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三四章

往南平去的路上,一辆铮光瓦亮挂着公安牌照的奔驰车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后面跟着的皇冠如同土狗失去了昔日的高傲,南平人自然认识皇冠车是本县的牌照,对前面挂省城公安牌的奔驰车诸多猜测。零点看书/许超美扬扬得意,这奔驰车是借他一朋友的,换上副牌照而已,开车的司机都是他辖区一派出所的副所长,肆无忌惮地搂着柳江说:“江江,一路来还没见到有比奔驰更高级的小车了啊。涨面子了吧!”司机孙恺谄媚地迎奉道:“那还用说,这破地方有台进口车就当高级货,何况世界驰名的奔驰车呢,许局,我估计县里的土包子认识奔驰车的应该不多,咱春江城也就十来辆嘛。

”柳江撇嘴冷笑道:“孙所长,你认真点开车,莫冲进沟子里,让超局长没面子。小超,你要真想跟杨陆顺搞好关系,拜托你尊重他好不好?你搞起省公安厅的牌子,万一惊动了县里,不是让杨陆顺难堪么。”许超美嘿嘿一笑说:“我把叔叔的招牌一亮,他们县委书记还不把我当爷敬着啊。这杨陆顺也是小家子气。”柳江用手指一戳许超美的脑壳道:“小超,你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他当然要小翼点了,万一被别人靠上了你这条省里的路子,他不吃亏了?亏你还是省政府秘书长的亲侄子,这点官场心眼儿都不知道。

还有,杨陆顺他父母都是农村人,你说话得注意点,莫冒犯了老人家,还有”许超美见柳江絮絮叨叨,凑上去吧唧亲了个嘴笑道:“还有就是不要嫌杨陆顺家条件不好,县城比不了省城。我的江江,你比我妈还唠叨。奇怪我就是喜欢你唠叨我,真是一物降一物啊!”说完就扳过她的脸亲吻起来。柳江无奈地闭上眼,温驯如羊。杨陆顺和菁菁小秦跟在后面,气氛要好得多,几个人有说有笑的,都很关心菁菁在电视台的工作情况,菁菁也都耐烦地回答解释。眼见着进了县城,杨陆顺叫小周超车上前带路。

几弯几拐就进了杨陆顺家的院子。沙沙在楼上望眼欲穿,好容易见到有车进来。带着旺旺飞奔而下,她晓得今天来的是省里的贵客,连带四姐姐公公婆婆都换了新衣裳。许超美见是三层楼带院子,心里也佩服杨陆顺厉害。破破烂烂地县城里这样的私人小楼还算打眼,等再看见一个漂亮少妇带着个孩子站在台阶下,不禁咽了口唾沫。虽说穿着打扮稍显土气,可长得却是水嫩嫩令人遐想联翩,好在他还是知道轻重,也不等杨陆顺介绍就笑着说:“嫂子是吧,我叫许超美,杨哥地兄弟!这是我堂客柳江。

”杨陆顺抢上前再介绍了番,许超美倒也光棍,大大方方跟着叫了声四姐,显得很尊重杨陆顺,还从车尾箱拎出礼物。\\恭恭敬敬地进屋去问候了杨父杨母。口口声声称老人又多了个儿子。杨陆顺虽在一旁不断陪着客气话,心里还是挺高兴。至少小超没看不起自己的父母。到了楼上,许超美柳江自然对房里朴素典雅的装饰赞不绝口。孙恺更马屁连天:“我的天啊,我真不觉得自己到了县里,我在春江去的人家也多,还从来没见过装饰得这么有水平的客厅,不愧是大学生住的地方,让我这高中没毕业的人大开了眼界啊,我学着点,回家就照着把家里重新搞搞!”众人中只有孙恺年纪最大快四十了,也只有他最谄媚阿谀。

