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百九十四章(上)

陆顺很艰难地起床洗漱,头还昏昏地难受,洗了把冷真正清醒过来,暗叹许副主任人老精力旺。w等他洗漱完毕,却见小周已经帮他整理熨帖了床铺,还在清洁卧室,就微笑着说:“基政,这些事你就不要再做了,我自己动手就行,想当年在大学读书,我的内务整理经常被表扬呢。走,时间早,我们去花园里活动活动。”话的语调虽很轻松,但口吻不容置疑。小周答应了一声,原本他也不至于如此,是昨天他堂客兰平叫他做的,同领导住一起,做下级的就应该安置领导起居,何况还是对自己有恩的领导,就更得精心巴结了。

听得杨县长叫他不要再做了,心里自然高兴。两人伸手踢腿地就出了门,到了楼下,服务台有两个服务员,杨陆顺见蔡丽君也在,还没来得及先招呼,两名服务员就齐声问好,杨陆顺也微笑着说:“你们早。怎么今天两人一个班呀?”蔡丽君口快:“杨县长,其实还是一人一班的。我是提前了点来接班,我第一次来专楼值班,还有很多事要请教王梅姐的。”王梅就是另一个值班服务员了。杨陆顺没停步,说话时也快到玻璃门了,王梅这下抢先一步拉开了门,关切地说:“杨县长,外面冷,看您穿得单薄,可别感冒了。

”杨陆顺说:“没事,就是出去呼吸下新鲜客气,你比小蔡经验丰富,就多帮帮她。”王梅见杨陆顺和司机说笑着在花园里活动,关上玻璃门没好气地说:“蔡丽君,走,到楼上搞卫生去,我教你怎么搞。”对蔡丽君莫名其妙就派来专楼值班本就疑惑,没想蔡丽君居然跟杨县长似乎很熟悉,而且还蛮关心。却对自己没啥特别好感,心情自然郁闷了。边走边打听:“蔡丽君,你跟杨县长以前认识?杨县长好关心你的。”蔡丽君得意极了,笑着说:“哦,是熟人呢,王梅姐。

我第一次来专楼值班,还有很多不明白的,还请你多教我。”王梅哧了声说:“你堂姐比我业务熟练得多,有她教你,还怕你不是我们宾馆的后起之秀啊。我还得跟你们姊妹学呢!”蔡丽君听得出话里的醋意,倒也不敢随便得罪她,笑着说:“王梅姐,我堂姐也许还能跟你比比业务。可你是我们宾馆公认的美人儿,段经理有啥重要接待工作,第一个点名的就是梅姐你。我够得跟你学呢。”王梅撇嘴笑了笑,径直往楼上去了,蔡丽君在她身后做了个鬼脸,小跑着跟了上去,对杨县长“金口玉牙”很是感激。

杨陆顺和小周在花园里活动身体,边甩手踢腿边说:“基政,昨天休息好了吧。”小周说:“睡得很香,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呢。看你精神不怎么好,很晚才休息?”杨陆顺说:“快一点才回,唉,耳朵现在还嗡嗡响,亏得那许主任一把年纪了,还好唱歌。你休息好了就好,今天下乡镇第一站是古庙镇,离县城怕有四十公里。我在车上眯一会。”小周说:“杨县长,我准备了一条毛毯,车里暖气也足,应该好睡。杨县长,不送许主任你就下乡镇?”杨陆顺摇头道:“我想送,人家不让我送。

”还有些话没好说,就是那许主任吃了夜宵还兴致极好,还要段伟陪他唱歌,估计现在还在呼呼大睡呢。两人在花园里转了几圈,看看时间七点多了。吃了早餐也就该去上班,就转回房间穿着整齐,要去餐厅吃早餐。没想房门一开,就见蔡丽君站在门边。蔡丽君见杨县长夹着公文包,忙说:“杨县长,您还没吃早餐吧,要吃什么我让餐厅送来。”杨陆顺说:“不麻烦了,我们自己走几步去餐厅吃也一样嘛。”蔡丽君涨红了脸说:“杨县长那怎么行,您是县长啊,再说您亲自去餐厅,段经理还以为我们值班服务员偷懒呢,您一定要吃了才能走。

”硬是用自己的小身子去拦。杨陆顺无奈一笑说:“好好,就吃了再走好吧,我要两个馒头一碗稀饭,小周你呢?”小周说:“我同杨县长一样,馒头稀饭。”蔡丽君这才笑嘻嘻地跑了下去。杨陆顺苦笑着说:“小周,如此特殊服务,我简直一刻都住不下去了,你叫兰平赶紧点收拾了搬家,我也好清净清净。”小周说:“杨县长,开县这套搞法也真热情过头了。蔡主任说王兰平可以报到搬家一起,我也打电话给了侯勇,估计后天、最迟大后天就搬家,收拾一天,还请杨县长暂时忍耐下,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真让我们不习惯呢。

