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六二章

在场大小领导干部听了杨陆顺县长的批评,反映各一,那些置身事外的人觉得杨县长任常务县长都快半年了才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脾气,够好的了,很多人猜测杨陆顺迟早要找个端由发次大脾气已彰显领导威信,现在只为几个学生发脾气,还算是为手下人考虑,不然该有多少人撤职处分哟。零点看书/杨陆顺脾气发了通,但还是按照预先的布置,仔细看了新修建的学校,对于建华村从微薄的村提留中拿出五千支持修学校,也给予了热烈地表扬,却把为学校提名的任务交给了王鸣,王局长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是全县公认的,这点杨陆顺倒是有自知之明,几番推让,王局长挥毫泼墨,写下“建华小学”四个遒健大字,获得满堂喝彩。

似乎又是和气一团了。不过杨陆顺却推掉了到建华村走走看看的行程,而是匆匆告辞回了县城,他知道在学校发表的一通见解,止不定冒犯了顾书记等县委领导,得在顾书记听到传闻前,先如实汇报,想必他自己汇报比起传言要真实恳切地得多。回到县城,杨陆顺便让林陆一与县电视台的摄像记者去了电视台,把录象赶紧制作出来。此时顾宪章还在陪同市里的领导,好在天气炎热,市领导们没多少心情逗留,吃了中午饭稍事休息,大约四点就起程回了南风。杨陆顺夹在县委一帮人之中送走了领导,就跟着顾宪章等人一起进了书记办公室,公路通车典礼很成功,而且市电视台记者也保证了明晚就一定把新闻播出。

大伙在一起聊了会,顾宪章累了大半天想回家休息,就简单总结了下情况,要走人。杨陆顺就说:“顾书记、闵书记,我有点情况要汇报,大约十几分钟吧。”顾宪章说:“哦。那就听听吧,老闵。你现在没什么急事吧?老马也听听。”杨陆顺说:“顾书记,是想请你们看一段录象,县电视台的同志已经把带子制作好了,我就让他们把电视机和放像机搬来。\\/\”马峥嵘等杨陆顺出了办公室,笑着说:“顾书记,我看陆顺肯定让我们看的是他在新平学校建成典礼的录象,就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让一贯稳重的杨县长有点迫不及待呢?”老闵微笑着说:“想必是有关意识形态的问题了。

不然怎么会让我也旁听呢。”顾宪章呵呵笑道:“老闵,陆顺对你还是比较尊敬的,莫说得这么酸好吧。”老闵也干笑几声,心里依旧酸得很。如今老朱都被你们联手整得没了发言权,口喊是汇报,无非是给你老顾汇报。我怕是参考意见也没得提的了。还一会儿,杨陆顺亲手抱着台单放机进了办公室,跟在他后面的年轻人抱着台21寸地电视机。那年轻人手脚麻利地把单放机接连在电视上,然后按下播放键,就退出了办公室。电视画面还算清晰,马峥嵘呵呵笑道:“顾书记,我没说错吧,是陆顺去主持新学校建成典礼的录象。

”顾宪章心知没那么简单,不然陆顺怎么会巴巴地拿到书记办公室来显摆?果然,画面一晃就传来杨陆顺发表地严厉措辞。不仅顾宪章没了笑脸。就连马峥嵘也笑得不自然起来,最后干脆木了脸。电视上起了雪花点子。录象结束,杨陆顺关掉电视机。努力让语气平静:“顾书记、马书记、闵书记,电视上的讲话你们都看到了,我要检讨自己当时没控制好情绪,说的话打击面太大,也不中听。我不是为自己辩解什么,我只希望顾书记看完录象后,能同情在太阳下暴晒的学生娃娃们,以后天气恶劣的情况下,尽量不让孩子们参加庆典。

还请顾书记、马书记、闵书记批评我的鲁蛮。零点看书/\\”顾宪章确实不高兴,心说陆顺你不爱搞形式主义,那你跑去建华村做什么?你不去建华村,他们又怎么会搞出这些明堂?县里开个会什么的都要让学生献花献红领巾提高气氛,你去搞新学校落成典礼,又怎么会没学校学生助兴呢?唉,陆顺什么都好,就是爱搞新鲜玩意造舆论,偏生他就找得到这样的机会,再想想电视里被太阳晒得满脸是汗地小学生们,确实又于心不忍,终于叹息着说:“陆顺,你做得对,我们在坐的都是有子有女的了,国家制订法律政策保护妇女儿童的利益,我们身为领导干部,同样要把妇女儿童地利益保护起来,陆顺同志想得周到、处理得当,我看值得表扬。

是要在全县立个规定,在天气恶劣的情况下,如高温天气、天寒地冻、下雨等情况下,尽量不让学生们参加活动。陆顺道出了父母心声啊,怎么能做出摧残祖国花朵的行为呢。”马峥嵘就不服气了,私下认为老顾在纵容杨陆顺,摸着下巴颌地胡茬说:“顾书记的话我还是赞同的,父母嘛当然恨不得给孩子们个最好的成长环境了。不过温室里的花怎么也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我在电视里看过,北方娃不少还在零下好多度搞冬泳来锻炼身体、磨练意志呢。何况区区太阳下晒晒呢?农村孩子大多还要在双抢季节帮大人下田干活,我看高温天气也不会造成什么损伤的,何况不管中央省市的大小庆典,从来都离不开学生的点缀,上级领导都能冒严寒酷暑参加活动,有些大干部为革命一辈子落下多少病痛都不在意,都能坚持,我看学生们同样也是可以坚持的。

