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四三章

张巧坐在服务台前闷闷地看着关关清理现金帐,整整一星期了,“王中王”忽地就没了从前的兴隆,没了川流不息的人群,更没了大把的收益,整个陷入了奇怪的冷清中,还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要持续多久。零点看书/歌厅开业初张巧觉得投资太少,按照平均每天4000元的营业额,抛去每月不到两万的开支,几乎可以净赚10万,她一股就能分到1万的利润,简直恨不得把建设打一顿,明明可以投两到三股的,大男人却胆子比堂客们还小,建国家也有悔意,只是限于才开张不久,不好意思提出再加股。

可生意猛然间就冷清下来,头一天她还没觉察,以为是偶然情况,二十个包厢仅有四个营业,还都是些学生庆祝生日,大厅里倒还坐满了人,不过2块钱唱首歌的利润仅仅的巨大投资的点缀而已,而且沙沙没来,顾书记那颐指气使的老堂客也没来,就连经常维持秩序的便衣警察也没来,好在开业之初前来捣乱的那些街痞流氓都晓得“王中王”惹不起,还没人来搞破坏。第二天同样如此,以前她认识的单位领导、乡镇干部全都没了影子,包厢虽然前后来了几拨散客,但都只唱了三两小时,而且在包厢里的消费也不多,她和建国的爱人曾红云就有点坐不住了,近两万元的开销,至少每天开门得做千把块钱收入才得行,连续两天只保本,建设建国两兄弟也开始着急。

到了第三天情况依然没转好,四个人象黑了冠子的叫鸡,拢在一起想对策,还是建设在公安局打听到了消息:“不知什么原因,各单位都接到了县委纪委的指示,说不准用公款大吃大喝,违令的单位头头要受纪律处分!我开始还不知道。找顾局打听才晓得这么回事。”张巧大惊:“建设,晓得好久解禁不呢?要是搞上几月半年没生意。那还不亏死啊!我和红云姐是老板没工资的啊。”建设摇了摇头,沮丧地说:“不知道,顾局说这是国家三令五申了的。妈的,什么时候不执行,偏生老子开歌厅就搞廉政!”曾红云心疼血汗钱,就偷偷拽建国的衣襟,建国唉了声问:“我那妹妹不知道搞什么名堂,只说生意会差点,也不至于差到亏本的地步吧?出了这么大事她连面都不现一个。

\\\\她还是贷款投地钱,如何得了哟。我们几万块钱都心疼得死,她倒好”建设狠狠地把烟屁股踩熄,说:“你以为她会没钱?杨陆顺是县长。顾书记是红人,坐在屋里一天都不晓得收好多钱的礼呢。她钱来地容易,当然不心疼了。”张巧掐了建设一把:“少放屁。有你这么说妹妹妹夫的吗?现在是想办法,不是埋怨谁。建国哥,你跟建设去沙沙那里问问情况,建设我警告你,在陆顺面前说话注意点,他是县长,我还指望他出面帮我解决干部编制的。”建国建设就去了沙沙家,没见杨陆顺在家,沙沙正辅导旺旺做功课。

建设没坐稳就大声说:“妹妹,你还有闲心在家里辅导旺旺?!你去看看歌厅。鬼影子都没几个!”沙沙就让旺旺进小房间。微笑着说:“二哥,做生意是这么的。总有个高潮低谷,大哥你开店子应该清楚啊。”建国说:“这我晓得。生意有好有歹,甚至不开张都搞过,可我们在大生意啊,一天开销都是大几百上千的,而且你又是大老板,不是着急么。”建设哼了声说:“妹妹,我可从顾局那里打听了内部消息,是县纪委搞什么廉政,不许公款消费吧。要是没那些拿公家钱消费的单位了,靠小老百姓,有几个舍得一晚上花几个月工资去玩的?妈的,我们三兄妹也是背时,刚开张没一月,就搞出这事,沙沙你说老实话,是不是你家杨陆顺得罪纪委地领导了?”沙沙耐心地解释道:“二哥,你吃公家饭十几年了,还不晓得政府的套路?也许上头抓得紧就搞几天,还能长久么?开业这二十来天也赚了点钱,吃老本还吃得起嘛。

”沙沙其实还有原因,只是怕说出来让建设这大嘴巴瞎传。建国为人厚实,抓抓头说:“妹妹,你投了近二十万,可得赶紧想想办法哟,我们几万都还是小数字。”沙沙说:“大哥,谢谢你关心,我们三个还是团结点,熬过这段苦日子就好了。还有,这段时间我和顾书记爱人是不会去的了,服务员们也统一了口径,只说是你们两兄弟合伙开的,与我无关。\\/\”她只想婉言劝住两个哥哥,千万莫乱了阵脚。零点看书/建设老是惦记他那两万块钱,知道前段赚了点,就想收回本钱,到时候也伤不了他家地筋骨,就说:“要得,妹妹,开业后二十来天,我听张巧说毛收入就有八、九万了,看是不是叫红云算算利润,我们按股份分红吧,我借的钱想早前还,欠债总显得在朋友面前做不起人。

