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八六(上)章

杨陆顺听到小标与卫边居然拥有了亿万身家,又惊又喜,当然脑子里充满了太多的疑问和好奇,联想到卫边给家人写信不断变换的地址,脱口问道:“小标,既然你们走了正路,卫边怎么就不回家看看,既然事业发展得挺好,怎么不接何医生去北京享福?而且关关也可以帮他哥哥呀。零点看书/”小标咧嘴苦笑了笑,卫边为什么几年都不回家,这还得说卫边遗传了卫家国执拗的性格,当初跑到广州,他首先就想到去未来舅哥那里落脚,但得知卫边在公司很不如意,很多他的想法都得不到上司的认可,工作得很苦闷,他手头又拥有大笔现金,那钱虽然不干净,却也给了卫边发展的机会,后来事业逐步稳定,他也曾想把关关和未来岳母接到北京,可卫边反对,借口是事业还不稳定等等原因,其实说穿了,卫边是不愿意让妹妹嫁给个犯罪分子,多少也是城里人看不起没文化的农村人,他何尝不知,只是碍于和边边的兄弟感情,不好坚持,何况手里有钱了,什么样式的美女搞不到手呢,北京名牌大学的美丽女学生、吃西餐说话爱冒洋文的写字楼白领、来自所谓英国法国俄罗斯的洋妞,这些足可以让他忘记一个小县城的姑娘。

对于干爹的问话,小标说:“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是个通缉犯的缘故,我不得不尽量掩饰行踪了,再说当时确实不稳定,卫边又是个工作狂,把何医生接到了北京反倒会让老人担心他,后来稳定了点,卫边也写了信,可何医生舍不得生她养她的故乡,我们想想也觉得对,到了北京她老人家人生地不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真难适应异乡的孤单寂寞呢。再说关关有个稳定的单位上班。还能照顾她娘,也蛮好的,就没再提那些事了。只是边边多寄点钱略表孝心了,而且钱都不敢寄太多,怕老人拿着不安心。

”杨陆顺哦了声,看到小标手指头上硕大的钻石戒指,想必是着发财了,何况还有个在外学识渊博见识多广的卫边。就问:“小标,那说说你们亿万身家的成功史吧。”小标嘿嘿一笑,伸手挠了挠脑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正真讲。应该是卫边地发家史,我只是提供了启动资金而已。\\那年我跑到广州,见到了卫边。就暂时住在他祖的小屋里,卫边早出晚归,工作得很辛苦,最主要地还是郁郁不得志,他上司根本就不重视他,甚至还打压他,我身边反正有笔钱,就对卫边提出自己单干,当初卫边收留我,还是看在持他父亲丧事尽心尽力、精心照顾他生病的母亲。

我看得出卫边是忌讳我逃犯的身份。大概跟卫书记一样嫉恶如仇吧。我就耐心劝他要看开点,年轻人总要建番事业光宗耀祖。还特意拿他父亲在遭遇来激励他。小边到底年轻气盛,受不了我一激。马上就去公司辞职了,说来也好笑,他那上司原本一直大压他,却没想到小边会辞职,估计也是舍不得小边这个老黄牛,一改往日的傲慢好言挽留,可惜小边去意已定,换做那边的行话就是炒了老板的鱿鱼。”杨陆顺笑着插嘴道:“卫边也是个很心高气傲的人,这点跟老书记特象。

那、那你们的第一桶金,是从哪里掘地呢?你叫小边辞职,肯定是有计划吧。”小标说:“其实我也就是爱不惯小边受委屈才劝掇他炒老板鱿鱼,我哪有什么计划,原本是想再去联络从前的战友,做点见不得光的买卖。小边坚决不同意,说要清清白白做人,堂堂正正干番事业。我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不知怎么就挺信服小边地。小边花了大半月时间才找到条创业门路,于是就转道去了北京,在北京郊县注册成立了北京家国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杨陆顺听到小边以他做古父亲的名字成立公司,感慨地说:“我想小边这辈子最不能忘记的,就是他父亲悲惨地遭遇。

”小标点点头说:“是啊,为了接近他父亲的形象,小边公司扩大后还专门从当地驻军请解放军官兵用军事条例训练自己和职员呢,一贯的口号就是严格遵守纪律,用军事化来管理公司。当时我是任由小边搞,我只负责出资,万万没想到公司名头看似响亮,却是去做农民。小边花了大钱买下什么什么黑小麦的专利,联系当地政府租下一千多亩土地种小麦!我当时就懵了,要当农民我费得着千里迢迢背井离乡地跑北京吗?而且投资竟然达到了五十多万!我全部现金也不到一百万,而且我一向大手大脚惯了的,为了与当地县政府搞好关系,光是请客送礼就用了好几万,也亏得我跟县里领导关系好,不然千多亩小麦还真不知道如何管理。

