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三零章

杨陆顺得知市政府杨副秘书长一行清早就出发了,也带着李美兰等人前去县界渡口迎接。零点看书/莫约十点半左右,杨秘书长一行三台车就下了轮渡,开上了大堤,估计也是见到了南平县的车和人,缓缓停在路边。杨陆顺还在等人下车,李美兰拉了他一把说:“杨县长,这么热怕是没人会下车的。”果然打头的丰田车的司机放下窗户道:“李县长,杨秘书长说天太热就不下车了,请你上车来。”李美兰使着眼色招呼杨陆顺一起走到车旁,她也不上车,弯着腰冲里面笑着说:“杨秘书长,你好,这是我县新任的县长助理杨陆顺,这次接待陪同工作也是杨县长为主。

”李美兰说完往边上一让突出杨陆顺,至于后面那些其他部门的干部,就没去介绍,太阳毒,她只想赶紧上车。杨宜听说是杨陆顺为主要领导接待,对他并不陌生,开了车门热情招呼道:“呵呵,家门县长快上车,这车宽,李县长也一起坐,挤不到你的!”南平其他接车的官员见两个县长都上了市里的车,也就赶紧各就其为位,在警车的引导下往县城进发。杨秘书长的车上除了副驾驶位置坐了个秘书,就没坐其他人,显然秘书长很有心得,提前跟管事的人通通气。

李美兰显然跟杨宜很熟,车动后说:“秘书长,杨陆顺助理是我们顾书记朱县长钦定来接你的,而且将全程负责陪同你的考察。我们县的县长助理不象西平,是直接协助朱县长的。杨县长,秘书长是你在党校进修期间提进市政府的,以前在市计委工作。”她这么详细地点破,就是怕秘书长以为杨陆顺这是协助她这副县长的。果然秘书长就主动握手道:“杨陆顺,我们是家门啊。我对你可久闻大名了。”杨陆顺微笑着说:“秘书长冒着酷暑前来南平,我代表县委顾书记朱县长对您表示热烈欢迎和诚至的问候。

\//\也希望这几天在我和李县长地陪同下。秘书长能对南平村级小学的困难有个比较全面深刻地了解。”杨宜听着这几句外交辞令般地开场白,呵呵笑道:“家门,莫搞太正规,美兰跟我多年朋友,她知道我这人很随便的,杨县长,即便你这次不负责接待我,我也要找你交个朋友。成杰英托我给你带了点礼物。”杨陆顺心说难怪秘书长没架子。感情跟杰英不错,怎么没听杰英提前来个电话呢,忙客气道:“秘书长,怎么好劳驾你带东西呢。看来杰英跟秘书长是好朋友吧?”杨宜也不隐瞒说:“莫看我四十多了,人老心不老,就喜欢结交年轻朋友。

杰英算我的老弟呢。听杰英说你比他还要小三岁,啧啧,真是少年英杰啊,美兰,我们不服老都不行呀!”李美兰笑着说:“秘书长,你老什么,我才是老了,跟你们坐一起,辈份噌噌直涨!”杨宜哈哈大笑,前面的秘书扭头苦笑道:“好嘛。李县长噌噌涨辈分。我就刷刷掉辈分”杨陆顺也觉得李美兰这玩笑开得好,有女同志主动调节气氛。比几个男人要容易得多。等大家都笑得差不多了,才说:“秘书长。南平县委政府很关注你这次的考察,顾书记朱县长晚上特意设便餐给市领导们洗尘,这会招待所会议室候着教育等对口单位的干部,准备聆听秘书长的指示。

至于三天的行程”杨宜笑着说:“我是客随主便,尽量做到不给你们添麻烦。”李美兰觉得杨陆顺地话虽中听,可就是有点苟泥形式,太客气也怕秘书长换上公事公办的腔调就太乏味了,马上笑道:“添什么麻烦哟,你是散财童子,喜欢还来不及呢。透露下,这次南平可以分到多少?”杨宜说:“全告诉你了,我带这些人还考察什么?那得看南平的实际情况,然后根据考察报告分个等级,困难的县理所当然下拨地款项要多点。零点看书/\\”李美兰说:“这样,怎么不从市里两个区开始呢,急忙急促地突袭我们南平,害我和杨县长连夜收集资料制订计划”杨宜说:“美兰县长,不是我突袭你南平,是王市长很关心这次调查,一次就派了五个组下县,区里的情况市里早摸清楚了。

