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四一章

朱凡祖心里大笑:杨陆顺呀杨陆顺,我等的就是你开口出点子!杨陆顺见朱县长、奇林都很认真地倾听他的话,而且似乎朱县长的眼神还很热切,就以为自己的诚意打动了老朱,心下更是笃定:“朱县长,我看奇局长确实有难处,我琢磨着维修农田水利设施获利最大的应该是我们的商品粮基地,我当初的目的也是处于这种考虑,既然县里财政紧张,忽地拿不出那么多钱,那商品粮基地帐户上不是有八百万么,我看可以暂时拿点出来应急,当然这笔钱是专用的,还得朱县长下个死命令,有钱了就填上。

零点看书/”朱凡祖和奇林诧异地对视了一眼,都发觉眼神里有着惊喜,朱凡祖万万没想到杨陆顺会把主意打到基地的专用帐户上,看来到底是后生可畏啊,浑然不顾市里一再强调专款专用的警告,既然你自己给自己出馊主意,我自然得助你一臂之力,而且是大力!他内心在不住盘算,脸上却露出的是深思,半晌才对奇林说:“奇林,你觉得呢?”奇林马上说:“朱县长,我看可以,反正只是暂借应急,有钱了再补上。”他可不管你什么钱,应急就成。杨陆顺说:“朱县长,我不知道各乡镇占用了多少年的农民义务工积累工,要全部清退,我看各乡镇怕是不得同意,但近两年的,我想无论如何要拿出来搞水利设施建设,还请朱县长到时候把把关!”朱凡祖看着杨陆顺诚恳的神情,内心柔软处忽地被打动了下,但马上又坚硬起来,皱着眉用手指摩挲着胡茬说:“这事怕不好办,用钱物抵工其实是顾书记默许了的,也是为了缓解乡镇财政紧张的一个手段,万一我们这么搞引起顾书记有其他想法。

就不妥当了,当然你的应急办法我看还是可以的。你要觉得没问题,就同奇林一起去办吧,至于乡镇头头们那里,得让他们涨点记心,我去找他们谈。”朱凡祖见奇林喜孜孜地走了,心里也蛮痛快,原因为杨陆顺会利用自己在市省的关系跑市财政局搞笔钱下来,却没想到他居然把主意打到专款上去。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看来年轻人干事业的劲头足,通盘考虑却是不清晰,完全没预料到某些决定将造成何种程度地后果,杨陆顺呀杨陆顺。你要是我的人,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犯错误,谁叫你是老顾地狗腿子呢。

他脸上露出丝怜悯的冷笑。抓起电话摇到政府办秘书科,派了个心腹去找奇林,一定要奇林立即回个电话。朱凡祖狠狠地抽着烟,前后去市里跑了好几趟,拜托了不少领导想换届时进市里,可惜功亏一篑,在常委会上被否定了,看来最后一站是南平喽,一想到今后还要在顾宪章面前怄气,他夹烟的手指都不禁抖了起来。\\\天黑得很早。窗外早就漆黑一片。他看看手表已经是六点多了,好在电话响起。奇林打来的。朱凡祖急切地问:“奇林,你跟杨陆顺在一起吗?”决我的难题,怎么也得请他喝酒感谢他嘛。

”朱凡祖笑了:“我就知道奇局长灵泛,告诉你,这事还得保密,千万不能让顾书记晓得,万一不准动用专款,那我们的工作就被动了。”钱到财政局帐上就利马拨到下面财政所去,一刻都不滞留。”朱凡祖听他似乎不很重视,就强调说:“莫大意啊,万一没钱开不了工,你我都难看,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就要想一切办法让杨陆顺没机会离开你的视线,最好吃了饭去王中王唱歌,折腾到半夜,第二天一早你亲自去杨陆顺家,直接拉着他去农行,事完后,你拉他去财政局,当着他的面把款子调拨下去,一来让他放心,二来越迟让他接触老顾,我们这钱才用得放心。

你应该晓得老顾地厉害,他一句话下去,我看大多数乡镇书记们都不敢用这笔钱的。”县长提醒,我差点大意了,朱县长你放心,我保证圆满完成任务!”奇林确实对杨陆顺这人不感冒,主要原因他也私下不得不承认是嫉妒,他比杨陆顺只大了五岁,却还只是个正科级的局长,虽然说财政局算很好的单位,他也算比较年轻地局长,可想到杨陆顺三年三级跳,似乎后面有大背景,按说不讨好,至少也不能得罪,可他仍看杨陆顺不顺眼,即便这次主动想招解决了他的难题,他也只认为杨陆顺是想搞个人政绩而已。

