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八八章(上)

沙沙在农行工会办公室里很上无聊地和手下人闲聊天,别看年底了工会应该有很多工作忙活,可她已经没了初上任时的热情,真正体现权力的如人事变动才是她感兴趣的,有六子这常务副县长的面子,她在行里的高层会议上的发言是很有分量的,所以不少渴望进步的人总少不得卑躬屈膝地请汪主席多提携,虽然在行里批贷款也是权力体现的地方,特别是私人和私营贷款,批出了贷款也能获得很高点子的回扣,可她是从信贷出去的,知道贷款批出去容易,拿了回扣要收回就不容易,莫看行领导们都这么搞,她不敢,万一出了问题,首先就得被六子骂死,说不定六子为了体现清政廉明来个大义灭亲,剥夺她好不容易争取到的领导职务。

再看手下三个部将,个个都很齐心,在工会里她这主席威信很足,说一不二,不过沙沙也没亏待过他们三个,拿着财务上同样的工资、福利,沙沙还私下要动用工会里的小金柜,发奖金发补助。行里评优评奖总少不了有工会一份,那个待遇不比其他科室差,甚至还强过机关部分科室。这不沙沙正在说起机关财务科长老王的中长羊皮大衣,听说老王花了一千三百多块在春江买的,棕色的羊皮大衣确实显得高贵大方,衣领上毛茸茸的所谓貂领手感很是舒服,要是六子也穿一件,保证既暖和又风度!可惜回家跟六子一说,那个傻男人脑壳都摇花眼,连喊太奢侈了,不如拿这一千多给家里四位老人做件好过冬寒衣。

想起这些。沙沙虽欣慰六子的孝心,却也嘀咕六子小农意识,穿件好看又暖和的衣服叫奢侈,搞清楚奢侈这词的含义没有哟。在手下人面前也酸溜溜地打趣:“那件皮衣是好看,问题是老王又胖又矮。好衣服都穿不出味道来。”手下人就奉承她说:“是撒,这羊皮大衣要是杨县长穿着,那肯定味道都不一样,杨县长身材才是典型的玉树临风呢,沙沙姐也买件女式地穿着,两口子挎着手在南平大街走一圈,不知道谋杀多少少男少女的春心呢!”沙沙得意地笑着,却模仿着六子的口吻说:“你这傻丫头,我呆机关的穿再好也是给自己同事、城里人看,人家知道欣赏。

可我家陆顺穿得时■洋气去农村。哪里还象个人民政府的县长呢,跟农民群众差距太大,又怎么能与农民兄弟促膝长谈了解农村存在地问题呢?再者农民也看不惯领导干部穿得太鲜光,只要看到某个干部皮鞋铮亮、裤线笔直,就会撇着嘴嘀咕这是个吃僚腔的,吃僚腔就是批评干部没能力、不紧密联系群众。谁听了受得了?领导们都还是挺注意形象的了。”正聊得开心。桌上电话猛响,沙沙自是巍然不动,有人抢着在她面前显示小勤快,接电话的只喂了一声,哦了一声,就忙把电话搬到沙沙坐在沙发茶几上,把话筒递过去说:“沙沙姐,是县政府办林主任有要事找你。

”沙沙接过电话喂了声,几个聊天的都很识趣地离开了办公室去可另一间。还顺手掩上了办公室门,不过他们几个还是清晰地听见沙沙叫林主任为大陆哥。都对视一笑,压低声音说:“沙沙姐跟杨县长一样都没官派呢,你看叫杨县长手下人都是哥呀哥的,不象有的领导堂客。仗着男人的势眼高于顶,只对上级奉承。看下面人不来!”沙沙其实心里还蛮奇怪,林陆一是县政府办主任,年纪也比六子大,可在政府里威信挺高,以前也只是一起吃饭才聊过天,打电话是头一次,如果说是六子临时去市里或者在乡了不回家,都是小秦小周来电话说明情况,莫非大陆哥也要走我这条夫人路线?就说:“大陆哥,亲自来电话,有什么指示呀?”“沙沙,我哪有什么指示呢?不过今天中午你要请客吃饭,去供销大酒店吃清炖白鸭!”沙沙心里一喜,吃白鸭是南平差不多最高档的酒席了,什么事情值得我亲自请客吃白鸭呢?难道六子要升官?那个小心肝就扑通开了,勉强稳住情绪说:“大陆哥,说良心话,老妹请大哥吃白鸭还是请得起的,不过总要有个让我心甘情愿掏腰包地理由吧?”沙沙就听到话筒里传来林陆一爽朗地笑声,却又压低声音说话,神神秘秘地肯定是有关人事变动了,果然就听到大陆哥说:“沙沙,恭喜贺喜呀,我是亲自送杨县长上的车去市里,市委王书记要找杨县长谈话呢,具体事宜,就是杨县长即将到开县出任新一届政府县长,老妹,你说值不值得请哥哥我吃白鸭啊?可以说我是南平最先知道这好消息的。

