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三七章

杨陆顺焦急的等着回电,可就是没动静,接连再呼了几次,电话始终沉默,问炊事员游主任经常喜欢去什么地方玩?炊事员也不清楚,茫然无助。零点看书/眼见着时间流水般地过去了半小时,硬是没来电话,杨陆顺看了看手表,再不去怕黄晓波等不耐烦,如果只身前去,又怕老顾会有看法,毕竟要带着上万元的礼物,再硬着头皮等了一刻钟,还不见有回电话,杨陆顺强做微笑地对李奇光说:“李主任,顾书记一会怕赶不及了,要不请你代表县委去黄处长家?”李奇光蠢蠢欲动,嘴巴上谦逊道:“杨县长,那怎么行?只有顾书记才能代表我们南平啊。

”杨陆顺叹心里叹息着,不得不劝道:“李主任,你是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顾书记现在是怎么也联系不上,这里就你是最高领导。黄处长忙了一天,已经很疲倦,明天还不知道会去哪里,怕耽误事啊,要再不去,黄处长就要休息了。还请李主任拿个主意。”李奇光这才看了看白利民小秦,捏拿着说:“要真是这样,我就勉为其难代替顾书记走一趟了,先声明,我跟黄处长不熟悉,还是杨县长为主谈项目工作,我就做个陪衬好吧?”杨陆顺点点头,提着“人头马路易十三”和两盒不知名的雪茄烟当先出了门,小周早就在楼下把车开到了单元口,等杨陆顺李奇光上车就启动前行。

杨陆顺说:“小周,去圆橘西路的翠澜小区。”李奇光递了根烟给杨陆顺打听着说:“杨县长,那黄处长没住在省委大院里?”杨陆顺说:“哦,没有,住在他爱人单位分的房子里。我也没去过,只知道住址。”李奇光就吧唧嘴巴说:“那黄处长的爱人肯定也是了不得的单位,不然怎么分到小区的住房呢。啧啧,还是省里领导会享受啊。陆顺。这次我真开了眼界了,一瓶不大的酒居然卖9888元,听那游主任说还是凭老关系去买的,货紧得很呐。顾书记也是清廉干部,居然也没想到要尝尝这路易酒,呵呵。

”杨陆顺真没心情闲聊,他还在想老顾是不是会有意见,怪只怪那该死的游主任。巴结领导也得等领导闲了嘛,紧要关头找不到人,嘴巴敷衍着说:“哦,洋酒关税高。本来又是世界名贵酒,贵得很。”小周专心地开车,好在路上没发生堵车。顺顺利利地到了翠澜小区门口,在保安开栏地时候,杨陆顺探出头问:“这位老哥,请问二十六栋走哪条路啊?”那保安抬手一指道:“左边的路直走,楼身上有编号。\\”车上人都左右打量楼身上地编号,好在小区路灯明亮,不至于看不清楚,到了二十六栋楼前,杨陆顺对李奇光说:“在三楼301室的。

”却见单元口铁门拦路,凑近看去。门上有个呼叫器。虽没用过,看了会大概也就明白。按下301再按呼叫钮,便传来了蜂鸣声。一会才听到有个女声问:“你们找谁?”杨陆顺估计是莫红红:“是莫处长吗?我是杨陆顺呀,黄处约我来的。”格地就听到了门锁一响。李奇光砸砸舌说:“好家伙,都是自动化啊。”整个人都显得畏缩起来,进楼道才看清楚,居然这栋楼一层才两套房间,心下里一估计,怕是四室两厅超过一百八的面积了。到了301门前,杨陆顺按了下门铃,马上就有人开门,却不是莫红红,杨陆顺知道是保姆之类的服务人员了,那女人迎他们进来,在门口的鞋房请他们换了双软底白布面鞋而不是拖鞋,杨陆顺就觉得到底是省城,不用拖鞋用软底鞋,既显高档又不怕客人有脚臭味。