零点看书/\\\”杨陆顺哈哈笑道:“黑色作物产品含有黑色素,具高营养、高滋补、高免疫之功能而身价倍增,小边这份眼力,比我这当了两年农业县长的人还犀利呢,我可以断定,你们投资五十万,少不得能赚个翻倍的钱呢。”小标说:“爹,你猜错了,仅仅半年功夫,光是卖黑小麦种就赚了两百多万!当地政府也看到了黑小麦的优势与利润,高价格收购我们的黑小麦。我当时就傻了,做农民也不赖嘛,诺,半年就成了百万富翁。莫看小边是公司法人总经理,可他照样下地忙活,那样子就是个地道的农民。

连我这农村里长大地人都不愿意下地,他一个大学生都舍得下身份去务农,我真地很感动。公司赚了大钱,可小边只拿起初定的那份工资,我当然不会亏待小边,没小边也赚不到这么些钱,就把利润分一半给他,而我那点钱也归他支配,不论赚赔,我放心得很。”杨陆顺说:“小标,你莫只夸小边。你眼力也不错,要是你当家地话。怕是又会走歪路,你看小边堂堂正正地靠知识信息发财,既让当地农民、政府得利,自己的公司又壮大起来,我猜当地政府把小边当贵客敬着吧。

”小标赧然笑道:“爹,你没猜错,当初我出面联络政府领导疏通关系,那就是赔着笑脸走后门。人家还爱理不理地。等黑小麦丰收后,小边低于市场价两成的优惠价格把黑小麦让当地粮食部门全部收购了,一下子就收回了资金;农民不仅获得了土地租金还获得了劳务费,一亩地得了两亩地的收成。把卫总夸上了天;政府同样也获得了两倍的税收,增加了财政收入,还得了公司不少好处。态度就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恨不得出租更多地土地给我们公司。我当时得意得几乎忘记了还在被通缉,要不是小边提醒,差点就到当地政府的电视台接受采访了。

\\\我也想再扩充面积大干一场。小边却及时调整了公司未来发展地方向,果断地放弃了黑小麦的发展,转而投向了证券业。我当然不理解了,明明有钱赚怎么就不赚呢,嫌钱咬手?小边解释道,一来不想跟农民争利,二来黑小麦种子已经进了市场。农民不会傻得自己不种把土地出租给别人种。三是当地政府开价肯定会增高,加大了成本。利润肯定会低下去的。与其看人脸色,何不见好就收呢?我反正自己没啥主意。就依了小边的。我就暂时搞黑小麦种子的销售,小边这人搞啥事都力求完美,他对证券业其实并不怎么了解,为了取经,他放下百万富翁老板的身价,到北京某证券机构当了个普通职员进行学习,一年后自觉学得了真本事,再返回公司,参与了中国第一批企业的股份制改造,小边先后参股的企业有三九胃泰、四川蜀都大厦等,这些企业有些当时并不为人看好,很少有人买,但小边看准了,买了。

不久,这些企业相继改制成功,股票纷纷上市,随后大幅度升值。”杨陆顺对证券股票同样是门外汉,只是问:“小标,那究竟这些股票升值了多少呢?”小标做了个我也不清楚地表情,说:“爹,说到证券、股票,我就真不懂了,我也曾问过小边,他解释得也很细致,可我还是糊里糊涂,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只晓得股票涨了我就赚大了,至于那玩意儿为什么会涨,我就不清楚了。后来公司改成为股份有限公司,我因为身份问题,所以我地钱一直跟小边的在一起,到九三年,估计应该不低于五千万吧。

”杨陆顺兴奋地击打桌面,站起来举杯遥对窗外,道:“老书记,您泉下有知,肯定也同我一样欣慰吧,这杯酒是我敬您的!”说着就把酒洒在地上。然后眼光灼灼地望着小标道:“这才五千万,还有五千万是怎么赚回来的呢?”小标为难地摇着头说:“爹,我还真说不很清楚,因为有钱了,当然很想光明正大地出来亮相,可因为以前地缘故,一直在想办法,还好小边在证券届有点影响,结识了不少有身份地位的人,就有人给我出个主意,看在国内哪里搞个假身份,然后去南美岛国购买点土地,相应地就能加入该国国籍,我就一直在忙这事。

