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零五章(上)

#######################换做平常,杨小标话里的含义沙沙或许很快能品味出来,可今天的沙沙特兴奋,自己不花钱送大礼实在太过瘾了,想想莫红红那亲热劲儿,她就满脸是笑,可惜袁奇志不在春江,不然也得好好感谢一番,旺旺自从有了奇奇干妈,收到的礼物不知有多少,虽说人家是大老板无所谓这点小钱,可也要做到礼尚往来,免得被人看不起。杨小标瞥见沙沙眉飞色舞的样子,忽然想起了当年在县一中为他赌博给教导主任求情的沙沙阿姨,那会的沙沙阿姨多好,温言软语地关怀直到今天想起,他心里都暖暖的,看如今呢,沙沙已经蜕变成众多贪心女人中的一员,眼里除了他口袋里的钱,就再没其他了,郁闷的是,其他女人还会通过狐媚手段取悦自己才要钱,而沙沙则是赤裸裸的当自己是银行了,好在都是为干爹铺路,假意苦着脸说:“哎哟,我说胃疼得厉害,忘记吃中午饭了。

”沙沙笑道:“小标,还当过兵呢,一顿不吃就胃疼。我看你也是享受惯了,吃不得丁点苦喽。以前我听六子说,你跟你爷爷穷得吃红锅子菜。不也过来了?饿你一顿也好,莫忘了本。”越说越好笑。竟毫不顾忌地哈哈笑了起来。杨小标仿佛被人扇了一巴掌。明明知道沙沙是开玩笑。偏生就火冒千丈,唉。都已物似人非。还抱从前是幻想做什么。硬生生吞下这口恶气,也笑着说:“你说得对。做人不应该忘本,这是金玉良言!现在是去宾馆还是省委招待所?”沙沙想了想说:“去省委招待所算了,我代表你干爹请客。

得早做安排。”她这话倒是没错。那天给六子去电话。六子也说到了春江能跟柳江见见请顿饭也是应该,何况沙沙现在还有个大老板替她付账,是得好好感谢感谢柳江,当然也存了显摆地心情。杨小标就在一处小街停了车说:“我先给铁子去个电话。你还记得房间号码吧?”沙沙说:“六零二。你那兄弟住六零二房。”见小标拿出个灰扑扑的玩意儿。按得叽叽作响。惊讶地说:“小标。你用地是大哥大吧?!”小标嘿嘿一笑说:“是啊,是春江地号码,过来就买了个是铁子吗?晚上我和干妈不回宾馆吃饭,你要好好安排老人家地晚餐啊,等我回来带领你们去跳舞,好的。

”杨小标才挂掉电话,旁边副驾驶座位上地沙沙就一把抢过了大哥大。翻来翻去地看:“这真地是大哥大。怎么跟电影电视里看地不一样啊?太小了点,不适合你们男人用,还是那种砖头一样带根天线的威风!”杨小标说:“那是快淘汰了地,我这手提是最新产品呢,只有乡里土老冒才会拿砖头显摆。”沙沙说:“那、那我现在给六子去电话。要得通不?哎,找个地方停下教我用大哥大啊。南平我都还没见过呢。快停啊”杨小标无奈从朝阳大道转进条分岔小街,停下车教沙沙怎么使用。

听沙沙还在嘀咕在南平还没见过有人用大哥大,哧了声说:“南平没架设蜂窝接收站,就等于看电视没信号,当然打不通电话,有了也是摆设知道不。”沙沙趁着呼叫杨陆顺办公室电话的空当冲杨小标一皱鼻子说:“是,就你都知道,我是乡里土老冒呢,啊,是小吴秘书啊,我是汪溪沙!”报出姓名时。那口吻忒傲气,几乎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声音,杨小标暗暗摇头。我这干妈太爱摆架子了,典型地谄上傲下地势利眼。“什么?”沙沙地声音陡然高了起来:“他什么会议那么紧要。

堂客的电话都不接吗?那算了,没事!”恨恨地挂了电话气咻咻地说:“你干爹找了个什么秘书,就是死脑筋一个,杨县长说任何人的电话都不接,那要是市委书记省委书记呢?”杨小标哈哈大笑:“你还真是土老冒,县委领导办公室都有保密电话的,你拨普通号码,当然是秘书接了。还要给谁去电话啊?”沙沙没好气地说:“你开车,我给柳江去电话聊天玩,你不会心疼电话费吧?”杨小标说:“随便,我还有三块电板,你随便聊!”心说还真是土老冒,用手提电话聊天其实他们在地位置距离省委招待所也就不到五公里,沙沙才和柳江没说上几句话,车就停在了随圆宾馆地停车坪了。