”老闵暗暗好笑,含糊着说:“顾书记马书记都说到点子上了,我觉得孩子是应该从小就锻炼,从小就要培养吃苦耐劳地意志品德,可也不能揠苗助长,陆顺关心孩子地健康成长,也是出于爱护儿童。\\但无限上纲上线就左了点,小平同志说左的东西要不得哟。”杨陆顺听到老顾支持他地建议不让孩子们在恶劣天气参加庆典,就已经达到他的目地了。有些流于表面的形式主义,是很难断根地。只能一步一步改善,有了不在恶劣天气让学生参加庆典,以后说不定各种庆典就不会再麻烦求学的孩子们了,就诚恳地说:“顾书记,我知道我因一时激动,说话以偏概全,说到底还是政治思想不成熟、遇到问题欠缺深思熟虑,如果能象顾书记气定神闲地考虑问题。

能和气地讲道理摆事实,下面地同志会更容易接受点。我一直还认为自己是理直气壮的,就疏忽了其他,请顾书记批评。”顾宪章知道杨陆顺是想借他的话下台。本还想真的批评几句,不过些许小事都不支持陆顺,未免显不出气量。就大笑着说:“我是要批评你,遇到问题要寻找解决办法,一味骂人不是最佳途径,我见电视上你周围的同志,大多数都是老同志,职务虽底,但敬老爱幼还是要讲的,你只爱幼,忘记尊老了哟。老马说得对,上到中央下到地方。重要庆典是少不得学生们去烘托气氛的。

而且很多老首长老干部喜欢在会议上看到孩子们纯真的笑容,我们南平不能搞标新立异。但在我们南平,我要立个规矩。恶劣气候就不能让孩子们参加活动了,也算是保护儿童了。这次你去新平地录象带就不上县新闻了,免得被人误解造成被动。老马老闵,我这样处理还算得当吧?”有了顾书记这话,就算到此打止了。老闵反正无所谓,马峥嵘也还满意,他是个最爱搞形式的人,万一杨陆顺上了电视成了正面形象,他不就是反面人物了?杨陆顺原以为这事就过去了,虽然外面多少有点传言,但毕竟没上电视那么广泛,没想到才隔了几天建华学校的女校长找到了办公室,进门就眼泪巴沙地说:“杨县长,你要替我做主啊!”带她来的文博就慌了手脚,起初听这女教师说是杨县长村里地人来反映情况,这才讨好般地带了上来。

\\\\杨陆顺不用想就知道,这个女校长当时说了实话,肯定事后遭了报复,就和气地说:“你是建华小学的金校长是吧,有什么问题只管反映,别哭,哭起来说话都没条理了。文博,你去请林主任来。”文博也说:“是啊,金校长,你在杨县长办公室里哭哭啼啼的,影响不好,要注意啊!我这就去请林主任。”那女校长抹去眼泪,吸吸鼻子,接过杨县长泡地茶,小声说:“杨县长怕是不记得我了,七七年我就在建华当民办老师,你考起大学后,还请你去建华小学讲话鼓励过孩子们,当时就是我替你泡的茶。

”杨陆顺偏起脑壳想了想,倒是记得曾经到建华小学去讲过话,至于是谁倒的茶他真记不得了,连当时的老校长也只有个模糊的印象,看着金校长莫约四十来岁,就问:“金校长,你在建华教了十五年书,解决公办了吗?”说起公办,金老师鼻子一酸,就哽咽起来:“还没有呢,好不容易去地区师专考了文凭,估莫着明年或者后年排队看轮得到解决公办,没想遇到上次的事,教育局把我县民办的编给解除了,联校已经决定不聘请我,我、我算是被开除了。

”杨陆顺顿时就火了,也不知道教育局怎么搞的,一个女人熬了十几年都当上校长了,怎么说解除就解除了呢?他在教育线时间短不怎么了解其中原委,就隐忍着没说话,直到林陆一来,才说:“林主任,这就是建华村小学的金校长,那天为孩子们还哭了的,今天来找我反映点问题,你也听听。”林陆一就微笑着说:“金校长,你好。\\\\有啥事只管反映,尽量帮你解决问题。”金老师说:“那天我带孩子们走后,联校就派学区的何副校长找到我,说我给联校抹了黑,叫我写检讨。

我当时就不同意,我没夸大事实,只是心疼学生娃,只是口头承认不应该当着县里领导哭。第二天联校就开会批评我,说我用眼泪博领导同情。只想个人上电视出名不顾联校名誉。又叫我在会上做检讨,我认为我没错。就跟领导顶撞了几句。没两天,联校教务主任就通知学区,说我被解除了县民办编制,同时下学期也不再继续聘我,叫我把建华小学地移交打了走人。我不信,就去联校查,真的看到了教育局地解聘书,我就去教育局查。教育局的领导说是乡联校报上来的材料,叫我回乡里找联校,我又只好去联校找领导,他们都不理我。