\\\只是听小边说搞什么借船出海,高峰时期,家国实业一度是十几家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哦,小边还爱用一招就是买卖上市公司地壳资源,家国实业有个大手笔,就是花八千万收购爱特科技65%的股权,通过重组引入生物治药,行情利好后转让脱手,这一进一出,家国实业就进帐五千多万,不少证券前辈赞扬小边是中国股票的天才呢。到94年初,小边花费500万元买下恒生生物制品有限公司51的股权,又以这些股权为抵押,向银行贷款买下前阳制药厂51的股权,然后再以前阳制药厂股权抵押再借款,进行下一步的运作,现在小边还在进行类似运作,估计家国实业总资产不低于五个亿了。

我从外国办了新身份回来,小边马上就把我应得的股份划到了我名下,一大堆文件文书就值一、两个亿人民币,嘿嘿,我真服了卫大董事长了。”杨陆顺如同听天方夜谭,从小标的叙述中时间距离应该是九零年下半年。他才开始接触小边,到今年短短四年时间。就从不到百万的资本发展为五亿资产的集团大公司,五亿是什么概念,南平县整整十年地财政收入啊,究竟是什么方式让卫边聚集如此巨额地资产,难道是在玩魔术吗?就连小标名下都有了一、两亿的财产,原本这是国家改革开放后先富裕起来地一部分,是应该值得好好表彰和宣传,同样也是南平县的荣誉。

偏生因为小标地原始资金是非法所得,就让卫边这个年轻的企业家的光环受到了巨大影响,实在是令人遗憾,就算小标改换了国籍。也不能抹去曾经作奸犯科的污点,至少在南平县,小标永远是人们记忆中的通缉犯。至于小标怎么使得省公安厅撤消了通缉甚至销了案,估计也是金钱的魔力了。嘿嘿,既然连执法机关都对小标不予追究了,我这做干爹的还能把个外国华侨送进监狱吗?或者让小标的财富造福南平县,也将不失为一个折中地赎罪方式,早听说国内有不少富商反哺社会,正好利用卫边的合法身份来为南平县做贡献,同样也能为老卫家光耀门楣,甚至还可以利用卫边的经济实力替蒙冤九泉的老书记在声誉上平反,真是一举数得地好事情呢。

\\/\想到这里。杨陆顺不再去纠缠陈年旧事。笑着问:“现在你也是亿万身家地大老板了,以后后什么想法呀?”小标说:“在爹面前我也不瞒着。我这身家全是小边帮我赚的,按说应该跟小边一起再创事业新高峰。可惜我对他那些证券呀股票呀上市呀全没兴趣。说白了玩的就是高智商,赚钱了亏本了全看不到现金,全是点数字在折腾。再着小边对我一直很尊重,可我是懒散惯了地,公司是小边的大老板,我真不适合搞他那套,与其在小边那里碍事,不如我出来自己搞喜欢的,何况小边没了我在根本谈不上什么损失。

我就搞什么经营酒店呀、开娱乐场呀,我自己本就喜欢玩,这些也是现在比较流行的新型产业,南平我是不敢露面了,要么是在南风扎根,要么是到春江,如今身份搞定了,也就能多在爹面前尽尽孝心了。”杨陆顺见小标错口不提回报社会,知道他的境界还没达到,就旁敲侧击地问:“小标,你有自己喜欢的事业,就去搞,千万再别走歪路了啊。也不知道小边这几年变化大不大,我是忙得很没时间出门,叫小边回家过个年吧,何医生只他这么个儿子,不知道多牵挂呢。

你跟小边是好兄弟,你去劝劝?”心想只要小边回了南平,就不怕说不动他为家乡做点贡献,比如修修公路、桥梁,改善改善学校的环境,也花不了多少钱,还能给年轻企业家博点名声。小标嘿嘿一笑说:“爹,小边即便回来也只是享受天伦之乐,上您这里给您拜拜年,南平实在是他的伤心地,他如今想起他父亲的遭遇就恨得牙痒痒的,要不是何医生不肯搬家,早就不在南平了,落个眼不见心不烦。小边也常常在给家里地信里,让关关给您问好,莫看他发财了,要是说拿钱给您来报恩,他可做不出,觉得是对您地侮辱呢,他也早想回来看看,可惜太忙,忙着买别的企业地股份,成天就是谈判啊谈判,他不晓得,这天下的钱能赚得完吗?何不让自己松弛点好呢。

