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六一章

新提拨为乡长的范海波等了快一个月,才等来这次去杨陆顺家表忠心的机会,其实他在正式任命新平乡乡长后就领着堂客孩子去拜谢了杨县长,只不过杨陆顺没在家,是沙沙接待的。零点看书/以后范海波几次想单独见见杨陆顺,可惜杨县长似乎对他很冷淡,不给他机会,完全看不出杨县长脸上曾经熟悉和煦的微笑,这令范海波大为不解,他也怀疑杨县长是不是察觉了举报信的事,不过要是因为举报信事件还有怨恨,那为什么杨县长还会在县委常委会上竭力保举他提乡长呢?范海波百思不得其解。

眼瞅着农村双抢结束,新平乡的柏油路即将竣工,范海波认为该是主动联系杨县长了,就与乡里王书记商议好,单独前往杨陆顺家。杨陆顺无心一句话让范海波就提了乡长,心里很是不情愿,对范海波自然也就不冷不热,推了几次请吃饭,再也躲不掉了,倒要看看范海波搞什么名堂。范海波小心翼翼地上了楼,笑着打招呼:“杨县长、汪主席,打扰了啊。”沙沙扑哧一笑说:“是海波来了啊,莫叫汪主席,跟以前一样叫沙沙得了。都有人说我是汪精卫了。快请坐,我去泡茶啊。

”杨陆顺也不禁莞尔:“汪精卫,亏他们也想得出。范海波见杨陆顺笑了,心情放松了些许,看着杨陆顺都没起身迎一下,心下还是多少有点伤感,想当年在新平都是被笑面虎打击排挤的对象,杨陆顺处境更为艰难,才几年功夫就爬到了副县级进了县委常委,在南平手握实权,要是没杨陆顺提名。这乡长天晓得何时才当得上!朋友怕是没缘分做了,就老实点做个忠心的手下。说不定杨陆顺发达了还会大大提携一把。半个屁股坐在沙发上敬烟道:“杨县长,请抽烟,总是沙沙单位的熟人朋友在开玩笑吧,沙沙是农行工会主席,称呼汪主席是很正常的,杨县长,这次来打扰你休息,主要是有点工作想请示汇报的。

王书记本也想来,不过实在忙得抽不空,就嘱咐我一定要做个非常严肃地政治任务来完成。”既然是谈工作,杨陆顺就请范海波去书房。这是他的习惯。沙沙把茶泡了就算完成任务,当上县长夫人后她架子也起来了,一般的人还没这待遇。\\看在老范跟六子曾经还算朋友才招待客气,这时四姐上来悄声说:“沙沙,范海波带了箱烟和酒,放在楼下客厅的,是不是”沙沙说:“那就放杂屋去吧。”心里想又得麻烦建国拿歌厅去,可惜老白总不提粗棉布生意地事,不搞点什么,怎么安心在家呆得住哟。

杨陆顺看着眼前似乎局促不安的范海波,这是曾经一起在新平喝酒吃狗肉地朋友啊,身份的悬殊导致连朋友都做不得。未免也是造化弄人。如果海波不隐瞒举报信的事,或许还能做朋友。就说:“范乡长,有什么事就说吧。”范海波说:“杨县长。就叫海波吧,听着亲切,都叫了好多年海波了。是这样的,新平地境的柏油路大概还有三五天就竣工了,正巧呢,杨陆顺听了心为之一动,他当年狼狈出了新平,内心早把新平视为不详之地,以后老父母住到了县里,祖坟也迁移到了县里,除了工作需要,极少再回新平。

如今他已经是县委常委、政府常务副县长,对于没出过什么干部的建华村实属罕见,人都有点虚荣心,不能衣锦还乡犹如锦衣夜行,杨陆顺虽没幼稚到“鸣锣开道”去显摆,但在研究修路时,他还是忍不住提议先修新平段,这也是为什么新平段十来公里油路能首先竣工地原因,当然也得感谢顾书记的支持,这就足已说明杨陆顺心里仍旧是把生他养他的新平乡放在心里的,范海波和老王的建议不能不说非常诱惑着杨陆顺,但他还是谦虚地说:“范乡长,我看没必要搞如此大动静吧?要是其他乡镇都搞通车典礼,我看浪费人力物力,何况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做得主?还得顾书记点头才行的。

