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百九十四章(下)

第401章(下)车里众人一时皆无言,唯有汽车蜂鸣声。[本书来源WWW.xiaoshuo1314.com]小周暗暗发笑,心说让你们没话说的还在后头呢,习惯性地瞟了车窗外的后视镜,却见后面有辆闪着警灯的小车快速追近,小周并没因为自己驾驶着二号车牛逼,加之县级公路也不甚宽,就减慢车速靠边行驶,给执行公务的警车让路。蔡伏生有所察觉,扭头看去,正瞧见一辆闪着警灯的车跟在后面,里面的人还在挥手示意着什么,再仔细瞅瞅,是县交警队副队长刘强。

蔡伏生对杨陆顺说:“杨县长,县交警队副队长刘强的车在后面跟着,怕有什么事吧?要不停下问问情况?”杨陆顺也扭头看了看,说:“小周,靠边停车。”车才停稳,蔡伏生就比小吴还利索地开门下了车,没一会蔡伏生带着刘强来了,杨陆顺按下电钮放下车窗问:“哦刘队长,是不是前面有什么交通意外,你去执行任务啊?”刘强先是敬礼,尔后说:“报告杨县长,前方并没交通事故。是这样的,古庙镇的姜书记一早就接到政府办通知说您要去检查工作,都很鼓舞,全都等在镇政府迎接您,可眼见着超过预定时间半小时了也没见二号车来,姜书记见天下着雪路况不怎么好,以为您先去其他乡镇了,就给明练乡、牛角湾乡、三贤宫镇去电话打听情况,没想您也没去,姜书记就紧张了,打电话去政府办反映,政府办的同志又向吴副县长汇报了情况,吴县长就派我一路寻过来看看情况,都以为怕是车出了小毛病。

现在车没问题,我也就放心了。”杨陆顺笑着说:“刘队长,麻烦你了,你就回去告诉思凯同志,我很好,二号车也没问题,中午赶到古庙镇吃中午饭。”刘强望望人来车往的公路,讨好地说:“杨县长,下雪路况不好,要不我开车在前面开路,那些货车客车见有交警队的车,老远就会让开路的,就不会耽误您去古庙检查工作了。您看现在都11点多了”蔡伏生也帮腔道:“杨县长,我看刘队长的点子还行,今天确实是特殊情况,雪没停,这段路的路况也不好,司机小周第401章中在会议室听杨县长做指示。

”一个穿着中长橘黄妮子大衣的漂亮女子殷勤地给杨陆顺等人端茶,敬烟,却不走开,也陪坐在末座,蔡伏生笑着介绍:“杨县长,这是古庙的党委委员妇女主任蒋萍同志,大学毕业回县妇联工作,去年才担任的妇女主任,才二十六岁,县里的预备干部。”蒋萍落落大方地站起来再次向杨陆顺问好,杨陆顺笑道:“哦,这么年轻的妇女主任少见啊,而且还是高学历呢。”蒋萍嫣然一笑说:“杨县长,您这么年轻的县长,在我们南风也是独一位呀,我是慕名已久,闻名不如见面呀!”蔡伏生故做疑问:“怎么个闻名不如见面呀?”蒋萍也不忌讳地说:“比我想象的更帅更有风度!”被漂亮女人恭维是男人神清气爽的事,杨陆顺哈哈笑道:“蒋主任你这么一夸我,中午饭都不用吃了,姜书记,你好小气,怕我吃穷古庙镇啊,哈哈!”蔡伏生说:“秀色可餐,杨县长真乃高明也!”姜书记要的就是这么融洽的气氛,拱手道歉说:“杨县长,我就真冤呀,原本是把我们镇里最漂亮的女同志请来作陪,是对杨县长的尊敬,也是不想饭店里粗手粗脚的乡里妹子倒杨县长的胃口。