进了喏大的客厅,里面的装饰顿时让杨陆顺觉得富丽堂皇,来不及细看,就被黄晓波爽朗地笑声吸引了:“陆顺,是不是路上堵车了?这么久才到,等得我哈欠连天啊。”杨陆顺把手里的烟酒放在墙边的小几上,分明看到黄晓波眼神一跳,知道是满意的表现,就笑着握手道:“对不起黄处长,这么晚还打扰你休息,这是我县地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李奇光同志,李主任,这就是黄处长!”李奇光抢上前一步操住黄晓笔的手就摇:“黄处长,您好,打扰您休息,万分歉意。

”黄晓波就显得客气而不亲昵了,微笑着说:“李主任,请坐。”坐在宽大松软的沙发里,李奇光还在好奇地四下打量,杨陆顺恭谦地说:“黄处,本来我县地县委书记顾宪章同志也要来拜访黄处长的,不巧临时胃病犯了,就不能来了,顾书记托我向黄处长问好。”黄晓波说:“那就感谢贵县是顾书记了。李主任喝茶。”李奇光还在四下看,猛地听到叫他喝茶,忙不迭捧起杯子就喝,烫得一哆嗦也不敢吱声,只是苦着脸赔笑:“啊,黄处长的茶真香啊!真香,怎么不见尊夫人?”杨陆顺见李主任言不说正题,心说黄晓波会无聊得叫你喝茶,无非觉得你是县委领导让你开口说事罢了,既然你不开口,那我越俎代庖了,就说:“黄处长,我们南平县已经向省政府报请国家商品粮基地的项目,这个项目能给南平农民带来不少实惠,本来南平属于贫困县,但我们在县委顾书记不等不靠自强自立的思想带动下,主动放弃申请贫困县,转求商品粮基地,想化被动为主动,为农民争取收益,还请黄处长能关心我们县。

零点看书/\\\”黄晓波暗想杨陆顺确实能说会道啊,这番话冠冕堂皇哪象是来走后门呢,就微笑着点头问:“听陆顺一说,是应该大力支持啊,不知省政府由哪位领导主管这个项目呢?”杨陆顺说:“是省政府副秘书长陈泊然同志。”黄晓波说:“我知道了。我会把贵县的决心传达给泊然秘书长的。农村工作一直是我们春江省各界领导极为关心的重要工作。能不能提高农民的生活水平直接体现了我们春江改革的进程,你们南平县地指导精神很符合省委主要领导同志地意图啊。

”杨陆顺就不再罗嗦。恭敬地说:“感谢黄处长对我们南平的鼓励,我这就回去把黄处长地指示转达给县委顾书记。黄处长操劳公务累了一天,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再次感谢黄处长。”直到出了门,李奇光总觉得这趟来得不值得,前后才说了几句话,连个稳当信也没听黄处长给,就狐疑地问:“陆顺。就这样呐?”杨陆顺心说,要是顾书记来了,我还会多坐一阵,你白顶个县委领导的头衔不起作用。还不如大家都早点睡觉,笑呵呵地说:“李主任,黄处长已经亲口答应了啊。

”李奇光楞眼看着杨陆顺。杨陆顺只得解释:“黄处长不是说了找陈秘书长么,黄处是省委书记地秘书,陈秘书长得了黄处的话,总会要热心点对我们南平的。再者我们明天也还得去找陈秘书长嘛。”李奇光根本就没听到黄晓波这话,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省委主要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还沉浸在某种震撼地冲击中,根本没听清楚两人谈话的细节。就含糊着点头道:“哦,这样啊,就怕黄处长忙得忘记了,就麻烦喽。”回到办事处。老顾等人居然还没转回来。

眼看都十一点了,连个电话都没有。杨陆顺悄悄对白利民说:“老白,这个姓游的真不懂事啊。\\单位花那么多钱配的传呼机成了摆设,不知道棉麻怎么用人的!”白利民说:“杨县长,棉麻地江经理在跑调动的事,想进省棉麻公司,其实比我们早一天就到了春江,只是为了给顾书记腾地方,他去住宾馆了。”杨陆顺心一动:“哦,那老江跑得怎么样了?”白利民说:“应该差不多了,估计年底就会动。”杨陆顺笑咪咪地问:“老白,你都说窝在县社机关无聊,那就去棉麻当经理嘛,操心几百号人的吃喝问题,就不无聊了。