还真亏得朱县长提醒,万一顾书记下死命令不许动专款,那他就被动了,到市里搞不到钱延误了水利开工,老顾真会摘了他的乌纱帽。心下惶惶,脸上地笑就益发灿烂,安排的酒宴自然更丰盛了,一改他自己少喝酒的习惯,在桌上不住与杨陆顺碰杯,感觉酒喝得差不多了,对着陪同的办公室主任等人使了个眼色,慢慢地桌子上就少了人,只留下他最亲近的心腹手下在倒酒。奇林一副很诚恳地模样凑在杨陆顺耳边说:“杨县长,这次你帮了我大忙,俗话说大恩不言谢,以后在政府有什么事,你一句话,我奇林保证办得熨熨帖帖。

”杨陆顺当然也有回敬:“奇局长言重了,都是替公家做事,何必计较得那么清楚呢。倒是我以后在政府这边,少不得要多麻烦奇局长了。”奇林说:“杨县长你这么够义气,兄弟有难就上,我看这次换届你保证全票当选的,以前我在工作上对杨县长说了些牢骚话,还请见谅,我年纪比你大几岁,气量却远不如杨县长啊,这杯酒我干了,当是小小惩罚!”看两人似乎拉近了距离。零点看书/\\\他冲那倒酒一丢眼色,那人赶紧借口出了包厢。守在门外不让人打扰局长谈话。

奇林见没了外人,就笑得益发亲热:“杨县长,我看这钱得尽快转过来,打到下面去,钱到位了,那帮乡镇书记们才有干劲,俗话说隔行如隔山,你怕也不怎么晓得我这财政局长的难处。”杨陆顺笑着说:“我看你的难处就是如何把钱用在刀刃上吧!”奇林一拍大腿说:“杨县长高论。一语中的啊!总共只这么多票子,那么多手来要,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偏生个个如狼似虎。少了一个子就搬这个书记那个书记来讲情,甚至有的直接请顾书记下命令,拿到钱了就笑咪咪。

没拿到钱就骂咧咧,我到南平快两年,没过过一天安身日子,唉!”杨陆顺见他诉苦,心里觉得奇林有点反常,估计是帮了他解决了问题,故意讨好罢了,就只是微笑不接茬。奇林自顾自地说:“这次你帮我搞到了钱,千万莫提前透露出去啊,不然我家地电话又得没夜地响个不停了。反正只有你知我知朱县长知。我也好按你地计划把钱拨下去。”杨陆顺点点头说:“奇局长你放心,我理解你的难处。”奇林说:“那就多谢了。我看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我们到王中王唱歌去,开张这么多天了。

我也没顾得上去捧场,今天去捧场,多叫几个人去热闹热闹。”杨陆顺还要推辞,奇林假做不高兴地说:“怎么,只许你杨县长帮兄弟,就不许兄弟去你家歌厅捧场?未免看我不来吧,走了走了。”几人一车到了“王中王”卡拉OK厅,进门后杨陆顺发觉歌厅有了小改动,大厅居然被隔离开了,只省服务台在外面,杨陆顺笑着对徐经理说:“徐经理,安排个包厢,我这几位朋友想娱乐娱乐。”徐经理微微一鞠躬对奇林等人说:“请上三楼九号包厢。”就做着手势带路,奇林说:“杨县长一起来。

”杨陆顺说:“你们先去吧,我有点事想跟张经理说说。”奇林牢记着朱县长地话,对身边人说:“你们先上去,我等杨县长。”杨陆顺见奇林等他,也不好耽误,就问服务台的服务员:“什么时候把大厅隔离开了啊?”那服务员说:“是昨天临时赶早搞地,听您爱人说好象有人提了意见,来玩的领导不愿意在大厅那么多人的注视下上楼,怕影响不好,就隔开了,只留个走廊去楼梯口,还派了人守在楼梯口,没有服务员带领不许随便进去人。\\\”杨陆顺心说怕是上次让那找堂客的人吓住了,也好,安全第一。

