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八九章(下)

第391章(下)杨陆顺跟着杨宜去了成杰英的新“根据地”,是一家新装潢开张不久的宾馆,名字挺唬人叫“希尔顿”,让杨陆顺联想到了八十年代很流行的一种香烟,其实他也知道真正的希尔顿饭店是国际知名度很高的豪华酒店,眼前才四层的建筑无非是崇洋而已。\%>_<%小_说_1_3_1_4原_创%>_<%\倒是杨宜介绍说这酒店老板原本是搞建筑先富裕起来的大款,只是应酬多不想肥水留了外人田,仗着有钱就开了这么个饭店。

杨陆顺本还担心会妨碍成杰英与杨秘书长工作,可见面后发觉,杨宜本就是专程送他见成杰英的,至于为什么,也许是杰英得了信要庆祝庆祝,若是大张旗鼓摆酒席,他不会同意,他还急着回南平呢。果然成杰英笑呵呵地说:“陆顺,我们一批去省委党校进修的同学,只有你进步最快,值得庆祝啊,我还怕面子不够请不动你老弟大驾,只好请杨秘书长帮忙了,今天是你老弟升迁大喜,又到了我的地界儿,今天就别走了,我提前宴请杨县长,不然以后走马上任了,我就难得有机会喽。

”杨宜接话说:“杰英,我看还得请周常委、徐处长一起,最好马上打电话去省里,让张民辉也赶来,这样人才齐嘛。”杨陆顺赶紧摇手说:“秘书长、杰英,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秘书长最清楚,市委王书记仅仅跟我随便谈了几句话,我就搞得惊天动地,怕影响不好,再说我县里还有事处理,来的时候县委顾书记就叮嘱我尽量早点赶回去,杰英,我谢谢你了,我们这么好的朋友,还需要摆酒庆祝吗?太见外了吧!”成杰英故作为难:“陆顺,那怎么行呢?不说你进步,就是平常到了我菊花塘,我也应该请你吃饭才对嘛,你千万走不得,要是传出去我成杰英这么对待好朋友老同学,我怕心言妹妹都会骂我呢,再说民辉兄我也多日没见了,正好我们几个聚聚。

”杨陆顺笑着说:“杰英,我这究竟去不去开县,八字还没一撇,你急什么急?摆酒请客送瘟神?你看我到了菊花塘,喝了你成区长的清茶、抽了好烟,不就好了?何必弄得我象个稀客一样,既然是老朋友好同学,就别搞得太客气,客气就见外。再说我也从没请你去南平玩啊,就两相抵消吧。”杨宜也帮腔道:“杰英,陆顺说得对,毕竟才谈话,去不去开县还是未知数,就别搞大了,确实影响不怎么好。我说句直话,莫看陆顺比你小点年纪,可办事想事要比你周详得多哟。

我看陆顺早点回南平也好,免得逗留在市里,惹出意想不到的事来。”成杰英挠挠头说:“杨哥你也这么说了,看来这顿酒得押后再补了。陆顺,说实话你当上常务也没接我去县里玩,相请不如偶遇,既然你不吃我的饭,那我去南平噌你的酒喝。杨哥,你要没啥事,正好去噌顿好的。”杨宜哈哈笑道:“我怎么好意思去呢,什么身份?既不是党校同学、又不是老朋友”杨陆顺忙说:“秘书长,你是我请都请不到的客人,平常我还真没敢随便开口请你去走走看看,我知道你在市政府也忙。

既然杰英提出了要求,那我真心请秘书长去南平指导工作。”杨宜说:“行,现在就去,反正我这两天也没啥事,杰英,我就坐你的车去,市政府车紧张,我要一调车下县,动静就大了。”成杰英大喜,跳起来就去叫司机做去南平的准备,杨陆顺没想杨秘书长居然说走就走,倒不是不欢迎,就怕匆忙间没招待好反倒误事,毕竟是市政府的副秘书长,算是政府领导了,赶紧就要给南平打电话,杨宜先拿起电话,笑着说:“陆顺,你别急,我先给办公室去个电话请假嘛,组织纪律还是要的。