”白利民说:“杨县长,是你提议的哦,我就先谢谢杨县长地提携大恩了。”杨陆顺哧地一笑说:“你把我四姐转去棉麻,我就晓得你白经理有什么打算了。我也听说你调整到县社当副主任,是整批调整人员中最理想的,看来县社的龙海琦主任待你也不薄哟,还用得着我提携你?”白利民忙说:“杨县长,你不清楚供销社这塘水,棉花是计划品,每年都有一定农业贷款资金,如今县里财政紧张,有钱地单位县里都拽在手心里的,特别今年,没了财政下拨款,这棉麻公司的就个钱,怕是朱县长的救火钱呢,我估计不错的话,经理这位置怕是县里点了头,县社才敢任命的。

”杨陆顺说:“好家伙,连个棉麻公司经理职位都这么大竞争,我没料到啊!”白利民笑了笑,心里泛酸得很,你三年抵得别人一辈子,当然不把棉麻公司小小的集体性质的单位放在眼里了杨陆顺要等着老顾回来汇报,就扯着小秦等人玩升级,炊事员呵欠连天的在旁边看,他还得等顾书记回来准备夜宵。李奇光倒是精神头很好,边打牌边炫耀黄处家富贵:“那电视机肯定是二十九寸的,还是索尼牌子呢,怕得要上万块一台吧?客厅地吊灯好大好大,跟三星四星宾馆大堂里地吊灯一样贵气,还有沙发,软得象刚晒了的棉被,肯定是意大利洋皮!”倒把小秦炊事员这些人唬得一楞一楞地。

好容易等到凌晨一点,老顾才剔着牙进了门,哈哈一笑道:“哟,你们好兴致啊,这么晚还在升级。”李奇光把手里的牌一丢说:“顾书记,刚才黄处长来了电话。怎么呼小游也没见回机,怎么了?”顾宪章脸一沉望着游主任。\\/\那游主任正得意把顾书记伺候好了,被老顾一瞪,吓得冷汗刷地就出来了,手忙脚乱地翻着手提包,果然传呼机上好几次呼叫记录,可怜巴巴地说:“顾书记,这呼机响地声音太小,我、我根本没听见啊。”杨陆顺鄙夷地看了姓游的一眼。

说:“顾书记,我们去隔壁房吧,我和李主任有点情况跟你汇报一下。”到了隔壁,顾宪章木着脸坐在沙发上。说:“陆顺,怎么搞的,我一走就来了电话?”李奇光越俎代庖去了黄处家。赶紧解释道:“是这样的,大约九点黄处长才来电话,说是明天还要陪刘书记下县市,怕以后几天都没空。我和陆顺就很着急,不断呼小游,可半小时了也没回电话,黄处长那边又等不得,就商量下,我和陆顺一起去地,带了一瓶酒和两盒烟。”杨陆顺也说:“真是太不巧了。还是通讯不发达。

要是有个大哥大,就不得误了顾书记的大事。”顾宪章暗道可惜了。不过听得是李奇光与杨陆顺一同去地,心里舒服了很多。至少杨陆顺的动向有人看着,不至于把县委书记错口不提,就故意笑道:“哎呀,我和小游一起去了音乐沙龙听歌了,难怪听不到传呼响的。有老李做代表也是一样的嘛,说说情况。”杨陆顺说:“这次去,主要是向黄处长汇报了我们南平争取项目的决心和意图,同时把顾书记你的想法告诉了黄处长,黄处长对我们南平县委不等不靠、自强自立的做法很赞赏,为了促成我们县的项目,他答应去找陈秘书长说说。

”李奇光说:“顾书记,黄处长对我们南平可以说地赞口不绝的,很支持我们南平申请商品粮基地。”顾宪章一拍沙发扶手说:“好,陆顺立了大功,有黄处为我们说话,比我们找上面说千句万句都管用啊!”就望着陆顺微笑,李奇光明白书记意图,笑着问:“顾书记,肚子饿不饿?炊事员在做夜宵,我去看看,好了叫你们啊。”顾宪章等李奇光出去后,叹了口气说:“陆顺,我今天错过了机会啊。”杨陆顺说:“顾书记想见黄处长就还得等几天,等行处得闲了,我们一起吃个饭。