零点看书/\\”范海波忙说:“杨县长,乡乡通油路本是我们南平的重要工作,我想顾书记也会支持我们新平的,不过我和王书记到底人微言其轻,还请杨县长替我们传达心声。我们都已经晓得了,这次修路是杨县长凭私人关系引来的资金,如此造福乡里,理所应该主持通车典礼地。新平地农民们都还记得杨县长曾经为新平做出的贡献,比如当年苎麻受益地农民、植树造林受益的农民,还有那些在计划生育中受益地妇女们,说起原来的杨副乡长,个个都夸好呢。

”杨陆顺微笑着摇摇手说:“海波,你也学会乱表扬了,都是些应该做的,不值得你拿出来说哟。”范海波听杨陆顺改了称呼,知道迷魂汤多少起了点作用,更加谦恭地说:“杨县长真是虚怀若谷,换了别人说那些或许有点阿谀之嫌,我是亲眼看到了的,句句属实,当年要不是被笑面虎打压。任由杨县长施展抱负,我们新平何至于此?在全县都快排到老末了。而且我也是被笑面虎压制的干部之一。要是不杨县长爱护重视我,我也没机会当上新平的乡长。不过请杨县长放心,我保证切实遵照你的指示,紧紧跟随你的步调,努力把新平的工作搞上去,一定让今年各项工作都要比去年好,保证在年底评比中大幅度提高名次,不给杨县长丢脸。

不让杨县长的家乡落后!”杨陆顺这算是第一次赤裸裸地听到部下表忠心了,也曾经有不少单位地头头用无声的行动或者含蓄点地话语表达过忠心,但如此直白的还是头回,看到以前跟自己称兄道弟的朋友就这么在政治上依附了自己。多少有点成就感,但也不会因为几句漂亮话就不追究过错,微微一笑说:“范乡长言重了。你这次任命为新平乡长,是组织的决定,我只是恰逢其时地在会上提名供组织上参考。你要感谢的是组织,而不是我个人,何况我仅仅是个副县长,我的话能真正被人贯彻执行的不多哟。

”就紧紧盯住范海波。范海波呼地站起来,表情很愧疚、痛心地说:“杨县长,请您严肃批评我吧,上次检举笑面虎的材料,我、我因为性格懦弱、办事前怕狼后怕虎。\\/\辜负了杨县长地信任。没送去市纪委,事后又因为惭愧而不敢坦白。我对不起杨县长,可没想到杨县长胸襟宽阔。不计前嫌地提拨重用我,我若再做对不起杨县长的事,就、就不得善终!”杨陆顺见他终于坦白了,心里也轻松起来,如果范海波抵赖不认,虽不会公报私仇去找茬撤掉他,但也绝对不再理会他,既然他勇于承认错误,何不见好就收呢,就抬手虚压说:“海波,你坐你坐,我不是责怪于你,只是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行,对隐藏在我们队伍里的坏分子要毫不留情地利用各种合法手段清除他们,纯洁队伍嘛。

笑面虎多行不义,终于自我毁灭,当时你要勇敢点,也许现在就是南平的反腐英雄呢。好了,事情过去了,我们就不再提,要向前看嘛。你提拨后我没怎么客气地招呼你,其实我也有苦衷,我自己就是年轻领导,你目前在南平乡镇里也算比较年轻地乡长,我前脚提拨你,后脚就跟你打得火热,是怕遭来闲话,我不跟你走得近,只说明我是看个人能力及成绩来为组织选拨干部,同时也更利于你的成长。还请海波莫见怪啊!”范海波这才恍然大捂,连连点头道:“杨县长就是境界高,是我思想有问题,这下我明白了,距离远点,是免得有人在后面嚼舌根子。

杨县长这么关心我的成长,我、我范海波就是粉身碎骨也报答不了知遇之恩啊!”杨陆顺严肃地说:“海波,不要把组织地关怀片面地理解为个人施恩,你我是同志,我不想某些领导,把提拨了的干部当什么自己人,我只看你的个人表现和工作成绩,搞好了该表扬的不吝啬,办砸了,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范海波看着杨陆顺脸上神色变换如此之快,大有跟笑面虎有得一比,心里一哆嗦,脸上的笑就带上了谄媚:“杨县长,我知道了,下半年工作看我的表现。