沙沙只好说:“柳姐,我都到了,我直接去你办公室找你啊!”沙沙下了车,稍事整理下衣服,就轻车熟路地进了随园直奔经理办公室,杨小标赶忙从车尾拿出几个礼品袋去追沙沙,心说我还真成了司机兼跟班了。柳江迎出办公室,拉着沙沙地手说:“沙沙,你今天好漂亮啊,打扮怎么漂亮,人半路抢了啊!”沙沙也开玩笑道:“跟柳姐一起,抢你,哪轮得到我呀,咦,你地眉毛纹了呀?”柳江却说:“是啊,还可以吧,咦,沙沙,几天不见,手提电话都配起了啊,我还嘀咕刚才还在说电话,这会就到了。

还是诺基亚的呀,正适合女人用了。”沙沙扬起手笑着说:“不是我的,喏,”转身指了下追进来地杨小标说:“是我干儿子的,杨小标,这就是柳经理。”柳江看人很准,虽然杨小标年纪不大,穿着还真讲究,光是那件羊绒呢的大衣就值不少钱。而且露在外面的黑西裤也是毛料的,皮鞋更是风行一时地老人头,暗暗惊讶沙沙什么时候收了个有钱干儿子。很客气地打招呼:“杨先生你好!”杨小标初见柳江就觉得貌美如花,可惜年纪大了,成熟的风韵还是比不得少女的青春,点头道:“柳经理你好、你好。

”进得经理室,柳江客气地亲自泡茶,沙沙对柳江不敢傲气,笑嘻嘻地说:“柳姐,今天要借贵地请客,劳烦姐姐安排桌符合客人身份地酒菜。”柳江见沙沙说话故作斯文,暗暗好笑。心说当了县长夫人派头也跟着涨了,笑道:“沙沙你看得随园起来这里请客,我做姐姐的,当然不遗余力了”沙沙强调说:“柳姐,许超美一定要来。是六子点名要请地客人呢。”柳江说:“那小子听说是六子沙沙请客,说推掉一切应酬来赴宴呢,要不现在就定一下菜单?”沙沙一指杨小标说:“我交给他了。

他在上海北京吃惯了大饭店,最会点菜。”杨小标这会才轮到说话的机会:“行啊,我和柳经理一起定菜单吧。”沙沙则在一边兴奋地摆弄手提电话,那神奇好似小孩拥有了件新玩具。其实定菜单很容易,杨小标一贯的方针就是选稀罕地选贵的,倒是柳江有点咂舌,随便划拉划拉就接近两千多了,还不包括酒水,看来沙沙存心是宰她干儿子啊。安排了饭菜,柳江就请沙沙去包厢就坐。那里有卡拉OK,比在办公室枯坐要强得多。柳江到底是经理,不能撇开工作专程陪沙沙。

凑兴唱了首歌就告辞离开了。沙沙见小标提进几个塑光纸袋,好奇地问:“小标。你那袋子里装地是什么啊?”杨小标说:“给吃饭客人们准备的小礼物,烟酒茶三样,呵呵,春江还蛮新潮的,连送礼都不需要花心思,拿出去也不丢人。”沙沙拿来一看,烟是金春江、就是一瓶外国字地干红、茶是小盒子的冻顶乌龙,啧啧了声说:“得多少钱啊?”杨小标说:“才一千二百块,不贵,普通礼品而已。我是懒得去费神,再说来的都是干爹的朋友,也不能有啥区别。

”沙沙掰着手指头算了下来人,笑着说:“,还真是人手一份。小标,你办事我放心啊。你找许超美干嘛?”杨小标说:“为了猴子的事情,他在南平觉得不得志,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嘛,他以前跟许超美接触过,想借这个跳板动一动。既然今天许超美要来,我先探探口气,有一线希望也得争取争取。”沙沙哦了声:“难怪猴子把王中王卖了,感情是想用钱打点啊。可惜了,十五万就把王中王卖了,我可是足足花了近二十万才搞起来地。”杨小标说:“猴子精明着呢,知道自己也赚不了钱,就卖给马峥嵘副书记一亲戚了,那个马峥嵘也蠢,堂堂县委副书记干什么都来钱,何必搞这样惹眼的玩意呢。

”沙沙脸一沉说:“小标,当初我搞王中王也是蠢咯?”杨小标说:“我觉得不怎么高明,不然你现在应该还是王中王老板。服务行业靠什么赚钱,就是公款消费,是不是招人眼红被人告状呢?”沙沙撇嘴说:“我正当经营做第三产业,没本事的人才眼红告黑状。是你干爹太胆小,我正当开歌厅赚钱他不许、我私下跟棉麻公司做点棉布生意也不让,那么大一家要开支,小标你说,凭你干爹和我地工资能行不?”杨小标哈哈一笑说:“我不是补贴你生活费了吗?难得我干爹不贪不贿,我支持我干爹做个好官。