”杨陆顺也笑着摇了摇头,指了下茶几上地空调遥控说:“这点服务员也是,好像我就是七老八十,生怕冻这冷着我,这不我们才下去一会,她们又开了空调,我还真不习惯房间密封,开个窗户有新鲜空气流通好舒服,偏生要开空调。”两人说话不到五分钟,蔡丽君就端着馒头稀饭来了。小周赶忙几口吃完说:“杨县长,我去开车,车就停在花园门口。”杨陆顺说:“你慢点吃,吃饱了没有啊?”蔡丽君见小周出了门,满心感激地说:“杨县长,真谢谢您,我会用心工作,不给您丢脸的。

”杨陆顺对蔡丽君站在角落伺候自己吃早餐本不愿意,可蔡丽君硬说是宾馆规矩,反正只住得几天,也就懒得废话,这时听她说话,微笑着说:“小蔡,你能用心工作就好,多赚点钱也好减轻家里负担嘛。什么时候”其实他还是蛮喜欢跟小蔡聊天,自己孤身在开县,肯定得保持必要的距离,反倒对这个面容酷似曹红的服务员没什么防范。蔡丽君说:“这月的假已经休完了,得下月了。”杨陆顺说:“那我什么时候跟你们段经理说说,给你三两天假期。记得把情况收集完整啊。

我吃完了,麻烦你收拾下。”夹着包走了。蔡丽君其实根本没休假,因为不休假加班有额外奖金的,她故意这么说是知道杨县长急需情况资料。要是杨县长几次三番到段经理处帮她说好话,自然段经理会对她刮目相看。果然杨县长又要去找段经理简直高兴坏了。昨天晚上十点,她都已经睡觉了,从被窝里叫醒去地经理办公室,平常一脸严肃眼神挑剔的段经理。难得满脸是笑的说:“你就是蔡丽君吧,杨县长对你的服务很满意,特意跟我打招呼让你去二号楼值班,这是你地福气啊。

”蔡丽君知道杨县长兑现了承诺,高兴得只是咧嘴笑。不过段经理立即沉下脸说:“蔡丽君,但你昨晚私自与蔡丽晖换班,你一个普通楼层的服务员,没有通过加强训练就去县委领导休息的专楼。严重违反了映山宾馆职工纪律,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蔡丽君当时很紧张,但不管怎么处罚都值得。小声说:“段经理,我知道错了,下次不敢再犯了。”只见段经理又换上了亲切但看上去很故作:“小蔡,你还是蛮有潜力的,我看了你地档案,到宾馆上班半年,也没经过加强训练,就能让杨县长很满意你的服务,你很不错啊。

说说昨天你究竟为杨县长做了什么服务啊?”蔡丽君哪有给杨县长什么服务,可以说是走了狗屎运,但又不能把实情暴露,扭捏着说:“就是服务员应该做地事了,我也不知道杨县长会、会很满意,我、我只是尽我地能力”她偷偷瞟了段经理一眼,只觉得段经理眼神凌厉,吓得她不敢再看。神情也极度不自然起来。好在段经理没再追问,格外热情地帮她换了寝室,调整到四人一间带电视机的寝室,还按照规矩调整了工资奖金,再三叮嘱一定要服务好杨县长。

蔡丽君欢快地洗着碗筷,想到自己一夜成为宾馆高级服务员,想到段经理拉着她的手亲切已极,想到一向看不起自己的同事们羡慕的眼神,想到自己有很大机会解决户口解决正式工作,就忍不住改了歌词哼道:“恭喜我、大家恭喜我。恭喜我走大运,恭喜我,就要解决了,户口和工作。”其实她不知道,昨天段伟没从蔡丽君嘴里问出什么,也在琢磨究竟是什么服务让杨县长亲自在邀请自己跳舞时,出言为小蔡这长相一般的服务员说话呢?莫非外表道貌岸然的杨县长其实是个满肚子男盗女娼地色鬼?不管怎么样,都要想办法拿下杨县长,万一他没得我的好处要提高承包费什么地,那就亏大了。