”杨陆顺见敲打得差不多了,笑着说:“海波,明天你带着新平乡党委的建议,我安排你向县委顾书记汇报。汇报时尽量言简意赅,也是你在顾书记面前表现才干的机会,要把握好。\\明天上午你到我办公室等消息,还得看顾书记抽得出时间不呢。”第二天的县长碰头会上,杨陆顺就提出了新平乡的通车典礼方案,朱凡祖脸都绿了,要不是见鬼地修路资金投资,他怎么会被麦嘉诚骗去海南呢?事后他也听到传言才逐渐明白,姓麦地原来是杨陆顺联系来的,他以前总还认为损失了海南地投资是失误,但引来修路资金却是大功劳,没想也是替人做了嫁衣,气愤之余就说:“通车典礼?新平那截路前后不到十五公里,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吗,杨县长你的意思呢?”杨陆顺说:“我觉得有必要搞一下,乡乡通油路是我们南平公路建设地辉煌成果,这也标志着我们南平县摆脱了简易公路的缚束。

走向经济飞速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新平乡还有其他马上就要通油路的乡镇,那里居民情绪都非常高涨。多年来天晴一身灰下雨一身泥的时代过去了,他们欢欣鼓舞,赞美党和政府为他们做了天大地好事呢。都说要与民同乐,我看我们政府应该与当地人民分享通车的欢乐呢。”苗幼成感慨地说:“别说老百姓高兴,我也挺满意,那简易公路地罪我是受够了,没急事倒无所谓,只是慢点晃点。遇上急事,车都跑坏,人坐在里面就别提多难受了。”这么大的事,朱凡祖也知道决定权在县委。

就说:“看来幼成你也得买几挂鞭炮去庆祝庆祝了。杨县长,你就去县委汇报下,看顾书记怎么决定吧。”杨陆顺电话联系了顾宪章。在电话里是竭力摆通车典礼的好处,顾宪章起初把新平段公路最先修建也是回报杨陆顺引资之意,既然杨陆顺还想在家乡人面前来个衣锦还乡,干脆好人做到底,说:“那你带着新平的人过来,给他十分钟时间汇报。”范海波也算下了功夫的,估计是在招待所里对着镜子搞了模拟汇报,不用十分钟就把新平乡党委会的决定说了个通透,顾宪章点点头说:“范乡长,你已经说得很清晰了。

就把报告放我这里。研究后再通知新平。陆顺,你留下。我们研究研究。”等范海波走后,顾宪章笑咪咪地说:“陆顺。\//\这次新平搞通车典礼,我很支持,我看就你去主持吧?”杨陆顺忙说:“顾书记,你得亲自主持典礼,而且没你主持典礼,新平的老百姓会不干啊,乡乡通油路工程,一直是在顾书记亲自关心下,才得以顺利进行的。说心里话,我还真想在家乡父老面前主持典礼,可我不能因为个人地私心,抹杀了顾书记的勤政爱民之举。要是顾书记不介意,我想等通车典礼结束后,去我出生的建华村主持个学校落成典礼,我小时候就在建华村小读书的,很有感情,还想出把风头,去题学校名字。

请顾书记批准!”顾宪章呵呵直笑说:“通车典礼拉我去主持,只是新平想显得规格高点,他们有面子嘛,我去倒无所谓,就怕其他乡镇有样学样,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呢。看来我得规定下,只搞新平这一次,权做代表,邀请市里领导也来参加,让新平抖一回。这事你就别操心了,我让宣传部和交通局地人具体办,县委办政府办两方协调就行了。今年早稻的大收大购任务很紧,得赶紧装运上船,我们还得去菊花塘搞新库入仓呢。你得闲联系下菊花塘的王区长,哦,你那党校同学成杰英也是菊花塘地副区长,好好联络下感情。

”半月后,八月十号,新平乡柏油路通车典礼在县委顾书记的主持下隆重开始了,出席典礼的有市政府的领导和市交通局的领导,市电视台、《南风报》来了精干的摄相组和采访组,县电视台的记者们也撅着屁股拍上拍下,忙得不亦乐乎。顾书记致了开幕词,市里领导先后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最后市县大小十五位领导笑容满面地在红绸缎前扬起剪刀,在乐队高奏的《运动员进行曲》中,完成了通车典礼。三十辆装满早稻的货色一齐拉响汽笛,缓缓载着新平四万人民群众地激情、希望奔向远方;乘坐在客车上地人们喜气洋洋,再也不为旅途颠簸发愁;拉货的农用卡车司机卖力地冲着记者地话筒讲叙油路的好处,为节约油钱、修理费而兴奋。

市领导们去新平乡政府办公楼会议室,简单地听取了乡里地工作汇报,对着摄象机热烈地赞扬了南平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团结奋进,坚持改革开放,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又语重心长地嘱咐乡领导干部要心怀于民,要切实减轻农民的负担为重任。然后就笑盈盈地乘车回了县城。送走了通车典礼的领导,就只留下杨陆顺为主的主持建华村小建成典礼的部分县领导,除去杨县长,还有县委办的谌副主任、政府办的林主任、县教育局长王鸣,科级随行干部数人。在乡街道的供销饭店吃了中午饭。