我也是临时点的将,运气好才分到南平。”杨陆顺李美兰这才恍然,当下就把行程计划逐一汇报,请秘书长定夺。杨宜听完呵呵一笑道:“两位县长怕要失望,我这组长只是带队,具体工作由同行六位教育部门地同志实施,我是不会下村看的,而且六位考察员是同时下村,王市长定了任务,每个人一天至少考察四个村级学校,当然今天上午就不行了,下午吃了饭他们就出发,两天半跑十个村小,情况总结回市里搞,不晓得两位县长是否分身有术,一人盯仨?”杨陆顺不禁苦笑,看来这次市里是来真格的了,好在南平的村级小学教学条件都不怎么好,破旧教室破烂桌椅随处可见,倒也不用刻意去挑选考察重点。

到了县招待所,杨秘书长立即部署工作,前后不到半小时就完成了他这部分。杨陆顺和李美兰顾不上太多客套,六十个村级小学的考察任务不轻松,要安培车辆、随同人员、乡镇村领导的引导等等.....,完全打乱他们原定计划,等把这些基本的搞完,已经到中午饭时间,六位下村考察的同志滴酒不沾,显然来之前就有严格纪律,而且都是三十出头年纪,个个沉稳不善言辞,几乎全带着很神圣的表情。杨陆顺差不多不用问就知道这些人应该是在教职员。

经过忙碌,杨陆顺这才有机会理顺思路。看来王市长是个搞实事的好领导,布置得简洁干练,考察人员更是丝毫不沾官场陋习地年轻教师,从他们地眼神就可以看出应该是原则性很强的人,看来要改变策略了。\\便起身跟秘书长等人告了个罪,匆匆去给顾书记电话请示下步行动。顾宪章听完杨陆顺地汇报,心里忽然觉得王市长的搞法很荒唐,你领导纪律再严格。不见得手底下地人就个个时钱财如粪土吧,何况这些教师本就清贫,应该是抵挡不住“糖衣炮弹”的,看来这次市里是想下大决心改善村级学校的条件了。

那事后的下拨专款应该不是个小数目,就想按自己的习惯套路指示杨陆顺如何做,转念一想。既然打算重用杨陆顺,得用人不疑,看看他有什么高招,就笑着问:“陆顺,不知道你有何良策?”杨陆顺说:“顾书记,我认为既然市里想特事特办,我们就应该完全遵照市领导的意图行事,我听杨秘书长说连他这组织都不能干涉组员的考察事宜,仅是个带队身份,我看王市长对这些组员肯定有严格纪律。而且此次带队的组长都是新进市政府地新领导。说明王市长不想因为手下人的原因导致这次考察有纰漏。

我觉得我们南平只能无条件配合,尽量安排比较困难的村进行考察。做到实事求是,不夸大不隐瞒。”顾宪章说:“恩。你也算考虑得很深入,说说具体安排。”杨陆顺说:“我的意思是,把全县个乡镇地村小名单排出来,让考察组的同志任意选择,他选哪个村,我就通知哪个乡镇的抓教育地党委委员陪同进村,让考察组的同志觉得我们南平行事光明正大,同时严厉警告各乡镇的头头们,绝对不许私下给考察组的同志任何好处,连一包烟也不许私下给!既然市里搞高效廉洁,我们县里不应该给考察组的同志落下口实。

”顾宪章听完,又忽然觉得杨陆顺的搞法很荒唐,这年月不招待好这些“钦差大人”还想办好事?不过再想到荒唐连着荒唐,他立即荒唐地决定:“好,全权交给你办,老朱那里你也要通报,免得不协调。\\/\如果老朱有异议,你就说我决定的!”放下电话,顾宪章有点楞,琢磨起来就觉得好笑,越想越好笑,忍不住在家里哈哈大笑起来,真要让这六子搞成了,那就是天下最大的笑话了。他之所以这样决定,即便杨陆顺的法子没效,他也有把握到孙书记那里争取到南平应得的,同时也可以告戒杨陆顺不要太天真幼稚,有时候为了县里地利益是不能拘于形式,得用最直接最有效地手段,算是个杨陆顺上一堂深刻的“政治教育课”吧。

