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零三章(中)

杨陆顺拿着候选人资料回了办公室,仔细看了又看,当然他是不相信材料上白纸黑字的那些光辉事迹,倒是着重看了候选人的年龄、任职情况还有学历,可惜最年轻的都是四十三岁,其中有个叫章罗坤的乡党委副书记即将五十了,如果再提不上去干几年党委书记,也就最后在乡里当个人大主席退线了。想想他自己三十六岁就是代县长,也难怪招人眼红妒忌。既然是要给乡镇选择书记乡长,凭组织部的推荐还不如听听吴思凯的建议。不管吴思凯服不服气,以后工作两人还是得配合,何不敝怀已待或许能增强信任。

杨陆顺开门对吴华说:“吴秘书,今天吴常务去哪里了?如果吴常务工作不紧要,就请他到我办公室来坐坐。”吴华忙说:“杨县长,我这就去问蔡主任去。”杨陆顺点点头,又关了门研究候选人名单。不到三五分钟,蔡伏生敲门进来说:“杨县长,吴副县长是被陈副县长请去教育局开会了,不过我给教育局去了电话,吴副县长应该马上会赶来的。”杨陆顺示意蔡伏生坐下,说:“老蔡,人大会马上要开了,政府的准备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蔡伏生说:“年前就在着手准备呢。

没有大型人事变动,也就好搞。政府工作报告、财政执行和预算报告两个大型材料都通过了。”杨陆顺说:“人大会议的经费和人大日常经费都充足吧?”蔡伏生暗暗好笑,说:“人大政协的日常用度都很充足,杨县长无需担心了。”杨陆顺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份报告说:“老蔡,人大这份增加公务用车地报告压在这里差不多半年了,以前尤县长怎么说的?”蔡伏生说:“人大那边的车确实有点紧张,不过以前尤县长有指示,人大要用车就只管给政府办电话。

政府的车有闲着的一律优先人大政协,要是政府没车,就到行局调车,我一直严格按照规定执行的,从没耽误过人大政协的工作,所以人大关主任也没急着再添置新车。”杨陆顺呵呵一笑说:“老蔡,那就辛苦你了。”蔡伏生也呵呵笑道:“谈不上辛苦,分内工作。如果杨县长有更好的办法,我也乐得轻松啊。哦,杨县长,不知道马主任地工作完了没?政府办猛然少了老马。还真不习惯呢,我要负责政府简讯,其他人搞的材料,总不如老马那么熨帖。”杨陆顺说:“马主任那边,怕还得有几天吧,真不正好给年轻干部们机会吗?马主任是老笔杆子,政府也得体恤老同志是不是轻松活,得多培养点搞文字工作的干部,我看马主任身体情况。

也不晓得还能搞几年文字工作。”蔡伏生故意沉吟下,说:“杨县长考虑得长远啊,我也是犯了经验主义错误,忽视了对年轻同志的培养,以后干脆让年轻同志搞材料,请老马把关。说到老马的身体。我也有担忧,老马五十多了,烟瘾又大,去年政府组织检查身体,老马高血压冠心病等老年性疾病都有点,不如”杨陆顺鼓励地说:“老蔡,不要有顾忌,大胆说。”蔡伏生说:“我也只是建议,决定还是杨县长了,我觉得不如让老马去政研室。那里平常工作还算轻松,在养好身体的同时还能指点年轻人,关键时刻老将还能出马,呵呵,一点不成熟的建议。

”杨陆顺不管蔡伏生有无私心,但这个建议的确对政府办总地来说是有益的,何况在某些事上,得给老蔡点信任,才能在以后的工作中积极主动,微笑着问道:“老蔡,马主任去了政研室当主任是绰绰有余的,那谁接老马地脚最合适呢?题目的你出的,最好你也给我个答案。”蔡伏生则认为是杨陆顺在抛绣球,老马腾了地儿估计也是想给秦志明创造个提拨的好机会,就说:“我觉得秘书科的李雪峰可以接老马的脚,李雪峰也是政府办的老同志了,工作方面也还兢兢业业,文字工作也是他的强项,不过秘书科暂时还没有谁能接替得了科长职务,要不让李雪峰再兼个一、两年?秦志明同志虽然跟我接触得不多,当我相信杨县长的眼光,或许以后就算不能接任秘书科科长,负责综合科应该是毫无疑问地了。