沙沙要给客人们倒茶,菁菁当仁不让地抢着做,沙沙还要客气,菁菁说:“沙沙姨,我是小辈,这是我应该做地,何况柳经理为我工作的事帮了大忙,端茶倒水也不能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呢。”杨陆顺见许超美孙恺聊了不一会就显得无趣,便笑着说:“超美,孙所长,累了就去客房休息下,吃中午饭还得等个多小时,房间就在隔壁。”许超美确实也不想混在堂客们小孩中,闹得很,就点点头说:“也好,今天起得早,老孙,走,眯会去。”忽听到柳江问:“沙沙,陆顺说你们前阵子去海南岛玩,有照片么?”沙沙说:“有啊,照了几卷胶卷呢,可惜陆顺不能去,我这就去拿啊。

”许超美心一动就说:“看了照片再去,我老早想去海南玩玩了。看究竟有什么好风景。”柳江就冲许超美皱鼻子,许超美则眯了眯眼。他们的小动作当然没躲过杨陆顺,知道许超美还想看到真凭实据。等沙沙拿来两大本相册,许超美就急不可耐凑过去,好在头几张就是袁奇志和旺旺在海边地游泳照,哪还怀疑,小范围里谁不知道袁总是刘少最亲密的情人呢。孙恺吧唧嘴巴赞道:“这个女人是谁啊,真靓啊!”许超美心情大好,挥手拍在孙恺后脑勺笑骂:“你个孙猴子吧唧个屁,这是奇顺公司袁大老板,不靓还能当大老板?走,眯觉去。

”孙恺咕噜下眼珠恍然道:“啊,她句的奇顺地老板啊,唉,我说这么漂亮呢,啧啧!”谁都听得出这两声啧啧的含义。柳江是感同身受神情黯然,杨陆顺则内心酸楚,沙沙听到“奇顺公司”就心里起了嘀咕。杨陆顺带许超美孙恺去休息,楼下进来辆摩托车,侯勇和汪建设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沙沙把侯勇建设介绍给柳江认识,等柳江不注意,把侯勇建设叫进书房悄声说:“哥、猴子,今天来了个大角色,春江西城区公安局副局长许超美”建设不以为然地嘀咕:“沙沙,省城的西城区也只是个县团级”沙沙搡了建设一把说:“我知道他管不到你们,可他亲叔叔是省政府的秘书长许连山啊!那许秘书长没儿子,把许副局长当自己儿子呢。

零点看书/\\\是不是大角色?”侯勇大喜,建设这才惊讶地道:“*还有这么大的靠山,六子手真长啊!看来我妹夫不升官都难啊。”沙沙瞪了建设一眼说:“别大惊小怪的了,千万注意保密啊。县里其他领导都不晓得这回事的。等会把许局长的酒陪好,再陪许局长打麻将。一定要只输不赢。猴子,你们都是公安系统的,应该有共同话题,千万要帮嫂子陪好贵客啊!”见他们俩点了头,沙沙这才笑盈盈地走出去,陪着柳江看相册,见菁菁很粘柳江,就笑着说:“柳经理。

我听陆顺说是你把菁菁搞进电视台地,这大侄女我是看着长大地,不仅人漂亮还懂事哩。眼看着成大妹子了,柳经理何不帮人帮到底。帮我们菁菁相个好对象呢?”沙沙这么说,心里总对柳江有种异样地感觉,怎么看柳江都显得比许超美年纪大。怎么就是两口子呢?菁菁羞道:“沙沙姨,我都不急,您急什么呀。”柳江说:“沙沙你放心,我会帮菁菁找个好对象地,不过感情这东西,我看缘分很重要呢。”沙沙说:“那是那是,不过能找个家庭条件好人又帅气的,确实不容易。

菁菁你可要多听柳经理地,千万大意不得哟。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得象柳经理这样。找个人帅条件好的才行。你爸爸妈妈都跟我提过呢。”柳江就脸色不大好,强笑着说:“好了。菁菁面嫩,我们就别老拿她说事了。沙沙。你家旺旺长得真可爱,象他爸爸一样。”沙沙拍着手笑道:“柳经理过奖了。等会吃了饭我们姐妹搞点什么娱乐呢,打麻将成不成?”好在六子提前告诉她柳经理没小孩,就奇怪这些大城市的成功女性,怎么都不要孩子呢,看来她们到底会享受生活些。