最后还是有人说我是得罪了联校、乡里领导才被开除地,唯一的办法就是到县里找杨县长鸣冤,说不定才有还有挽回地希望。我、我在县政府外面问了两天,才找到杨县长在办公室的机会,求杨县长替我做主。”杨陆顺和林陆一就明白了,杨陆顺见林陆一做好了记录,就说:“丁老师,你的遭遇我们都知道了,但只是你一面之辞,我们还需要调查清楚整个事情的原委,再做处理,但请你放心。我杨陆顺不是敷衍推委。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你要信得过我。就请留下联系方式,一有结果。

马上传达于你。”金老师自然信得过杨县长,要是连杨县长都解决不了,她还能指望谁呢?就痛快地留下联络方式,轻松地走了。林陆一苦笑着说:“杨县长,没想到连累了金老师,我看新平联校的那些领导蛮厉害呢。”杨陆顺冷笑着,心里早就恨意滔天,当初要不是新平联校的那群人,他也不会离开理想中的职业而转投了政府机关,看来是得借这机会好好整治下新平联校了,没想到快十年了,叶盛还在新平联校当校长,这样地人怎么搞得好个学校?思忖片刻才说:“林主任,不晓得翼鹏在不在家?他是分管文教卫的,让他去处理为好。

”林陆一说:“张县长去卫生局检查了,我这就通知他?”杨陆顺说:“也好,叫他一定要秉公处理,我要看落实情况。”张翼鹏得了林主任的电话,听林主任口气不善,心里就骂新平联校的人蠢笨如猪,匆匆结束了卫生局地工作,就去了教育局,话里少不得把杨陆顺的名头提出来,王鸣茫然不知,叫来科室负责人是不是近期解除了新平乡一个县民办教师的编,那人说:“是啊,现在全县地县民办实在太多,市教育局一再规定不得超过规定编制,难得新平联校主动撤掉一个县民办,我当然马上给办了。

”王鸣气结:“那你也得问问具体情况啊,哦,下面联校想报就报,想撤就撤,当教育局什么?菜园子??你是怎么办事的,谁给你这么大权力!”那股长委屈的说:“王局长,从来只有报请县民办编制才开会研究的,撤消都是下面有报告,局里就批准,我也是把材料递到周局长办公室,就批了。”王鸣就向张翼鹏赔罪:“张县长,不用说是局里把关不严格,给杨县长、张县长添麻烦了。我初到教育局,很多工作还没上手,大多都是按以前老规矩在办,没想就出了大问题,新平联校也是乱弹琴,金校长爱护学生就什么过错,就因为杨县长批评是搞形式主义就迁怒金校长,我看他们也太官僚主义了,我这就带人下去调查,真要是无故开除金校长,我也要好好整顿新平联校班子了。

”调查情况很明显,无非是新平联校组织的欢迎仪式得了杨县长的严厉批评,事后新平乡政府的王书记、范乡长少不得再次狠狠批评了联校领导。新平联校的领导们也觉得冤枉啊,都是这么搞的,偏生就让杨陆顺县长看不顺眼挨了批评,他们私下也就敢对县领导发发牢骚,但对把事情搞得更糟糕的金老师就没好脸色了,一翻金老师地档案,无非是个祖辈农民地农村人,男人也是务农的庄稼汉,就迁怒于她,他们认为老实巴交地农民只会逆来顺受,根本没想到金老师敢去县里找杨县长喊冤!更没想到杨陆顺事隔多年还会把曾经在新平学校怄的气借此发泄出来,严加处理。

不到一星期,金老师恢复县民办编制,继续在建华留任校长职务,到了年底提前民办转公办,而新平联校班子来了个大调整,担任联校校长十年之久地叶盛就被一抹到底,换了个乡镇当普通教师等待退休,其他联校领导也是撤的撤调的调,王鸣不知从哪里得了消息,新平中心完小的教师丁英英的杨陆顺、汪溪沙曾经的好朋友,考察中也觉得丁老师有能力,同时为了给新来的联校长打基础,就把丁英英提了做中心完小的校长、联校副校长。等丁英英蒋宏伟提了礼品去杨家道谢,沙沙才知道王局长来了这么一出,心里觉得那王鸣有心眼,也就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老朋友的道谢,高兴之余还答应帮蒋宏伟提一提。

汪主席就给新平供销社的练主任去电话,那练主任也是老新平人,当然熟悉原来是新平一枝花,更不敢违抗汪主席的提议,没几天就让蒋宏伟在乡供销社挂了个中层骨干的名,调到设在村里的供销分店当分店主任了。我需要,给一张吧,谢谢了大大们了。晚上还有一章茜茜公主的全新完美爱情童话,正在上映!<龙图腾>,书号140463远古神话、龙的传人。龙图腾的历史。找寻失去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