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八五(上)章

南平县委接到市委办公室电话通知,市委书记兼市长王智泓要下来走走,其实顾宪章早就盼望这一天了。零点看书/上次王书记到了西平市,还在西平休息了一晚,这让南平县委班子的人都很沮丧,都知道王书记新官上任忙,全市多少事得市委书记处理呢,却能在百忙中在西平停留一晚,最让顾宪章等人揪心的,还是怕王书记看完西平,顺便到南平看看,这就显得南平县比西平不是低一个档次了,官场上有些东西不能以常理来衡量,按说顺道来是很正常的,看完了西平看南平嘛,只隔了一条河,很顺路。

偏生就是顺路这个词显出了差别,容易使人有其他许多联想,人家王书记专程到西平考察调研,要是没看头也不会在西平休息一晚,显然是很受王书记注重,是以顾宪章等人极其不愿意王书记顺路来南平。果然王书记没顺路来南平,而是直接回了市里,让顾宪章等人额手相庆,虽不好明说王书记“懂套路”,可也猛地给顾宪章增添信心,说明王书记还是相当重视南平的,心里对王书记的感恩不能用言语表示。这回接到市委的通知,顾宪章立即指示众人放下手里一切工作,紧急召开常委会商议如何接待王书记,各线负责人要积极准备好汇报材料,必须做到王书记问哪线工作,相关负责人就要能流畅地给王书记最满意的答复。

杨陆顺有点紧张,他分管财政、农业两线,基本就占据了南平县政府两大主要工作,市委王书记到了一个农业为主的县里视察,想都不要想肯定会要听取县里农业工作的汇报,财政工作则为一个县是否能正常运转的基础,同样也是市财政的主要输血管道,市委领导同样是相当重视的。农业工作上的问题王书记倒也知道得清楚,可财政上缴一直落后于其他县。这就很不应该了,而且王书记的三把火还没正式开始烧。谁都不想成为新书记立威地靶子。一早有资格迎接王书记的人就聚集在县委楼前,顾宪章见县里几大班子同志精神面貌都还不错,自己地信心也更足些,掐准时间,六辆小车才前后驶出院子,等到了轮渡口,车还没停稳,渡口负责人就跑步到了一号车前。

讨好地汇报道:“顾书记,市委王书记的车已经由西平市领导护送着快到渡口了,那边已经准备好了一条空渡候着的。\///\\”顾宪章下车看到以前拥挤肮脏的轮渡口面貌一新,没了三五成群凑到车窗下叫卖的小贩。没了遍地垃圾令人恶心的气味,小车道、大车道准备过渡口的车都排列地整整齐齐。渡口的工作人员穿着簇新地制服挥舞的鲜艳的小红旗指挥,派出所的民警也都或明或暗在四周维持秩序。那些原本想经过地群众都很自觉地绕道而行,车上的司机乘客都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呆在车里不动,县交警队地引路车上红蓝警灯还在闪烁,一切都显得非常安宁祥和。

杨陆顺刻意与朱县长保持距离,只是低声和政协主席老江说着闲话,现在局势不明朗,眼见着朱县长又开始恢复往日的领导气概,开始与顾书记针锋相对,天晓得今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抱着坚决不参与争斗的心情与老领导闲聊天。省去许多误会麻烦。王智泓远在轮渡靠岸时就看到南平县委的同志们在翘首以待。对于基层同志如此大张旗鼓地到地界迎接领导,他心里是不满意的。可这样的习惯是从孙书记开始兴起的,要是猛地禁止。怕是招来更多猜测联想,与南平县委同志们欢欣神态截然相反的是久侯在渡口上不了轮渡的普通人民群众,人们象看怪物一样厌烦地盯着形形色色的大小官员们,看来干群关系紧张终究来说是人民群众看不惯所谓“人民公仆”地特权及作威作福。

赵君豪从王书记熟悉地眼神里就知道领导在想什么,但还是说着宽慰领导的话:“咦,南平县地车清一色桑塔纳,连台奥迪都没有,看来南平县委的领导还是蛮遵守纪律地。”王智泓轻声一笑:“想坐超标车也得看经济实力,菊花塘的乡镇企业红红火火,王金全要经常宴请外地客商,坐奔驰车亲自迎接更能显示尊重客人嘛。”说话间小车就上了码头,司机老许把车停着迎接的人群旁。王智泓放下车窗对满面笑容的顾宪章朱凡祖说:“老顾老朱,我就不下来了,赶紧上车走,注意前面的警车不许鸣笛扰民啊!”又向其他人挥了挥手。