”看电话拨过去才说了几句,杨宜脸色一变,半晌嗯了几嗯,才不怎么好意思地说:“陆顺,巧了,我这才想去你那里,办公室说晚点省政府要来拨人,还恰好跟我对口,我今天是去不了喽,真遗憾啊。”杨陆顺心里多少一松,赶紧安慰道:“秘书长,今天去不了,以后有机会去的,等你得闲了,我再请你下去指导工作。”成杰英进来后笑呵呵地说:“杨哥、陆顺,安排妥当,这就走?”杨宜说:“杰英,我去不了,临时有事我走不开,刚才陆顺也见我打电话了,真是不凑巧哟。

”成杰英看了看杨陆顺,期期艾艾地说:“这样啊,确实不凑巧呢,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免得麻烦陆顺。”杨陆顺虽说心里不怎么愿意成杰英去南平,可面子话得说几句,不然怕杰英误会只请领导不请老同学,忙说:“杰英,秘书长公务繁忙,以后得空了,我再请秘书长去县里指导工作,你反正安排妥当了,就痛快点去,只是南平没市里繁华,招待不周,还请不要骂我不够朋友。”杨宜也说:“是啊,杰英,你安排好了,就去嘛,下次我抽空去南平,大不了叫你一起,省得你心里嘀咕待遇不一样。

哈哈!那我先走一步,祝你们两兄弟路上顺利啊。”杨陆顺和成杰英只好先送秘书长走,临上车杨宜冲成杰英会心哈哈一笑,挥手告别。成杰英的坐骑是台墨绿色的本田轿车,杨陆顺上了成杰英的车笑道:“杰英,我们下面几个县的县长书记都没你的车漂亮啊,到底是区里啊,待遇高我们一筹呢。”其实杨陆顺心里有疑问,菊花塘的楚书记都是国产桑塔纳,杰英怎么就比区委书记的车还高级呢?成杰英嘿嘿一笑说:“陆顺,我们两兄弟说话,我就不瞒你,其实我在区里连专车都没得,楚书记是有名的节俭模范,把区委区政府机关卡得死死的,这车是酒店老板老黄的坐骑,我不过是借用借用。

”杨陆顺这才恍然大悟,呵呵笑道:“你小子,不怕楚书记刮你胡子?”成杰英说:“怎么不怕哟。楚书记为人严厉,又是市委常委,以前市委孙书记都给他三分面子呢,何况我这年纪轻轻的政府副职。”嘴巴上说怕,可看表情,没一点怕的样子,口气还带着点玩笑。那司机恭维道:“杨县长,我们成区长最得楚书记喜欢了,满眼看去,还只对我们成区长好些呢,成区长是谦虚呢。”成杰英笑骂道:“你小子懂屁,专心开车,轮不到你插话。”那司机扭头嘿嘿一笑,似乎也不怎么怕成杰英。

杨陆顺把这司机与小周一对比,就觉得小周顺眼多了。顾宪章自打杨陆顺走后,就在办公室里接了不少电话,大多是乡镇他的人打来的,无非都是觊觎着杨陆顺走后的空缺,虽然他们不奢望从乡镇破格爬到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职务,但都指望副县长们挪个位他们好接脚。当然苗幼成和张翼鹏也都前后到办公室汇报思想工作,话里话外都指望县委提名,接任空缺的常务副县长。顾宪章对县里副职配备有建议权,但决定权主要在市委,现在常务副县长的权利越来越大,还可以直接转正,天晓得多少人盯着南平常务副县长的缺呢,他也自然想知根熟底最好是跟自己一条心的人当然常务副县长,可他还没能力左右市委的决定,不过也开足了脑筋在思索南平县委究竟推荐谁胜算更大,可惜想来想去,南平还真难找出个有建树的人来,似乎南平这几年都被杨陆顺抢了风头,硬是埋没了其他人。

顾宪章在办公室正跟李奇光聊着工作,电话又铃铃作响,见不是红色的保密机,很不情愿地等电话响了足有十来声才接,从鼻子里哼了声:“嗯,谁啊?”看马上又换了笑脸,语气透着亲热:“是陆顺啊,从市里来的电话?市委王书记的谈话结束了?听你语气轻松,怕是给我报喜来了吧!什么,成杰英,欢迎啊,你转告杰英同志,不仅我个人热烈欢迎他到南平来,我还代表南平县委热烈欢迎!行行行,我晚上亲自设宴招待成副区长。”放下电话,顾宪章对李奇光说:“老李,赶紧去县招待所安排桌酒菜,规格嘛稍微高点,请老马、老朱等人参加吧,成杰英以前是市秘书科长,菊花塘副区长,陆顺的党校同学,这次到南平来一定要接待好,莫让陆顺在老同学面前没面子。