也只有让杨陆顺吃尽苦头,才懂得灵活运用一切可以利用地资源和手段。杨陆顺领了顾书记的指示,马上向朱县长汇报,朱凡祖听了同样诧异,当即反对,还要求陪同考察组同志下村地人员必须要级别够高,这样才不会让考察组觉得南平不重视,而且各乡镇书记乡长要放下手里一切工作,全程陪同!杨陆顺只好隐晦地提示这是顾书记的决定,老朱才不再坚持,他也想看顾宪章的笑话。下午一点半,在炎炎烈日下,六名考察组成员分别在教育局精心挑选的人员的陪同下,分六路出发奔赴考察点,对于南平这么开明的做法,每个考察组人员都很满意,原来还当心县里同志有抵触情绪,看来王市长在会上的担忧,并没在南平县出现,自然也对年纪不大的县长助理杨陆顺有好感。

工作安排妥当,做为全程陪同秘书长的杨陆顺只能李美兰在招待所陪着秘书长。杨宜精神很好,闲着也是闲着,就叫杨陆顺李美兰秘书一起玩扑克升级,也不兴钱,输一局就站起来转个圈圈,纯属娱乐。眼见得气氛很好,秘书长也没架子,杨陆顺就抽了个空问:“家门,你在市政府听说了几个县递交了申请国家商品粮基地的报告?”杨宜等了好久终于听到这个年轻家门提起了话头,不禁对成杰英的估计很是佩服,看来杨陆顺的确少年老成。明明知道成杰英捎了礼物却压根不再提及,更没在同僚面前炫耀的意思。

\\/\就笑着说:“只有四个县。当然这四个县也是包括了你们南平。”杨陆顺说:“家门不够意思,多给点宝贵意见嘛,我负责这个项目,总不能看着我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指点,是吧?!”杨宜呵呵笑道:“你急什么,就这几天市里会根据省历代要求统一把申请呈送上去,市里的意见很明确。巴不得我们南风各县都能获得资格,但孙书记王市长又顾及市里本身近期工作繁忙,不能很好地给予支持,就决定派分管农业的廖永明副市长做领队。带着你们申请基地的各县负责人到省里熟悉下情况,俗话说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

至于该怎么搞。还得看你们喽。”杨陆顺故意不解地问:“家门,市里怎么会这样?总该有个重点扶持对象吧,要是县里工作没到位全没申请到,岂不是市里的损失?”杨宜捏着牌说:“家门,我对子调主,快出牌撒。”又沉吟了会说:“这次我确实没听说哪个县会被重点扶持,也许内定了我不知道吧。不过按照我以往地经验来看,这次确实很出乎大家的意料,市委市政府真还没把这事列如重点工作议程。”李美兰怕杨陆顺失望,笑着说:“目前最重要地工作就是党代会和人代会。

我看省里更忙呢。不象我们县里。具体的工作就是百姓的吃喝拉撒.”杨宜指着李美兰道:“美兰,你到南平当副县长后。说话越来越不淑女了啊!”李美兰大力把一副拖拉机摔在桌子上,双抠了秘书长的底。乐呵呵地数着分,发觉是个大光头,连升两级,冲着秘书长一咧嘴说:“县长只分正副,不分男女,你管我了,女儿都快结婚了,我还淑什么女,你鬼笑鬼笑的,也很不绅士嘛。”杨陆顺听秘书长说市里至少表面上没设重点扶植对象,心里勉强好受了些,老顾已经交待申请基地的工作也是他全权带队,万一没成功,县里损失就大了,没了财政补贴又没了基地的专款,不仅老顾压力大,他这新任县长助理也是严重失职,能力将会受到置疑。