顾宪章忙吆喝众人上车,在警车的带引,一溜烟向县城开去。零点看书/\///\\顾宪章为没能上王书记的车心情有点郁闷,以前孙书记到南平,都会很亲切地请他上车,看来待遇明显不如从前了。同车的马峥嵘也很失落,孙书记到南平来都会很热情地叫他同车,为了不造成误会才让老顾也上车,可现在呢,书记副书记都不招人新市委书记待见,看来以后得尽量想辙亲近王书记了。杨陆顺排在队伍中间部位,只觉得王书记那眼神很空洞,虽然挥手时也溜了一眼,显然是敷衍的,倒是赵君豪悄悄冲他点了点头,才觉得王书记不是陌生人。

车队很是招摇地穿越大街,在街道上众多群众的指点下拐进了县招待所。王智泓下车后才一一与南平县委领导们握手,随行的人也不多,市委周秘书长等有限几人,不过市委领导们和煦的笑容亲切的话语,让南平的同志心里暖洋洋的。事先说好行程只有一天,也就没过多的仪式安排,大伙进了招待所的会议室,王智泓做了相当于新上任的例行讲话,无非就是请南平县委一班同志今后支持他的工作,也高度评价了南平县委一班人在孙书记时代的成绩,说的都是些皆大欢喜的话。

南平的县委书记、县长、人大主任、政协主席也响应地发言祝贺王市长容升为市委书记,同志坚定地表态愿意紧紧团结在王书记地周围把各项工作搞好。这顿开场欢迎会也搞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就准备吃中午饭。顾宪章请王书记到贵宾楼稍事休息。这也就是领导与个别同志谈话的开始。顾宪章知道王书记曾经很关心杨陆顺,就把杨陆顺推在前面。不过王智泓却还是首先和顾宪章谈话,再就是与朱县长谈话,直到准备吃中午饭,杨陆顺也没机会轮到与王市长单独说话地机会。

杨陆顺以前从黄晓波处就知道,表面上的忽视与冷淡只是领导们的待人处世的艺术,可就是制止不了心里小小的失落,谁不愿意在众人面前受到与众不同的待遇呢?但见到顾宪章和朱凡祖笑得开心的神态,想必在单独谈话时得到了王书记的表扬与肯定。到了餐厅就餐。\\/\杨陆顺这才有机会与王书记同桌吃饭,不过相比王书记身边地顾书记和朱县长,还有马峥嵘等人,他有点插不进嘴的感觉。勉强按顺序敬了王书记一杯葡萄酒,酒过三巡,就开始了敬酒。

杨陆顺先是去其他桌敬了王书记随同人员的酒,想回主桌,只见赵君豪从主桌边走来,悄声说:“杨县长,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有话跟你说。”杨陆顺很高兴,但又怕贸然离席对王书记不敬,赵君豪假意大声说:“杨县长,卫生间在哪里?”杨陆顺说:“哦,这那边。你不熟悉。我带你去吧。”两人走到餐厅外,赵君豪说:“杨县长。就在这里找个安静地方,我们长话短说。”杨陆顺便让服务员领他们去个没人吃饭地小包厢。关上门赵君豪也没客套话,直奔主题:“杨县长,今年的棉花价格很高,南平超过计划棉面积十几万亩,这效益可惊人啊,如今新棉马上就要上市,县里的扎花厂也可以正式投产,能不能争取在年底把新棉全部收完,集中调运出去呢?”杨陆顺心里一盘算,说:“赵科长,赶在年底前完成新棉收购任务,我想县里做好动员,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前提是农行地贷款要能到位,南平县已经杜绝给农民打白条了的。

但两个新投产的扎花厂怕是扎花速度跟不上预定计划,要是全县棉花不流失出去,保守的估计也得轧到春节后,当然可以边轧边调运了。不过棉花市场的价格一直在稳步上升,按照县棉嘛公司的计划,至少得等到春节前棉花价格达到最高,才会开始调运,想创造更大的效益嘛。”赵君豪笑道:“杨县长,我建议你最好赶紧行动起来,集中力量尽快开始收购新棉,然后扎花,这棉花面积是你扩的,一下子就赚了这么多钱,不但农民受了利,还使得南平财政收入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你功劳甚伟啊。