稍事休息,就驱车前往建华村小。不过因为中午闹酒。县委办谌副主任午睡多了半小时,已至到建华村小时,比预定时间晚了近一小时,杨陆顺远远看见熟悉地路口站满了迎接领导的学生,小小地娃们穿着统一的短袖短裤,举着塑料花小红旗,蹦跳着统一的步伐,却是晒得满脸通红、晶莹的汗珠子滚滚而下:“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杨陆顺原本笑容满面的脸立即阴沉下去,喝道:“小周停车!”小周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立即踩了刹车。杨陆顺跳下车,后面的车都停下来。

杨陆顺对小秦说:“你去叫后面的人都下车。”说完就朝欢迎人群走去。负责组织迎接的是乡政府分管文教地党委、联校的校领导及村委会的干部们,他们也同样汗流浃背,那笑容里其实掺杂着些许无奈和疲惫。教师们负责看管着学生,动也不敢动!杨陆顺心痛地看着在大太阳底下暴晒的学生娃娃,冲那迎上来地乡党委等领导干部严厉地道:“你们马上把学生遣散回家,不许罗嗦,赶紧送孩子们回家,要是孩子们热坏了,赔上你们的命也不管用!”干部们都愕然,茫然不知所措,那乡党委委员求助地寻找着匆匆赶来的王书记范乡长。

王书记问:“杨县长,怎么了?哪里个程序出了问题!”前面半句是赔笑着询问杨领导。后面半句是严厉责问负责地乡党委委员。那党委委员吓得脸都白了。惶恐地说:“王书记,杨县长要我们把学生解散回家。没什么程序有问题啊!”杨陆顺恨不得扇那家伙一嘴巴,可顾忌在场这么多双眼睛。又不愿意被县电视台的拿来做噱头,只好沉声说:“我的同志哥,现在是六月间,这太阳底下少说也有三、四十度,大人都热得受不了,何况孩子们,要是晒坏了怎么办?我们是来为孩子们的学习解决问题的,不是给孩子们添麻烦的!还不赶紧!”范海波反映快,忙招呼道:“学校的老师们,你们赶紧组织学生到阴凉处休息休息,有中暑现象的赶紧吃药看病,再分别把孩子完全护送回家,赶紧走了,别发愣了!”一群领导干部,在杨陆顺的带领下都硬生生地站在毒辣的太阳底下,目送着老师们把孩子组织回家,直到再也见不到人影。

杨陆顺没有应王书记范乡长地请求进学校,而是站在太阳底下,任汗珠子扑扑直流,痛心疾首地检讨道:“各位,我们都是有孩子地父母,我们平日里怎么疼爱孩子,我就不赘言了。刚才这群在太阳底下欢迎我们的孩子,他们也有父母,他们地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太阳下晒得汗流浃背,几乎中暑昏厥,他们会骂我们地娘啊!上午在通车典礼上,我其实已经注意到了,不过因为典礼时间短、气温没现在这么高,我竟然就疏忽了,忘记我们官场上搞庆典,总就不管刮风下雨,都要拉上可爱的学生娃娃来献花、献红领巾。

我们口口声声说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有我们这么摧残花朵的搞法吗?莫非没了孩子们的欢迎,这典礼就搞不了?!形式主义害人、官僚作风害人!电视台的记者,你要把我的话录下来,要在今晚的新闻中播出,我杨陆顺就算得罪南平所有的领导干部,也要把这话说出来,也要为我们的孩子、祖国的花朵说句公道话!”建华学校的的女校长呜地哭了起来,说:“杨县长,我早就告诉姜党委,天气太热学生们受不了,可姜党委说这是政治任务,死也要完成好,我、我没办法,我只好叫老师们从附近村民家搞来白开水掺了十滴水给孩子们喝,要是你们都有杨县长这么爱护学生,能至于三伏天让孩子们在太阳下晒一个多小时吗?!”电视台的记者也是满含着眼泪,专心地拍摄着,他负责拍摄两三年了,参与过县里无数次大小庆典,杨县长是唯一把关心学生孩子健康高于那些走形式的庆典的,这样爱民如子、不怕得罪人、有良心的领导,他一定要拍摄出最光辉的形象,要让全县那些大小官僚们脸红!煽情广告我不会做,我只是真情地需要,给一张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