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百九十八章(下)

午,杨陆顺按照蔡伏生的安排,去了县城周边两个乡换成了小周,下午四点多,二号车进了城关镇的机关院子,院门口门卫房立即出来两人燃放起鞭炮来,这一闹响,原本关门闭户的二楼办公室就忽地出来一拨人,人人都是笑容满面地迎向缓缓停住的二号车。杨陆顺见城关镇党委书记姚荣富在欢迎人群前列,赶紧下车,就把手伸向了姚书记:“新年好啊姚书记,拜年了拜年了!”姚荣富并不富态,倒有点干瘦矮小,再带个宽边眼镜,活象某个学校的教书先生,笑起来一脸皱纹:“杨县长新年好,欢迎领导前来检查!请值班室坐,外面风大!请”因为值班没其他镇里主要领导,杨陆顺也就一一跟欢迎的同志握手,进了值班室。

城关镇果然气派得多,值班室也有空调取暖,这比杨陆顺先检查的两个乡镇要优越多了,那里还是白炭火炉呢。姚荣富请杨陆顺、蔡伏生坐下,让属下请司机小周进值班室内一耳间休息,就正儿八经汇报值班情况,并请杨县长指示。杨陆顺当然得说几句场面上的话,把县委曲书记春节安全防范几条指示讲了讲,他自己也提了几条建议,最后就是表扬和鼓励,代表县委县政府给城关镇全体同志拜年云云。蔡伏生也恰当地补充几句,在值班检查表上签字就算完成了检查任务。

姚荣富就请杨县长、蔡主任进耳间小是休息,杨陆顺见耳间也并不小,一张床估计是通宵值班人员休息的。四周一圈皮革沙发。大茶几上摆了瓜子花生等零时水果。墙边电视柜里有台彩电,墙角还有四方桌。应该是打牌用的。杨陆顺笑着说:“姚书记。你这里的值班条件不错啊。”姚荣富说:“值班人员大过年地不能回家陪老婆孩子。我们就多尽点组织关怀,其实杨县长才值得我们城关镇全体党员干部学习呢。难能可贵地。还不在基层吃饭”蔡伏生呵呵笑道:“姚书记你不也没回家陪老婆孩子吗?你莫对我有意见,是杨县长地指示,不在基层吃饭打扰。

现在杨县长在你面前。你不信就自己问好了。”姚荣富干笑一声道:“杨县长。吃顿饭叫什么打扰。县长不在乡镇吃饭不是太见外了么。”杨陆顺见姚荣富确实对蔡伏生不感冒。就说:“姚书记,不在下面吃饭是我的意思。不是我和蔡主任见外什么地,春节也属特殊情况,我那里还有政府办值班同志等我去吃饭呢。可别有意见啊。老姚!”姚荣富呵呵笑道:“杨县长,我怎么会有意见呢。是外面值班地同志有想法。难得杨县长春节到了城关镇。能一起吃个年饭,他们莫大地荣幸嘛。

不过领导自有领导的安排,去陪政府办值班同志。看得出杨县长是个恤下地好领导啊。那我还有什么话说。真强行把你留下来吃饭,以后我怕政府办地同志给我脸色呢。哈哈!”杨陆顺听出姚荣富对蔡伏生很有点不满。至于是什么原因他不知道,也许是蔡伏生在尤奋斗手下挺牛气,什么地方得罪了姚荣富,就故意扯开话题。天南海北聊了一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起身告辞,姚荣富也就没再挽留。二号车出了城关镇机关,杨陆顺忽然说:“小周,靠边停下车。”蔡伏生一愣:“杨县长。

是不是落什么东西在老姚哪里了?”杨陆顺微笑着说:“没有没有,小周,城关镇打发咱们多少‘压岁钱’啊?”蔡伏生忍俊不住呵呵笑道:“杨县长你真幽默啊。老姚一贯出手大方,估计不下五百吧?”小周说:“蔡主任真了解姚书记。杨县长是五百元的红包,给你的是三百。我地是二百。”杨陆顺说:“上午我去三个单位,得了一千二地红包,下午是九百,小周,把二千块装一个信封里。我们去县消防队慰问消防武警战士去。”蔡伏生就有点傻眼。脑筋急转忙道:“小周,我也凑一千吧,我怎么也得意思意思。

”手忙脚乱地掏荷包。杨陆顺说:“蔡主任,你拿什么钱啊,是我个人地意思。你和小周都别拿,就这样了。去消防队。”小周自然听杨县长地。方向盘一转就奔消防中队驻地而去。蔡伏生暗暗恼火,可也肃然地说:“杨县长。请务必也让我拿一千元,钱虽不多。也是我的心意,小周,麻烦你了。”杨陆顺暗暗好笑说:“蔡主任这么坚持,我不让你拿就是太不近人情了,小周,就再添一千吧,不过小周你自己就别拿了,我们是代表县政府办去慰问地。不是私人去劳军。”小周又靠边停车,把一千元装进信封。