杨陆顺和奇林上三楼去,随便着就遇上了几个乡长书记,看来会议结束了都并没直接下去,而是留在县里娱乐了。当然这两年乡镇领导纷纷在县城起了小楼或者住在爱人单位的家属房,真正扎根乡镇的越来越少了。杨陆顺进了包厢,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摆了不少零食和红酒,里面的三个人却都没唱歌,显然在等领导。那开车地司机见奇林来了,凑上去耳语几句,奇林点点头,那司机赶紧走了。奇林一首歌没唱完,包厢门就被人敲得山响,服务员妹子居然紧张得不敢开门,杨陆顺觉得奇怪,开门一看,好家伙,外面六、七个书记乡长,哄地就钻进了包厢。

奇林苦笑道:“你们这些同志有没有道义啊?我好难得请动杨县长来娱乐一次,你们都不放过我!”那些书记乡长嘻嘻哈哈地各个端起杯子就自己倒酒喝,纷纷给杨陆顺打招呼,全然不理会奇林,沙镇的镇长对杨陆顺说:“杨县长,真要搞冬修也没什么,可哪有钱请农民呢?奇财神现在穷得很,我都懒理他,省得找我借钱过年。”众人轰然大笑,奇林苦着脸装气愤,杨陆顺等他们笑声停了后才说:“你们没钱?你们年年都把农民的义务工积累工折成立钱物,那不是钱是什么?我看乡镇也该拿几年的钱出来,好好搞下水利维修了。

”听到叫乡镇吐出早就作为福利奖金发放一空地抵工钱物,书记乡长们马上就苦起了脸,七嘴八舌地说:“又不是我们当头的私分了,乡干部日晒夜露的。发点奖金也不为过嘛”杨陆顺听他们说得离谱,就说:“你们找我吵也没用。顾书记已经准备研究,各乡镇得逐步把瓜分地抵工钱扣出来,直接从财政工资款里扣除!”这下把书记乡长们镇住了,顾书记的手腕他们领教了多年,敢在老朱面前吵,却不敢在顾书记面前不恭敬,大家伙愁苦着脸沉默了会,忽然马坡子乡的书记说:“杨县长。

你把基地搞回南平是大功臣,你地话在顾书记面前有分量,帮大伙个忙,替我们把实际情况说说。免点吧?要是直接从工资里扣,我们没办法开展工作了啊!”其他人纷纷点头要求杨陆顺去说情。杨陆顺见威胁起了作用,心下有点得意。\\\故意语重心长地说:“不是我不去替各位美言,我是怕明年要是再大量降雨,农田水利设施没休整好被水涝了基地,完不成上储备粮任务,我怕上面的压力下来,顾书记就只得拿我这基地总指挥开刀了。我杨陆顺本意把基地搞来是造福南平乡亲地,可因为某处疏忽让农民遭了殃,我就是撤职坐牢也难抵其责啊!”其实这些书记乡长如何不知道农田水利设施失去功能的后果呢,实在是财政紧张,不得以而为之。

当然也能理解杨陆顺的顾虑。真要是南平明年涨洪水或者连降暴雨减了收成,这板子下来。都一下就打到杨陆顺屁股上。杨陆顺见他们气馁,就抛出自己的“绣球”说:“其实我也理解你们的难处。我也有我地难处,要不我们折中一下,各乡镇拿出两年地抵工钱,好好地搞完这次冬修,我看顾书记也不会逼得太紧。当然这只是我的设想,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良策?是不是各乡镇私下也商量商量?”书记乡长们也心知肚明,他们卡了抵工钱却要让县财政拿出笔钱搞冬修,简直是妄想,就看究竟要退几年地钱,他们最为关心,退两年真不算多,要是还舍不得出血惹恼了顾书记,一个常委会决议下来,怕是还要亏得更大,心里已经就答应了,但嘴巴上还是要罗嗦了几句,无非就是哭穷。

奇林见差不多了,司机叫来跳舞的女同志也快来了,就开始撵客:“我说各位封疆大吏们,是不是该走了啊?我是耐着烦让你们纠缠杨县长这么久了啊,该说地都说了,杨县长也答应帮大家找顾书记美言,适可而止啊。”书记乡长们就道谢而去,奇林笑着说:“搞鬼,这些人跟牛皮糖一样,粘上来不占点便宜就不让你安身。”看到茶几上一片狼籍,苦笑着说:“我看简直就是一群害虫。钱主任,叫服务员把这茶几上的东西全撤了换干净地。”那服务员妹子一直站在包厢电视机旁边,听到吩咐马上就撤换得干干净净,又照开始的样子重新摆满了茶几。

