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八七章(上)

南风市委常委会已经进行了五个小时,王智弘耳边听着他人的发言,眼睛却瞟在了手表上,年底了市委政府有太多的工作要做,向省委省政府汇报一年的工作情况,对南风下辖县区一年工作要摸底考核,大大小小的事情,市委、市政府相关的工作,让他这个党政一把手都有点疲于应付,但为什么从前很容易讨论通过的工作,到了他当市委书记市长的时候就要扯皮,他心里很清楚,还是跟个人威望有关,前孙书记在时,很多事情并非外界想象的那样是民主讨论的结果,大多数是老孙同意基本就顺利通过,老孙连眼神、咳嗽等表情动作都能影响一项工作的决议,也许就是自己从前的中庸平和,导致了常委们发言的异常积极和踊跃,使得前几项工作的决议,并不怎么如他的意。

而各常委最为敏感的人事工作还没开始研究,在人事安排上,以前就连老孙也不感搞民主,每个常委都希望自己的人提拨重用,就连他自己也不例外。这次人事的研究是老书记走后、新书记上任的第一次,对于以前就有讨论过的,王智泓不想节外生枝地颠覆重来,多少是对老书记尊重地体现,也不想过多刁难引起常委们联成统一战线,最关键的,是要通过问题干部杨陆顺的提拨,一个年纪不到三十五岁,仅仅当了不到两年常务副县长的年轻干部要破格提拨为县长,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好在事前老章表态愿意全力支持,应该会成定论。

至于自己主动提名杨陆顺虽说有点年违反了组织原则,但也正好借次机会逐步改变自己从前的风格。也是时候改变自己风格了。果然,当王智泓宣布进行人事工作研究,在场本来都满脸疲倦的常委们顿时来了精神,而且不向从前老孙主持会议那样各人假意盯着桌前的笔记本或者品茶抽烟掩饰真正情绪,都神态各异地看向了主持席位。这么多目光直勾勾地盯住自己,王智泓没来由有些恼怒,目光也凌厉起来,说:“各位,现在已经是凌晨一时了,大家明天都还有工作,我建议速战速决,我已经请谢秘书长通知了市委招待所宾馆安排了消夜,别让底下人等太久。

章书记,开始吧。”老章先是简短地做了开场白。尔后市委组织部何部长拿出事先拟好的组织材料宣读,因为大体上是前孙书记遗留下来地人事安排,以前在常委会上也都有过讨论,王书记也没全盘否定,所以进行得还算顺利,很快市委市政府市直等部门的人事调整没什么阻碍地通过了。市里两区的小变动也没拖延什么时间。当何部长照材料说到南平县县长朱凡祖同志因年龄到限要退二线,南平县政府需要一名新县长,正要把符合条件的人选报出来时,王智泓插话道:“何部长,我有个人选提一提,那就是南平县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杨陆顺同志。

为什么我认为杨陆顺同志很适合当任南平县政府新一届县长呢?这跟南平县今天取得地成绩有很大关系,杨陆顺同志分管着南平县的财政工作和农业工作,时间不长,两年都不到吧。但取得了翻天覆地地成绩,财政上南平县一改多年入不敷出的尴尬局面,已一个农业县的条件创造出了两倍的财政收入,这不仅在南平是首创,在我们南风历史上也是第一次嘛。财政上的大翻身的根本原因。就是杨陆顺同志能大胆改革,一改农业县的老传统。积极带领南平农业走市场经济,事实证明,杨陆顺同志工作大胆果断,决策正确,南平的综合条件在我们市两区四县一国营农场里是比较差的,交通极为不便利,但杨陆顺同志就能在如此艰苦地环境下创造出令我们瞩目的成绩,我想杨陆顺同志接任南平县长,是符合我们干部提拨原则的,也是南平民众的意愿嘛。

