上堤的,毛主席时代年年都要搞的嘛。

”张翼鹏呵呵笑道:“朱县长到任不久就把这些具体工作派到了乡镇。让下面酌情处理了。不过沱江大堤还是没疏忽过的。”杨陆顺这才明白自主权在乡镇,难怪老王不敢惊动县里,真要把这事就这么汇报给朱县长。势必让全县二十几个乡镇的头头们有意见,*范海波还真说了大实话!连眼前地农业县长都不当问题,再私自搞出动静来,怕在班子里都招人厌喽。可问题确实比较严峻,总得想办法引起顾书记等常委们重视,由他们提起就要好得多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申请到商品粮基地,再喊大修水利才不为过,到时候省里市里都会来领导视察基地地,县里即便做门面功夫,也得老老实实搞一搞。

接连几天。杨陆顺加大力度。总算完成了新官上任地巡视,叫小秦把材料归总一下。请文博主笔搞个简单地调研报告,跟朱县长汇报汇报情况。就该安心搞顾书记布置的国家商品粮基地资料准备了。这东西对杨陆顺来说没任何挑战性,但得瞒着朱县长等人,毕竟这事还没在常委会上研究,书记县长本就不对头,不能搞出大动静让朱县长面子上过不去。杨陆顺曾经是县委办副主任,跟县直行局头头们熟络得很,要什么资料直接电话就找到了负责人,由头就是熟悉情况,县长助理嘛,协助县长负责政府全面工作咯。

不过杨陆顺有点纳闷儿,就是到政府这么些天了,朱县长除了碰头会上见见,再就看不到人,反正就在县城这局走走那局看看,要不就去市里跑跑,按说应该给县长助理分派点具体工作,也应该出席些县里各线地工作会议、情况汇报什么的,大撒把不是正常现象。不过他也不担心,集中精力先搞好顾书记交待地工作。这天到了八点零几分,文博进了办公室,通知说朱县长昨天晚上去了市里还没回,估计得中午时分才回县,按说电话通知就行了,其他三个副县长就是电话通知的,他感觉跟杨陆顺跑了几天,两人关系处得不错,就有心多亲近点,乘着眼下无事,多聊聊也好,接过杨陆顺丢来地烟,顺势坐在沙发上了。

杨陆顺对文博的粘脾气有点不感冒,总也不能随便赶人走吧,就笑着说:“文主任今天蛮清闲啊,南巡精神学好吃透了?”文博晃了晃头说:“不是吹牛,倒背如流。上台汇报,气惯全球!”杨陆顺呵呵一乐:“哟,说话还赶辙了。不愧是政府的头号笔杆子。”别人这么夸,他受之无愧,可在杨克思面前,他不敢拽了,甚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杨县长,你看我真的是班门弄斧,不知天高地厚了,说良心话,我文博这么些年只佩服你一个,那个文章顶呱呱,就连小秦也很有你地文风,什么讲话、报告到了他手里,就硬是提了个级,你那个徒弟都比我强!”杨陆顺笑咪咪地顺势转题道:“难得文主任夸奖小秦,看来在秘书科当个科长副科长的,应该没问题喽?”文博心里一喜,暗想一个这跟了他几年的小科员都这么上心,看来这杨陆顺是个爱护手下地主,如若得了他欢心,怕是我提主任大有希望,就笑得益发恭敬:“杨县长,我比较了解小秦,很不错的同志,莫说秘书科,怕是政府办副主任也足以胜任。

强将手下无弱兵嘛。如果我是政府办主任,一定建议朱县长提小秦当科长的。”言下之意就很明显了。杨陆顺暗暗一笑,心说文博你想当主任难,不论资历水平都难,下面那么多书记乡长、还有各行局局长,谁不想这个职位?但很多事情并非绝对,有人推就上得去,但不接茬,换了话题问:“文主任,还一个文主任我难得见他一次哟。”文博想起那个家门副主任就来气,酸溜溜地说:“文浩宇他忙啊,你看他要负责管理办公室财务、负责管理车队,调度车辆、还要负责政府及办公室公务接待。

忙得车轮转呢。”杨陆顺早就知道文浩宇抓了政府办的大头,即便文博目前主持政府办,也不能随意改变副主任分工,年纪也比文博大上四、五岁,而且还出任过一届乡长,真要两人竞争主任,文博如若没强力后盾,根本没资格去争,就哦了声说:“我理解,我在县委那边抓过后勤的,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说完就低头去看桌子上的材料,不再言语。文博心如耗子抓挠,被杨陆顺吊起了胃口又听不到准信,却实在又找不到借口打扰办公的杨助理,半晌后才怏怏地说:“杨县长,你忙,我先走了。

”杨陆顺丢根烟他说:“好,有空就来坐坐。”办公室安静不到十分钟,就听到有人敲门,抬头看是打字员郭小丽,也穿了双软底凉鞋,难怪没声音,就微笑着说:“请进。”郭小丽却没进门,只是甜甜地笑着说:“杨县长,早上打扫卫生的时候,接了个市委组织部的电话,是位女同志,姓徐,徐向前地徐。她说请您回个电话,直接拨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地办公室电话,她有急事等你回电话。”杨陆顺心里一暖,说:“谢谢你小郭,以后这样的小事打电话告诉我就可以了,不要跑来跑去地麻烦。

”郭小丽笑笑说:“我知道了,没事我下去了。”杨陆顺点点头就去翻电话本,小郭微微撅了下嘴,转身走了。杨陆顺找号码拨了过去,才响了一声就被人接起,听那熟悉的声音,不是心言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