柳江摇摇头说:“麻将就免了,我不爱玩。呆会叫司机带我四下兜兜,看看南平风光就行了。”菁菁说:“柳经理,呆会上我家去坐坐,我爸妈早就想去谢谢您了,只是我家没沙沙姨家好,但也干干净净的。”这时小秦带着燕子来了,沙沙介绍了下就吩咐道:“志民燕子,今天你们俩辛苦下,呆会就在这里摆桌子吃饭,你们要把客厅挪空,把桌椅搬上来。菁菁也不闲着,等下帮忙上菜什么。”小秦燕子都笑着答应了。柳江说:“沙沙,还是随便点好。”沙沙陪笑着说:“小地方没啥好招待的,厨师是我以前地同学,开了多年饭馆,手艺还不错。

\\/\在家虽简陋了点,但比在饭店里要干净舒适,就怕柳经理看不起我们这小场面呢。”小秦燕子去厨房看了看,上来就动手挪开沙发茶几,从楼下搬了张四方桌,然后上面放张大圆桌面,铺上雪白的新桌布,再在桌布上放个有机玻璃的转盘,碗筷汤勺都是成套的,显得不是家庭用物,沙沙解释道:“陆顺说要客气点,我这不就干脆从县招待所库房里借了整套餐具。”柳江看着他们忙活着,见到侯勇搬上整箱地五粮液酒、啤酒、饮料,不禁苦笑着说:“沙沙,我跟陆顺说了几次一定要吃家常菜,就是全家人坐一起随意简单的吃饭,你这比我随园接待领导还隆重啊。

”沙沙压抑着喜悦说:“柳经理,你就是我们的贵客,许局长就是领导,不这样岂不是不尊重?我知道你是怕麻烦,哪里麻烦,小秦他们都是多年好朋友呢。”一会儿小秦燕子又端上三个大火锅,咕噜咕噜煮得香气四溢,沙沙急忙介绍:“这锅是炖甲鱼,野生地,三个足有五斤多;这锅是桂鱼,两斤一条的;这锅是野兔,黄毛的那种,小地方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招待了。”柳江扑哧一笑说:“沙沙,光是野生甲鱼就值六、七百了,在春江五斤加工好的少说上了千,你还要怎样?两斤一条的桂鱼,一条就够分量了。

一下上两条,我在随园都见得少。说说还有什么菜?”沙沙笑起来:“其他我也不很清楚。我很信任我同学,他保证说让客人吃得满意。”不过随着气温升高,沙沙有点尴尬:“柳经理,虽是九月份了,可南平这天还挺热的,窗机还是功率小了点点。我叫四姐去加台电扇。”柳江也觉得喏大的客厅靠窗机确实不能很好的降温,也感谢沙沙的热情款待,就说:“沙沙。我们随园换下了几台半旧不新地壁挂机,不嫌旧送给你家用吧。都是日本原装货呢。”沙沙大喜:“啊也,这怎么好意思呢?大空调好贵地哩!”柳江说:“换下来地一直放着没用,与其放着。

就送台给你了,明天我回春江,你派台车跟过去就是了。”沙沙喜得眉开眼笑。顾不得客套,就去找建设,让他想办法找车,她暂时不想告诉六子,万一六子死心眼不同样就糟了。眼见着吃饭了,沙沙才去隔壁叫杨陆顺等人,却见也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忙叫醒他,杨陆顺哑然失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才去叫许超美和孙恺。杨陆顺满心感谢王爱民。就下楼去敬烟。厨房里居然还有关关在忙活,小脸上全是汗水。也学了王爱民穿着白厨衣围着围裙,四姐就在择菜洗菜。\\\王爱民笑呵呵地接了烟夹在耳边说:“杨县长,莫客气了,你去招呼客人啊,有四姐小卫打下手,比我饭店里还干得轻松呢。

