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一百九十九章(下)

第411章(下)听到小周叫门,杨陆顺心里又惊又喜,忙说:“小周,什么事啊?”蔡伏生心里也打了个突,小周如此急促地来找杨县长,难道县里发生了什么急事?李雪峰动作最快,急忙就起身开了门。\%>_<%小_说_1_3_1_4原_创%>_<%\屋里四人见小周表情并不焦急,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小周先给李雪峰打了个招呼,进屋后依次给杨县长蔡主任杨军打招呼,却不说话了,杨陆顺再次问:“小周,到底什么事啊?”小周面带难色嗫嚅着不肯直言,杨陆顺就对蔡伏生等人说:“老蔡老杨老李,我就先告辞了。

”当先就走出了蔡家。蔡伏生追上前来:“杨县长,我跟你一起去。”杨陆顺在出门时就见到了小周眨巴眼睛的暗示,知道并无大事,说:“蔡主任,今天是你休息,如果事情需要你来处理,我会先给你电话,再让让小周来接你的。”转身跟蔡伏生握了下手,钻进了二号车。等车一出门,小周说:“杨县长,刚才汪主席来了电话,说有事要告诉你,这不我才来找你的。”杨陆顺说:“来得及时啊,你要不开车来搞得神神秘秘,晚上又得喝酒,这几个人缠住了真难摆脱。

”蔡伏生见二号车走远,转身进屋重重坐下,李雪峰失望地说:“连跟杨县长一起吃饭喝酒都难啊。”杨军哧了声:“老李,我看你是官迷心窍了,看开点,论资排辈在政府办,即便全县你都是老资格了,马跃一下,你不上就太不正常了。”蔡伏生也说:“老李,是不能操之过急,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其他竞争对手还没机会跟杨县长接触呢,初七杨县长在南平的秘书秦志明就要来政府办报到上班,老李你是科长,要热情欢迎啊。”李雪峰嘿嘿笑道:“我晓得,杨县长要想让秦志明当科长,还不得把我安排好啊,加上蔡主任杨主任帮忙,马跃的位置”杨陆顺到了小周家,给沙沙去电话:“沙沙,什么事麻烦基政跑出去叫我啊?”“六子,告诉你个好消息,小标和卫边明天到南平,我接了小标的电话,就赶紧给你报喜喽。

六子,你就明天回家吧,你爹娘还有旺旺都挺想你的呢,第一次不在家过年,你娘吃什么都不香,看到你喜欢的菜就说是我六最爱吃的,说着就抹眼泪”杨陆顺听沙沙说他娘很伤感,安慰道:“沙沙,你别这么说,我爹娘年纪大了,难免多想,你得劝劝。小标卫边回来是喜事,可我也得按计划初四回南平,请你帮我把家里照料好。特别是明天,最好关门掩户,省得开县的人去拜年什么的,少招惹点麻烦事。沙沙,我到开县时间不长,这里风气比南平差得太多,幸亏你没跟着过来。

”“知道了,明天何医生接我们全家去吃饭呢。忘记告诉你了,何医生昨天带着关关来拜年,说是准备去上海养老,关关也会调去上海,卫边这小子真出息了啊!六子,我真想去上海看看,中国第一大城市啊!”杨陆顺欣慰地说:“卫边是出息了,对得起他过了的父亲。沙沙,想去上海可以啊,最好还能带着旺旺,让孩子也长长见识嘛,等暑假了去,不能贪玩耽误旺旺学习吧。明天你跟卫边小标解释下,我脱不开身,得初四才能回南平。”“我知道了,咯咯,说起来好笑,还记得你叶大哥不?听说卫边在上海发财,你猜他找我做什么?”杨陆顺唉了声说:“老叶一辈子不容易,有点小心眼也正常,他自己被耽误,当然想孩子们也出息了,他儿子在省建筑设计院就很努力嘛。