该死地尤奋斗,满以为他能在开县当县委书记,害得老娘下了大本钱,搞得如今被动极了,还好贵贵高瞻远瞩,以前也算没得罪曲书记。杨陆顺当然不知道映山宾馆背地里打他主意的女人有多少,他神清气爽地下楼到了花园门口,平易近人地跟保安打了个招呼,上了小周开的二号车,直奔县委大院,他还提醒小周稍微慢点,赶在八点差几分钟进办公楼最好。二号车稳稳停在政府楼前,时间是七点五十六分。杨陆顺走下车,才上台阶,就有进出的工作人员热情地问候,他一一给予微笑和问候,顺着走廊走向楼梯,老式楼的楼梯口都在走廊尽头,他这么走过去,从办公室里出来跟他问好的,基本都是科室的科长副科长,一般科员办事员都只是在办公桌后抬起头,给新县长最热情地微笑留下好印象。

到了二楼,一溜过去就是政府办主任副主任办公室、几个副县长办公室。县长办公室在走廊尽头左手边,右边是小会议室兼接待室,老旧地木楼板刷的红油漆已经斑驳得厉害,但很是干净,墙壁也粉刷得很白,没有卫生死角,他咚咚地脚步声很平稳,在寂静的楼道里似乎还有点回音,路过政府办主任办公室,蔡伏生笑呵呵地迎了出来,说:“杨县长来了啊。”握手接烟,杨陆顺说:“蔡主任,到我办公室坐坐。”两人说着话就往里面走,其他办公室都关着门,自然也就没人出来。

走进县长办公室,迎面是张新置的办公桌。后面一个带着眼镜的小伙子急忙站起来:“杨县长您早、蔡主任早!”蔡伏生介绍:“杨县长,这是我帮你选的秘书吴华,今年二十五岁,潭州大学文科大专生,历史专业,回县一中教了两年书。后来政府搞中心抽调出来,文字功夫不错,就进了政府办的秘书科两年了,小伙子还不错。”杨陆顺说:“蔡主任给我配备的肯定是精兵强将,吴华,我们进来聊几句。”蔡伏生说:“杨县长,你们谈话,我就不进去了。有事就让吴华叫我。

”杨陆顺说:“不是正规谈话,回避什么呢,再说你是政府办主任。我还有啥话你不能听地?进来进来,呵呵。”他没直接去办公桌后去坐,而是坐在蔡伏生对面的沙发上,见吴华很恭敬地站在门口,说:“吴华,你也坐。”随手指了下县长办公桌对面地沙发,没让吴华坐对面,是不想给吴华压力。吴华见杨陆顺手里地烟抽完戳进烟灰缸里,又马上起身敬烟。还是金春江牌子地。杨陆顺没拒绝,接过来笑着对蔡伏生说:“,吴华拿这么好的烟敬我们,可不能不抽啊,吴华。

你自己吸烟吧。”蔡伏生就着烟屁股接火:“嗯,我烟瘾大,经常抽连把儿。”吴华说:“杨县长。我平常不怎么抽,只有搞材料的时候,就抽点。”杨陆顺就着吴华送来的火点燃烟说:“吴秘书,蔡主任挑选你给我做跟班秘书,肯定是工作积极踏实、思想成熟进步、各方面表现优异地好干部好党员了。”这帽子罩下去,吴华脸就红了。很是拘谨地说:“杨县长,我、我没您说的那么好,就、就是工作认真、对组织和领导忠诚老实,时刻用工作纪律严肃要求自己。其实还有很多不足,如说话简单、思考问题幼稚等等,还请杨县长在工作中考验我。

”蔡伏生倒是满意吴华地对应,笑着说:“杨县长,小吴确实没你说的那么优秀,相比政府机关一班年轻人说,小吴算是比较稳重地人。当然只是我个人的评价,小吴说得好,请杨县长在实际工作中考验他,合格我也脸上有光,不合格我再物色其他秘书。”杨陆顺微笑着说:“我当然相信蔡主任地话。吴秘书也表现得确实沉稳不浮躁。做领导秘书就得行事稳重,千万不能说话简单,多听多看少发言最好了,特别要做到处事公正,反映问题不能掺杂个人感情,平常没事就在外间多学习学习文件,我是个爱动地人,到时候累了别埋怨唷。

”他知道蔡伏生定地人肯定是老蔡自己喜欢的,也就没提太多要求,重点还是说了,毕竟他新到开县不熟悉,许多事情还得秘书反映基本情况。免得让老蔡尴尬,能在政府办秘书科混得领导喜欢的,自然也不是什么头脑简单之辈。吴华听完领导训话赶紧站起来表态:“杨县长,能给您做跟班秘书是我地荣幸,我保证切实按照您的要求,做好本职工作。”杨陆顺说:“好,好,你出去认识下司机周基政,以后你们俩一起时间多。他也才到开县,你跟他讲讲各乡镇的路况。

