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零三章(下)

杨陆顺最终还是在吴思凯的协助下,暂时确定了几位候选人,人选还富余职位,也是给杨陆顺有个最终选择。吴思凯见没自己啥事,赶紧借口就走了,他知道杨县长势必还得在政府里摸几个候选人的底,得再找人谈话,他推荐人选也暗怀了点私心,推荐的大多是曾经被尤奋斗冷落过而且与自己私人关系较好的,当然推荐的人行为品质在南平干部队伍中口碑较好的,他不能太敷衍导致与杨县长关系恶劣。同时他还准备死守秘密,推荐的人提拨了,迟早会知道他出过力,而那些肯定被淘汰的原尤奋斗人马,肯定会视他为眼中钉,犯不着为了杨县长给自己树敌太多。

且说蔡伏生,第一时间就把李雪峰叫到主任办公室里,透露了这一天大的喜讯,李雪峰愕然之际竟手足无措起来,只是愣愣地问:“老蔡,你不是逗我玩儿吧?”见蔡伏生笑得诡秘,更是惶恐,突如其来的升官让他分不清是福是祸了,按照他的逻辑,平白无故地天上掉馅饼,实属怪异,不符合常理嘛,一时想得走神,就那么惴惴不安地发起呆来。蔡伏生扑哧一笑,伸手在李雪峰肩膀上拍了拍说:“老李,你这人好笑了,杨县长亲口告诉我要赶紧给你组织材料等候组织部的考察。

我好心第一时间就告诉你,怎么,不信我老蔡?以为老蔡天真烂漫,拿这事和你开玩笑?”李雪峰呐呐地说:“蔡主任,对不住啊,实在是一时接受不了。您想想,我们绞尽脑汁想尽快亲近杨县长,结果怎么样?连春节都没敢去南平拜年。杨县长见了我跟别人并没异样,我还嘀咕啥时候腾出科长给新县长的人坐呢。”蔡伏生多少揣摩明白了杨陆顺的心思,却神神道道地说:“老李,你现在不就是杨县长地人了?我其实也是杨县长的人啊。虽然是我先提起让马跃去政研室的,是我建议你接任副主任,总还得杨县长同意是吧,说明什么,说明杨县长来开县是在暗中观察形势了的。

哦,我们是曾经都在尤奋斗手里做事,难道他杨县长能把政府办上下十几个骨干一起换掉?我说啊,以后老老实实服从杨县长、能替杨县长做好工作的。都将是杨县长的人呢。”李雪峰脑子里几个闪念,诚恳地说:“蔡主任,杨县长提拨我,是感谢,可最感激的,还是你老哥,多话不说了,以后工作中见我的行动。”蔡伏生喛了声说:“老李,这话就见外了啊。难得杨县长能够这么信任我们,以后在工作中得多帮帮杨县长,那边地我看肯定蠢蠢欲动,俗话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咱不能让政府难得的优势没了,不然就张初民那小子的脸色。

也够我们瞧的。呆会吴副县长走了,杨县长还要我们一起去谈话,你也别太表现激动,我瞧杨县长不吃马屁。”李雪峰呵呵笑了起来:“俗话说人不要奉承,只要话说得好听。领导有几个不喜欢马屁的,我看越是年纪大的去拍年纪小的马屁,更容易起效呢。”蔡伏生说:“老李,别用常理去猜我们的杨县长,我看他马屁也许不拒绝,但最喜欢地肯定是工作出成绩。年轻领导不象那边那位,只想趁着手里还能抓几年权把子,就挖空心思地捞好处,杨县长来日方长呢。

能在南平县委顾书记手里劣汰优胜出来的,能是善茬?老尤在南平很不得志哟。”李雪峰也悄声说:“老蔡,你也听说了啊,我昨天才从南平得了消息,尤奋斗想换台高级点的车,被顾宪章在常委会上批评崽败爷田心不痛呢。”蔡伏生惬意地喷出口烟,抓起保温杯喝了口茶,说:“你消息是快,不过都是小事情,你怕是忘记我跟南平县委办李主任曾经是市委党校的进修班同学了吧,反正尤奋斗虎落平阳喽。呵呵!”李雪峰见蔡伏生不继续说,便转了话题:“老蔡,马跃这段时间不正常啊,领着秦志明杨昊润在捣鼓啥呢?想想都奇怪,杨县长一边提拨我安稳政府办人心,一边悄悄组织帮人马行动诡秘,嘿嘿,说起来杨县长还有点手腕,刚还让老马卖命,背地里打发老马去政研室养老。