”杨陆顺说:“年轻人忙事业很正常,他有他地理想抱负,我们都应该是支持的。你给我抄下他的电话号码,我亲自给卫大老板去电话,邀请他回家乡过春节。”小标说:“等什么春节呀,您要能请动假,我陪您去上海,亲自到家国集团走走看看。顺便也让何医生搬家,这不挺好么。”杨陆顺摇了摇头说:“我哪走得开,现在正是我忙的时候,今天要不是你来了,我开会估计都到了十二点。我看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去你爷爷墓前祭拜祭拜?我看天色还早,就叫你四姑上街买了点香烛纸钱,你也该好好给爷爷磕几个头了,你几年不在南平,我想你爷爷九泉有知。

也是担心了几年。”小标忙说:“那好那好,我这就去爷爷墓前。完了就先去南风,唉,都不能在家多呆几天。”杨陆顺也有点黯然,拍了拍小标的肩膀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现在有实力了,尽量多想着为群众老百姓多做点好事善事,也是对过去荒唐年岁的赎罪吧,你现在是归国华侨的身份。也正好在南风或者春江做点实在事情,你今年也二十六、七了吧?该安下心来找个对象,结婚了也就安心了。”小标说:“我比您小七岁,正好二十七。也是该谈爱结婚了,关关那里,请您去说说。

我实在配不上她,让她找自己喜欢的人吧。”杨陆顺说:“当初沙沙做什么介绍,我就有点不乐意,毕竟关关是好人家的闺女,好在你现在也改邪归正了,堂堂正正地去追求关关也未尝不可,恋爱自由,要是关关不乐意,可别委屈她。”小标说:“我当然不能委屈她,不然跟小边连兄弟都没得做了。关关很敬重您。也最听您的话,要是别人劝她。她还不一定会听,估计当年我这大哥标的名头。吓着关关了。好了,我外面有车,看天色也不早了,就我们爷俩去吧,别劳烦干妈了。

可惜就是见不到我旺弟,唉,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啊!”杨陆顺不禁笑出了声:“你小子,高中读了几天,在我面前拽什么文你!你现在身价亿万,还在念叨不如意,换了其他人干脆早死早投胎好了。”上了小标地车,杨陆顺才发现车里居然还有个人,小标介绍道:“宏哥,这是我干爹杨陆顺,以后打交道的时间多,还请你洪哥给我面子,尊重我爹。”转脸对杨陆顺说:“宏哥是我好兄弟兼司机保镖,叫余继宏,以前是红黑地红,宏哥嫌太女人味才改成大展宏图的宏。

”杨陆顺本想握手,但见宏哥坐在司机位置上转身深低头闷声叫他杨叔,只得缩回手笑着说:“余师傅你好,看你年纪也三十多了吧,俗话说人不同姓一样大,叫我陆顺也成。”宏哥说:“我今年三十六岁,但你是我兄弟的干爹,也就是我余继宏的叔辈,不能乱的。杨总,我们去哪?”杨陆顺无奈地笑笑,心说小标结识的人怎么全都哥们义气浓厚呢,小标说:“转去大街往南一直开,到了十子路口转西,具体怎么走我再告诉你。”宏哥转回身就启动车,按路行驶,小标见杨陆顺还在打量宏哥的背影,就笑着说:“爹,宏哥79年上过越南前线,是我们解放军里最威武的陆军特种兵,经常摸去越南阵地内抓舌头,一身擒拿功夫,几个壮汉拢不得身。

本来打越南前就要退伍地,祖国一声召唤又留了下来,81年战事缓解了才复员,可惜没提干。我认识他也是缘分,去年年初,他带着家乡的一群人到北京搞建筑,就是小包头包粗活的,被人欺负才到京城啥也不懂,工地上的脏活累活全干了,到工程结束了却领不到事前商量好地工钱,宏哥气愤不过去讲理,也许太激动动手打了那贪钱的大包头,孤身一人被二十几个人追打,最后被打得遍体鳞伤,丢在路边,我恰好经过,尿急了下车撒尿,撒了宏哥一身,才听到宏哥的呻吟,就救了他,事后我帮忙追讨回了工钱,宏哥也就留在我身边了。

”宏哥忽然说:“杨总,你给我地是救命之恩,还帮我的穷乡亲要回了血汗钱,你这样的好人我不保护,学了这身本事做什么?”杨陆顺暗叹,小标讲的就是义气,对亲人自己人确实好,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只惟愿小标从此走正路,做个真正的好人,就好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