杨陆顺翻看着这些小吃的价格牌,估计少说也上了一百好几十,外加四瓶红酒两百,一会就为歌厅消费了近四百元,还不知道要唱几小时。没多久司机带进四个年轻漂亮地妹子,逐一介绍后,杨陆顺知道全是财政局的干部职工,奇林大笑着说:“服务员妹子,放慢三曲子,我们好跳舞,服务员要是会唱歌就伴唱,恩,唱好了一首两元奖励!”那服务员眉开眼笑,赶紧就放那些她会唱的影碟,运气好一晚上兴许还能得个二十多块的奖金四个妹子看来是漂亮大方型的,轮流着请杨陆顺跳舞,还容不得拒绝,径直上前拉着杨陆顺的手往包厢中间拖,还贴得很靠近,让杨陆顺吃不消,他越退缩,那些妹子合邪一样就更来劲,杨陆顺勉强跳了四曲就硬不起身了,没想奇林一声吆喝,四个妹子连拉带推地把杨陆顺往中间拖,想走是没门了,四个妹子把门一堵,杨陆顺还不好意思发火。

\\娱乐时间摆官架子,杨陆顺觉得很无聊。好在沙沙来得及时。进门见杨陆顺在跳舞,心里虽然有点酸酸的,可脸上的笑却很客气:“我听说奇局长来捧场了,就赶紧上来致谢的,没想我家陆顺也在,没打扰大家唱歌跳舞吧?”奇林见杨陆顺的爱人来,马上叫停了乐曲,暗示那几个妹子放稳重点。开心地说:“汪老板,惭愧惭愧,早就应该来捧场了地,今天跟杨县长一起吃饭。才想起来。虽然杨县长是我领导,可我把你汪老板当妹妹哟。”沙沙说:“那我就高攀了,认了那平地财神当哥哥。

不发财都不行啊,那老妹我就请老哥跳舞助兴了。”奇林拍手大笑:“求之不得啊,杨县长没意见吧?”杨陆顺大度地做了个请的手示。好在奇林跟沙沙跳舞很有风度,腰板挺得笔直,手也只是虚虚环着沙沙地腰,浑不象跟单位地妹子那样贴得很紧。一曲下来,博得大家热烈地掌声,沙沙借机说:“局长老哥,我有个侄女过完年就从地区财政学校实习了,我看干脆请她地局长舅舅就近安排实习单位。好不好?”奇林就佩服沙沙这种钻劲。也晓得杨陆顺曾经为了侄女差点撤职,哪里还不赶紧答应呢。

说:“沙沙老妹,莫说安排实习。等毕业了我直接安排进局机关上班,舅舅对侄女不好怎么行呢?”杨陆顺也暗暗点头,沙沙这次后门走得有良心,四姐最心疼的就是灿灿,要知道灿灿毕业就在财政局上班,肯定高兴。第二天早上不到七点半,奇林亲自坐车进了杨陆顺家的院子,倒是让杨陆顺颇为感动,堂堂局长这么操劳,说到底是在积极支持他的基地工作,就热情地请奇林吃了顿家常早点,等到农行上班了,才一同去银行办理手续。这笔款子在到南平后,顾宪章就强调全县只有杨陆顺这总指挥有支配权,所以农行见了杨陆顺的条子才敢动。

钱打进财政局的帐户后,奇林请杨陆顺去财政局农业股,亲眼看着农业股的同志结合着冬修水利计划报告,造各乡镇的资金表,下拨款通知单,期间奇林不发一句话,切实按照计划要求办。中午杨陆顺在奇林陪同下简单吃了午餐,没休息就继续工作,直到下午快下班,才全部下好拨款通知单,只等乡镇财政所地同志来拿取。杨陆顺晓得平常财政局没有这么高的效率,完全是局长亲自坐镇才能在一天完成得了,也不免感激地说:“奇局长,今天耽误你一天啊。

”奇林呵呵笑道:“耽误我?是我在耽误杨县长的时间哟,明天后天,下面的头头见到了钱,开动员时说话气也足、腰板也挺,这才不会延误农田水利建设工作嘛。”杨陆顺笑笑,见一同陪着去吃饭地人少了个熟人,便问:“奇局长,怎么没见袁副局长啊?”袁副局长者,就是原县委办行财科长也。奇林说:“老袁啊,去市局学习了,年底通常有个学习,他代表我去的。今天晚上是打麻将还是去唱歌呢?”杨陆顺笑笑说:“我建议打一溜升级如何?”奇林摇着头说:“我看还是去唱歌吧,你爱人的舞跳得很好,我还想请老妹跳一曲呢。