”“我知道为人父母都想崽女好,他求我给叶小菁做介绍,介绍给卫边呢。我琢磨着叶小菁那么漂亮又在电视台,卫边要是没对象还真合适,可惜老叶美梦落空,叶小菁自己找了个对象,喏,上午叶小菁打电话来拜年,说带对象请我验收呢,是春江的记者叫唐.....”杨陆顺呵呵笑道:“唐春前!是不是啊。”“对对,是唐春前,记者很了不起啊?连你都知道了,我就知道叶小菁那丫头不是个善茬,跟她爸老叶一样,尽是小聪明,不及周可那女人敦厚善良。

”杨陆顺深有其感,只是人后不愿议人是非,好歹也是个县长了,心胸得开阔,呵呵一笑说:“再怎么小聪明,也逃不过你汪主席的法眼。沙沙,叶小菁的对象唐春前不比卫边差,人家是新华社驻春江的记者,无冕之王。我认识他,很稳重的年轻人,老叶有这样的女婿,也算老怀大开了。老叶提了文化局副局长,是不是来感谢我们顺便提起做介绍的事啊?”“算是吧,按照杨大人的规矩,贵重礼物不收,只收了老叶带来的水果给老人的补品。烟酒都没要,也不稀罕两条精品玉沙”杨陆顺微带责备地说:“沙沙,你这样的心态不好啊,算了,不说这个。

卫边和小标回南平,还选在初三回,我估计他们也不想引人注意,特别是小标,沙沙,你也别四下嚷嚷什么。”“我知道,不过我就想跟何医生他们一起去上海玩一次,旺旺才读小学,耽误几天影响不了什么的。主要我想去上海大医院去问问情况,我妈那病”杨陆顺说:“嗯,咱妈的病还是要紧的,去上海咨询下,应该比春江的医疗技术设备要先进。今天咱妈胃口好不好?”“好什么好,建设那个不争气的家伙,过年值班打扑克,居然输了八千多,臭不要脸的不敢去张巧那里要钱,来哄咱妈的老本,我当时就拿扫把轰那家伙,我妈也不知怎么了,就是偏心建设,最后不管我怎么劝说,还是拿了五千给建设。

我说建设突然转了性,初二不去给岳父母拜年,来看爸妈,原来是这样。我气得中午没吃饭,我妈也吃不下,最可气就是你爹,明明知道我爸妈心情不好,还专门放沉香华山救母,这不是故意怄我爸妈么!”杨陆顺听说沙沙用扫把打人,差点乐出了声,听到后面也不乐意了:“沙沙,你莫制造矛盾啊,我爹听老戏不是一天两天,你们在二楼,他还会到上面去凑热闹?”“你爹就是故意的,他知道我爸妈把房子给建设住,就脸不是脸相不是相,还常在我爸面前说什么崽多没用,有一个好的就够了,你爹还说什么以前县长就是县老爷,县长的爹就是太爷!他在这个家里要当太爷呢!你不在家才几天,俨然就成了家里的户主一样,什么都说什么都管。

”杨陆顺知道照顾一大家人不容易,有个稀泥胡不上墙的哥哥也确实让要强的沙沙没脸面,心里固然气愤沙沙不尊重公婆,但还是委婉地说:“沙沙,我爹快八十的人了,今天不晓得明天的事(意思是也许忽然就会去世),俗话说老小老小,你做媳妇的让让也是应该。咱爸妈住家里,也是我愿意的,老人心里有点疙瘩,尽量去化解,现在最要紧的是咱妈的身体,家里和和睦睦也利于养病是不?建设的那些麻烦事再不能让咱妈操心了,要不行,我找尤县长商量,把建设弄到乡旮旯去,眼不见心不烦!”“杨陆顺,你还嫌折腾建设不够啊?你舅哥倒霉,你这个做妹夫的脸上也无光!我真搞不懂了,你自家姐姐不帮,两个舅哥不理,你当官有屁用啊!你看看别个怎么当官的,顾书记的两个舅子三个姨妹子,个个在南平有头有脸,闵书记的兄弟也是乡镇头头,就连退线中风的阚书记,都把侄女弄进县里好照顾他们。