”王智泓噼里啪啦说了这么些话,着实让部分人很惊讶,杨陆顺即便是市里的梯队干部,也只是梯队预备而已,怎么就能当县长呢?紧接着章副书记发言道:“王书记讲得很好,南平县的杨陆顺同志,我想大家都不陌生,以前在**期间就以其坚定地政治立场、大胆泼辣地笔锋,坚定不移地维护着我党地政治路线,获得了前市委孙书记地好评,进而引起了省委领导的关注,破格招进了省委党校特设的地区梯队青年干部学习班,在学习班期间,又发表了一篇与党中央改革方向惊人一致的文章,文章发表后不久小平同志南巡,我国改革开放事业进入了新的**。

杨陆顺同志在学习班已优秀成绩毕业,没有留恋省委机关地区机关,而是主动要求回了南平,愿意工作在农村第一线,这事前孙书记也曾在各种场合给予了高度表扬,我想在座的都还记忆尤新吧。既然杨陆顺同志在政治上合格、在工作中能力卓越,我同意王书记的提议,杨陆顺同志是能担任好南平县长一职的。”市委书记、党群书记都发表了内容几乎一致的讲话,按说要是孙书记时代,绝对是没人反对地,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再也不能当只会喘气的傀儡,也就是争取自己政治地位的时候了,就有人提出不同意见:“王书记、章书记都讲的是事实,杨陆顺同志也确实在其工作岗位上取得了可喜成绩,但归功于某个同志是不客观的,其实杨陆顺同志是一好遮百丑,以前该同志就因为以权谋私为亲戚安排好工作挤掉因公致残人员子弟地学习机会,差点被南平县委车辙了的,那都是陈年往事了,就拿杨陆顺同志担任南平县商品粮基地总指挥后,擅自挪用基地专款,看来该同志不仅笔锋大胆,在工作中也挺大胆,就敢顶风违纪嘛。

”有人开了头。就有人“锦上添花”,于是又有人发言道:“杨陆顺同志何止是挪用专款顶风违纪呢,这次南平为什么凭空多了十几万亩棉花?就是没贯彻执行省政府商品粮监督办地文件精神,擅自缩减了商品粮基地面积。好在我们了解情况,不然还因为南平又在放卫星呢。一边棉花丰收、有一方面商品粮计划任务圆满完成,总共才多少耕地面积呢,是吧。”“我到南平去过几次,感觉南平县委一班子人是非常支持杨陆顺同志的工作,比方说朱凡祖就干脆把政府工作的决定权让给了杨陆顺,他要退了嘛,不想防碍年轻人搞政绩。

县委管党群的副书记马峥嵘同志,为了给年轻同志营造了施展拳脚地好环境,不惜排除困难,为杨陆顺配备得力人手。比方说杨陆顺提议的两个乡长等等,还有南平县委书记老顾,也是大事讲原则小事讲团结的好党员,对年轻干部呵护倍致,即便杨陆顺同志有什么问题,都主动承担责任。可我不认为杨陆顺是当县长的最佳人选。年轻人敢闯敢拼,可到底年轻气盛,万一不服县委管理,就怕造成班子不团结,不团结何来战斗力呢?”市委副书记市委纪委书记高达先地发言措辞更为激烈:“王书记章书记,杨陆顺同志可以说是个问题干部,我当然不排除南平某些极少数人对年轻领导干部心存嫉妒,可杨陆顺同志问题实在太多,纪委这两年收到关于对杨陆顺各种问题的举报信不计其数。

以前孙书记考虑到保护同志,不给予调查追究,但这也侧面说明了杨陆顺同志地确多少有问题。现在大局势是要搞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可同样不能疏忽领导干部自身存在的各种问题,对那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消极态度。绝不能姑息,更不能助长此风。南风市好不容易申请到两个商品粮基地。临江县就不错,认真按照政策规定,该是多少亩商品粮种植面积就是多少亩,塌塌实实为缓解我国吃饭问题默默做贡献,是没南平那么辉煌的成绩,可这样的党员干部值得我们信任嘛。