”蔡伏生哈哈大笑:“你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怕我去杨县长那里告状啊。我看你也是激动了,难得口没遮拦啊。”李雪峰嘿嘿一笑,话题照旧:“老蔡,马跃几个究竟在搞什么名堂?秦志明虽是我手里地副科长,只是目前还没正式分工,也不好直接去问。还有那个杨昊润,是不是该劝劝杨县长,那不是个好家伙。”蔡伏生皱眉说:“老李,得了杨县长的好处,记在心里就是,工作上我们多支持,该让我们知道的,杨县长想瞒也瞒不住。他毕竟是新来的,想有自己的人不足为奇至于看人准不准,我们去操闲心也没用,反倒让杨县排斥异己就麻烦喽。

等你任命下来了,再去感激杨县长。”李雪峰当然比较信服蔡伏生,就笑着说:“老蔡,晚上请你潇洒,去南风还是春江啊?”蔡伏生摇摇头说:“我们两人的关系,客套东西能免就免,老李,以后你担子重了,副主任还要兼着秘书科长,重点是对秦志明培养,小伙子虽然看着稳重,其实眼神还是虚的,我也了解过秦志明。确实很早就跟着杨县长了地,到底太年轻啊。”李雪峰说:“老蔡。说句不中听地,领导说你行就行不行也行。只要杨县长在开县长期工作下去,提个科长谁还有意见?就是过得三、五年提小秦当县委办副主任,怕是还得奉承县委杨书记敢于提拨年轻干部呢。

”蔡伏生呵呵笑了起来:“老李,你说得也没错。我们的小杨县长来头不小哦。咦,吴县长跟杨县长谈什么呢,这么久还没出来?”说着走到出办公室,对外间办公室一伏案看材料的年轻人问:“小江。叫你听着点动静地,吴县长从杨县长办公室出来了吗?”“哦蔡主任,我一直留神着的,吴县长没出来,没出来。”蔡伏生回到自己办公室一摊手说:“好事多磨。老李再等等啊。对了,那个杨昊润成天跟马跃小秦混一堆儿。你找个时候随便聊聊,说推荐他提秘书科长,套点话。

也别让杨县长搞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开县的干部们吃香喝辣惯了嘴,别杨县长一堵大伙都翻天,也是我们没尽到责任啊。”李雪峰想起那杨昊润就腻味。啥本事没有脑壳昂得比卵高,不过还是觉得有必要去探探消息,说:“杨县长不会真重用杨昊润吧?不过也难说。杨昊润积郁多年,好容易换了个用他的领导,还不死命贴上去啊。老蔡,我可听说杨昊润陪小秦科长下乡,主动开口找下面要误餐费啊。”—蔡伏生冷笑道:“我早知道了,那家伙财迷心窍,还打着秦志明地幌子。

我说小秦还不成熟就是这地方。也是我琢磨杨县长不透地地方唷。”李雪峰正要说什么。门被敲响,就停了下了,只见外间的小江进来说:“蔡主任,吴县长出来了,回了自己办公室。”李雪峰就觉得心里砰砰乱跳。蔡伏生嗯了声等小江出去,才笑咪咪地说:“走。去杨县长办公室,别紧张啊,不就一谈话么。”李雪峰抓了抓鼻子嘿嘿笑道:“你当然不紧张了,我当科长才三年,猛然要提拨,不紧张才怪呢,我喝口水,免得问话的时候喉干舌躁出洋相。”杨陆顺很客气地请李雪峰坐下,见他有点拘谨,微笑着说:“蔡主任。

给李科长施压了吧,平常不是这样的嘛。”蔡伏生笑着说:“李科长是有点紧张,我找他说了杨县长想提他做政府办副主任,他当时惊讶得不相信我地话。”李雪峰赶紧说:“杨县长,我确实很惊讶,马副主任负责的文字工作,一直都没出过什么问题,而我是水平也有限,自忖怕担当不起这个重任,不过杨县长既然信任我,我一定加紧学习,保证在今后地工作中能胜任杨县长赋予的工作。”好嘛,连话都还没开始谈,他就急不可耐地表态效忠了。杨陆顺也觉得别扭,不过既然要让蔡伏生等人能在今后工作中少添堵,也只好如此了,也笑着说:“哦,李科长有这样地决心,就省了我一番说辞了,春节的时候在蔡主任家,见你和杨副主任跟蔡主任私人关系都挺好,如今三人又一起负责政府办,你们都是政府机关地老同志,我相信你们三人会在以后的工作中相互团结相互支持的。

老蔡,你去组织下李科长的人事材料,我明天就要在书记会上提出来,李科长这几天就尽量在办公室,随时接受组织部地考核。至于老马哪里,目前不能马上下了他的副主任职务,暂时先负责政研室,慢后在安排,事不宜迟,你们去搞材料,我这就去找老马谈谈。”听到杨县长评价他们三人私人关系好,蔡伏生笑容一跌但马上又微笑起来三人说说笑笑出了办公室,正巧在楼梯口遇到了张力副县长,他是主抓工矿业的副县长,不过因为开县实在没啥值得重点关注的工厂企业,就连南风独一无二地煤窑,也不出效益,是已他在政府里面没啥发言权,他也懒得操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算是在政府里面熬资历,他自认年龄学历在副职中还是有优势的,缺乏地就是命中贵人。