要想让成绩瞩目,就得马上变现,你是我们南风市最年轻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取得了巨大地成绩,说明市委领导是知人善用地,这不仅是对你个人,也同时是对市委,喊了好多年的干部年轻化,总要年轻干部能真正做出好成绩,得到认可是吧。\///\\”杨陆顺惊喜得很,不过想到自己当常务副县长不到两年,想再提拨就有些痴心妄想,而且赵君豪这番话显然是王书记指示而来,权衡利弊,半晌才犹豫道:“赵科长,棉花收购只是全县工作中地一项,而且新装的扎花设备还可能承受不起超负荷地运转,再说棉麻公司有固定地生产销售计划,政府不好贸然干涉,说到底南平县扩大棉花面积,是违反商品粮基地计划的错误行动,我身为基地总指挥,是要负上很大责任的,我不求立功授奖,只惟愿赶紧完成全年的商品粮上缴任务,不挨批就心满意足了。

”赵君豪一直认为杨陆顺能少年得志,应该是个八面玲珑的聪明人,何况傻子都知道他这翻话是王书记授意的,等于就是王书记指示,而且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你杨陆顺搞出成绩,王书记就好拿你的成绩说话,这杨陆顺还居然就敢“抗旨不遵”,只是赵君豪也同王书记一起进了北京。知道杨陆顺与王书记关系不寻常,但也不至于坚持原则到这份地步吧?可又怕完成不了任务挨批评。忙笑着劝道:“杨县长,其实都知道南平今年少说也会增加四、五千万利润,几乎一年顶两年了,还在乎那点点差价?再说棉花抢手得很,如今你们县棉麻公司肯定有不少厂家的业务员,个个手里都攥着支票呢。

王书记新上任伊始,当然也想有个好彩头不是?何况你以前还与王市长一起去北京出差,应该支持王书记的工作嘛。”杨陆顺再也就没话好推辞。就提议道:“赵科长,那我就按你的话尽快动员棉花收购工作,但请赵科长帮忙,一定要市农行保证南平县的棉花贷款到位。要是没钱,肯定耽误进度。”赵君豪连连点头说:“杨县长你就放心,后勤工作我拍胸脯替你保证不会拖后腿地。”在下午的工作情况汇报会议上。王书记不仅没批评南平县擅自缩减商品粮基地面积,反而对南平县商品粮上缴进度快于临江县进行了表样,话题一扯还扯到了冬修水利设施:“临江县今年就吃了疏忽农田水利地亏,几场雨就让二十多万亩水稻遭了灾,南平怎么就安然无恙呢,基础工作做得扎实嘛。

\\/\那年杨县长顶着很大的风险挪用基地款搞了冬修,这不就立功了?所以说农村工作既复杂又简单,全在乎我们领导干部的一念之差,那年要是我不积极支持杨陆顺同志,今年遭灾受损失的就是南平农民。就会被农民骂我们领导干部渎职。虽然南平商品粮面积不足计划指标。可并没因此耽误计划上缴,我就知道。杨陆顺同志是想了办法的,而且还很有创意。很亲民。让农民给政府打白条,这就是亲民举动,我只看见政府有关部门给农民打白条,所以说杨陆顺同志是动了脑筋的,而且还非常符合市场经济。

让农民消化掉粮食单位的陈粮,这样就不占了库房减少了管理费用,又方便了农民,取信了农民,等晚稻收割了,粮食单位换来了价格更高的新粮,这里又让粮食单位赚了利润,我们地农民的朴实的,明明吃了点小亏,但还是积极还上了欠粮,市粮食局的毛局长就笑言南平地杨陆顺不去当商人,是市场经济的损失,虽然是玩笑话,但也说出了杨陆顺同志的用心良苦。两相比较,临江地农民骂老天骂政府,南平农民既有饭吃还增加了收入,能力水平是显而易见的了。

今年南平棉花喜获丰收,县供销社早把预期效益报上了市供销社,市社马主任就跟我报喜,说南平的棉花要赚五千多万,漂漂亮亮地在财政工作上打了个翻身战,基于还没兑现,所以我就不提前祝贺南平了,等真是赚了五千万,顾书记,我没钱可就会向你伸手板哟。”市委王书记在会上高调表扬杨陆顺,让顾宪章的心情很复杂,王书记说的都的事实,表扬得也恰如其分,本县工作得到市委书记表扬自然是面子有光,可都还是在吃杨陆顺的醋,杨陆顺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与自己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可惜全部荣誉都归了杨陆顺。

送走市委王书记一行,遵照王书记指示,南平县委连夜开了个常委会,对王书记指出县里工作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按照王书记对南平下段工作地希望,再次作了精心部署,杨陆顺在会上提议县委开会动员棉花收购工作,也同时得到了顾宪章和朱凡祖地支持,顾宪章多了个心眼,为了使县棉麻公司效益比预期的还要好,竟然主动提出让利于民,在国家发布地收购均价上再提高五分钱的收购价格,其主要目地是吸引临县甚至外省的棉花流入南平,杨陆顺没想到王书记一顿表扬就激发了顾书记的爱民之心,看来今年南平农民会过个快活年了。