黄处应该很高兴认识你的。”顾宪章说:“那就好,那就好。明天什么时候约陈秘书长啊?不知道秘书长有啥爱好,陆顺,你可得按排好哟。\\/\”杨陆顺说:“既然黄处明天就找陈秘书长打招呼,我看就请秘书长吃晚饭吧,白天嘛,是不是我和李主任跑跑计委农业厅等相关部门单位呢?”顾宪章说:“我们一起去,难得有由头跑跑大衙门,不管有没有用,总也认识得点工作人员,不定下才就要求到他们的,陆顺,我看这次基地是跑不了了地,你居功甚伟啊!”杨陆顺客气了几句,顾宪章却说:“陆顺,你不知道,南平不少人在等着看咱们的笑话,申请不到,很多人就要跳出来指手画脚,我倒不怕,兵来将挡嘛,你就不同了,你太年轻资格太浅,你再也经不起波折了,申请成功也才是胜利的第一步,怎么搞好基地,怎么通过基地挽回失去地财政补贴,不解决这些问题,你在南平就立足不稳。

担子很重,出于对年轻干部的保护,我私下问问你的意见,你要不怕风险,我全力支持你抓基地,要不愿意搞,就让张翼鹏搞算了,他反正是农业县长。”杨陆顺明白这是老顾对他的拉拢,但品出话里话外始终对他能力不信任,什么年纪轻资格浅只是怀疑的借口,基地从开始到现在是他自己一手跑出来的,这会要成功却怀疑他的能力,激起了他的傲气,说:“顾书记,你就放心把基地交给我,保证不会辜负你的期望。”顾宪章点点头说:“那好,等基地批下来。

我就着手安排。不过你千万要警惕朱凡祖,他是县长直接负责政府全盘。而且财政一手抓,那个财政局长奇林又跟老朱关系好,这都将是你以后要面对的困难啊。”第二天,顾宪章果然精神抖擞地领着李奇光等人四下里跑,和办公室地小干部们敬烟聊天,打听些所谓地内幕小道消息,如何对付这些衙门里地小官僚,顾宪章确实很老到。一盒好烟几句抠痒痒肉地话,也颇能调动他们地情绪。陈泊然主持着基地评审例会,面带严肃地听着专家们地批叙,其实心思早飞走了。

他心里有本帐,前后有七、八个县托了各样的关系求他照顾,不过最让他上心的还是南风市的南平县了。一个基层单位居然就请动了许连山和黄晓波,可以说是省委省政府的路子全通了,他这排名靠后的副秘书长肯定得服从秘书长的指示,而且省委书记地大秘书,连一般副省长都要给三分面子,何况他这副秘书长?不过又觉得南平的那个杨什么的副县长小题大作了,有必要惊动秘书长他们么?就冲着许超美柳江安排的美人儿和两千块地红包,就足够了,莫非那姓杨的另有所图?他这么一想歪了,就觉得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可又实在想不出那姓杨的要干什么。好在晚上南平地县委书记请吃饭。究竟有什么企图,晚上一定会见分晓的。杨陆顺要单独宴请陈泊然。就给柳江去了个电话,打听下此公的爱好。柳江不好说陈泊然外表道貌岸然却一肚子男盗女娼,就委婉地说:“那个陈秘书长啊,他喜欢玩咯,唱歌跳舞样样里手,再就是爱钱,你也别准备什么礼物,直接包三两千红包给他,他还高兴些!”杨陆顺就愕然,赤裸裸拿钱去办事就是贿赂了,可想到拿价格9888元的“人头马路易十三”送黄晓波,同样不也是贿赂么,就黯然下来。

当晚宴请陈秘书长时,杨陆顺老是耿耿于怀放不开,才喝了半斤五粮液就头昏眼晕的,完全不在状态,顾宪章还以为杨陆顺这段时间在春江南平两头跑累出了病,心里就更觉得自己没看错人,陈泊然更觉得这年轻人不错,不是说“感情铁,不怕喝出胃出血”么,就善意地提醒杨陆顺不舒服就不要喝了,杨陆顺强忍着不舒服也要陪好关键人物,只是脸青白的吓人。饭后小憩,陈泊然见杨陆顺顾宪章只为基地事说项,试探了几次没觉得有其他要求,就终于开了金口,保证南平县评审过关,顾宪章就要请陈秘书长晚上娱乐娱乐,陈泊然笑咪咪地说:“小杨,你跟超美不错,今天怎么没见他呀,这里是他许局的辖区,我们去富泰找他去。

