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章(中)

标显得有点寂寥,看着卫边和母亲妹妹共享天伦,心家庭温暖,他懂事后就没获得过父母的宠爱,唯一的爷爷去世后,真正关心爱护他的人,就只有干爹了,虽然干妈从来没嫌过他,但他心里很清楚,干妈最为关心的就是他能给她多少钱,那个爱财如命的女人眼里闪烁的贪婪光芒与他身边无数女人毫无区别!不过也无所谓,钱能哄得干妈开心,能给干爹旺旺解决实际困难,就比什么都好,想当年干爹一月仅仅六七十元的工资,把大部分给爷爷治病改善生活,没有干爹就没有他杨小标,只可惜不能堂堂正正地孝敬干爹!何医生也看出小标心神不宁,可心里总有点畏惧这个曾经被通缉的大哥标,喜庆得小标不再纠缠关关,要是小标真做了女婿,怕是到了地下都没脸见卫家国了,当然也知道小标是盼杨县长快点到家,故意带着责备地口吻对卫边说:“边边,妈早就说过,杨县长是我们家的恩人,当年你爸爸出事,满世界只有你杨叔叔出头帮忙,还有关关的工作也是杨县长解决的,妈那个小诊所也是杨县长亲自跑关系才省了很多麻烦,你个做晚辈的,理所应当去杨县长家拜年,怎么能老爷一样坐在家里等呢?还不到外面去迎着!”卫边能执掌那么大的公司,能在上海那么复杂的环境如鱼得水,自然不是头脑简单、象他爸爸那样古板的人了,微笑着说:“妈,看您说的,我怎么能忘记杨叔叔对我们卫家的恩情呢。

昨天晚上杨县长来电话。您也在旁边听见了地,是杨县长要亲自来给您拜年,我做晚辈地当然不能违拗了。我一走几年没回家,是想跟您多说几句话呢。既然您发话了,我这就去门外等着。标哥,我们一起去等着?”他昨天从电话里杨县长那热情地话语中就品味出杨县长肯定有事相商,当然是客气地说法。应该是有事相求才对,要是不让杨县长到家里来。还真怕杨县长不开口呢。小标当然愿意了,何医生连忙说:“边边,小标到了咱家,就是客人,怎么能吩咐客人呢?小标你坐着,让边边去。

一走几年,不回家看我,也得回家看望杨县长全家嘛。做人不能忘本!”其实她还是不愿儿子跟个通缉犯走那么近。小标看在卫边的份上。也把何医生当长辈,本要起身又坐了下去说:“何婶,那我就偷懒不去了,边总。辛苦你了。”卫边呵呵一笑,披起件黑羊绒呢大衣,踱去门口等候杨县长大驾光临,屋子里剩下何医生和小标,关关则在厨房忙活。好在杨陆顺很快就到了。没让卫边在门口多喝西北风。卫边很恭敬地叫杨陆顺为杨叔叔,杨陆顺握住卫边的手边看边说:“别叫叔叔年不见。

卫总鹏展翅。一飞冲天了啊。我真替卫书记何医生高兴。旺旺,快叫卫叔叔!”卫边知道要在门口扯清辈分不容易,猫腰抱起旺旺亲了口说:“你就是旺旺啊,长得真帅啊,哥哥买了不少礼物给你,我们进去拆礼物去!咦。你妈妈怎么没来啊?”话虽然对着旺旺说的,眼睛看向了杨陆顺。旺旺有点迷糊,还是听从爸爸的话叫了声卫叔叔。杨陆顺说:“你问沙沙啊,她临时有点事。怕是要来晚点,基政,把礼物给我,我去给何医生拜年。”小周把一包礼物递给杨陆顺说:“杨县长,我这就去接汪主席。

”杨陆顺也没拦小周,笑呵呵地进了门,见到客厅圆桌前坐着的何医生就拱手道:“何医生。您新年好啊,我来拜晚年来了!”何医生起身迎了两步双手接过礼物说:“杨县长,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你爹妈都好吧?”杨陆顺说:“托何医生的福,老人都好着呢,我回家我爹娘就说何医生带着关关来拜年了,叫我赶紧来回拜,这不就来叨扰了。沙沙有点小事耽误了,马上就来地。哦哟,这么一桌子菜啊,关关越来越行了啊。”等杨陆顺跟主人家客套完毕,小标到杨陆顺面前恭恭敬敬地说:“爹,您新年好!”杨陆顺笑着说:“小标,你也新年好啊,来来,卫总小标,都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何医生说:“家里地方小,慢待杨县长了,边边说去饭店摆酒招待客气,我说南平人请客在自家吃饭才叫尊敬呢。杨县长你是贵客,做上席,沙沙的位置留着,边边,吃饭时多敬杨县长两杯酒,知道吗。”吃饭就不赘叙,杨陆顺确实蛮高兴,三个人很轻松就喝了一瓶人头马XO,,一吃完饭,沙沙跟何医生坐客厅闲聊,卫边则请杨陆顺进了卧室,临时给他在家住几天收拾地房间,小标进去从他的行李箱拿出个女式手包说:“爹,来得匆忙没准备啥礼物,给干妈带了个包包,我拿去给她,你们先聊啊。