”沙沙顿时激动得叫起来:“大陆哥,你不是拿我开心的吧?怎么六子从没透露过呢?”“我都是今天才从市政府杨秘书长那里套来的第一手消息,是昨天晚上市委常委会上刚通过的决议。我估计杨县长也是今天凌晨才接到市里常委会上地消息呢。”沙沙高兴却没忘记矜持,忙接茬道:“哎呀,我说昨天六子总不上床休息呢,我就睡觉了,迷迷糊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六子在聊电话,我是困极了,用被子一捂耳朵继续睡大觉。没想到错过了这消息,大陆哥,六子进步了,应该请大陆哥吃白鸭,那就说好啊,现在快十一点了,我这就去供销酒店定菜去!叫上大陆嫂一起啊。

”“行,我这就去给我堂客打电话!沙沙,分量要足点,马上就有其他好朋友来道喜了,凑一起,我们先热闹热闹!”沙沙挂下电话,就忙着拾掇包抱要下班,没想电话又响了起来。停下手抓起电话喂了声,那边是小秦地声音:“嫂子,你电话真忙啊,打了几分钟都占线,好消息。六哥马上就要去开县当县长了,恭喜嫂子正式成为县长夫人!”沙沙格格笑道:“小秦,你的消息不灵通啊,但嫂子还是很高兴,你叫上燕子一起去供销酒店安排一桌档次高点的酒菜,关键是要有白鸭,至少五斤,给嫂子我炖一大盆,赶紧去,怕时间来不及了。

莫怕吃好了,今天嫂子高兴,我亲自掏钱请客!”安排■帖让小秦去备酒菜,沙沙就不急着去供销酒店了,估计还有人要来道喜,是平常往来密切的朋友。都得去吃白鸭庆祝。果然马上电话又响起来。是猴子打来地:“沙沙嫂子,猴子向你道喜了,我听到最新消息,我六子哥要当县长了,我就说嘛,朱县长要退了,这县长不是我六哥当,放眼南平谁还有这资格呢?想必我六哥还有你是早知道了,瞒着我也是应该。毕竟事关紧要,这年头就有撮人眼红别人,总要兴风作浪搞名堂!我六哥已经去市里了,我请沙沙姐吃饭庆祝,一定要给我面子啊!”沙沙听猴子说六子当南平县长。

就知道猴子是道听途说的真正“小道消息”,也懒得解释浪费时间。笑着说:“你的心意嫂子心领了,不过今天是六子的大喜日,嫂子请你和明明小丫头吃饭,你们现在就去供销酒店,小秦和燕子在准备酒席了,你也不帮帮手,哦,顺便叫上小周的堂客,小周陪你六哥去市里了。”接下来白利民、县委办李主任分别来了祝贺电话,沙沙都一一接他们去供销酒店吃饭,算算加上雷行长夫妇一桌差不多满了,就起身要走,迎门就碰上雷行长笑咪咪地来了,沙沙不等老雷开口,抢先道:“雷哥,啥都别说了,叫上嫂子一起去供销酒店吃饭,莫说什么要陪客啊,赶紧走,正好我搭你地顺风车。