二号车临近县消防中队大门,立即被站岗的武警战士阻拦,蔡伏生探出头说:“二等兵小同志,是县里杨陆顺县长要见你们中队长,请放行吧!”那个战士做了个通行手势,却跟着汽车跑进了院子,车停靠在旁边,不能有丝毫阻拦消防车出入的通道,微笑说:“同志,新年好啊,麻烦你给中队领导报告下,说开县代县长杨陆顺想会见中队领导。”那个战士自然是认识开县政府地二号车,见年轻的领导也十分客气,也就敬礼道:“是,杨县长,我这就去通知队领导。

”转身正要跑步去通知,却见二楼办公室里下来了两位军官,也就没慌着跑,而是等军官下楼出现在楼梯口,才跑过去,大声说:“报告副队长同志,开县县政府的杨县长前来指导工作,正在车边等候。”那军官说:“知道了。继续执勤。”就笑着迎向小车边的年轻人,心里嘀咕:怎么县公安局也没通知没人陪同呢?—蔡伏生认识那中尉副队长,笑着也上前两步握手道:“江队长,新年好啊,我是蔡伏生,还记得我不?”江中尉连连晃动大手说:“我说老远看这么眼熟,原来是政府办的蔡主任大驾光临,欢迎欢迎啊。

这位是”他虽然知道开县换了县长,却还是不肯定如此年轻地书生就是新县长。蔡伏生说:“江队长我来介绍,只是我县的新县长杨陆顺同志。杨县长,这位是县消防中队的江副队长。”杨陆顺握手道:“江队长新年好啊,冒昧打扰,还请见谅啊!”江队长客气道:“哪里哪里,杨县长前来指导工作,是我们消防中队的光荣。请杨县长楼上喝茶,请!”到了二楼办公室,主客坐定,杨陆顺开口道:“江队长。我先感谢你和驻守开县地武警同志,为了保护开县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春节都不能使同志们休息探家,万分感激!”江队长说:“杨县长客气了,这是我们武警消防官兵的职责,理所应当地坚守岗位。

只是吴队长和刘指导员都不在,还请杨县长原谅。我这就召集战士集合,请杨县长讲话。”杨陆顺摆手道:“不用打扰战士们了,我这次来并非代表县委政府前来慰问消防官兵。是我们政府办蔡主任”就看着蔡伏生笑。蔡伏生本不想接茬,可也不能僵着,只好笑着说:“江队长,留守驻地的同志们很辛苦啊,特别是战士来自五湖四海,想必饮食习惯各有不同。我们政府办还有点结余,就拿出三千元来,算是春节期间给战士们改善下伙食,小小意思,还请江队长莫嫌弃啊。

”小周就拿出信封放在江队长面前地茶几上。江队长到开县驻扎两年了,还头一次见县政府办突然给战士们改善伙食,钱的确不多,怕是新来地县长的意思吧,毕竟春节消防队的任务也极为重要,也就没推辞。说:“那我就收下,感谢开县的领导了。杨县长,不集合战士见面,那去随便参观参观,晚上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和战士们一起联合如何?”杨陆顺见江队长收下了钱,当即就站起来说:“江队长,我和蔡主任还有公事在身,不能久留,我们这就走了。江队长再见啊。

”真是来得匆匆、去得也匆匆,江队长看着远去的二号车出了会神,心说:难怪杨县长如此年轻就能担任县长,果然风格独特,令人难以琢磨啊,比较从前的尤县长,至少就没有官僚气息,是开县人民地福气啊!杨陆顺回到映山宾馆值班室,询问了下值班情况,就跟大伙一起聊天等着吃晚饭。蔡伏生暗中叫出杨军李雪峰,三人在花园一角抽烟说话。蔡伏生道:“老杨老李,我看我们的计划要暂停,我现在真的搞不懂杨陆顺是什么人了。今天杨县长去乡镇行局检查值班情况,大概得了两千的红包,居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全送给消防队去改善伙食了,哦,还搭上我一千块!”杨军睁大了眼睛,诧异地说:“啊,把下基层得地钱给、给消防队改善伙食?他神经病啊!”李雪峰摸着下巴说:“我不觉得是神经病,连蔡主任也搭上一千块,我看他是不是胃口太大啊,小钱瞧不上故做大方邀买人心?”蔡伏生摇头道:“邀买人心干嘛去消防队?我估计是做给我看的,三两千他看不上,我的乖乖,老李,你怕得大出血喽!”李雪峰唉了声说:“我怕是出不起,三两千瞧不上,我哪有那么多钱去孝敬他呢?看来马跃那个位置我指望不上了。