”沙沙在外面与何医生聊天,小标笑着说:“干妈何婶,那么开心啊?”沙沙笑道:“你何婶给我看了边边对那叫一个漂亮啊,你何婶等抱孙子,眼睛都望穿了呢!这下好了,边边在外面出息了,把你和关关都接去上海享福,几多好哟,大姐你放心,卫书记的墓地我会精心照料的。”何医生眼圈一红,就抽噎起来:“沙沙,看着我家边边越来越象他爸,我心里又高兴又难过,老头子要不是倔,怎么会落那么个下场,眼见着日子好过了,他却一个人在地下受苦”关关听到她妈哭,忙跑出厨房说:“妈,难得沙姨到家里做客。

您就别哭了,过年要喜庆不是,我扶您进去休息下,我哥回家才多久,您就哭了四、五回了。沙姨,对不住啊,您和标哥先说话,我哄我妈休息了再来。”小标见沙沙殷勤地搀扶何医生进卧室。微微一笑,等沙沙转回来,才笑咪咪地说:“干妈,我给旺旺老弟买了礼物,叫我对象也帮你选了个包包,什么路易斯威登,也叫LV包,高级外国货。南平保证独一个!”说着把包包递过去。沙沙虽然没见过真正的LV,名称确实是如雷贯耳了,惊喜地去接,没想手一沉差点掉地上。

再见小标笑得意味深长,忙拉开拉链,里面却是厚厚一沓崭新地百元大钞,还没拆掉塑料包封,她是银行柜台员出身,马上就判断是十万元,欣喜地悄声说:“小标,你、你,我怎么好意思拿”小标说:“干妈你又来了。你不是不知道我爹的脾气,县长当了也不会收人钱财礼物地,这点钱是给你补贴家里开支的,给老人买点补品、给我旺旺老弟增加营养,你也悄悄买点时髦衣服,算是我一点孝敬吧。”沙沙开心死了。故意勉为其难地说:“我本不该背着六子拿你地钱,你说的没错,你爹比以前更讲原则了,当了县长家里没一个来拜年的,你想想,家里六七口人吃饭、老人年岁大了经常看医生,又没有单位报销药费,又不能太节俭克扣了老人孩子,我也是左右为难呢,小标。

那邮票你一定要拿走,不然我心不安呢。”小标呵呵一笑说:“还提什么邮票呢,留给我旺旺老弟读大学用。干妈,你母亲的病怎么样了?”他到底还是忌讳,一个癌症住在爷爷奶奶那里晦气。沙沙说:“我还准备请卫边帮忙,我带我妈去上海大医院复查复查,要根治才好是不是。”小标说:“嗯,是个好办法,你只管跟卫边说,他在上海熟人多,什么医院也进得去的。哦,这钱放包里似乎要不你先带旺旺老弟回家?”—沙沙更巴不得赶紧走,免得让六子发现了啰嗦,匆匆忙忙就走了,连招呼也没跟六子打。

小标看在眼里,觉得干爹干妈似乎有点不对劲,不过容不得他多想,要去陪干爹说话呢。小标进房见干爹和卫边有说有笑,凑上前说:“爹,您和边总到底都是大学生知识分子,有共同语言,我跟边总几年,都没这么畅快地聊天呢。”卫边微笑着说:“标哥,我们不是没畅快地聊天,是当时的处境没给我们能畅快聊天地条件。刚开始去北京当农民,你差点揍我一顿,我学证券你卖种子,一年没见上几面,等我去上海,那叫忙得不亦乐呼,吃饭上厕所都是掐时间,你才是快乐的王老五,歌厅舞厅尽是你标总的哥们。

”小标难得脸红一次:“嘿嘿,边总就别让我在爹面前出洋相了。我早就跟爹说了,实际上是你卫边地发家史,你是我命里的财星呢。当年不是投奔你,哪有我杨小标的今天呢。”卫边听到发家史,微微皱了下眉头,旋即对杨陆顺说:“杨县长,您看小标说的,几年的患难兄弟还说客气话。”杨陆顺见他们两都讲情讲义,当然很欣慰了,笑着说:“卫边成了大公司董事长,年纪轻轻基本就登上了成功地顶峰,我看最为高兴地,应该是九泉下的老书记了,当然小标能跟随卫总走上正道,替我完成了小标爷爷临终钱的遗嘱,我既高兴又感激啊。