”老雷伸出手指连点道:“好你个沙沙,我还琢磨着怎么敲诈你呢,够爽快,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陪,喝我杨老弟的升迁喜酒。这顿我请啊,代表行里提前祝贺杨县长。”跟老雷就没那么多客气讲了,沙沙笑着同意了,两人上了车,沙沙才说:“我已经叫了些朋友去吃饭,有县委办李主任、政府办林主任、棉麻的老白,政府办秘书科的小秦,还有公安局的侯勇。都是走得近点地老朋友了。而且陆顺此次仅仅是谈话,不是正式上任,虽说已经是铁板钉钉了,但我还是觉得要低调点好,省得某些家伙乱嚼舌头。

”老雷连忙点头说:“那是那是,还是沙沙考虑周详,杨县长短短几年就能升迁到正县长,背后功劳最大的就是沙沙你了。沙沙你辅佐爱人有功,说明你地能力水平也是非常高的,再委屈当工会主席,就是我这行长的失职喽,明年就建议市行请你出任副行长,主抓机关后勤,仍兼工会主席,工作量大了,沙沙你还得理解我哟。”沙沙估计老雷也是不清楚六子是去开县上任,也就很矜持地说:“雷行长,我地能力水平摆在这里的,也就一般而已,何况陆顺当了正县长,工作会更忙,我这做堂客的应该多抽点时间操持家务,现在四老都健在,年纪大的七十好几,我妈又是癌症,旺旺崽也还小,我不敢答应哟。

耽误工作就不好了,我还是衷心谢谢领导的关心。”老雷哈哈笑道:“沙沙,你真是为别人想得太多了啊。抓机关后勤只需要你掌握大方向就行,具体工作有下面同志去做嘛。你也莫再推辞,情况就是这么情况,我想其他行领导也会理解,是不是。”眼见着供销酒店到了,沙沙也就不再罗嗦,喜孜孜地准备享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恭维。再说杨陆顺,上了车就叮嘱:“小周,今天有点赶,尽量要在市政府下午上班时分到达,不能让市领导等我们。”小周也拿捏不定,发动车拐出县委大院才说:“不到四个小时了,即便我们沙镇那里地渡口顺利,也得预防西平境内地渡口延误时间呀。

”杨陆顺说:“刚才顾书记说了,等会他会打电话去西平,让胡市长给渡口调度调度,尽量不耽误时间。沙镇嘛,顾书记电话一去,渡口就借口渡船有点小问题,停在岸边等我们。唉,顾书记心意是为了我好。可惜方便了我一个,耽误多少司机旅客的时间,想想特权为某个人谋了利,却是建立在多少人的牺牲上地。”小周说:“六哥,这又不是你要求的,我相信顾书记在做安排时,你还阻止了,但有些事情也难得阻止,想想你为南平人民做了这么多,享受点点特权。

人民群众也会谅解的了。”杨陆顺自我解嘲地说:“小周啊,有你这么一歪曲,我心里确实好过了很多啊。小周,是不是我这样的性格脾气,不是很适合当领导啊?”小周说:“人民群众自然喜欢你这样的领导干部,而那些因为你地政策遭到利益损失地机关干部们自然就不喜欢你了。可有些东西不能权衡得失。是白就是白。是黑就是黑,打马虎眼耍太极也是不行的。”杨陆顺哈哈大笑,伸手拍了小周肩膀一下说:“说得精辟,等会吃中午饭时,我敬你一口啤酒。嘿嘿,打马虎眼耍太极,你不愧是县委政府出来的司机,一语中的啊。

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做我司机也有两年多。你也应该知道我不是不会打马虎眼、不是不会耍太极,而是我面临的工作不允许我耍太极打马虎眼,可以跟那些同事官僚们玩玩心眼手段,可对群众百姓,我是绝对不会玩心眼地。虽然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话有点功利思想。但不却为鼓励自己尽心工作的座右铭。”小周说:“六哥,我这才明白你为什么短短几年走完那些小官僚们一辈子也走不完地升迁之路了。也许有人说你运气好。背景强大,可实际上呢?你把所有的运气和背景没用在为自己升迁,而是用在了工作上,用在了对群众百姓有利地地方,用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话来评价,有点点夸大,可我眼里看到的杨县长,就是按这句话去做人为官的了。