只是估计到县里蛮晚了,我们先吃点,再陪客人。”顾宪章起初听到成杰英要来微感意外,可瞬间就大致明白成杰英的来意,估计也是盯上了南平县的常务副县长一职。他知道成杰英以前是行署周老专员的秘书,后来老专员离休去了山西老家养老,临走前把成杰英提为秘书科长,至于以后成杰英能进入市里的梯队干部名单,多少与老专员的影响有关,市委常委里至少有三人是老专员当初提拔的,而菊花塘的楚龙更是老专员的亲信。如果成杰英发动全部关系争取南平常务副县长,胜出的可能性比较大,要是成杰英这次到南平主要是为了常务副县长而提前沟通,就也可以相机给予帮忙,不论成败与否,成杰英是会感激的。

想了这么多,顾宪章就轻松起来,如果成杰英能出任南平常务副县长,未免不是好事,只看成杰英在菊花塘的表现就远比杨陆顺好相处。这才指示李奇光通知老马老朱等人,不然一个毫无关系的副区长值得他这么重视么?接着又给西平去电话,请老胡帮忙疏通轮渡。于是杨陆顺和成杰英很顺利地到了南平,但到南平也是晚上八点了,冬季天黑得早,大冬天的街道上也没几个行人,显得很冷清,杨陆顺笑着对刚小睡才醒的成杰英道:“杰英,南平不比市里热闹,也没啥娱乐,可得体谅体谅哟。

”成杰英冲着不很明亮的街道四下打量,只见两边建筑物陈旧、大街也凹凸不平,心里一阵暗喜:这样的地方才是我大展拳脚的地方,光是把县里的基础建设搞上去,我就功劳不小,何况多少我还得落点实惠,真不知道南平县委怎么搞的,这样又显政绩又充实个人腰包的好事就不会主动操操心,呆会见了顾宪章一定要取得他的信任,有市委的领导推荐、县委不排斥,到南平是指日的事情了,不过还需要陆顺帮忙,想必老顾也知道陆顺的背景,陆顺的话才是关键!忙回答道:“陆顺,南平确实是地理环境制约了,我这次来是做客的,有你陪就可以了,我平常也没啥爱好,闲了玩几把拖拉机,麻将都不怎么打呢。

我说陆顺,这么晚还麻烦顾书记他们等,真是过意不去啊,你真是太客气了。”杨陆顺说:“我是不同你客气的,只是你总归也是个区领导,于公于私我都应该通知顾书记的,要谢等会去谢顾书记,喝酒我陪好你。”成杰英说:“晚上我就去你家睡,免得一个人在招待所没意思。我那沙沙弟妹挺贤惠的,你家又那么大。”杨陆顺说:“不是我小气不让你住我家,实在是岳父岳母也住在我家了,我岳母又是个病号,哪有住招待所清静呢。”成杰英知道杨陆顺岳母是癌症,也还去探望过,只是不知道居然还把岳父岳母接回家了,暗笑沙沙厉害,却赞道:“陆顺,你这女婿没得说了,看来我只能住招待所喽。

”说话间本田车就跟在小桑后面进了县招待所,停在了贵宾楼前。杨陆顺和成杰英走进贵宾楼,值班的服务员赶紧带着他们去顾书记等领导在的房间,成杰英见房间里不仅有县委书记老顾,还有朱县长、马书记、闵书记等人,基本是县委主要领导,顿时就不安起来,马上前去敬烟道歉,心里对顾宪章非常感激。顾宪章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笑着安慰成杰英道:“成区长,你也别这样,难得你有空到南平来,我们是欢迎之致啊。菊花塘的城建工作在你手上成绩斐然,我们正好也借这机会学习学习,还请成区长不吝赐教啊。

