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八三章(下)

7月下旬,春江省大部分地区普降暴雨,南平县按照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紧急通知开始了防洪抗涝。零点看书/落后的农业技术使得农民在进入九十年代中期还基本靠天吃饭,洪涝灾害一直是影响农民收成的大敌。值得南平农民额手庆祝的是,九二冬季的水利设施维修,有力地抵御了自然灾害,即便是地势最为低洼的新平乡,也都安然无恙地渡过了连续四天暴雨地袭击,绝大部分水稻没有损失,仅是临时由水田改种棉花的旱土受了渍,经过农民自发地排水,基本也都毫发无伤。

农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知道自家田土的作物不受灾害,全是抓农业的杨县长积极提倡搞水利冬修的缘故,加上杨县长在农民减负工作上为农民们撑过腰,都无不感激地赞扬杨县长是个好官,特别是曾经因为受渍遭过灾的新平农民对本乡出去的杨县长,更是感恩戴谢,于是杨陆顺就毫无悬念地成为了人民群众有口皆碑的好领导好干部。同样遭受暴雨袭击的其他县情况就没南平这么乐观了,尤其是临江县,大面积的水稻遭渍,虽然县委政府组织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抢险排涝,仍损失巨大,农民眼见着就要收割的稻子泡在水里发烂,除了骂老天不长眼,也就只剩下抢天呼地了,可惜农民只看到了眼前的天灾,却没想到这场灾害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南平县虽说把受灾损失减少到了最小,但县里长约180公里河堤防汛的能力遭到了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下来巡视的水利专家的质疑,正值长江涨水期间,各支流就承受了巨大的分流任务,再加上持续的强降雨,必须加固河堤,以抗洪水。专家给出了建议,南平县的领导们不能忽视,即便想敷衍。也得开个会研究研究。顾宪章在南平多年,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还是比较强地。根据他个人的判断,认为专家们有点危言耸听,诚然南平地河堤是有点破旧,但都是在七十年代经过十几年维修的坚固老堤,断断是不会被水量较大的洪水冲垮,除非是类似五四年百年难遇的特大洪水。

\\\\一但有了个初步结论,顾宪章肯定不会再把县里的主要精力集中在修固河堤,他主持的“乡乡通程控电话”工程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只要再搞笔资金,就可以在年代前完成全部任务了。他早就想好请市委领导来剪彩,南平是南风市四县首个程控电话贯通全县的。而杨陆顺在庆幸自己为农民排忧解难后,也为南平老久的河堤担忧。十多年没大规模进行河床清理,河床都淤高了很多,容水量大不如从前。这次仅仅短时间地强降雨就几乎达到了警戒水位,与其临时抱佛脚不如未雨绸缪,赶在大洪水来之前解决河堤潜在的危机,未尝不是件好事情。

何况南平在这次强降雨过程中某些乡镇还存在隐患,正好借省里水利专家的提议,一次性解决是最好的。他虽然没经历过建国后地几次破坏巨大的水灾,可他从自家爹娘嘴里听说过,自然灾害的破坏力远不是人力所能对抗地,南平真要被洪水淹了,改革十来年的成果岂不一下子就泡汤了?而生活水平逐渐提高的农民。万万是经历不起家破人亡的打击。在县委常委会上。顾宪章并没把防汛工作放在首位,而是主要讲了他主持的“乡乡通程控电话”的议题。还布置下了任务,不仅要再去市里跑资金。

还要求县委常委们到各自蹲点的乡镇搞集资,务必在年底十二月要全面开通。任务布置下去,常委们就开始了讨价还价,争论不休,但都还是积极响应顾9书记的号召,可又都想减免各自的任务,集资说得轻巧,上嘴皮子下嘴皮子碰几碰就行,可真要到乡镇去执行,天知道有多大的难处,不过再难也得上,有钱会办事地干部不是本事,没钱能办事那才叫真本事。讨论到快到午夜时分才出了结果,顾宪章答应分配给部分乡镇增加电话门子换取更多地集资款,而那些达不到集资任务的乡镇则减少电话门子。