比尤奋斗还贪”连连摇头叹气。杨军也说:“那确实,去乡镇得了那么多烟酒没见拿去慰问?区区两千就是给老蔡看的。以后我是不跟杨县长出门办事了,免得饶上自己的辛苦钱。我先去餐厅,老李,一起去不?”李雪峰摇摇头说:“老杨,你是饱汉子不知道饥汉子啊。我不能跟你比啊,我还得去伺候高兴了杨县长,看今年能不能进步呢,娘的尤奋斗不是东西,电话里说得好好的,说什么跟杨县长通了气,现在哪里看得出杨县长眼里有我一席之地?蔡主任,你得拉兄弟一把啊。

看地份上。”杨军哈哈一笑径直去餐厅了,蔡伏生脸色一沉:“老李,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说明你也没怎么把杨县长放眼里吧。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咱们都好自为之。说不定到时候我还指望你拉我一把呢。”见李雪峰可怜巴巴地样子。又缓和下语气说:“老李。你也别心急。咱们还是静观其变,目前杨县长代字没去掉,还有段时间去表现表现。至于该怎么做。工作上必须无条件支持杨县长。出来乍到地。还是需要人支持地。千万不能闹情绪,春节后杨县长南平地老秘书秦志明就要来上班了。

我准备安排在秘书科当副科长。别给小秦使绊子,或者通过小秦能搭上杨县长。我反正是政府办主任,人事上地建议权杨县长总要重视地。好了,进去吧。”吃过晚饭,杨陆顺接了县委办主任张初民地电话,得去县委一趟,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年三十晚上县城居民要燃放大量烟花爆竹。防火工作甚为紧要。这不市里又来了紧急防火通知。务必传达到县委常委。开县常委们除了武装部长请假外。全部到齐。曲常林先是给常委们传达市里地紧急防火通知。为了预防市里突击检查。把各常委定点分配到县里地重点防火单位及易发火灾地特殊地点,他自己就同杨陆顺作为巡视员到重点防火单位进行检查。

安排各常委具体任务。曲常林和杨陆顺又去县委机要室给各乡镇行局开了个电话会议。再次传达了市里地紧急防火通知,一定要严防死守,务必不能出现大地灾情不能死人!曲常林和杨陆顺从县委楼出来。已经听到街道上零星的鞭炮声。曲常林笑着说:“春节不放鞭炮,就显得冷冷清清,可出了火灾,就是悲剧喽,每年都如此,要是能禁掉在城区特别是居民聚集区燃放烟花爆绣,是件利国利民地好事啊。”杨陆顺说:“曲书记您说得很对,燃放鞭炮不仅污染空气,飞扬地纸屑、烟尘落在地面上。

还会影响清洁卫生。同时爆炸声如雷贯耳,成为噪声公害。此外,每逢春节,由于燃放鞭炮而引起火灾,炸伤手臂、面部或眼睛地事故屡见不鲜。因此,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对于保护环境,维护人民地正常生活秩序,都是十分有利地。”曲常林招呼杨陆顺一起上车,笑呵呵地说:“陆顺地水平就是高啊,什么话题到了你嘴里都能分析三五点来,而且很有说服力,我看还得加一条,那就是浪费。开县地烟花厂找就不适应市场经济被淘汰了,开县地烟花爆竹都是其他地方贩运来的,我在开县快十年了。

特别是这两年,家家户户都增加了放烟花爆竹地开支,县城常住居民大约六万人,两万来户,平均每户开支50元,就是上百万啊。钱都让别人赚走了,给我们留下地是污染、垃圾和火灾,年年都有被炸伤地孩子、被烧毁地房屋,我年岁大了,听到爆炸声时间长了心闷气喘血压上升,你说何苦来要放这玩意。喏,油库区域简直是如临大敌,还特意加派了公安民警执勤,劳神费力。”杨陆顺附和道:“是啊,我父母都是七十多地老人了,到了过年就怕鞭炮声。曲书记,是不是我们把情况整理整理,向市里汇报,在县里出台个政策,禁止县城燃放烟花爆竹地条例呢?”曲常林笑着说:“那你先搞个材料,在常委会上研究研究,行得通就搞。

到了到了,先去检查检查油库情况,几个大罐子我看了就心惊。周边居民越来越多,油库该换地方了,总觉得不安全。”杨陆顺觉得曲常林有点危言耸听,即便真出了问题引发爆炸火灾,可油库四周全是稻田,最近地村民也在两里地外,只要周围水稻田不开发成居民点,基本还是没有大问题地。曲常林进了油库库区,在大队人马陪同下四处检查,虽然他看不出究竟有啥隐患,但他清楚,凡事领导格外关注地,下面人也好歹不敢马虎,足足围着库区转悠了半小时,走得背心都出汗了,才算转完,给油库负责人又上了几道紧箍咒,这才换下个地方。

杨陆顺陪着曲常林四下里转悠,不知不觉就到了年三十深夜十一点四十。原本稀疏的鞭炮声逐渐激烈起来,直到搅成一锅粥,大量的烟雾很快笼罩在县城五光十色地夜空,新年地钟声响起,新地一年到来,那等待杨陆顺的又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