就怕手艺不好,委屈了客人。”这时沙沙也进了厨房指挥道:“关关,等会辛苦你就去做服务员,倒酒盛饭,可马虎不得啊!”杨陆顺说:“怎么要关关当服务员呢,你我不能给客人倒酒盛饭啊!”关关忙说:“杨叔,就让我帮忙吧,难得家里来这么多客人,是我主动想沙沙姨要求帮手的。”沙沙也把杨陆顺往外推:“我们上楼去,关关赶紧着上菜啊。老同学辛苦你了啊!”一桌十人刚刚满。男女泾渭分明,这样好喝酒。小周下午还要出车,就随着女同胞一起喝饮料。

杨陆顺身为主人家简短地做了欢迎敬酒辞,大家举杯一饮而尽。关关则负责倒酒。孙恺见个服务员妹子都漂亮如花,暗暗感慨还是县里好,一个几吧副县长都牛皮烘烘,就老拿眼睛溜关关。许超美上次与杨陆顺没比个高低,这会觉得酒醇兴致高,几杯后就想再争输赢,小秦建设侯勇地酒量不在同一档次,也不敢舍身替酒,杨陆顺怕倒不怕,只是下午还要去县委大院跟老顾老朱汇报,不想浑身酒气冲天,陪了大约半斤酒后就说:“小超,两弟兄喝酒不要过量才好啊,下午我请侯勇建设陪你和孙所长打麻将,总要神清气爽才能取胜是吧?何况你们都是公安口的,有共同语言。

”猴子笑嘻嘻地说:“许局,杨哥才回肯定有事,我是个没人管,今天就陪许局一醉方休,好吧?”许超美见这臭八怪笑起来更琐屑,心说杨陆顺怎么会认识这么个蠢货?才喝了几口脸就红得关公一样,哈哈一笑说:“行,杨哥有事就不喝了,我跟这侯勇好好喝几杯!”建设插话道:“许局,侯哥酒量不如你,我们哥俩一起陪你喝。”孙恺挺身护主:“那怎么行,咱们对练!”杨陆顺不管他们四个,喝酒的人说话反正没什么谱,陪着柳江细饮慢吃的,倒也尽了主人家的客气。

柳江饭量本不大,接连吃了几口油腻重地兔肉甲鱼,就差不多了,嫌许超美他们喝酒太吵,沙沙就请她们去隔壁休息,她认定柳江是许局长的爱人,把许超美睡的房间稍微拾掇一下,就请柳江等会午睡。杨陆顺见有沙沙陪着,倒不好撇下许超美等人,又踅回饭桌旁陪着,孙恺见桌上没了其他女人,就借酒发疯,拉扯着关关叫陪酒,杨陆顺吓坏了。赶紧说:“关关,你饿了吧。到楼下吃饭去。这里我来应付着。”关关巴不得有这句话,放下酒瓶就跑了。\\\孙恺不敢得罪杨陆顺,但也嘀咕:“服务员不就是用来陪酒的么。

”杨陆顺笑道:“刚才那妹子是我大侄女,在县妇联工作,临时叫来帮手地,来来,孙所长我帮你满上。小超,菜味道还凑合吧?”小超吃得满嘴流油。呵呵笑道:“不错不错,甲鱼烧得好,小县城的大师傅手艺不赖啊!还有就是这酒好,我看了看牌子。还是86年的酒,好!”杨陆顺说:“小超莫见笑,也只有小地方地好酒才放得时间长。不是贵客舍不得拿出来嘛。”这话许超美爱听,指着侯勇说:“杨哥,这个猴子不错,很讲义气啊,这不喝吐了还在陪我。”杨陆顺心说难怪猴子红脸变白了,感情的吐了一回,就笑着说:“你们公安口的哥们喝酒都这样,宁愿伤身不愿伤感情,我舅哥建设是司机,还是110出警司机。