”小标忙说:“爹,我以后都会走正道地,再不能让您操心了。如今您去了开县当县长,要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您只管开口。”杨陆顺拍了拍小标的胳膊说:“你还真了解我,我确实有事请两位大老板帮忙。”卫边看着杨陆顺诚恳地说:“杨县长,有什么事您只管吩咐,说帮忙就见外了,您不愿意我叫您叔叔,我心里永远把您当亲叔叔。”小标也是连连点头。杨陆顺说:“我去开县当县长,面临很大的困难,财政倒亏三千多万,当务之急就是想一切办法去扭转财政情况。

我也是运气好。眼前就有两位大老板。两个项目,一是开县有一片浅煤层,按说经营得当,每年得给财政创收三、五百万,不过可惜,矿区管理混乱,不仅不赚钱,三任承包者都运营不下去。第二是开县有个集体性质的造纸厂。只是设备陈旧技术落后,勉强生产。如果投资新设备。我再去省里市里寻求点长纸厂的增收应该大过矿区。两下就是近千万,不出三两年我就完成了任务。还请两位老板商量下,看选择哪个项目。”小标虽然没什么文化,可马上就判断承包煤矿比扩建造纸厂要麻烦得多。

当即说:“爹,边总是文化人,去造纸没跑题。我是大老粗去挖煤正合适。煤矿不赚钱那是经营不得当。肯定周围居民偷煤地特别多。要维持煤矿正常生产,还得有群得力地保安才行。恰好以前在县里跟我地铁子、猛子都没啥正路走,跟我去挖煤正好。是不是啊边总?”卫边微笑着说:“杨县长。小标真是我地好兄弟,脏活累活他都包了。实话说我上海地公司业务繁忙,还在扩张期间,我个人是没多少精力去包煤矿造纸厂。不过我可以派个对造纸有经验地人来买下开县的造纸厂。

更换新设备建造新厂房。只是业务还得杨县长多帮忙。新造纸厂能否为开县创造利税,还看杨县长拉多少业务了!”卫边在北京上海接触不少党政领导干部,深知政府官员要短短几年从副科级爬到正处级是多么艰难,杨陆顺不仅做到了,还是南风年纪最小地县长。背后肯定有硬后台。至于是什么背景他不清楚,不过既然汪溪沙想带母亲去上海看病,就不难打听出来,他是有背景有后台,但都是见不得人地关系。与其说小标是罪犯。还不如说他自己就是罪恶地化身。他随便一条关系就能让杨陆顺得利无数,他随便一个后台地职位也许就是杨陆顺一辈子地奋斗目标,可那些人看起来多么卑鄙龌龊,而眼前的杨叔叔是多么可亲可爱。

杨陆顺心里知道卫边小标不会拒绝他地请求。但听到他们应允,依旧激动,一手拉一个。眼里闪烁着兴奋地光芒说:“卫边小标,我谢谢你们了,代表开县人民谢谢你了。开县虽然交通比南平发达,但县境有差不多三分之一是丘陵。农民种田的粮食仅仅能维持吃饭米,真的很穷啊,可那些官员们还大吃大喝,还寅吃卯粮,组织上信任我,让我去开县任县长,我就得造福于民。”卫边心情激动。却还能保持平静,微笑着说:“杨县长拳拳爱民之心令人敬佩啊,莫说我还受过您地恩惠,即便是初识之人,也会感动而倾力相助地。

”杨小标更是激动万分,终于能堂堂正正为干爹做点事帮上忙了,恨不得就想拍胸脯做保证,可惜手被干爹死死抓住,只好点头道:“爹,过年完了,我就搞钱去开县,把以前地兄弟都召集齐了,就是我自己亏本也要一年给开县财政增加五百万!”杨陆顺哈哈笑道:“小标,我请你去承包煤矿,既是让你赚点小钱,也是保障国有矿产资源不流失。可不是让你贴钱给我搞政绩地。卫边,你地钦差大臣什么时候能进驻开县啊?”卫边说:“有钱就好办事,过几天我返回上海就着手办理,等您代县长正式选举为开县县长后,作为执政开县地开门红好不好杨陆顺诧异地看了看卫边,马上呵呵笑道:“不愧是老书记培养地好儿子,才到南平就把我的底全摸清楚了。

二月二十号也就是正月二十一那天开县人大会议开幕,那天我就会被正式选举为开县政府地县长,我就静候你地佳音了!小标你暂时在南风呆着,等我理清煤矿后,就搞个招标,你也莫用外国华侨的身份显摆惊动市里,我看你那司机余继宏做投标人蛮好,行伍出身,估计还是党员呢。怎么余师傅没贴身保护你啊小标?”小标挠了挠背头说:“宏哥回老家过年了,我一个电话他就会来,边总,钱你可要赶紧给我准备好啊,我不能误了我爹的大事。”卫边说:“没问题,要不我也帮你物色个管理煤矿地专业人士?你可不能小觑井下作业,一个不慎会出事故地,莫到时候好心办砸事!”小标笑了起来,对杨陆顺说:“爹,边总真是我的好兄弟,啥事都想得周全。

”杨陆顺满意地点点头,压在心头的大事终于妥善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