就你杨陆顺讲原则怕麻烦,你是县长啊,你背后有市委王书记北京有刘老,给你舅哥安排个公安局小领导算什么?让你自己的堂客当个行局副局长算什么?我大哥建国真作孽呢,顶着个县长舅哥的头衔当个体户,都说你杨陆顺是廉政干部,背后骂你杨陆顺缺心眼!”杨陆顺闷喝一声:“汪溪沙,够了!”虽然客厅只有他一个人,但他还是怕发怒让小周兰平听见,强忍怒火道:“沙沙,电话里说不清楚,又是在基政家,我看今天到此打止,初四我回家了,我们再掰清楚。

”就挂了电话,转身进房间关上门,合衣倒在床上,捂住发胀的额头,长叹了一声。汪溪沙也是怒不可遏,啪地摔掉电话,瞥见旺旺怯怯地站在他卧室门口,眼泪汪汪地睁大着无辜的双眼,沙沙的泪水也喷薄而出,飞跑过去搂住旺旺道:“旺旺,你爸爸过年也不回家,他为了自己连我们都不要了!”初三一天,杨陆顺似乎是为了忘记家庭的烦恼,早上到政府县委碰头后,就去各行局搞检查摸情况,因只带了司机一人,很干脆地拒绝了各单位的红包,连烟都没要一盒,没错,他就是要做廉洁干部,就是不愿贪婪占据他的灵魂。

晚上回到小周家已经快十点了。因为初四要回南平,王兰平早就打点好了各种礼物,大包小包的只等二号车回来装车,眼见得杨县长和自己男人一脸疲倦地回家,又连忙打水伺候给杨县长洗脸,关切地问是不是要吃点宵夜。杨陆顺说:“兰平,我不饿,洗漱完了就睡觉了。你们忙去吧。”王兰平忽然想起件事,转身去电话旁拿来张纸条说:“杨县长,卫边给您打了好几个电话您都没在,这不留了个号码,说是请您务必回个电话,多晚都没关系。”杨陆顺接过号码,呵呵一笑就要拿电话,见小周兰平又往房间里躲,瞥见沙发上的大包小包,说:“兰平,我去房间里打电话,你们有事别耽误了,让基政早点休息。

”见杨陆顺进了房间,王兰平悄声说:“基政,你看杨县长多关心我们,以后跟杨县长跑,要多点小勤快,杨县长是咱们家恩人呢。我特别给杨县长父母准备了补品、给沙沙买了个翡翠戒指,钱都花得差不多了,只好委屈你父母,过年就拿一百元钱吧?我爸妈那里也就差不多一百块钱的东西,反正以后我们收入多,再弥补也不迟。再有接你父母来住的事,我回去就给你弟说,争取尽快好不好?”小周微笑着说:“行,你说怎么就怎么,这么些年我反正听你安排的。

车在楼下,赶紧装了,还得停去映山宾馆车库里,不然不安全呢。”俩口子赶紧地把东西送去楼下车里装好,锁牢了,小周才开车去映山宾馆。到底是大年初三,平素热闹的映山宾馆也寂静了很多,大铁门也过早的关闭了,小周把车缓缓停住,探出头喊:“门卫,麻烦开门,停车进去。”他不是嚣张性格,也许换了其他司机只管按喇叭,二号车呢!值班室马上跑出人来,借着路灯见是二号车,忙不迭地开门,小周驶过的时候还停车丢了盒精品玉沙:“麻烦你了啊,谢谢!”那门卫也笑呵呵地说:“谢周哥的赏!等会还出去不?”“我出去,车停车库里,你休息吧,啊!”小周径直去车库停了车,路过小花园无意遇到从里面出来的朱贵贵。