”杨陆顺接过蔡伏生递来的烟,皱眉说:“老蔡,你抽烟也蛮凶的啊,进门到现在,第二根了吧,吸烟有害健康。我见你也偶尔咳嗽,大意不得啊。你的建议不错,李雪峰科长确实能胜任政府办的文字工作,至于马主任嘛?看能不能去市里争取个助理调研员,这样让他主动辞掉政府办副主任,也名正言顺些。”蔡伏生没想到给此丰厚的待遇,助理调研员,副处级啊!他恨不得给光,干笑着说:“咳、咳,杨县长,助理调研员怕难得搞到吧?还、还不如让老马去政协或是人大安排个工委会主任简便。

”杨陆顺无声一笑说:“老蔡,你怕还不了解我,我对身边地同志从来都很关心的,以后你就慢慢明白了。”蔡伏生心里砰砰乱跳,喉头发涩,杨县长肯定是在暗示我,还有希望当一届副县长的,脸上就露出了虔诚之色:“杨县长,虽然跟你才接触,可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会紧紧团结在杨县长身边。尽心尽力做好政府办的工作。”为了体现服从,把手里大半截烟戳进了烟灰缸。杨陆顺这才哈哈一笑说:“老蔡,我对你是放心的。”他当然放心了,一个政府办主任地任免,可比搞个助理调研员简单多了,要是蔡伏生还三心二意,想当政府办主任的人海了去了。

不过蔡伏生对老马的建议还是中肯的,去人大政协确实好过在政府办累死累活。蔡伏生趁热打铁:“杨县长。马上就开人大会了,李雪峰地事,是不是就出材料上县委常委会讨论呢?”杨陆顺说:“行,老蔡你等吴常务走了,陪李雪峰来我办公室坐坐。”蔡伏生极想马上就去找李雪峰讨彩,以前想了那么多招也没成效,反而是无意的谈话就解决了问题,看来胡乱琢磨领导不妥。能顺利爬到县长位置,还能没点经经道道?他点点头却岔开了话题:“杨县长,你和秦科长住在武装部招待所还方便吧?说实在的,哪里条件也太艰苦了点。

”杨陆顺说:“老蔡。我以前是农村长大的,总比那会要好得多吧,何况办公室里还有个休息间,你就别为我地住食操心了。现在县里不景气,我得以身作则,真要尽快扭转财政困难,我组织机关同志去北戴河疗养。”—说到这些,蔡伏生心里就麻麻的,他知道杨县长迟早要卡紧费用。至于紧到什么程度,他也没底,不过革命都是革别人的命,总不能让领导们跟着捱吧,何况他还掌管着政府办的迎来送往,嘿嘿。饿不死掌勺师傅的,也就慨然表态支持杨县长。这会吴思凯气喘吁吁地敲门进来,见杨陆顺蔡伏生谈笑风生,心里暗怪蔡伏生催促过急,导致会议虎头蛇尾,没好气地说:“杨县长在啊,老蔡什么急事叫我连会都不开完就赶回来啊?”蔡伏生赶紧告辞就走,给李雪峰报喜去。

杨陆顺亲自给吴思凯杯子里倒上开水,说:“吴县长,先歇会喝口茶。怎么会没开完吗?”吴思凯知道是蔡伏生拿着鸡毛当令箭,见杨陆顺笑咪咪地挺客气,也就脱下大衣说:“是啊,马上开学,教师们的工资还没凑齐呢,教育局的同志们也心急火燎的,杨县长,我看不能全靠县里解决问题啊,适当增加点收费,也能缓解缓解是吧。教育局地同志也提了几个建议,一是增加学生收费、二是集中学生就餐。我看都可行的。这样学校就可以自筹点工资福利了。”杨陆顺琢磨了会说:“吴县长,想法是不错,省市对此有相关政策没有?”吴思凯说:“义务制教育,上面怎么会有这样的政策呢?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给急出来的办法啊。

你春节讲话就严令得给教师们及时发放工资,可、可没钱怎么发呢?陈佳丽本想直接找你汇报地,我拦了下来,找你不也没钱吗,犯不着来给你添堵。”杨陆顺说:“什么添堵不添堵的,是问题就要面对去积极想办法。不过我还是感谢你啊老吴,见我新来不熟悉情况,在替我担担子呢,要实在不行,我们政府就给教育局放权,开了口子他们自然知道怎么解决问题。”吴思凯愣了下,没想到杨县长会如此痛快,来的路上还准备了说辞呢,顿时也轻松下来,杨县长说的没错,给下面开了口子,他们比谁都会解决问题,笑着说:“我的事解决了,杨县长叫我来还有什么事呢?”杨陆顺起身拿来组织部拟定的候选人名单,递给吴思凯说:“老吴,你看看,下面党委书记和乡镇长、行局局长的候选人名单,我估计这次要新提拨两名党委书记、两名乡镇长,行局也要动几个,帮我参谋参谋?”吴思凯本来接了就要看,听完杨陆顺的话,立即就把材料给放茶几上了,不自然地笑着说:“杨县长,我参谋什么,到时候在常委会上表决就行了,呵呵。

