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六五章

侯勇终于离婚了,从两口子闹矛盾到正式离婚,也折腾了两个来月。零点看书/刘霞是农村人,家里务农的哥哥姐姐早就没在侯勇眼里,压根就不理会舅哥姨姐们的劝,成天就是在家闹,骂得上了火还动手打人,侯玲玲年纪大点懂事些,见爸爸打妈妈就去拉架,小叮叮自然也亲妈妈,更是惹得侯勇脾气大发,本就重男轻女,很不喜欢两个聪明可爱的女儿,干脆一起打,打得三娘女抱头大哭,老岳父岳母起初还劝,被侯勇指桑骂槐几次后,也就冷了心,老两口商量着收拾东西回了新平老屋,管不了只好撒手不管了。

刘霞想躲回娘家,侯勇就威胁她要把“奸夫”废了,要“奸夫”赔偿他老侯家的颜面损失几万块,上班期间也吵闹上单位。派出所的领导当然与侯副队长关系好,不仅严肃批评那“奸夫”,还要给予纪律处分。那男的也不孬,就算侯勇当着同事们骂他啐他,也不承认与刘霞有奸情,反倒是讽刺侯勇:堂客不是娶回家生儿子的。刘霞在单位上没了脸面,到县城来上班也没什么好姐妹,还不只是受了打就往沙沙家跑,一来侯勇不敢在杨家放肆,二来也想借助沙沙六子,看能不能挽回婚姻。

沙沙起初还是好言劝慰侯勇,可也晓得南平的风俗,男人在外面乱搞倒没啥,女人要是在外面风流,婚姻就算完了,没个男人能忍受堂客在外面偷人的。而且侯勇是死咬着刘霞偷人,还真让沙沙没法劝。刘霞见侯勇铁了心离婚,而那同事似乎也还愿意接纳,两下一对比,就比出高下来了,那同事的前妻去世,对她又温柔体贴。两人在一起也有共同语言,而跟猴子结婚这么些年。从玲玲出生到现在,没受过猴子什么好,平素里只晓得在外面鬼混,不知道以家为重,对女儿轻则骂重则打,不知道爱护孩子,对岳父母也不怎么尊敬,好象就是天生要伺候他侯勇一样。

既然跟猴子过不下去,又有个现成的好男人接受,虽说那同事没官职,但家庭也没啥负担。一个儿子才十二、三岁。就与那男人商量后,毅然跟侯勇协议离了婚,顾忌到侯勇脾气坏。\\\刘霞硬是把两个女的抚养权都要来了,抚养费给不给都无所谓,只要别讹诈那男人钱财、不毁了那男人的前途就行。侯勇的目的就是离婚,讹钱都是逼迫尽快离婚的手段而已,协议离婚后,他虽不爱刘霞了,但女儿到底是亲地,还是愿意抚养大女儿到结婚成人,每月给生活费,读书给学费。

刘霞离婚后就和那同事一起调起了新平乡派出所。远离县城这伤心地。局里以往只有申请进城的。这下城关派出所一次就腾出了两个正式编制地缺,那还不赶紧办手续。前脚递报告上去,下午就批复同意了。县局里好多人都说看哪个黄花妹子得便宜。结婚就当官太太,住大屋!侯勇长相不咋的,可单位好还是领导干部,人也年轻,才三十出头,离婚了还没拖油瓶碍事,不少人就争相给侯勇介绍对象。侯勇成功离婚,杨陆顺得了信后,就邀他到家里喝酒,陪他解解烦闷,堂客偷人实在坏名气,杨陆顺以为侯勇会蔫不拉叽地要消沉一段时间,想劝劝猴子赶紧振作起来,毕竟还在县公安局里担负着领导职务。

没想猴子却笑嘻嘻地看不出什么异常,杨陆顺还以为猴子成熟了,会把心事埋在心底,更是愧疚,忙于工作,都把老朋友的生活问题耽误了。照例请四姐搞了点菜,两兄弟去了书房里喝酒谈心。杨陆顺见猴子依旧笑咪咪地喝酒吃菜,心里过意不去,递根烟给猴子,还主动点上火,就叹息着说:“猴子,你出了这号事,肯定心里难过,在外面你是县局的领导干部要注意形象,到了哥哥我这里,就莫再装了,想哭想骂都由着你,今天这里没什么县长大队长,就两个交情十几年的老朋友!”侯勇恨不得到王中王包场狂欢就好,忽听杨陆顺这么说,满腔的兴奋就没了,从杨陆顺的话里听出了好朋友的关心与无奈,感激之余,就故意哀声叹息地说:“还是六子哥理解我,我是不笑不行啊,在单位上你越消沉,越是有人看把戏,我装做没事人一样,就省了好多麻烦,你是不晓得,居然还有人建议局领导们,说我侯勇连个堂客都管不住,还有什么能力带好治安队,怕我心不在焉地办砸事,变着法阴我呢。