哦,菜还在预备,就先唱歌娱乐娱乐,蒋萍,平时你眼界蛮高,今天见了你慕名已久的杨县长,该有所行动表示吧!”蒋萍说:“杨县长,我请您合唱一首情歌对唱萍聚,好不好?”大家都笑呵呵地鼓掌。杨陆顺说:“蒋主任邀请本不该拒绝,不过我刚才有点晕车,头昏得厉害,我就不唱了,吴秘书跟你年纪相当,也是帅哥,你们金童玉女正班配,小吴,唱好点,别丢了我们政府办蔡主任的脸唷。”听说县长晕车头昏,蒋萍花容失色,还唱什么歌呢,赶紧问:“杨县长,您要不要先休息下,我去给您弄点糖水喝喝,保险要舒服点。

”陈镇长也说:“是啊,晕车最难受了,我看杨县长不如线休息休息,就去镇政府小蒋的寝室眯一会,小蒋会照顾人的。”蒋萍立即点头,只要杨陆顺一答应,她就会搀扶领导去自己的小窝。杨陆顺摆手说:“没那么严重,我坐着喝口热茶就好了,你们娱乐,别管我了。”姜书记说:“那就不唱了吧,唱歌吵得很,杨县长还头昏呢,要不我们来几圈麻将?麻将一打,什么都忘记了。”蔡伏生跃跃欲试,期待地看着杨陆顺说:“杨县长,老姜说得有理,麻将一打什么都忘记了,呆会蒋萍主任还要敬你的酒,不在状态可就危险喽!”杨陆顺彻底没办法了,借口晕车头昏实在不想唱歌避免吃饭喝酒,没料想又是去蒋萍寝室休息又是麻将,下午还要跑其他乡镇呢,就说:“都十二点多了,我早餐也没吃什么,我,姜书记,其实古庙镇是第401章经常上省市主要报刊杂志,我呢,连南风报上也才三五个豆腐块!”杨陆顺说:“你们两个家伙,我想做个介绍得双皮鞋穿穿,不给面子也就算了,拿什么文才来搪塞我,只是现在恋爱更自由了,我想落双皮鞋也没机会了,哦,我吃饱了,这里酒精有点熏眼,我去面前喝茶,你们就慢慢吃啊。

”他招待领导多了,知道领导不发话离席,这帮陪的人就得跟着耗,本来上午就耽误不少时间,得赶紧休息下,听了汇报去下个乡镇。杨陆顺到前面喝茶,蒋萍第401章合下,一点半我们就去镇政府办公楼,就在姜书记办公室里简单听听汇报就行了。”老姜说:“行,蒋主任,你去镇政府通知人员到会,随便把我办公室捡拾捡拾,叫人弄盆炭火,杨县长晕车受不得寒。”蒋萍答应着起身而去。蔡伏生其实早吃饱了,见杨陆顺在前面跟蒋萍聊天,也就没去打扰,这会听到姜书记支走了蒋萍,这才签着牙齿走出来,不住夸老姜安排的火锅味道好,吃着安逸。

杨陆顺见蔡伏生满头油汗,还把衣扣解开,就关心地说:“蔡主任,还是把衣服扣好,免得吹风着凉。”蔡伏生连忙扣好衣服,笑着说:“老姜,我没说错吧,杨县长平易近人,不仅没架子,还很关心我们呢,说实话,我老蔡在开县三十年工作经历,头一次遇到比自己年轻的领导,也头一次遇到如此关心下级的领导,老姜,你比我还大几岁,五十一快五十二了吧?这届满了,你老先生也就要退了,有杨县长在主持开县,我看我们都老有所依了啊。”老姜也连连点头称是:“蔡主任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只凭着杨县长第401章了,没在办公室也正常,我理解的。