你们就手下留情吧。全整趴下了。怎么陪你们打麻将呢?”许超美自觉酒已差不多,就点点头说:“行。听杨哥地,赶紧吃饭。然后修长城!”吃完饭,四姐打上水让客人们洗了脸,小秦赶紧帮着关关收拾干净客厅,摆上麻将桌子,侯勇来之前得了杨陆顺的通知准备很充足,带了近五千块钱,汪建设含了心思,见在摆桌子,就跑去找沙沙:“妹啊,我没带多少钱哟,才三四百,怎么陪许局打麻将?”沙沙乜了建设一眼说:“你等下,我去拿三千给你,记住啊,只能输,不许瞒报!”建设笑嘻嘻地说:“瞒得了天都瞒不住你。

妈地,我还从来没打过这么大的麻将呢!”春江麻将规则大体与南平差不多,上桌把规矩一讲就都明白了,许超美说:“头才见面也不晓得你们平常玩多大,这样,我折中一下,就五十块一炮,不大不小,怎么样啊?”建设听了心里发毛,盘算这三千块手气稍背点,也就支撑个三五小时,侯勇强忍着醉意说:“建设,我们就舍命陪君子,总不能让许局摸着麻将打瞌睡!”杨陆顺暗暗心惊,生怕猴子建设钱不够,可又不好意思制止,坐在旁边看了几局,还好没出大胡,只是建设猴子都不胡牌,五十一百的出钱也吓人。

不过见猴子拿钱时手包鼓鼓囊囊的应该资金充足,而建设裤子的后荷包也鼓得老高,想必沙沙垫了钱在里面。莫约陪到了下午三点,杨陆顺与小秦去了县委大院,小周则等着柳江休息好了开车去南平四下里转转。顾宪章得知南平重上评审名单,确实很满意,下午推掉其他工作,等在办公室听汇报。杨陆顺并没把如何找门路地经过说出来,把重点放在了县里如何接待省里是考察组,这次考察组行程是先是临江县再南平县,最后去化民县,还是有个县淘汰出了大名单,显然是南平顶了名额。

顾宪章看了看马峥嵘,问:“陆顺,这次来地考察组,我也想你陪同。怎么样?你不说在水稻研究基地跟这些专家们很熟啊。”杨陆顺说:“这次领队的专家姓葛,也是副所长,通过我地接触,我觉得葛所长为人很正直,潜心研究水稻栽培数十年,要想用什么手段来改变他的决定,我看不那么简单,我还担心弄巧成拙,不如请顾书记安排张副县长陪同。张县长是多年地农业副县长,应该比我更了解南平农村的情况。”顾宪章说:“陆顺,基地申请到手后,我就让你全盘抓,你迟早是要熟悉情况地,何不早点开始呢?”马峥嵘忽然微笑着说:“顾书记,我觉得小杨说得蛮有道理,专家嘛当然希望县里派熟悉农业情况的领导陪着,即便在考察中出了什么情况,有熟悉情况的张翼鹏在,也能及时进行补救或者解释,小杨到底是外行,一个应对好,反倒坏事。

”他冲杨陆顺呵呵一笑。还有句话没说,那就是以后地考察报告对南平不利的话。追究责任时打扳子也不是杨陆顺挨。杨陆顺也就是担心考察报告出问题,短短三天时间将不知道要应付专家们多少难题,要说陪着吃饭喝酒他不怕,怕就怕在专家知道他是个二秆子,连本县农业情况都不熟悉,如何放心把商品粮基地设在南平呢?通过上次出评杨陆顺知道,最终绝定权依旧在专家评审员,不过象陈泊然这样手握实权的人可以鱼目混珠肆意取代罢了。要真凭实力。南平是没任何机会了,可也要做得船过得舵过得,不然考察报告上没一句好评语却上了榜,引发麻烦不好。