零点看书/\\\这些我都清楚,不保持乐观,还真让顾局给我撤职了。”杨陆顺就拍着猴子地肩膀说:“你能分清主次,控制情绪,说明你成熟了,经过这场风波,对你的进步多少有影响,能尽快调整情绪投入到正常工作中去,那是我最喜欢看到的事情。说来是做哥哥的对不住你,没好生劝和你们两口子,结婚都快十年,说散就散,我都有点伤感。”嘴巴里说伤感,潜意识里却对刘霞颇为不屑,就算没真地偷人,在家不愁吃不愁穿的,有两个娃莫非还不够操心,硬要到外面去疯去癜,去跟别的男人打得火热,这不才弄得离婚地啊,都是人品有问题才会出这样的事,苍蝇不订无缝的鸡蛋嘛。

猛然觉得这么刻薄地评价刘霞有失公允,至于为什么会下意识地批评,无非也是与当年刘霞爱慕虚荣,不想嫁给他这穷教师有关,看来一个人的第一印象会影响多年后的评价,难怪说最的大法就是看法,一但有了成见就很难改变。杨陆顺暗暗告诫自己,不要带有色眼镜去评价不熟悉的同志,免得失去公正。猴子算算有时间没和六子这么推心置腹了,还真被六子关心直至的话感动,人家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结交的莫不是有权有势有财的大人物,为了个老朋友两次摆酒给朋友宽心,要说他猴子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基本还要仰仗六子,凭啥对他这么好,还不是六子把他当真朋友?想到这里。

猴子就愧疚起来,想坦白真相又不敢。低着头喝闷酒。杨陆顺主动替猴子斟满杯,说:“已经离婚了,两个女也跟了刘霞,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你才三十多点,迟早还得结婚,要沙沙帮你物色对象不呢?以后找对象啊,千万要找品质单纯地女人,要能共患难地真心爱人。莫让那些羡慕你猴子条件好、一心想当官太太的女人,迟早要出问题。你还能担保自己永远一帆风顺?就象我和沙沙,开始吃了多少苦,一起面对、一起克服。终于条件各方面好了,家庭也就更稳固,你和刘霞。

\\吃亏就吃亏在开始太顺利,你们之间没培养出相持与共地患难之情,一旦遇到问题,就不会心平气和地处理,就走极端。我了解到你家刘霞应该是没做对不起你地事,无非是跳舞久了超出了普通朋友关系一点点。这也跟你平时不关心刘霞有关系,她精神满足了会去跳舞来放松自己?你也并非占了全理,重男轻女思想太严重,两个女那么可爱,就硬顶不上个崽?我看你这次死吵离婚。其实动机就不纯。我们是好朋友,我也希望你再婚后如愿得个儿子。要不.....”侯勇砸吧着六子地话,越想越觉得是道理。

他和刘霞从结婚到现在,在物质上几乎是没缺过什么,也没遇到难得不得了困境,回想起来,结婚后他就没少背着刘霞在外面鬼混,没儿子算是个大借口,其实他与刘霞实在是没什么共同语言共同爱好,那农村堂客就只晓得守在家里,在外面接人待物地水平又低,空长着一张漂亮脸蛋,也不晓得搞浪漫情调,只会唠叨他回家晚了、用钱大了,以至见了就心烦,要是有沙沙那么一星半点的女人味会做人,也不至于闹得离婚。好在他终于找到了心爱的人苏明明,那妹子青春漂亮不说,难得地是有股子倔强性子,倔强中还有股子让人不得不疼爱的娇气,而且小脑瓜子活泛,只是接触几次,他就深深地迷念着明明,究竟爱明明什么,他觉得爱明明所有的一切。

说起他俩的交往,也算是上天给予的缘分,当初他奉命冒充明明的亲戚领着小丫头去棉麻公司报道上班,初次接触,猴子就老毛病复发,借机讨好明明,想勾引无知少女,就格外殷勤,苏明明解决了工作,心情好,又知道侯勇是杨县长地朋友,自然也把少女性格显露无遗。一颦一笑无不牵动猴子的心。办完手续,猴子又亲自送苏明明去储运仓库上班,借来的皇冠车开得呜呜响,到了储运仓库,见人就敬精品玉沙烟,到了仓库主任办公室,就直接塞了两包南平人见得多抽得少的“金春江”,足足相当与苏明明在政府一月地工资!苏明明在政府见识过冷漠,对猴子的举动觉得分外感激,当看到猴子放下公安局领导的身份与仓库主任求个好职位工种时,一丝暖流打动了她心里最为柔软地部位。