”等吴华出去,蔡伏生忙问:“杨县长,对小吴印象如何?”杨陆顺说:“很好啊,你蔡主任手里地兵还能有错?”蔡伏生唉了声说:“子里拔高子,个个都如此,我这政府办主任就安逸喽。哦杨县长,昨天下午市政府办通知了,今天有两个检查组要来,都是副市长带队,你看是不是改变下行程,接待接待市里领导?”杨陆顺说:“检查组都是检查去年的工作,我都没参与,怎么跟领导汇报?我看还是请思凯同志和对口线的副县长们接待算了,他们比我熟悉情况,我可不想分了他们地成绩。

”见蔡伏生似乎有话说,抢先说:“思凯同志都在办公室吧?老蔡,你去请他们来坐坐吧。”蔡伏生如释重负,起身出去请副县长们来,杨陆顺就坐在了老大地办公桌后,翻看着桌上的文件通知,一会吴思凯先到,四十六七地人穿件色羊皮大衣,三七分头。国字方脸带着和煦的微笑。显得很是潇洒,走到杨陆顺桌前探身握手道:“杨县长,听说昨天招待许主任很晚,怎么不多休息会?”杨陆顺说:“初到开县,不敢懈怠啊。思凯同志。叫我陆顺就行了,请坐请坐。

”吴思凯掏出烟敬上才转身到沙发边坐下说:“今天真冷啊。咦,杨县长没开空调?”恰好见吴华拧着暖瓶来续水,说:“吴秘书,空调打开,这么冷的天杨县长穿得也不多,感冒了你负得责起?赶紧开了。”话音才落。门开进来了工矿副县长张力,他是个快五十岁的半老头,穿了件军大衣还裹着的。也凑合道:“有空调不开浪费了。空调比炭火上身得多。”杨陆顺鉴于张力比自己年纪大得多,起身迎出了办公桌,果然觉得张力地手既没肉又冰凉。忙说:“吴秘书,开了空调让张县长暖和缓和。

”吴华这才猫腰从茶几下拿出遥控器开了空调。接着谭朝阳、卢国平、陈佳丽鱼贯进来,除了卢国平三十八岁,谭陈都是四十五的人了,杨陆顺都很客气地握手示坐。蔡伏生最后进来笑着说:“人齐了,杨县长,开会吧?”杨陆顺看了看说:“蔡主任,不是还有个县长助理吗?没通知来?”张力咳嗽了声说:“杨县长,县长助理邱国庆是协助我分管地线。平常开会也没通知他来,有什么事我转达就行了。”杨陆顺哦了声,也没回他地县长办公桌。就坐在了吴思凯身边说:“今天请大家来也不是开什么正式会议。

刚才蔡主任说今天市政府有两个检查工作组下来,想请我陪同,我想就没必要了,我才到开县,对以前县里地工作也不清楚,干脆就请思凯同志为主负责接待。分管的同志主要陪同。我目前主要工作就是尽快熟悉县里地情况,从现在到县人大会议召开前,县里的主要工作请思凯同志抓起来,各线分管的同志有事就找思凯解决。我来的时候,尤奋斗县长说要我对开县历史负责,我想也是很有必要地,去年的工作依旧按照原来尤县长的安排继续,大家没什么意见吧。

”吴思凯笑咪咪地说:“我先说两句,刚才听了杨县长地话,感触良多啊。首先杨县长认真负责地态度令我很佩服,到开县就立即展开工作,也寒地冻地下乡镇;再者就是杨县长对我们工作的信任激,开玩笑的说,不摘我们地桃子,我也不啰嗦了,就切实按杨县长的安排,搞好接待工作。”常务副县长都表态支持了,其他人也就立即附和,不管怎么样,有了县长出面招待肯定要分去不少市领导的眼光,能主要陪同领导难得的好机会,这方面从前的尤奋斗是全部霸占了的,没任何机会让副县长们讨好市领导。

他们几个心里都有数,杨陆顺是市委王书记的人,也许不用一届时间就能继任县委书记,不老实配合,怕是谁也没好果子吃,既然杨陆顺一团和气地示好,他们是求之不得,更不会傻得得罪新县长。等众人散去,杨陆顺操起电话拨了曲书记办公室:“曲书记,我是杨陆顺啊。我等会下乡镇,曲书记没什么工作交待我吧?”曲常林知道市里有检查组,原以为杨陆顺会留下陪同,现在听得他还是要下乡镇,心说到底是市委王书记的亲信,连市政府的副职都不屑陪同,也就笑着说:“陆顺,下乡镇你昨天就安排好了地,我还有什么其他工作来拖你后腿呢,只是天还在下雪,一定要注意安全,平安下去、平安回来。