”沙沙火就来了,还是耐着性子说:“哥,才开张没一月,本钱都没收回,谈什么分红呢?我们不是事先约好,收回投资再分红么。你急什么呀。”建国本想同意,可见沙沙确实连贷款都没还,分钱不合情理,就跟着劝建设:“老弟,你要体谅下老妹撒,她投了那么多钱,就是亲兄弟,也得照定的合同规矩办嘛。要亏,你也只两万块,我比你还多一股,我都没你急。”沙沙就冲建国笑。建设被哥哥戳穿了私心,恼羞成怒地说:“你多两万了不起啊,你是布匹店有钱赚撒,我跟张巧就那么点死工资,辛苦几年才存了那么几千块,那两万还找爸妈那里借了五千才凑齐,张巧亲戚家都是拿死工资地,借的钱不赶紧还了,他们万一要用钱。

我怎么解释?我看你们都亏得起,站着说话腰不痛呢。我亏不起,要是这生意还起不来,我要退股!”沙沙晓得建设从小私心就大,也体谅他家的条件,气归气,但亲哥还是丢不得,琢磨着六子的事个把星期就应该有个结论,忍住气愤委屈说:“哥。话莫说死了,这才三两天就稳不住了,我看还是等等,生意总会好起来的。”建设脖子一倔:“等多久?等到亏完?!”沙沙说:“一个礼拜吧。要是生意再不好,随便你们决定,该退多少分多少。我一个子不少你们的。

”看着两个哥哥出了院门,心里酸楚得很,把哥哥们拉进来为的什么?还不是想扶持扶持他们,可怜这点心思,哥哥们怎么就不体谅呢,还是六子说得好,现在的社会开始拜金了,在钱字面前利字当头,什么亲情好友都敌不过孔方兄!仅仅才三两天就试出了建设,好在建国有点良心。不象建设那么私心重。才放下哥哥们地事。\\\六子的事又揪住了她地心,这番动作。全是六子安排地,说上面有个考察组会来摸查县里领导干部的情况。能不让上面地人知道为好,所以考察组最多在南平也就个把礼拜十来天时间。

而且六子这几天明显忙碌得很,黑早出门很晚才回,怕是应付考察组了。张巧就这么闷了一礼拜,天天生意冷清,好在年底了某些个体户老板带点朋友出来“潇洒”,勉强保本而已,完全看不到转好的现象。她想想就觉得累,白天要照7、8小时身份证照片,晚上还要熬到深夜,以前生意好兴致还高,现在简直度日如年,看到那些无所事是地服务员气就不打一处来,不干活还拿百来块钱工资!建设也是天天到歌厅盯着,眼见期限到了,强拉着建国找沙沙摊牌,沙沙话说出去了也不愿意在建设面前反悔,当下就按照红云的帐薄,刨去一切开支净赚了六万,建设连本带红分了二万六千元。

建国到底心疼妹妹,坚持着没退股份。沙沙看着建设喜孜孜地数钱,厌恶地问:“建设,你可想好了,你退了就别想再进来,到时候我和大哥赚钱了,你别后悔。嫂子张巧要愿意干,我欢迎,开关关一样的工资,但不能管帐了。得做其他地杂事。”建设说:“你嫂子说不干了,这一月她亏伤了瞌睡,人都瘦了好几斤。想我嫂子红云,可以全天守在歌厅里。”且不提沙沙兄妹为歌厅产生的纠纷。杨陆顺这段时间也在忐忑中度过。先是听说市里的农业副市长廖永明要带人来调查,后来又改成市财政局农业局农业银行的人组成财会审计联合调查组,带队地是市财政局分管农业方面的事业经费和有关专项资金的副局长带队,不知何顾又延迟两天,才姗姗来到南平县。

南平县委却让县委纪委地领导负责接待安排调查事宜,而且是纪委陈书记全程陪同。南平县只向调查组呈上了份《南平县九月底农田遭渍情况调查报告》。调查组的同志很是负责,不仅把南平县挪用的基地资金的来龙去脉查了个清楚,还实地按照南平县调查报告上提供的乡镇名单逐一调查,不仅问询了大量受灾农民,还实地去被浸泡的民房查看,更有随行人员拍照为证。不过市调查组成员里还夹杂着个市纪委的干部,白天随同考察组,晚上则由县纪委的同志陪着四下调查。