大老远来饿了吧,赶紧吃饭去,真要感谢我们,那就多喝几杯,吃好喝好,也不亏我们等你半晌啊。哈哈”一桌人热热闹闹吃完饭时间就很晚了,顾宪章从与成杰英喝酒的时候,就察觉成杰英有话要单独跟他讲,饭后随便在桌上聊了几句就提出请成杰英早点休息,他自己则假意去常住的房间洗澡,就等着成杰英找他。杨陆顺作为东道主,很是热情地陪着成杰英到房间,指示服务员要服务周到,就等着成杰英开口让他回家,他也实在累了,何况沙沙还等着他回去报喜讯。

却没想成杰英摒退司机服务员,要单独跟他说话,杨陆顺无奈,只得强打精神陪同学。成杰英说:“陆顺,从你被省委领导破格招进学习班,我就知道你非池中之物,造化一定比我大,事实证明,我没看错,这次你提开县县长,说心里话我这当哥的又欢喜又嫉妒,同是一期毕业,一同提的副处,你两年多就转正了,当然主要是你政绩斐然,这是我们有目共睹的,眼看着你进步,我不嫉妒就不正常了,可我这点小心思是人之常情,更多的还是为你祝福,替你高兴,你进步了,也不能忘了我这老同学老朋友吧,话说到这里,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想到南平补你常务副县长的缺。

市里我会去活动活动,也请你替我和顾书记牵牵线,免得顾书记想提本县人就尴尬了。我知道你跟顾书记关系很好,从你工作上顾书记权利支持,就看得出顾书记应该很重视你的话。”听了成杰英**裸要他帮忙的话,杨陆顺很是吃惊,在他的意识里,组织提拨干部是有规划有程序的,个人应该好好工作,服从组织安排,怎么能开口向组织要官呢?而且还违背程序去拉帮接伙的搞串联。他心里固然觉得不妥,可又怎么好意思直接拒绝老朋友的请求呢,只好说:“杰英,你想到南平来,其实组织上是会有考虑的,至于顾书记那里,我会去说说,只是我也没把握,万一”成杰英高兴地说:“陆顺,你开口,顾书记肯定会给面子。

要不我一个小字辈的副区长到了南平会有县委书记亲自接待?还不都是你面子大啊,乘现在顾书记还没休息,我们就去找顾书记聊聊,不管成不成,老弟你的人情,我这辈子都记得。”杨陆顺无法推辞,只得领着成杰英去三楼顾书记的房间,顾宪章哪有什么洗澡,简单洗了把脸就在看电视,听到门铃响就知道是成杰英来了,开门一看还多了个杨陆顺,知道成杰英多少有顾虑,忙很热情地让他们进来。成杰英首先是感谢顾书记的热情款待:“顾书记,我不来谢谢你,怕是连睡觉都不安稳了,我一时起兴要来南平,倒是累得顾书记现在还没休息。

”顾宪章笑着说:“杰英啊,你再客气就真见外了,你是陆顺的党校同学,就是陆顺的普通朋友到了南平,我都会热情接待的,莫说你还是楚龙书记的得力大将,菊花塘这两年发展很快,你功劳不小啊,我和楚龙开会聊天,楚龙书记没少夸你哟。”这么来回寒暄,成杰英见杨陆顺老不提正事,不时拿眼睛示意,杨陆顺没办法,只得磕巴地说:“顾书记,杰英工作能力很强,能在菊花塘把分管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我、我们南平也需要这样的能人呢,而且杰英也有想法到南平来配合你的工作,你、你看是不是”顾宪章呵呵笑道:“杰英想到我们南平来?我没听错吧,楚龙书记对你很器重,只要楚龙书记放人,我当然乐意杰英到南平来,何况还有陆顺的推荐呢?”不管顾宪章此话是否真心,杨陆顺总算完成了成杰英的拜托,哪里还坐得住?只是故做常态地听他们俩说话。

顾宪章很是关心地说:“陆顺,你累了一天,就早点回家休息吧,我想沙沙怕是还在等着听你的好消息呢,我和杰英再多聊会,你先回吧。”成杰英也说:“是啊,陆顺,赶紧回吧,莫让弟妹等得心急,明天我上你家看望你父母,准备我的中午饭就行。”回到家里,杨陆顺总在想着成杰英,敷衍对付着沙沙兴奋地问话,蓦地问道:“沙沙,要是你,敢找领导要官做吗?”沙沙楞了下,很用心地说:“我要是个男的,当然敢了,你不去争取,难道谁会无缘无故提拔你啊?”。

上一篇:第189章(上)
下一篇:第190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