只要有我杨小标一天,就不会让干爹为钱发愁。”沙沙一摊手:“我说万一啊,万一你不能补贴你干爹了呢?以后旺旺要出国读书,你爷爷奶奶又是没有医疗报销的农民,我想想就头疼。我不死活替家里预备点救急钱,到时候火烧眉毛,你干爹临时去贪污也救不了近火啊。哎呀不说了不说了,唱歌唱歌!”没到五点,包厢迎来了第一对客人,是叶小菁和唐春前。两人已经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真可谓是男才女貌,珠联璧合的好姻缘。叶小菁见到沙沙,还象孩子般扑上去:“谢谢沙姨,请我们吃大餐!”沙沙笑道:“春前,你这女朋友长不大啊,跟电视里和小孩子们一起做游戏真可爱!吃什么大餐啊,我到春江不请你们吃饭,才呢。

”杨小标被叶小菁的美貌与青春吸引了,却拿醋意的眼神去打量唐春前,一个高大而显得沧桑地人,气质与相貌实在是矛盾的人!唐春前倒真没在意杨小标。他眼里只有叶小菁:“沙姨,您好!”叶小菁看见包间还有个陌生人,稍微收敛着说:“沙姨,这位先生是”她在春江电视台时间长了,看人也特别注意穿着。是已才主动提及,或许是杨县长在春江的什么高干子弟朋友吧?沙沙说:“哦,他是杨小标”叶小菁就喜于形色地说:“是我杨叔地干儿子标老大!”感觉标老大太过于粗俗。

不由缩了缩脖子吐了下舌尖,煞是迷人。沙沙接着说:“小标,她是你干爹老朋友的女儿叶小菁,在春江电视台主持少儿节目,这位更了不起,新华社驻春江地唐春前大记者,小菁的男朋友。”杨小标呵呵笑道:“我年纪肯定比小菁大,叫我标老大也可以啊,唐记者,幸会啊。”主动去握手。心说难怪一脸沧桑,记者这个职业还是挺高尚挺辛苦的。唐春前自然听叶小菁说过杨县长出逃地干儿子,只是眼前这个貌似粗鲁穿着考究的男子并非大奸大恶之相。反倒憨憨地笑容很令人产生好感,也就笑着说:“标大哥你好。

叶小菁管你干妈叫阿姨,我们就平辈了,我真怕今天来的全是长辈,就无趣得很了。”两个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哈哈大笑,有点一见如故,也就很自然地坐在一起聊天,沙沙和叶小菁更是叽叽喳喳话不停。唐春前对于杨小标犯地事并不了解很多,毕竟那会叶小菁还不很大年纪,还是很关心:“小标,我跟你干爹杨县长私人关系还不错,我和小菁相识到相恋,多亏杨县长呢,何况我们年纪也差不多,我想问问当年究竟什么事,让你”杨小标嘿嘿一笑说:“是这样的,那会我在南平开个烟酒批发部,偶尔偷税漏税,也进了点假烟销售,九零亚运严打,县里为了完成任务要抓我,那会我才二十二、三,胆子小就吓跑了,说起来好笑,其实抓了也只是罚款,我竟然就吓跑了,呵呵。

”他的话虚虚实实,只是最后虚构轻描淡写了,当时被抓至少十年有期徒刑!唐春前也展颜笑出了声:“你这样的情况目前也存在,个体户赚钱不容易,自然想多搂几个了,吃了这个亏,以后可得依法经营,别给杨县长丢脸。看你这样子,在外面几年怕是也没闲着吧,目前在哪里发财啊?”杨小标说:“发什么财啊,也就一个体户,不过赶上国家政策好,是赚了点钱,这不准备陪我干妈去上海,回来就去开县承包煤窑,帮衬我干爹在开县的工作。”唐春前眼睛一亮,说:“是吗?到时候我去你矿上转转,没意见吧,杨老板?”杨小标说:“欢迎唐大记者光临指导啊,我一定遵照唐记者地指示,依法经营,不给干爹丢脸!”唐春前哈哈一笑:“一定去、一定去!”直到晚上六点半,最后一个客人张民辉到达,总算人齐全了,沙沙很有风度地与在座客人们谈笑风生,使得席间气氛非常融洽。

杨小标默默在观察着在座客人,给他印象最好的是刘海鑫夫妇,刘海鑫稳重不失风趣,刘海鑫夫人娴静又温婉,夫唱妇随很和谐;最健谈的是张民辉,什么话题都能接茬而且说得头头是道,不过官僚气息浓厚,以身在省委办公厅秘书处为荣耀;最招摇地是许超美,粗声大气说话粗俗,不过在场的都知道此公子乃省政府许秘书长的侄子,都给予了最大的容忍;最会发问的自然是记者唐春前了,一些问题很让张民辉、许超美很头疼,可也不敢得罪无冕之王,何况还是能直达天听的新华社记者。

莫为妖(书号做妖难,做一个生活在现代都市的妖更难!修道难,做一个生活在现代都市的道士更难!当妖碰上道,除了被捉或者反噬之外,其实还有一个结局。那就是生下几个妖道!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都市里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