”顾宪章心里很是后悔,怎么就把许超美看走眼了呢。杨陆顺拿着三千元的红包哆嗦着手塞进秘书长的随身包里,顾宪章暗暗好笑,收钱的居然比送钱地还心安理得。既然是陪省领导去玩,陪同地就只有顾宪章和杨陆顺了,先是在富泰的“卡拉OK”厅唱歌,然后就是许超美安排陈泊然顾宪章去按摩,杨陆顺心情不佳,心里整翻腾呢,偏生陪唱歌地妹子不安分,扭糖人一样粘在他身上,一双手不规矩地这里抓那里掏,杨陆顺不好意思当着顾、陈的面对那妹子反感,见顾陈一走,挥手推开那妹子,说:“规矩点啊,我心情不好!”那妹子见同来地姐妹已经有生意了,而且眼前的男人还蛮帅,就只顾挑逗,难得遇上看着顺眼的人,又有钱赚,就恨不得在“卡拉OK”包厢里做了这笔生意。

两人正推搡,许超美进来了,见此情景哈哈大笑:“你这妹子屁用没得,要是个五、六十岁的老鬼我还理解你,我大哥这么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都拿不下,真是丢了富泰的脸。”见杨陆顺满脸不愉快,以为嫌这女的不漂亮,手一挥道:“你出去,小费照给,叫满鬼再带两个盘子靓的来。”那妹子只得走了,杨陆顺乘机说:“小超,这两天我有点伤风,加上晚上喝多了几口,实在难受得很,你也莫管我了,你去玩你的,我在这里躺一会,算你帮哥的忙好不。”许超美确实见杨陆顺脸色不怎么好,又要伺候两个领导,也不再勉强,说:“那你就在这里休息,等会他们都会回包厢的,结帐嘛,你去找这里的马经理,我这就去打个招呼,不得杀你的黑。

”杨陆顺在包厢,就觉得肚里开了锅一样翻腾,一狠心跑去卫生间吐完这感觉舒服点,回到包厢就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顾宪章享受了省城级的按摩后,笑咪咪地回了包厢,见杨陆顺在沙发上睡得正酣,不由有点感动,这样的同志哪里找,领导按摩去了,他还守在这里,也不去抽空乐和乐和,比起那小黄要贴心多了有了陈秘书长承诺,顾宪章就晓得没啥好操心的了,带着杨陆顺李奇光到春江的几大百货商店逛了两天,几人都大包小包买了不少高档衣服,反正费用有白利民出,白利民也见机,给顾书记买了块镶钻的欧米茄手表,给李奇光杨陆顺则买了普通的雷达表。

不过白利民事后发现杨陆顺带的雷达表居然在商店要卖三千八,赶紧换了块女式样的,算是送给沙沙带。顾宪章留下杨陆顺和白利民继续盯着基地评审,自己和李奇光回了南平。杨陆顺叫白利民算算这次到省里花了多少钱,白利民手板一摊说:“已经五万出头了,杨县长,反正我们在春江等最后的消息,不如叫小秦盯着,我们去桂林玩两天?飞机去飞机来很快的。”杨陆顺本在疼惜花钱太大,这厢老白还在怂恿着花钱,心里就冒火,就想批评几句,可一想自己不曾经也花了白利民不少钱吗,有什么资格批评他呢,转念一想,说:“老白,哪里也别去了,我想这几天跟春江是老同学聚聚,这一回南平抓了基地工作,不知何时才会有空。

”老白就暗中点头,难怪杨陆顺能结交到这么多朋友,连旅游玩耍都不去,全心全意营造关系网,幸亏我也看得准人,以后紧跟着杨县长,不说当很大的官,至少在南平我也说得话起了。就益发恭敬地伺候起杨陆顺来,比对顾宪章还尽心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