见到比自己小了近七岁的杨陆顺,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就匆匆下楼走了。杨陆顺目前心思还在人大会上。对于这个不太热情的副县长,也没往心里去。也还没到两人坐下来研究工作地时机,真正等要整顿治理煤窑、解决造纸厂,怕是少不得这个张力的。何况他有言在先,日常工作都按从前地搞,有问题先请示吴思凯。不能解决就提交县长办公会议,直至县委常委会。杨陆顺在李雪峰地陪同政府楼大门,李雪峰很殷勤地替杨陆顺拉开二号车车杨县长的车出了大院。才心满意得地把手往身后一背,四下看看,就板起脸朝大门里走去。

小周开着车径直去了映山宾馆,马跃地习惯是搞大型材料必定躲进一号专楼一零五室,除去睡觉回家,其他时间都猫在走廊最尽头的房间里不出门。杨陆顺敲门进去。开门地是杨昊润,进去后秦志明捏着笔起身招呼杨县长。而马跃只是抬头笑了笑,又埋头愤笔疾书。杨陆顺没言语,示意杨昊润秦志明都各自工作,他自己则悄悄坐在一边,等候马跃停笔。杨昊润偷眼摩杨县长。杨县长似乎找老马有啥事儿。偏生老马驽钝,浑不知招呼杨县长,急得他就想开口提醒,但见杨县长似乎并不着急,再看看面前大半没完的材料,无奈找不到亲近杨县长的借口,只得强迫自己精心写材料。

莫约过了十几分钟,马跃完成了一节材料,感觉手也酸了。烟瘾也上来了,就放下笔去口袋拿烟,抬头见杨县长含笑瞅着他,忙起身走去敬烟说:“哎呀杨县长,我是老糊涂了,没顾得上招呼你。”杨陆顺起身说:“马主任是工作至上。浑然忘我,辛苦了,走,我们进去聊。”请马跃进了旁边的卧室,顺手关了门。马跃还以为是问材料地进度,说:“杨县长,最多还过三天就基本出稿了,我确实有点忘我,怕有好几年没搞这样令人振奋地材料了,这点子辛苦我愿意。

我真愿意。”激动之下猛然咳嗽起来,半晌才停。杨陆顺做了请地手势,关切地说:“马主任,你身体不很好,就别太拼了,让杨昊润秦志明两个年轻人来嘛,你掌握大方向就行了。每次见你都似乎消瘦了,我怕老嫂子骂人。”马跃摇摇头说:“不行啊,如此重要的材料,我怎么能假人之手呢?年轻人是应该锻炼,还得循序渐进,小秦底子好,多压几次担子就出来了。杨昊润不行,太死板,能说会道就是写不出,没啥大用。不过杨县长,完了我真要请假休息几天,脑子绷得太紧,要放松。

”杨陆顺呵呵笑道:“行,正好趁休假,去南风检查下身体,我可不能累垮你了。说到休息,马主任,你看是不是去政研室?那里工作不算太多,歌里唱得好,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是该歇歇了。”马跃迷惑地抬起头,杨陆顺继续说:“马主任,我想让李雪峰接手政府的主要文字工作,你就在政研室当个高参,大型文字材料还得你把关。不过我鉴于你的身体情况,建议你去人大搞个轻松岗位,一来给年轻人腾位置,二来修养身体,呵呵,我跟你说话可没绕弯子也直白得很,主要还是为你着想。

”马跃听到给年轻人腾位置,不禁也呵呵笑了起来,说:“杨县长,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直截了当让人腾位置的县长,我马跃一辈子都服从组织分配,从没怨言,就按杨县长说地办吧,过几天我就去南风看病,回来直接去政研室上班。”杨陆顺颇为感动,诚恳地说:“老马,谢谢你大度啊,你的住房问题,去了人大我帮你解决,想去哪里调车有困难,直接找我或者小秦。”三天后,县委常委会上研究人事问题,杨陆顺点地候选人基本安置到位,唯独在徐大陵去留问题上,杨陆顺坚持己见,在常委会上竭力保全徐大陵,最后的结果徐大陵平调去其他乡镇任乡长,也算是达到了杨陆顺地个人目的。

至于被撤换下来的党委书记乡镇长行局局长们地安置,杨陆顺一律支持县委曲书记地提议,让曲常林三年来在人事问题研究会议上大大地扬眉吐气了一番,脸色最难看地就是徐谦,他提名的人选没有一个被曲常林通过了的,不仅不通过,还要冷嘲热讽一通,气得他脸色铁青却又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