\\/\朱凡祖知道顾宪章会有对策,却没想到布置得如此周密,从财政纪委的人严密监督冬修农民力资款开始,他就知道要想再耍花样是不可能的了,没个乡镇头头不在乎乌纱帽地,何况他们早得了杨陆顺地承诺只返退两年的农民义务工积累工款,足让他们额手相庆了,加上由马峥嵘带队地冬修工程质量督察队四下巡逻,也让乡镇干部不敢偷工减料,实踏实地按照计划全面翻修农田灌排沟渠设施和水土保护设施,保证了此次冬修水利设施的质量。不过他也不怕,你杨陆顺挪用专款是事实,家里开歌厅也是事实,就看调查组怎么查了。

市调查组足足在南平跑上跑下一星期,才撤退。回到市里。调查组立即把全部材料整理成报告,最快速度呈到了王市长办公室。王智泓看完报告。陷入了沉思,当初他在市委书记碰头会上听到纪委同志提交地检举信,信中说杨陆顺假借冬修水利的名义挪用国家商品粮基地专用款,其主要目的就是用于他妻子开的豪华“卡拉OK”歌厅,冬修只是个幌子,只有这样才能动用专款,进而达到截留专款二十万元投资开豪华歌厅。当时他在碰头会上就严肃指出杨陆顺是行为不仅违反了财金纪律,而且还是贪污犯罪行为。

要彻查到底,他那会心里很高兴,终于让投机份子显出原形。可会上章副书记却有异议,无他。一个刚从省委党校毕业的梯队干部,不可能蜕化如此迅速,不排除有诬告陷害的可能。而且当务之急是派人搞清楚专款地用途,如果真的全部用于冬修,则贪污专款用于开歌厅地诬告就不攻而破。孙书记则两不相帮,觉得党和组织培养个干部不容易,要保护,真要犯了错误,也得严肃批评,挪用专款一事暂不上报省国家商品粮基地总指挥部,看调查后具体情况定夺。在研究调查组的时候,他与章副书记又有分歧。

他主张派高规格的调查组。而章书记则不应该打击基层干部的积极性,主张相应管理部门组成精悍的调查堕。务必实事求是。孙书记又来了个折中,以对口管理部门为主。纪委只派一名同志调查,整个调查组已调查基地资金用途为主,调查杨陆顺纪律问题为辅。\\这让他很不满意,觉得孙书记考虑太多,而老章则明显偏袒杨陆顺。可他看完眼前的详细报告,不禁对年轻的杨陆顺产生了歉意,挪用基地资金行为,完全是杨陆顺出于一个党员干部的良知,把农民地利益放在了首位,为了农民的利益,他宁愿丢官罢职,宁愿以身犯险,而那莫须有的诬告,无非是某些眼红、嫉妒杨陆顺的家伙背后施放地冷箭!先入为主、不客观看问题要不得啊,王智泓叹息着,眼前闪现出在会议室送杨陆顺去党校的场景,那会还误会小杨同志是党内的投机份子,却没想到小杨地思想境界如此之高,放弃进省委机关、市委机关工作的良机,义无返顾地回到了基层,舍弃名利一心为农民办实事,何等难得!不禁心里闪起与之促膝长谈的念头,想到各县区农场即将召开党委换届、政府换届会议,万一因此导致小杨同志落选,将是政府部门的巨大损失,关心则乱,便匆匆打电话请孙书记明天听取考察组的调查汇报。

与孙书记联系完毕,看时间还早,想了想,叫秘书进来,指示他电话联系南平县的杨陆顺,要与之通话。杨陆顺此时却在家里看份材料,是顾书记特意请纪委陈书记搞的,凡是被调查组请去问话的人,不论干部职工农民,都有人在事后把他们与调查组领导的谈话完整地抄录下来,最后汇编成材料。杨陆顺看得很仔细,特别是调查干部的提问,尤其过细,好在只是就事问事,没有诱导地问题,而农民们虽不清楚究竟是谁要搞地冬修,但遭了灾的农民还是极为感激政府感激组织,把他们地疾苦放在心里,异口同声地说冬修搞得好,早就应该搞的。

县财政局和乡镇财政所地调查情况更明显,反正县财政局把款子全拨了下去,乡镇拿了钱就有纪委财政局的同志专门监督用途,几乎是每一分钱都花在了冬修施工上。只要调查组把实际情况反映到市里,章书记看一定会满意的。王智泓的秘书按电话本直接拨杨陆顺办公室电话,可惜没人接,秘书问:“王市长,杨陆顺没在办公室,要不要我找南平县政府办的人找杨陆顺呢?”王智泓就摆了摆手,不想搞得动静太大,抽个空到南平走走不就行了。第二天,赴南平县调查组的三位负责人来到市委小会议室汇报情况,见会议室居然座着南风市前四把手,这阵仗未免也太大,转念一想南风只有两个国家商品粮基地,也难怪领导紧张了。