还得张翼鹏领着农业局懂技术的干部陪同考察组为妙。马峥嵘这么一说,顾宪章马上闻弦歌而知雅意,不禁呵呵笑道:“陆顺真是干实事的人。没把握就不点头答白,生怕耽误县里的工作,宁可自己受委屈,不错不错!”马峥嵘也帮腔道:“顾书记,还是你培养得好嘛,小杨破格提县委办副主任不就是你慧眼识人才?”他还不知道顾宪章与杨陆顺关系好得很,只想抽空帮杨陆顺多说点好话,把杨陆顺尽量争取过来。顾宪章以前多少还担心杨陆顺年轻气盛,仗着后台想抓权,没想他如此小翼。

大事小事都先为县里工作出发。真有得了一员大将地快感,就笑着说:“老马你莫把功劳推我头上。是陆顺思想境界高,事事以工作为出发点。很值得下面的干部学习啊,等陆顺把商品粮基地争取到后,我要开展一次学习,就用陆顺地事迹做教材,做模范起带头作用。”不等杨陆顺谦逊,不看马峥嵘诧异的眼神,顾宪章继续说:“那好,这几天你就在家休息,等考察组一走,我们就一起进省里做最后地竞争,一定要把商品粮基地搞回来。老马,看老朱得空不,得空现在就碰个头,不行就晚上开个小会,让张翼鹏和农业局派人参加。

”晚上在县委办公楼小会议室,朱凡祖强忍着心情不愉悦说:“老顾,我看这样不好吧?翼鹏现在正督促各乡镇干部在搞退旱还水,大部分农民都不理解,好好地经济作物怎么说不种就不种了呢?还要按照市里要求搞计生工作大普查,如今农民不象以前那么好管了,诸多工作,大伙忙得焦头乱额的,怎么就还要翼鹏分心呢?再说杨陆顺本就是县委委任地全权负责人,他一直在负责,临时这么一换,怕是小杨也不乐意吧。”顾宪章严肃地说:“杨陆顺同志确实是全权处理申请商品粮基地,但不能把这个艰巨的任务全压在一个年轻干部地肩上,何况申请国家商品粮基地是我县目前最急迫地工作,不是某个人的事。

这次小杨从省里回来,说专家考察组的同志都是很敬业的农村工作者,肯定在考察过程中会很严格,小杨担心自己不能应付考察专家地专业问题,特别提议请张翼鹏等懂农业知识的同志协助,我看杨陆顺同志思想境界很高嘛,不搞不懂装懂,还能看清自身弱点,这样很好嘛。可以看出该同志是把县里的工作放首位地,不计较个人得失,我就喜欢这样的年轻干部!”又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张翼鹏道:“张县长,你说呢!”张翼鹏哪里还敢有异议,急忙表态说:“顾书记,杨县长确实一心为县,值得我努力学习。

我一定不辜负县里的重托,陪好省里来的考察组。”马峥嵘轻笑道:“张县长,陪个考察组不算什么重托吧,但一定不能让考察组的专家对南平有任何看法,要是因为这点小事影响了国家商品粮基地的申请,我想你也不怎么好对全县数十万农民交待啊!”这下把张翼鹏的脑毛汗都吓出来了,听马书记意思,要是商品粮基地申请不下来,就要把他当替罪羊,那他还不得引咎辞职才行?!忙乱间都不知如何回答,求助帮地看着朱凡祖,只盼望县长大人救他一救。

朱凡祖就叹息顾马太会耍手段,轻巧间就把重要责任甩到了政府这边,要他担保不出问题,他也不敢拍胸脯,只是委婉地说:“张县长,那这几天你就放下全部工作,把省里的考察组接待好。”张翼鹏傻了眼,对杨陆顺说不出啥滋味,恨肯定恨了,搞商品粮基地就全是他搞出来的,可又怕,生怕杨陆顺在省里不努力争取,要是商品粮基地搞不到,顾宪章还不生吞活吃了我?就只盼望会议快散,他好赶紧着去杨陆顺家摸摸情况。现在只有跟杨陆顺搞好关系,不至于以后把责任全推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