眼见着时间晚了,在顾宪章眼里显得并不紧要地工作自然是几句话带过,常委们急着回家休息,也都没什么精力再动脑筋讨论,很快就散了会。零点看书/\\/\杨陆顺急在心里,却轮不到他随便提讨论议题,只得跟随着大家一起出了会议室,相互道别后,他并没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顾宪章家。敲开门,顾宪章已经在洗脚准备休息。顾宪章见来的是杨陆顺,心里暗暗高兴,他还以为杨陆顺找他是为了去市里争取资金,脸上地笑就生动了许多:“陆顺,有事找我,怎么散会时不和我一起上车呢?幸亏你来得及时,不然我上床就吹鼾,你嫂子就不得让你进门喽。

”杨陆顺接过舒秋莲递上的茶道了谢,才说:“顾书记舒姐子,这么晚还来打扰,真是不好意思啊。”顾宪章麻利地擦干净脚起身说:“走,我们进书房说去,你嫂子怕是还得看完这电视剧才得睡,都是搞歌厅落下的,不到凌晨一两点,她是没瞌睡的。”杨陆顺见顾宪章态度热情,还放下架子拉起了家常,心里憋着的话就难得说出口了,县委书记一门心思搞程控电话,你却跑到他家来要搞防汛固堤,两件都是耗费大量人力财力的重头工作,不是明显跟不上领导思维么,倒有点后悔不该登门找难堪。

顾宪章见杨陆顺嗫嚅着似乎有话说不出口,笑着启示道:“陆顺,我这么热巴巴地搞乡乡通程控,也是在提升南平县的综合实力,通讯发达了,对我们县委政府的工作还是很有利的,当然,也方便了乡镇的人民群众嘛。现在到南方打工的人多了,想听听远方亲人的声音,还得跑到县里打电话。程控装上了,不出门就可以跟千里外的亲人说话。这多好啊。”杨陆顺点点头说:“顾书记,时代在进步,先进的通讯工具地确能给我们县委政府的工作增加效率,肯定也方便了人民群众,这也是顾书记高瞻远瞩地好决策。

”顾宪章呵呵大笑,摸了摸头说:“高瞻远瞩的评语有点过奖喽,通程控电话是迟早的事。就是开县,比我们南平还穷吧。\\/\居然要在十月份搞什么百年县庆,大搞县城基础建设,特意搞了条娱乐休闲一条街。我看那老许还蛮会造声势呢。明年我们南平也是建县百周年,我都也都想搞搞庆祝活动。看今年老许搞得如何,要真能为县里增光添彩,辛苦点都值得啊。陆顺。后天我就去市里,我们一起去吧,王市长和章副书记都很欣赏你,有你在两为市委领导那里争取资金,我想收获更丰哟。

”杨陆顺就有点哑然,没想到顾宪章还想拉他一起去市里,犹豫了会才说:“顾书记,按说于公于私,我都应该跟着去市里,可目前的情况。我真不适宜走开。听省气象预报台发的消息,南风市近期还将有强降雨。具体持续多久,谁也说不清楚。这次侥幸没受什么损失,可就怕再出问题,特别是长江洪峰也回在近期经过,我很担心南平的河堤经不经得起考验。”顾宪章的眼神骤然一凝,随即放松地笑道:“你是担心过头了哟。两相比较,我们县的河堤总比西平地牢固吧?真要涨大水,那就看两县的实力了,我对南平很有信心。

再说去市里也就三两天时间,政府那边还有老朱在主持嘛。”杨陆顺自然听出了顾宪章的言外之意,也留意到老顾眼神凌厉地变化,就知道自己的话很不招老顾喜欢,心里就寻思开了:如果自己不与老顾一起去市里搞资金,难免老顾有看法,万一老顾没搞到款子影响了程控电话地完工,保不准老顾失了颜面威信会防碍自己在政府的工作,何况马上就要双抢,要完成基地任务,农民就得把早稻基本全上缴,要解决农民缺口粮,要说动粮食局能赊销粮食给农民,没县委书记的支持怕难成事,防汛工作再紧急也不多了这三两天,还能到市里争取到更多地防汛物质,一刹那想了这么多,也算心念电闪了,赶紧点头道:“顾书记,是我担心过头了,朱县长自是会把防汛工作放在首位。