杨陆顺同志是在搞市场经济,今年棉花价格高就种棉花,万一棉花价格回落,南平还能在财政上创造新历史?说得好听是市场经济,说到实质,就是搞投机主义,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只有资本主义才搞金钱至上!”王智泓越听越气愤,但也私下承认,杨陆顺的搞法确实太偏离了传统,是让部分老同志看不顺眼,但对那些老同志口口声声年轻同志、年轻领导很反感,到南风快五年,他就听了五年的年轻领导年轻同志,难道年轻不是优势?无非是年轻人威胁到了老同志地位嘛,新陈代谢,这是客观科学,连中央都取消了顾问委员会,就是怕老同志的观念跟不上新时代,影响中国的改革开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是至理名言!老章见王智泓脸上虽保持着恬静,可从紧捏钢笔到手指发白,说明王书记是很生气的,而对杨陆顺地各种抨击,老章也不持肯定态度,为什么以前不说,一到人事研究就开始攻击呢?这也是官僚主义,更是**一贯批评地自由主义,就提高嗓门道:“我听了你们的发言,好象为南平县财政创收、让南平县广大农民群众得利的杨陆顺同志倒是个罪大恶极的人了啊?!临江县是保证了商品粮基地面积,可实际情况呢?因为临江县领导班子不重视农田水利设施,几天暴雨就让无数农民辛苦劳作化成了泡影。

杨陆顺为什么挪用基地专款,他还不是用在了商品粮基地上,今年南平同样遭到暴雨袭击,南平农民怎么就安然无恙,损失减少到可以忽略的地步呢?这就是杨陆顺同志的功劳,我们政府是人民政府,是为人民服务地政府,为人民群众做了好事,倒成了被指责地错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小平同志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致力搞改革开放,其目的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国富民强,杨陆顺同志想方设计让农民群众增加收入,完全符合我党改革开放的初衷,怎么就成了搞投机呢?让人民生活更好更幸福,是我们人民政府的基本职责,到你口里成了金钱至上。

难道还要让我们的人民群众饿着肚子搞社会主义?我看是你这个同志观念不对,歪嘴巴和尚念歪了经,奉劝你好好读读邓选吧!”老章书记出了名的大嗓门让高达先很难堪,他敢在王智泓面前摆摆老资格,可还没胆子在章光辉面前叫板。当初他从纪委干部一步步攒升到纪委常委、纪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乃至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每次都有老章书记地支持与肯定,当下虚心检讨道:“章书记,我承认我在针对杨陆顺同志,但我也是就事论事,我认为公正客观地指出同志存在的问题,也是我这个党员的责任,当然我说话有偏颇,我接受章书记地批评,可我还是不同意杨陆顺同志出任南平县县长。

”全文明这个宣传部长在人事问题上基本只有举手的份。不过为了支持王书记,他第一次在常委会上公开维护市委王书记:“我来说说个人意见,我认为王书记大胆启用年轻干部出任基层县地主官,是完全符合党中央一贯提倡的干部年轻化政策,杨陆顺同志我比较了解,就象章副书记评价的。政治合格、思想解放、观念新颖。更难得地是从始至终有份造福乡民地可贵之心,从几位批评杨陆顺同志的话里可得知,杨陆顺违反了某些纪律,不是图谋个人利益,最终受惠地还是农民群众,我们的农民朋友很实在啊,明明政府领导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公仆,可只要是替他们办了丁点实事。

就会感激政府感谢党,身为领导干部,不是要听人民群众歌功颂德,但要听不到人民群众说个好字,我可以断言。那就根本不是个合格的党员干部!杨陆顺同志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至少他不象临江县委政府那样被农民群众骂娘!需要澄清一点地是。当年指使人民群众拦廖永明副市长车的那个谢万和,如今在监狱里服刑,和原地区人大副主任刘刚是同案犯,什么以权谋私为亲戚走后门是那个姓谢的故意制造个陷阱迫害杨陆顺,杨陆顺根本不知道自己外甥女去读书的指标是占用何人的,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害人的谢万和如今在监狱服刑,被诬陷地杨陆顺却带领南平农民走上了致富地道路!”其实这些与会的常委们都多少知道点,渐渐地意向大体分成了三种,一种是王书记章书记为首的支持杨陆顺;一种是高达先为主的反对派;还有就是磨棱两可的观望派。