孙书记面无表情地听完汇报,翻看着手上新打印的调查报告。就请调查组的同志离开了,他确实仔细听取了报告。也认真看了南平县部分乡镇遭涝的报告,就觉得杨陆顺的行为出发点是好的,虽然没存在贪污现象,但把挪用却是坐实了,有功奖励有过批评,也是正常的组织原则。半晌才抬头说:“汇报听完了,各位有什么看法,老彭。你地纪委书记,你先说说。”彭辉扬了下手里的材料,说:“个人认为杨陆顺同志是关爱农民地好干部,想法好。但做法不对,虽然没有检举的贪污行为,但不顾专款专用的纪律。

还是要给予处分,就看是党内处分还是行政处分了。”见孙书记微微点头,王市长和章书记都急于发言,章书记尊敬王市长是二把手,示意市长先说,王智泓顾不得谦让,说:“孙书记,我先在这里做个自我批评,杨陆顺同志挪用基地专款一事,在上次碰头会上我没经过调查。就主观地认为杨陆顺同志有问题。是不科学的。我仔细看了南平县提供的农民遭涝情况报告,又对比调查组收集的情况。得出了个结论,杨陆顺同志的决定是果断的。也是及时地,俗话说天有不测之风云,谁能保证明年南平县不会再有大面积的强降雨呢?谁能肯定明年南平风调雨顺不干旱呢?我们是共产党人唯物主义者,是农民群众的领导者,我们要做的就是未雨绸缪,把预料得到地问题解决在未发之前。

显然杨陆顺同志就是这么考虑的。这里我还很欣赏杨陆顺同志把农民利益放在首位的高尚品德,明知道挪用专款是犯错误地,明知道马上县政府要换届了,换个明哲保身的人,我看他即便看出问题实质,也不会有决心去做的。我们很多事情都在搞特事特办,我看杨陆顺同志就属于特事特办,不但没过,反而有功!倒是南平县的朱凡祖同志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身为县长,明知道县境的农田水利设施破损严重,却不积极组织维修,等出了问题,不积极解决资金,明知道杨陆顺同志挪用专款而不制止,我看朱凡祖同志这里有问题!”说着指了指头部,意思是“思想有问题”。

章书记越听越高兴,笑呵呵地说:“王市长,我们的看法基本一致啊,小杨同志从省委党校毕业,就主动要求到政府工作,放弃他擅长的文字工作,我就晓得小杨同志有替父老乡亲办实事的决心,我曾听市委秘书科的张民辉讲,当初在省委党校小杨就主动把留省地机会让了出来。这就是王市长说地,品德高尚嘛。我也赞成王市长的,可以批评,但不能影响小杨进步,农民需要这样地贴心人嘛。至于南平县朱凡祖同志的错误,要狠狠批评,本职工作不抓好,就是渎职,农民们是损失,应该全算在朱凡祖同志头上,县长不是那么好当地,要为境内的百姓负责。

”二比一,孙福民党委书记,真要投票也只算一票,如果搞成二比二,他不想把老章老王搞得难堪,但也不容许别人挑战他这个市委书记的权威,杨陆顺即便做了天大的好事,该奖励不少一样,但有错误是不能姑息的,就说:“老章老王的想法很好,我也欣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干部好党员,共产党人不搞功过想抵,毛主席一生也是三七分嘛。何况杨陆顺同志还是我市的青年梯队干部,在纪律上要求要更严格。当然凡是都要一分为二来看,不能因为有错误就弃置不用,杨陆顺同志还年轻嘛,出发点正确,我们还是要给予他改正错误的机会,我看这样,杨陆顺同志处分免了,但要在全市范围通报批评,并勒令南平县限期还回挪用的专款,朱凡祖同志的问题,还请王市长处理。

不知道你们昨天看南风新闻没?南平县的冬修声势浩大啊,但又朴素无华,没有从前的红旗招展,也没锣鼓喧天,但干部农民的干劲挺足。”王智泓听到要通报批评杨陆顺,心里有点不情愿,可听到孙书记提电视,就领会到了,笑着说:“是吗?我昨天还真没看南风台,听孙书记说得壮观,我得抽空下去看看,顺便带着市有关部门的同志看看临江县基地是水利设施情况。”章书记就呵呵直笑,知道小杨同志不仅没过,王市长这番下去,少不得要好好表扬表扬!PS:新群45707361,180人的新VIP读者群,请大大们前来指点。

小子红着脸悄声说:下月小子想拉票竞争下榜,还请订阅的大大们留下宝贵的,在九月份支持小子。如果万一进了第十,那小子就加倍时间码字,报答大大们的厚爱。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