\\/\猴子什么人物,见苏明明水灵的大眼里流露出感激,甚至亲切,就知道初步得手,然后又送明明回家,见明明家中条件艰苦,当即就掏钱给明明的外婆买了补品礼物,又关切地询问苏母的风湿病情,自告奋勇地帮忙寻找游医单方,极尽显示朋友的关怀。猴子观察到明明是个本份女孩,下班就回家陪老人,也不出去玩耍,就借机上门看望老人为由,怂恿明明出去玩耍,带她去舞厅、歌厅,请她看电影、吃夜宵。苏明明虽知道侯勇已经结婚有孩子了,但经不起玩耍的诱惑,只是竭力保持朋友关系。

真正关系突进,是侯勇介绍苏明明到王中王当服务员领班,不仅多得了三百元一月的工资,还让她在歌厅感受到了权力的诱惑,她非常清楚歌厅的收益,看着领导们开的歌厅赚到了大钱,那收入是她个小职工一辈子都赚不到地,她怎么不为之心动?再看到猴子指挥一班平素耀武扬威地警察在歌厅维持秩序,又跟公安局长、副县长都是朋友,那形象就逐渐高大起来,晚上下班猴子又是请吃夜宵又是专车护送回家,温柔又体贴,比起她邻居介绍的对象强了不止百倍。

又听得猴子平素提起家里堂客就摇头叹气地,也就动了心思。偶尔搂搂抱抱,亲亲嘴,甚至还允许猴子动手动脚,但坚守最后一道防线,猴子也逐渐沉迷下去,觉得再也离不开明明了,就许诺离婚,明明很干脆。你侯勇为我离婚,我就全交给你!导致侯勇不择手段地离了婚,可惜明明年纪不到二十岁的法定结婚年龄,明明就约定到年龄就扯结婚证才把身子交给猴子。赶巧又遇上沙沙要转手歌厅股份。侯勇和明明私下一商量,觉得是个赚钱买卖,还能与顾书记夫人、马书记夫人搞好关系。

最终侯勇四下借款买下了沙沙手里地股份,明明从领班成了老板娘,也就逐渐挑明了与猴子地关系。不过这些都是沙沙离开王中王后的事了,杨陆顺与沙沙都不晓得猴子与苏明明有一腿。\\侯勇听得杨陆顺开始操心他地婚姻,鼓气勇气问:“六子哥,谢谢你关心老弟,我一直在歌厅里帮忙,最近又接手了沙沙的大股,实在也需要个帮手,我觉得苏明明那妹子不错。人长得一般。但能吃苦耐劳,而且人也单纯。我、我想跟明明处对象。”杨陆顺就皱起了眉头:“猴子,苏明明才多大的人。

估计连二十岁都没有,你要是玩起耍,我是坚决不允许,苏明明家的条件你也知道,父亲早死,哥哥去当兵在外地,你可千万不能欺负人家孤女寡母啊。你是县局的领导干部,要注意维护执法机关的形象。”侯勇忙说:“六子哥,我经历过失败的婚姻,这次我会慎重对待的,我是真心喜欢苏明明,我会尊重她地,即便处不上对象,我也不会做影响个人形象的事情来。”杨陆顺不好说什么,点点头道:“这就是你的自由,你可以追求明明,但不能胡闹啊。”没过几天,沙沙就脸色怪异地告诉杨陆顺说:“六子,莫看那猴子丑精怪一样,找对象蛮厉害,才离婚几天,就跟歌厅里的苏明明搞在一起了,那妹子也是瞎了眼,那么多年轻后生不选,找了个三十几地丑精怪做对象,足足大了十多岁呢!”杨陆顺觉得惊讶,这才几天工夫,猴子就跟苏明明谈上了?装做不在意地说:“你大惊小怪做什么,猴子现在是单身,那苏明明也没嫁人,谈恋爱是人家的自由嘛。

莫小看猴子,人不帅气,可他是公安局的领导哟,一般年轻后生就比不得了吧。”沙沙撇着嘴说:“六子你把女人看成什么了,那苏明明究竟看上地是猴子还是猴子的职务?要是看上的职务,她就保证猴子永远会当官?”杨陆顺听了也是一惊,沙沙的话实在太有针对性了。杨陆顺还没来得及找猴子谈,沙沙又带来了新消息:“完了,猴子被那小妖精迷上了,现在苏明明开始以老板娘的姿态出现在歌厅,领班交给了别人做,她就专门管帐、管进货,跟我当时一样。