那明天我把重要的工作托付朱县长,轻装上阵为我们南平争取资金。”顾宪章虽担心杨陆顺与马峥嵘统一战线,可他依旧需要杨陆顺极为庞大的势力,高兴地笑道:“有陆顺陪我出马,我是信心十足啊。\\/\”杨陆顺就谦虚地说:“就怕我去了起不到作用,让顾书记你失望呢。”既然是妥协了,那就再没什么好说了。等杨陆顺跟顾宪章到了南风市,他却在头天被顾宪章撇在了一边,顾宪章连中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匆匆走了,留下杨陆顺在市委招待所发愣,直到下午快吃晚饭,顾宪章才给杨陆顺打电话说:“陆顺,赶紧到招待所餐厅定桌饭宴请章副书记,随章书记的两个贵客是市财政米副局长和周副局长。

我们俩做陪。至于什么标准,你看着办。”杨陆顺不敢怠慢,火速去餐厅定菜,好在杨陆顺与章书记的秘书张华挺熟,多少知道点章书记的喜好,老头原则性强,吃饭不喜大桌酒菜,北方人对面食情有独钟,大致按照章书记的口味,杨陆顺精心选择了五菜一汤,标准算是极普通的了,至于财政局的两位副局长只能委屈委屈,但老顾的作风来看,势必不得让财神爷们吃亏,只是杨陆顺没擅做主张,反正要是想私下给两位副局长好处,老顾自有安排。杨陆顺恭候在包间,顾宪章先陪财政局地两位副局长先到,尔后再叫上杨陆顺一起到招待所外等候章书记,约莫等了十来分钟,章书记地小车才开招待所院子,顾宪章比杨陆顺手脚还快,抢先一步迎到了车门旁边,秘书张华下车后小跑着打开章书记身侧的门,顾宪章和杨陆顺赶紧着和章书记握手问候,章书记瞅着杨陆顺笑咪咪地说:“小张告诉我。

小杨县长想请我吃晚饭,我还没跟你吃过饭吧?不好驳了你地面子啊。基层的同志最有面子啊。”杨陆顺虽不知道老顾怎么跟张华设计地。只得很谦恭地说:“谢谢章书记您百忙还抽空来吃饭,这是我的荣幸。”顾宪章忙道:“章书记,外面还有点躁热,您请里面坐,开了空调的,很凉爽。\\/\”章书记就大步朝里走去,杨陆顺赶紧跑在前面带路,等进了包厢。周、米两人似乎很意外,狐疑地看了顾宪章一眼,也都很热情地与章副书记问候,章副书记看到财政局两个副局长在。

顿时笑道:“小杨县长,我就知道你这顿饭不好吃,大家都坐吧。”大手一挥示意众人坐。自己则很随便地坐在稍微离空调远点地座位,再看看已经上来的菜,满意地看了看杨陆顺和张华,说:“你们两个小年轻不错,没搞铺张浪费,天气热就一人再来瓶冰镇啤酒解解暑气吧。”大家都又乘着章书记话音刚落,纷纷表示敬佩章书记地俭朴作风,这些话很对章书记胃口,不过他也听得够多了,他嘴唇一张。其他人立马闭了嘴:“俭朴朴素是我党的优良传统。即便现在物质生活有了极大的改善,我们都还是要继续发扬革命的优良传统。

”见大家屏息专注听他说话。又换上温和地笑容说:“小杨县长,你把财政局两位管钱的副局长请来作陪。怕是县里要钱吧,说说是个什么情况啊?”这话很是体现了他北方汉子的梗直脾气。杨陆顺从眼角余光看到顾宪章的手在桌子下比画,那意思就很明显了,忙说:“章书记您目光如炬,这次请您来,确实是县里财政上有点困难,我县在县委顾书记的部署下由我具体负责搞乡乡通程控电话工程,但在资金上遇到了困难,为了不延误预定施工计划,还请您给予南平支持。

”章书记说:“哦,搞程控电话,我是听说过这么回事情。小杨县长,资金缺口有多大呢?银行贷款情况呢?”杨陆顺说:“银行贷款基本都到位了,现在缺口主要在县里地自筹资金上,南平县财政一直很紧张,缺口大约在”眼角余光见顾宪章伸出了个巴掌,顺口说:“五百万左右了。”章书记看着米周两人说:“五百万不算太多,我看市财政应该给予支持啊,现在搞税改,富裕县都财政紧张,莫说南平这样的老困难户了。”忽然感慨地说:“今年棉花价格喜人,可惜你们南平搞了商品粮基地,不然是个缓解财政紧张的机遇呢。