”他心里的感觉就是有阴谋,是曲常林设计地阴谋,当初尤奋斗没走之前就在常委会上基本商定九五年人事异动了的,如今赶在人大会召开之前又讨论人事工作,分明就是搞一朝天子一朝臣,对开县的稳定很不利,古怪的是。杨县长还假意拉上他一起商量,嘿嘿,不奉陪。杨陆顺同样也嘀咕吴思凯过分的反映,仿佛那几张纸是个烫手山芋,就神情庄重地说:“吴县长,我是真心请你帮忙。今天曲书记叫我过去商议人事工作。我也很诧异记的解释我还是认同,不管怎么说,政府工作还得下面行局乡镇地同志出大力气的。

曲书记让我来定几个人选,是对我地信任,我请你老兄来参谋,同样也是想干部队伍素质高、有战斗力。”吴思凯还是不就范:“杨县长。能让组织部考核上名单的,都是各方面表现成绩突出地同志,谁上不都是做事呢。”杨陆顺玩笑口吻地说:“老吴,我要批评你官僚作风了啊。组织考核一回事,我私下请你说说个人了解的情况。那又是一回事。老吴,我初来乍到,再本事也没看穿一个人的特异功能吧。你是老开县人,在政府担任领导职务多年。不说开县基层干部你门清,比我强了十万八千里,不算我说话夸张吧。

我们以后在一起时间还长,你又是常务,我不找你商量找谁去?”见吴思凯还在犹豫,拿起资料递过去说:“老吴,你才说少给我添堵,说着玩儿呢?”吴思凯无奈。杨县长话都说到这份上,敷衍也得敷衍才行。不然县长主动跟常务拉好关系,还是配合点为妙,倒也拿起资料仔细看了起来,杨陆顺就在旁边解释说:“这次主要更换的是万家嘴、于喜地党委书记。狼沟子的乡长。再就是县粮食局局长、民政局局长。轮岗地就不说了。”吴思凯心里更是清明透亮,全是尤奋斗的得力干将,特别是民政局刘皓宇。

当初就是刘皓宇给尤奋斗献计,大幅度提高退休老干部们地待遇,获得了老家伙的一致支持,硬是把刘皓宇从民政局一个机关支部书记,两年时间提到了局长,刘皓宇今年才四十二岁,不当局长了去什么地方安置?只是点头不言语,被问急了才闪烁其词地说:“杨县长,问题是你点的候选人能不能真正提得了?即便提了,会不会有什么舆论?”杨陆顺呵呵一笑说:“提不提得了。我不敢打保票,但我点的候选人,一定要是各方面没人挑毛病的,当然是相对而言没啥大毛病可挑,至于舆论,我还真不在意,我从南平当县委办副主任开始,就听麻木了。

老吴,两点范围内选择,第一要务实,我不管年纪大小学历高低;第二要勤勉,要能身先士卒在干部中有一定威信。符合这两点,我就基本能定下来。”吴思凯抬头看了杨陆顺一眼,说:“徐大陵是我目前见到最勤勉最务实的乡长了,学历是农林中专,年纪也不到四十。”杨陆顺看了吴思凯一眼说:“哦,既然连你都这么高的评价,那为什么曲书记要下了徐大陵呢?”吴思凯不提防杨陆顺如此直白,有点后悔不该将杨县长地军,自嘲地一笑说:“也许徐大陵有其他方面地问题吧,我是从两年多工作接触中得出的评价,了解的都是表面现象是不是,要按杨县长的框框,我确实首先就想到了徐大陵同志。

”杨陆顺坚定地说:“老吴,只要徐大陵同志没有其他严重违反纪律地问题,我一定保全下来,当然能不能继续留在狼沟子,我不敢肯定了。”吴思凯听了杨陆顺的话,知道县长能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真心话了,算是坦诚相待,虽然是私下商量,但作为堂堂政府一把手,断然不会在部下面前吹牛皮,何况还是个新来的,如果失言,势必威信大减,新领导上任三把火无非就是树威嘛!事到此般田地,他也只能认定杨县长是真心寻求与他合作,斟酌再三才说:“杨县长,既然县委要调整班子,我也没反对的理由,只是要下的全部是前任县长在任时提拨地,说实话,乡镇行局班子大部分都是尤县长任内提起来的,我怕贸然行事,会引起下面的同志有情绪,杨县长,不是我胆小怕事,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