眼见到了临近傍晚,杨陆顺去招待所厨房看了看准备情况,特别是冰镇的绿豆汤一定要做得美味爽口,考察组地同志顶着39度的高温奔波在乡村,这点小体贴断然马虎不得。顾宪章朱凡祖先后到达招待所,杨宜看着周围渐渐坐满了县委常委成员,笑着说:“顾书记,王市长一再指示我们到县里不能惊动主要领导,没想各位还是来了,我是愧不敢当啊。”顾宪章笑呵呵地说:“杨秘书长说笑了,你哪里惊动我们了,这不你到南平一天了,才见到我和老朱几个嘛。

工作要搞,饭也要吃,我们准备在招待所开常委会,也算随便来见见秘书长,都要吃饭,就搅伙一起吃喽。来之前我和老朱通了气,绝不打听秘书长此行工作,我和秘书长也算老朋友,老朱几个就是新朋友,新老朋友聚聚不违反王市长的指示吧。”杨宜如何挑得出刺,只能笑而允之。不过顾宪章说到做到,一顿饭下来半字不提考察情况,倒是全体县委领导挨个敬考察组人员的酒,让小伙子们很感亲切。会餐结束,顾宪章就领人走了,也许真有会议要开。杨宜则把六名考察人员集合起来简单地开了个小会,听取了基本情况,就让他们散会休息,虽然招待所安排了跳舞活动,但杨宜婉言谢绝了,毕竟在高温天气下跑一天消耗了大量体力,而且接连两天地工作量很大,必须保证精力充沛。

杨陆顺就邀请杨宜到家里小坐,杨宜也有此意,成杰英果然也稍来了礼物,无非就是烟酒等物,礼轻却是情谊重,到家后杨陆顺就给成杰英去了电话感谢,成杰英笑着说:“陆顺,我跟杨秘书长是老朋友,当初他提正科我还帮了忙的,这不运气好进了市里当副秘书长,也是很感激我当年的微薄功劳,随便就介绍给你认识了。昨天他临时受命去南平,晚上才告诉我,问我你这个跟我在党校地同学怎么样,我就大大夸了你一番,怕他不信,就随便预备了点东西托他稍给你,我见蛮夜了就没电话通知你,一早再打你办公室就没人接。

莫看老杨排在最末,总也是个副秘书长,可以适时通报点市府的最新消息,对你这个县官还是蛮有用的。想必你和他接触后多少有点了解,他这个人没啥特殊爱好,才上来需要的是尊敬和客气,你折节相交肯定会有效果的。”杨陆顺看着杨宜微笑着说:“杰英,你放心,我会把秘书长当最尊贵的客人接待,说句心里话,秘书长光临寒舍,我心忐忑啊,连沙沙都手忙脚乱的,真是接都接不来的稀客呢。”杨宜就笑着拿手指头隔空遥点杨陆顺。成杰英哈哈笑道:“你这家伙哄鬼,你以为我不晓得,你见了孙书记王市长都不怵,莫说副秘书长了。

哦,还有件高兴事,昨天易厅长居然跑南风见心言了,看来我们的心言妹妹快要请我们喝喜酒喽。”杨陆顺心下发愁,强笑道:“那你就盯紧点,记着通知我啊!”成杰英说:“嘿嘿,今天我、周班长又当了次陪客,心言真不错,有好事总记得叫我们。好了,我不多说了,你叫秘书长听电话。”杨陆顺见他们说话,觉得避开为上,就起身下楼对沙沙说:“你准备点夜宵,口味稍辣点,我看秘书长晚上没吃多少,四姐煮的莲子小米粥还有吧?也准备点点。”沙沙悄声问:“六子,这个秘书长权力大不?你现在是县级领导,得多结交点市领导了。

要我也去陪着说说话不?”杨陆顺皱了下眉说:“你就别掺合了,大小也是个副县级干部地老婆,要有点风度,知道么,有些领导不光是曲意奉承就行地,或者你气质高雅,更容易被人接受点。莫只会阿谀连篇,当心别人说你没脱农。”沙沙楞了好一回才缓过神,琢磨着六子的话不是味,想要回击却不见了人,恨恨地说:“死六子,我农民都没当过脱什么农,你眼界高了也莫踩低自家堂客好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