朱贵贵见是周基政,笑呵呵地拱手道:“是周师傅啊,给你拜年了,拜年了啊!”小周也拱手说:“朱老板,新年好,还没休息呢?”朱贵贵说:“我就这劳碌命,里面胡书记他们在搓麻,刚安排了夜宵。周师傅,这么晚才回来停车啊?要不一起吃点夜宵?就在我办公室里,哎呀别客气,随便吃点,走走。”也不管小周客气,亲昵的搂住小周肩膀。小周确实也有点饿了,回家不外乎是兰平下面剩菜,也就随着朱贵贵进了经理办公室。朱贵贵哪里有什么夜宵,只是难得偶遇小周,得抓住一切机会,进了办公室先给厨房去电话交待赶紧弄几个下酒菜来,就忙和着给小周敬烟泡茶。

小周进了经理室并没见什么夜宵,再听到朱贵贵还在叫厨房现弄,就警觉起来,说:“朱老板,我还以为是现成的夜宵呢,要厨房现做多麻烦,我还是回去吃堂客下的面条吧。”朱贵贵一把拉住小周说:“周老弟,来了就别走啊,你跟杨县长开车事多,我难得有机会跟你聊几句,不用说一起吃夜宵了,你放心,很快的,我知道你明天回南平,不会灌你的酒。”果然很快,厨房大师傅就亲自端来了三个炒菜和一碟土豆饼。朱贵贵从酒柜里拿出瓶春江大曲说:“这是我的个人私藏,八八年的老春江大曲。

我知道你不怎么喝酒的,所以才敢拿出来。哈哈,酒虽是一般,我偏偏就喜欢。”小周也不管你什么私藏,他肚子饿了,闻到菜香食欲大动,笑呵呵地敷衍着朱贵贵,大口吃菜小口抿酒。朱贵贵边吃边说:“周老弟,跟杨县长很长时间了吧?”小周说:“也不长,两、三年吧?”朱贵贵说:“你们年纪差不多,我看杨县长拿你当兄弟多吧,我看得出,杨县长跟你很合得来,不然也不会从南平带你过来了。老哥我真羡慕啊。”小周说:“朱老板,你腰缠万贯,我只是个开车的,我羡慕你还差不多,莫取笑我这打工了。

我知道你夫妻是百万富翁,你是宽我的心吧,感谢感谢!”朱贵贵谦逊地说:“难得我们两弟兄投缘,我也不瞒你,钱老哥我是有几个,可我只是个个体户啊,你呢,杨县长的司机,相当于半个县长呢。你说我能跟你比?是周老弟你不嫌弃我才跟我一起喝酒吃夜宵的,哥哥我心里有数,来,我敬你一杯,我干你随意。”干杯后接着说:“周师傅,其实你也知道,我能开映山宾馆,能赚点小钱,靠的还是政府机关的朋友照顾,如今生意难做,说实在的,投入了这么多,还真丢不下,可我表面看上去风光,其实也是个空架子呢,不说了不说了,免得坏了你的胃口。

”按说他就等小周问他借机说出请求,没想小周只顾吃菜喝酒,不接茬。朱贵贵多少晓得领导司机爱拿架子,没话找话奉承着,假作在办公桌抽屉里找烟,悄悄用信封装了一千元,等小周吃饱了,又陪小周抽烟喝茶,才说:“老弟,明天你回南平,一来是送杨县长,你自己肯定也要回家给父母大人拜年,既然我叫你老弟,你父母也就是我父母一样,只是我这么大个摊子实在离不开身,想去拜年都不行啊,这是我一点心意,给老人家买点补品。”双手把信封奉上。

小周愣了下,拒绝道:“朱老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转念一想接着说:“我也是无功不受禄是不是,不知道朱老板有什么事我帮得了呢?”朱贵贵赶紧就把信封塞到小周手上说:“周老弟,既然这样,我也不瞒着了,我宾馆生意不好,想减免点承包费,还请老弟安排个时间,我请杨县长吃饭,让我有机会让杨县长了解我的困难,杨县长肯定不会让我这个个体户吃亏的,是不是?”小周告辞出了映山宾馆,摸着口袋里的信封,心想:我一个司机出手封一千的红包,就是介绍杨县长吃个饭,哪要杨县长真帮忙解决了问题,天晓得是多少红包了,难怪杨县长不敢住宾馆,我得跟杨县长汇报,只怕尤奋斗受贿不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