王智泓微笑着开始下结论:“听了大家的发言,没想到我提个建议,引起了今晚会议上最大地争论,有争论就好,总比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一团和气却不解决问题要好!俗话说人无完人,金无足赤,黄金也只有四个九嘛,要求杨陆顺这个年轻党员干部十全十美,是不科学的。既然凡是要一分为二来看,小平同志对**都说功过三七开,功还是大于过的,不能因为有功就抹去过,也不能有过就无视功劳,这都是不客观的,不是唯物主义。那么听了大家地讨论,我看杨陆顺同志也可以三七分功过,显然功劳远远大于过失,我认为没有夸大,也没缩小,很客观。

一个年纪不到三十五岁的同志,以前基本从事文字工作的机关干部,短短两年时间就在南平创造了经济奇迹,说明该同志还是有能力的,至少在政府工作决策上是有眼光的,朱凡祖同志临退线还忘扶年轻人上马送一程,也很好地体现了老同志地博大胸襟和远见卓识,老同志就应该象朱凡祖同志那样,为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多培养提携接班人嘛,我说接班人也不很科学,因为南平县长不是某个人地职位,而是我们南风市广大优秀党员干部的职位,有同志认为杨陆顺取得的成绩过于市场化,这点我也基本承认,不少人说杨陆顺运气好,就让他赶上了棉花涨价,这我就不同意了,机会人人均等,临江也是有历史的种棉大县嘛,而机会总是被早已准备好的人抓住,这就是成功人士少的主要原因了。

当然我们只看一件事就断定杨陆顺能力好得很,那也不客观,既然大家说杨陆顺的成功主要是运气,那么我们不妨给杨陆顺同志一个艰难的环境,看他能不能再做出番业绩呢?我们都知道,开县因为筹办了百年县庆,基础建设搞得不错,但县财政也背上了巨大地债务,我就想看看杨陆顺同志到了开县,能不能尽快缓解县里的财政问题,也象在南平一样,想办法改善开县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朱凡祖同志要退线,我看就让开县县长尤奋斗同志平调到南平县任县长,杨陆顺同志接任开县县长一职。

”老章见持反对意见的高达先等人有了犹豫,就知道王智泓避实就虚这招已然奏效,赶紧加把火道:“王书记这招确实是考验杨陆顺同志的好计谋啊,开县任职可以说是试金石,俗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要是在开县也成功了,不仅说明杨陆顺同志确实有能力,更重要的是王书记这个伯乐又为我们南风相出了匹千里马!同时这个决定也解决了南平的问题。上次组织部去南平考核,发现南平县委也不象表面的一团和气,杨陆顺同志在改革方面触及不少干部的利益,明里暗里总有人要阻挠我们的改革事业,在市纪委不计其数的举报信足以说明问题了。

再说杨陆顺同志是土生土长的南平人,离开籍贯原地任职更符合我们组织的任命原则,王书记关心年轻干部成长是真心实意的。”莫看高达先反对王智泓提拨杨陆顺的提议振振有辞,说到底是出于官场心态的问题,针锋相对并不是真正的政治,真正的政治就是相互妥协使各人政治利益最大化,现在王书记妥协一步不坚持杨陆顺在南平任职而转去各项条件还不如南平的开县,至少没能让王智泓做到提议就通过,算是在初步消去南风市委曾经市委书记一言堂的局势,也使得高达先暗暗自得,要是等老章书记离休了,不管谁出任市长、三把手副书记,他在常委会上都比以前有了更大的发言权,也就能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政治利益了。

于是表面上很不情愿地通过了杨陆顺同志出任开县县长的提议。这场漫长的常委会并没就此结束,只在杨陆顺的任命上告一段落。欢迎您访问,7×24小时不间断超速小说更新!,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