”有了章书记的话,这事大致就算差不多了,只是章书记感慨棉花让杨陆顺和顾宪章两个竭力争取商品粮基地地人有点尴尬。米周两人哪会拗了章书记的指示呢,连忙表态愿意回去后研究,尽快解决南平县的问题。章书记年纪大了点,吃得随便也不多,还兴致勃勃地喝了半杯啤酒,当先离开去。等章书记张华一走,米局长就故做不高兴地埋怨顾宪章:“老顾,你这样未免太不够朋友了,我和老周当你是朋友来吃个便饭,你就拿章书记来压我们,这钱出得太窝囊。

”顾宪章一脸无辜:“老米,真不关我事啊,我去请你们两位财神爷,谁知道陆顺不显山不露水地把章书记请来了呢,不过我还是向你们道歉,这顿肯定是没吃好地,倒是陆顺号正了章书记的脉,你看章书记多欣赏陆顺。”米周二人少不得也夸杨陆顺年轻有为。但杨陆顺知道老顾的话好听,却使得自己很是不招米周两人喜欢,至少他们两个会暗中恼火,认为自己是纯粹是拿领导压他们,也许在今后的财政工作中遭米周两人不见待。饭后米周两人谢绝了顾宪章邀请他们去唱歌娱乐,而在另外包厢陪两位局长司机吃饭的小黄,早就把答谢礼物装进两位局长的坐驾里。

杨陆顺在听完小黄想顾书记的报帐后就明白,这次老顾有点过分,得罪人的事他做了,而老顾则几面得利,解决了资金缺口又与两位局长关系更进了一步,可为什么老顾要这么搞,杨陆顺心里有疑问,莫看在老顾在周米两人前说了他不少好话,可分析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送走米周两位局长,杨陆顺还担心老顾再次会领他去搞什么异性按摩,好在老顾似乎也很疲倦,外面天气也很酷热,就呆在房间里没出门,顾宪章享受着凉爽的凉空调风,半躺在床上胡乱地按着遥控,对杨陆顺说:“陆顺,今天搞到了五百万,明天你就去市政府找王市长,我就不去了,你们都是政府的好打商量,看能不能再争取到五百万。

”看到顾宪章轻描淡写地神态,杨陆顺真有点琢磨不透老顾了,只是从某些表情、只言片语察觉到老顾似乎没从前那么亲切了,笑容里多少包含了些什么,杨陆顺回想自己近段地工作,实在想不到做错了什么让老顾有不满之处。第二天,杨陆顺先是联系王市长秘书赵君豪,打探王市长是否有重要行程,没出意料,赵君豪很快从王市长那里得到了好消息,让他即刻到市长办公室详谈。顾宪章亲耳亲眼所见,杨陆顺只是给王市长秘书一个电话,就能立即见到一市之长,他扪心自问算是孙书记地人,也都很难不预约就能去办公室见面,何况杨陆顺仅仅还只是个副职,让他羡慕之余,还有很深的嫉妒,同时又夹杂几分莫名地怅然,这种情绪一直延续了很久,让他提不起精神做任何事情,只是呆呆坐在房间里抽烟。

直到杨陆顺从王市长处回来,他才勉强带着笑容问谈得如何,杨陆顺刻意装做请功地神态说:“顾书记,经过我努力请求,终于让王市长给市财政局侯局长去了电话,马上给南平拨五百万。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市财政局跟侯局长谈谈?”顾宪章心里暗暗好笑,说是自己到市里来跑资金,却没想到自己并没做什么努力,仅是杨陆顺跑了两个市委领导就已经获得超过预期计划的资金,到底是杨陆顺这人凭个人本事赢得了领导青睐,还是他们都觊觎杨陆顺身后庞大地背景呢?要真是因为省委刘书记的原因,那自己是不是应该把今后的前途压在杨陆顺身上呢?连串的疑问让顾宪章很是郁闷,似乎感觉到自己在南平苦心经营多年的地位岌岌可危。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龙图腾>,书号140463一本好看的书,大大们不妨收藏订阅。书名:《墨甲》书号:147281机甲+美女+YY+YD名医新作《墨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