”次日,杨陆顺才进办公楼,就被请到了朱县长办公室,杨陆顺见办公室并无他人,就笑着说:“我还担心迟到了碰头会呢。”朱凡祖得知奇林已经把那笔款子全拨到乡镇了,估计即便老顾反悔也难,何况有几个乡镇已经开始搞动员了,就得意地说:“陆顺,有钱就好办事啊,各乡镇都在积极准备动员,我看形势大好,不会耽误开工地。今天我急着去市里边汇报工作,碰头会你主持下,大概意思就是派机关同志分别到各乡镇协助动员工作,有情况、有困难及时反馈到政府办,我们要拿对策,哦,我和奇林一起去,他说还得求市局增拨一百五十万,不然就没足够的资金让同志们过个安心年啊。

我估计行程两天,如果有变,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杨陆顺见朱凡祖和颜悦色地跟他讲话,脸上的笑也显得亲切,看来主动出主意解决政府工作中存在的困难,获得了朱县长的认同。杨陆顺第一次主持了碰头会,气氛很好,任务安排下去大家没有异议,他也没说饶舌,就准备散会各自分头行事,临了苗幼成说:“杨县长,这次冬修动静如此之大,肯定得影响计生工作,是不是请杨县长去给顾书记请示下,让各乡镇的计生乡长和计生办的同志不参与冬修,配合我搞计生工作呢?顾书记不下指示,我怕我成光杆县长哟。

”杨陆顺说:“行,我这就去县委那边请示顾书记,我想顾书记会体谅你的难处。”到了县委,守在书记办公室外面的小曹说顾书记在开书记会,杨陆顺只得等候,过了大半小时才见闵书记等人出来,小曹不敢怠慢杨陆顺,立即进办公室请示顾书记,然后出来笑嘻嘻地说:“杨县长,顾书记有请。”杨陆顺进去后给顾书记马书记敬烟,还没开口,顾宪章问:“陆顺,各乡镇的搞冬修地动员工作进行得到如何了啊?下面有什么反映?”杨陆顺说:“按照朱县长地部署,下面乡镇已经开始搞动员了,今天政府那边把机关干部全数派往各乡镇协助动员,顾书记,您看是不是县委这边也派干部下去呢?这样更显得重视呀。

”顾宪章没理会,还在问:“哦,行动蛮快嘛,知道老朱如何解决资金问题的吗?”杨陆顺如实汇报道:“顾书记,朱县长也很为难,财政确实很紧张,奇林局长最大限度也只能从市局要到百五十万。为了不耽误冬修工程,我提议动用基地专用款暂时垫付力资,等明年再从乡镇财政里扣回这笔钱。”顾宪章和马峥嵘顿时愕然,没留意居然问题出在了杨陆顺身上,顾宪章有点恼火,说:“陆顺,这么大地事我怎么就不知道?是老朱让你这么搞的?!”杨陆顺说:“确实是我提议地,朱县长也就放手让我去搞了。

我也是急着怕耽误冬修,头两天尽忙这事了,没来得及给您请示汇报。”顾宪章就拿起电话要财政局,得知奇林去了市里,气恼地把话筒一摔:“陆顺,搞不好你问题大了,你不知道专款专用啊?现在又是换届的紧要关头,万一有人捅上去唉,不早跟你讲过么,就是不记在心上,明明的老朱管财政,你在一边瞎操心什么你。”马峥嵘赶紧圆场:“顾书记,陆顺的出发点是好的,商品粮基地是你要求搞的,陆顺这总指挥也的你定的,陆顺是不想基地有问题嘛。

我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市里领导还是看得清楚问题实质的。”顾宪章揉了揉太阳穴说:“单愿如此吧,奇林这小子溜得快,不然我非叫他把钱全给我收上来!”杨陆顺就觉得顾宪章太过敏感,何况他本就是政府的副县长,为政府排忧解难何错之有呢?就算的挪用专款也不是做奖金福利发放,维修水利设施多少也算是用在商品粮基地上了嘛,心下不以为然,继续汇报计生工作,让顾、马二人苦笑不已。PS:新群45707361,180人的新VIP读者群,请大大们前来指点。

小子红着脸悄声说:下月小子想拉票竞争下榜,还请订阅的大大们留下宝贵的支持小子。如果万一进了第十,那小子就加倍时间码字,报答大大们的厚爱。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