”杨陆顺放下电话,招呼着蔡伏生、吴华、小周就走。小周进车把自动门打开,吴华抢先拉开前门请杨陆顺上车,杨陆顺说:“吴秘书,你坐前面,我和蔡主任坐后面。”吴华一楞,心说政府的二号车除了尤奋斗还真没其他屁股坐过,就拿眼睛看蔡主任。杨陆顺手快,自己开了后门就坐了进去,蔡伏生说:“吴华,你还楞着做什么,赶紧上车走了。”蔡伏生上了车,并肩坐在杨陆顺身边,好感骤起,莫看他是尤奋斗提起来的,尤奋斗可没少骂他,更别说平起平坐,笑着说:“杨县长,今天还在下雪,一天)++路上,抓紧点也能行。

”杨陆顺说:“我其实来得不是时候啊,马上春节了,各乡镇都忙得很,我是去添乱的。今天十九号,还有十天过年,乡镇加紧4可以跑完,行局也要花上三、四天,看望下基层的同志,是我这个县长的职责嘛。”杨陆顺还没说得和曲书记代表县委县政府去给市委市政府领导拜早年,他个人还得抽时间去省里给黄大秘、许秘书长等领导拜年,算来时间的确很紧张。一路上大雪纷纷,给小周开车带来不少麻烦,好在公路上的客运中巴、大小货车农用车都还知道幽蓝地蓝鸟车是县长的座驾,都知道避让着点,就是满路跑的摩托车讨厌,还有公路上的行人占路,杨陆顺也不着急,先还跟蔡伏生有句没句地说话,瞌睡一来就干脆从后窗台上拿个软枕头睡了起来。

蔡伏生不敢打扰,也悄悄缩起脖子闭目养神。好在空调效果不错,车里温暖如春。杨陆顺睡得很沉也很香,猛然惊醒,就觉得异常,本是坐着的现在横躺下了,还盖着毛毯,蔡伏生在副驾驶位置上趴在驾驶台直打呼噜,小车似乎也停止了前进,坐起一看,果然小车停在路面农家的晒谷场,他起身的动静让小周察觉了,只见小周转头悄声说:“杨县长你醒了,是不是叫起蔡主任?”杨陆顺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四十多了,记得出发时不到九点,看来足足睡了个把小时,气恼地伸手拍了下蔡伏生:“蔡主任,蔡主任?”蔡伏生茫然地抬起头,使劲晃了晃才转身说:“杨县长醒了啊,要不要下车活动活动再走?”杨陆顺说:“蔡主任,我在车上打盹,没必要停车让我睡觉呀,你看都快十一点了,耽误工作啊。

”蔡伏生嘿嘿一笑说:“杨县长,你肯定是昨天累着了,我见你睡得很香,前面路况也不好,干脆停下来让你好好睡一会,晚点就晚点,还怕他们不等我们呀。我去叫吴华上车。”其实他这么做是遵照了尤奋斗的习惯,尤奋斗在车上睡着了,只要没重要事情,就得停车让他睡觉,这在开县政府里很自然,领导的权力嘛。只是蔡伏生没说出根由,认为关心照顾领导应该就不是问题。杨陆顺见吴华蔡伏生前后上车,就问:“吴秘书,你身上也没雪,猫到农民家了?”吴华说:“农民们蛮客气,还想请您下去烤火,我说杨县长操心县里工作累得在车上都睡着了,农民们都很惊讶,都说以为县长好做,那么大的领导,忙工作也辛苦得在车上睡觉”杨陆顺见吴华还要奉承,没好气地说:“吴秘书,就别捡好听地说了。

以后你是我跟班秘书,我现在定个规矩,不论我怎么样,都不能半路停车,这次是蔡主任的意思,我就不多说了。”吴华忙说:“杨县长,我知道了,以后绝不再犯。”杨陆顺见蔡伏生有点不自然,递根烟笑道:“蔡主任,你的好意我领了,也很感激,不过莫太特殊了,以后你就晓得我的性格了。”蔡伏生接着点烟打了个哈哈说:“杨县长确实有性格,值得我们学习,哈哈,不是我说话捡好的说,确实是一心为公。”心里想到杨陆顺在南平的种种廉洁奉公,莫名其妙一阵心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