好了,我们言归正传,这次我来,主要是听取党委政府一年的简单工作汇报,不挑毛病也不解决问题,只是了解下情况,跟主要领导同志们见见面。”杨陆顺讲话完毕,老姜就代表党委做了简单的工作汇报、老陈代表政府做了汇报,汇报的内容基本跟杨陆顺在政府办掌握的情况差不多,也算汇报得全面,听完书记镇长的汇报,杨陆顺先是一通鼓励,猛然盯着老陈问:“陈镇长,乡财政欠多少钱啊!”老陈一愣神,见杨陆顺咄咄逼人,转眼看了看老姜,老姜微微点头示意可以实情汇报,就舔了下嘴唇说:“杨县长,不瞒你说,镇里确实亏欠不少,一方面是为了完成财贸上交,二来县财政拨款缺口很大,而且从前年开始就有亏欠,到目前,大致是一百八十万出头,去、去年”杨陆顺举手示意老陈不要再说了,叹了口气道:“姜书记陈镇长,马上就要过年了,镇里干部们的福利到位了吗?”老姜说:“杨县长,把拖欠三月的工资全部发了,只是工资表上的部分,至于福利,勉强发了点鱼肉过年,其他真是没办法了。

财政所的马所长一个多月都不敢在办公室露面,到处是要钱的,我们也实在是难啊。”杨陆顺说:“那教师们的工资呢?”陈镇长说:“我们没敢挪用一分,只是县财政不拨款,我们又没钱补贴,就临时人均发了两百块钱过年,教师们也理解镇里的难处,实在没办法啊。”杨陆顺也没办法,沉默半晌说:“姜书记陈镇长卢副书记,你们都是老基层了,应该都清楚稳定压倒一切,我出来乍到,一时半刻也改变不了局面,还请你们几位多费心,要保证干部群众开心过年,千万出不得麻烦事。

该慰问的要慰问、该看望的要看望,好了,我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我这就去明练乡。”杨陆顺出了书记办公室下楼乘车,在跟姜书记等人握手道别时,小周悄声在耳边说:“杨县长,镇里打发了很多礼物。还有下乡补助红包”杨陆顺没言语就上了车,让小周一楞,赶紧上去开车。回到映山宾馆已经是晚上七点了,要不是杨陆顺坚持要走,三贤宫镇还安排了两桌麻将,甚至邀请杨县长到物资宾馆跳舞唱歌。虽然知道蔡伏生想搓几圈,杨陆顺也还是坚持回了县城,他事太多了。

车到了花园门口,杨陆顺也没邀请蔡伏生上去坐,就握手告辞上了楼。杨陆顺把服务员请出房间,闷闷地抽烟,一会小周和吴华就搬进两箱五粮液酒,每箱酒上四条金春江烟,小周费力地放下烟酒说:“杨县长,车尾箱还有一箱酒四条烟”吴华赶紧说:“我去搬,周师傅你辛苦一天,休息吧。”小周见杨陆顺没反对,说:“我们一起去,我正好把车停去车库。”没一会吴华费力地把烟酒又搬了上来,杨陆顺仍旧默默吸烟,吴华有点拘谨:“杨县长,要没什么指示,我、我就回去了?”杨陆顺点点头,吴华走到门口说:“杨县长,下面给的误餐补贴,我、我给小周的了,一共九百元。

”见杨陆顺没反映,蹑手蹑脚地关门走了。杨陆顺看着房间里那么多烟酒,还有没到手的九百红包,气得脸色煞白,好一会把烟屁股丢进烟灰缸,就拨曲书记家的电话,可惜曲书记还没回家,再打去县委机要值班室询问,才知道曲书记下午临时到西平有事还没来得及赶回。杨陆顺长吁了口气,到的三个乡镇财政都亏欠一百好几十万,都不同程度地拖欠乡镇干部和教师的工资,可偏生招待领导铺张浪费,出手大方,看来开县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要糟,该死的尤奋斗,搞垮开县财政不说,还搞乱了开县的风气,该如何是好呢?先还得隐忍着,等去掉了代字,再去狠刹这股歪风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