真是小瞧了那妹子,我听大嫂子说,估计他们两个好上不是一天两天了,要不然怎么会把财政大权给个才谈爱的妹子?猴子可精明呢。而且那妹子把舒姐子伺候得跟慈禧老佛爷一样,真看不出一个政府里的打字员,还深蕴阿谀之道呢。嘿嘿,你们政府真培养人才啊!”杨陆顺就感觉事情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说不定猴子与苏明明好上了,才耍阴谋诡计离婚的,也只有搞出刘霞有外遇,猴子才可以名正言顺地离婚还不影响在单位的前途,更是猴子生儿子的好机会,如果猴子真是这么深谋远虑,那猴子未免太深沉了,连十几年地老朋友也隐瞒得滴水不漏。

杨陆顺不愿意连十多年地朋友也都玩心眼,苏明明是他介绍给猴子认识的,因为这样导致刘霞背负着偷人地嫌疑而离婚,他感情上过不了关,甚至还有自责心理,没他的媒介,也许刘霞日子苦点,不至于被人指着背心骂偷人养汉!怀着强烈地怨气,杨陆顺悄悄就去了王中王,果然见平时一身领班制服的苏明明已经换上了漂亮时髦的纱裙,蝴蝶一样翩翩然楼上楼下忙着应酬生意,再找了几个大厅服务员问了问,果然都说苏明明是侯队长的女朋友。杨陆顺压抑着怒气,到服务员休息室,哄走休息的服务员,叫她们把侯勇和苏明明找来。

苏明明是相当感激杨县长的,听说杨县长找她,撇下电力局的几个领导就赶紧下来了,手忙脚乱地敬烟拿冰镇汽水,连坐都不坐,很虔诚地聆听教诲,猴子原本还算放肆,今天估计也觉得突兀,也就和明明并肩站着,丑脸上赔着微笑。杨陆顺看着苏明明说:“明明,我现在不信猴子的话了,你要是还记得我帮你安排工作,你就给杨哥说实话,侯勇没离婚之前,你们是不是就好上了。”苏明明知道杨陆顺曾经与刘霞是新平老乡十几年的朋友,心里慌张,气一虚眼泪就出来了:“杨县长,是我对不起刘霞,要不是我的出现,侯勇也不得离婚。

我、我不是有意破坏侯勇的家庭,是、是.....”她自己也接不下话去,干脆就捂着脸哭,省得越说越乱。侯勇就说:“六子哥,是我对不起刘霞,可我和明明的真心相爱,我本不想隐瞒你,可我又说出来你骂我不争气。”杨陆顺怒极而笑:“呵呵,猴子,你能耐了,亏我还专门摆酒替你解愁,估计你边喝酒边笑话我瞎了眼吧,我今天问清楚了,也就没气了,提前祝你们百头偕老。嘿嘿,都说第二回了,也不知道成不成。明明你也别哭,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恋爱自由,我当初也是自由恋爱的。

看你们俩把王中王搞得红红火火的,我也不用再操心了,心里也高兴,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不防碍侯老板发财。”走出王中王,胡乱地跟熟悉与不熟悉的人打着招呼,心里总刺痛着,伤心猴子也会当着他的面作戏,也罢,都说人的地位越高真心朋友越少,果不其然,连唯一的十几年老朋友都没了,想必以后会少了很多烦恼,还是从前好啊,虽然没地位、没财富,至少还能敞开心思说话骂娘,如今奋斗了十几年,看似乎什么都不缺了,偏生满肚子真心话没个可以倾诉的人,说给谁听都有顾忌,谁知道表面下怀着颗什么心思呢?也许沙沙不会怀着异样的心思,很久没和沙沙说过心里话了,杨陆顺就热切起来,可惜上楼却没有人,寻到隔壁,只有灿灿在辅导旺旺学习,沙沙参加同事的生日聚会还没回。

疲惫地斜躺在沙发上,杨陆顺觉得自己很失败,连个说心事的人都没有,这时脑海里闪现张惹人爱怜的俏脸,就不由自住拿起电话,拨打着熟悉而有生疏的号码,或者,只有她会耐心听他的倾诉吧.我需要,给一张吧,谢谢了大大们了。茜茜公主的全新完美爱情童话,正在上映!<龙图腾>,书号140463远古神话、龙的传人。龙图腾的历史。找寻失去的记忆。革命军中马前卒,晶晶亮的新书《革命军》出笼了书号146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