原本定于十一月初召开的全县棉花收购大会,提前在十月底就进行了,这次收购会的格调很高,县长朱凡祖亲自在会上做了报告,针对基层供销社对棉农压级压价的一贯恶迹,朱凡祖语气激昂,大有谁坑棉农就斗争谁的气概。又严令乡镇交管站的同志不许对运输棉花的机车进行乱扣乱罚款,要保障运输畅通,严令工商局在县境内增设关卡。不许一两棉花流出南平,严厉打击棉花贩子。切实保证棉花的统购统销。同时要求农行务必保证收购贷款的及时到位,不允许出现资金断链,有必要他还愿意亲自到市、省农行加强联系。

因为轧花厂地轧花工作要延续到春节后,朱县长还指示电力局一定要保证轧花厂的正常用电,宁愿拉民用电地闸也不能轻易让扎花厂停工。所有命令指示都对棉麻公司有利,而且处处考虑周详,令与会的其他行局部分都有意见,甚至有的部门认为是不平等条约。朱凡祖眼一瞪:“你有本事赚五千万,我也一屁股坐向你,为你保驾护航杨陆顺这次是最舒服的,以前事事得亲力亲为。如今他也闲得只坐在主席台听报告,当然县政府制定的规范措施都还得听取他的意见,朱凡祖几乎成了他的秘书兼代言人了。

倒是腾出手让他操心其他方面的工作。白利民既满足四面八方涌来地鲜花掌声,也烦恼县政府干涉棉麻公司的销售,原本计划是春节后再开始销售新棉,可杨陆顺却要他及早开始销售,还可以与来自重庆、上海、天津的纺织厂业务员签定临时合同,加上县委顾书记亲自指示均价上调五分钱一斤,里外损失少说也上了好几百万。最让白利民窝心的是,两税局通过县委政府地许可,在还没见到利润的情况下就收足了全年的税金,公司上下吵闹着要建家属房都没启动资金。

想给干部职工普调一级效益工资也没得到批准。但还没到手地所谓“五千万利润”就被县委政府规划得差不多了,而且上门与他打交道的县委领导个个都颐指气使。不仅要吃好的喝好的,甚至还暗示要笔赞助款用于到兄弟县市考察学习。就连顾宪章,平白让顾小章做了那么赚钱的买卖,也不体谅他的棉麻公司,孰不知一个商办企业没了积累资金,以后如何应对以后千变万化的市场呢?只有有了比较才能真正看到某个人的好,以前他还怄气杨县长管不严堂客,现在觉得杨县长才是党和政府的好领导,帮了棉麻公司却不捞取好处,既然杨县长不受好处,但可以把好处给他亲戚,专门了解了新平乡杨陆顺的几个姐家物色适合地人选,开出收购棉花许可证,给他们资金在乡里收棉花,让他们赚取差价发点小财。

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杨陆顺地,只是随意给四姐说了说。杨陆顺在外面忙工作,沙沙大多把心思放在了生病的亲妈身上,要不是汪父母不同意,她就真想把他们老俩口也接到家里住,想到自己亲妈得了癌症身前都没个伺候地人,就眼泪汪汪,其实四姐都已经答应了,愿意象服伺自己爹娘一样照顾汪父母。说到汪父母不想去女婿家,主要是怕房子被建设霸占了去,后来沙沙知道了原因,就劝她爸妈说:“建设想住个好点的房子,就暂时让他们先住着,他们两口子都在公安局,如今公安口地权力大了很多,还怕以后不给他们分房子?再说建设还是怕六子的,他一个小交警敢不服从副县长?”杨陆顺是老吾老及人之老的人,何况还是自己是岳父母,也体谅沙沙的心情,就亲自带人给老人搬家,又怕岳母身体虚爬楼梯辛苦,就把隔壁属于小标的房间腾出来让岳父母住。

两亲家到底是老年人有相同的话,还真和得来,四姐也同样精心伺候汪父母,家里更显得一团和气,充满了天伦。闲下来杨陆顺和沙沙也禁不住会想起潜逃快四年的小标,都满是感慨,杨陆顺是从内心里觉得对不起故去的干爹,而沙沙则是遗憾少了台取款机。只是让杨陆顺夫妇没想到的是,汪父母才搬来半个月,杨小标居然悄悄回了南平!(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龙图腾>,书号140463一本好看的书,大大们不妨收藏订阅。书名:《墨甲》书号:147281机甲+美女+YY+YD名医新作《墨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