我刚听林主任说你即将去开县当县长,先是惊讶、然后惊喜,最后归复平静,你这样的好干部不提拨,难道还去提拨马峥嵘那些太极高手、思想道德品质败坏的家伙?!”杨陆顺平素很少听小周在车里长篇大论,车里有其他人时,谈的主要是工作,小周基本专心开车,仿佛没带嘴和耳,即便不谈工作闲聊天,他也少有插嘴,有时候车上只有小秦再没其他人时,话就多点,可基本是跟着大家地话题走,从没听他无缘无故批评某人某事或者表扬某人某事,即便是点名问他地看法,评价都很中肯,不会肆意夸大缩小,这样低调守职的司机,的确是杨陆顺的好臂膀。

杨陆顺见到过领导专车的司机多了,从自己舅哥到原城关镇易书记的司机、还有顾宪章现在的司机小黄,要不是飞扬跋扈就是在领导面前失去了做人的尊严,一味迎逢附和、一味讨好卖乖,甚至还怂恿领导乱搞,替领导做媒介,背着领导利用领导权利的延续去为个人牟利,这些人们见惯见多了地坏毛病在小周身上几乎看不到,这样的好同志,杨陆顺心里真是不舍得,不过调去开县任县长还只是道听途说,不论是市委王书记章副书记还是组织部门,都还没得到证实,有时候即便领导口头说了,没正式行文到头来一场空的也数之不尽,还是得用平常心来对待。

杨陆顺就刻意不去想与王书记的见面,而是强做轻松地说:“小周,‘路透社’的消息就别当真,至少我到目前,还没听到上级领导作出要提拔我地指示,还是真等我拿着市委组织部的调令上任时,再评价我在南平地功过得失吧。”杨陆顺再仔细咀嚼小周的话,顿有心栽花花不香地感慨,从省委党校回南平,他心里只有北京刘老和省委刘书记的那句“说一千道一万不如替人民群众做实事”的话,而他确实也是在竭力想办法去改善南平农民的生活,至于往上爬几乎没在他脑海里出现过,但现在被上级领导赏识提拨却是在眼前了,当然他也知道,王书记提拨他与一起去北京有莫大关系,但他心里始终认为,我是取得了成绩才让王书记真正青睐的。

或者心言说得正确,职务越高权力越大,才能更多替人民群众做实事,如今家庭稳定、夫妻俩事业都小有成就,那剩下的就是努力工作,至于前途是否充满艰辛困苦,杨陆顺也信心十足,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况还是走在市委王书记开拓的康庄大道上呢。小周稍微转动脸看着坐在身边的杨县长六哥,心里突生依恋,他前后给两位领导开过车,杨县长是第三位,虽然前面的领导都对他不错,可从他们的眼神看得出,司机永远只是一个可以被肆意呼来唤去的下等人,而杨县长给予了他人格上的尊重,同时也给了兄弟般的关怀,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也没什么金钱纽带,工作上两人是同事、生活中两人是朋友,在杨县长面前,他从没有过自惭形秽也更没有过被轻视,在获得尊重的同时,他也很忠诚地付出了尊敬与爱戴,自从给杨陆顺当专职司机后,他前后不知道拒绝了多少人的送礼请客,得罪不少请他能在杨县长面前说句好话、拜托促成某件工作的人,甚至可以说他目前的收入远低于给顾书记开车,他都心甘情愿,他不能贪图小利而失去了六哥对他的信任与情义。

而好时光过得太快,六哥马上就要升迁到别县任职,他高兴之余却是太多地舍不得,忽然说:“六哥,要是真去开县,我、我还是想替你开车,这个要求不会太过分吧?”杨陆顺一楞,看着脸色逐渐发赤的小周,也犹豫起来,换个司机需要时间熟悉,可真要象封建社会官员上任那样还带着长随,未免有点官僚主义,只好哈哈一笑来敷衍:“我去开县是八字还没一撇,你着什么急呢?如果情况允许,我当然带你这好朋友一起去了。”。

下一篇:第188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