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零六章(中)

燕子小秦进屋就感觉气氛不对,燕子虽说在家里是宠惯了的小女儿,在沙沙面前就显得勤快多了,寒暄几句就帮沙沙进卧室搞捡拾,努力用笑声化解沙沙的郁气。杨陆顺和小秦在外面抽烟,小秦说:“杨县长,沙沙嫂子难得到开县,多住几天,燕子的手续办熨帖了,房子也腾了出来,我请杨昊润找人帮忙打扫下卫生,明天就和燕子去南平搬家,猴子那边联系好了货车和劳力,应该后天就能把家什搬来开县了。喏,我这张破床也该挪出去,明天我叫招待所的负责人捡拾捡拾。

”杨陆顺听到里面沙沙和燕子说笑,叹息着低声说:“志明,你看沙沙这样子,能在开县呆吗?明天我就轰她回去,我叫小周送沙沙去南平,你们就搭顺风车。”小秦慌忙说:“杨县长,不好吧,嫂子突然来又突然走,我担心外面说闲话呢!”杨陆顺哼了声:“不走能行?我看今晚能平静,明天上门的人就多了,晚上在餐厅你也见到众人的反应了吧,沙沙是一定要走,你也别劝我。”小秦低头说:“杨县长,女人爱漂亮也正常,虽说马上要搞一系统整顿,也、也不关沙沙穿得好啥事。

你看燕子,不也把自己往死里打扮啊,还有徐谦副书记的爱人、陈佳丽副县长。是女人都好打扮的。”杨陆顺有点恼火,瞪了小秦一眼:“志明,你胡说什么呢,爱漂亮和贪慕虚荣是两码事,你家燕子爱漂亮,也带项链戒指耳环,都是普通大众化的玩意,你看沙沙,瞎子都看得出穿扮与收入不符嘛。还有志明,你地想法有点危险啊。以后要注意。”小秦顿时紧张起来,连声检讨,心说六哥官大气势压迫人,看来以后说话得顺着点来,免得触了逆鳞翻脸不认人。不过批评得也对,他在开县一贯已俭朴务实的形象出现,偏生沙沙反其道而行。

小秦偷眼再打量杨陆顺的服饰,果然是朴素得很,要说县委几位主要领导,最洋气地要数徐谦,可以说基本都是好衣好鞋,最庄重得体的是曲常林胡志清,都是深色夹克为主,但衣服档次很高,曲常林的夹克都是香港鳄鱼牌的,不过是拆掉了胸口前的鳄鱼标志。就是吴思凯等政府副职们,也都在办公室西装革履的,连头发都吹得纹丝不乱摩丝定型。如果不认识杨陆顺的,看装束觉得不会认为是县长。倒象是乡镇里的教书先生。杨陆顺把烟头戳进烟灰缸,见小秦低头不语,问:“志明,怎么了?”小秦说:“杨县长,我听了你的批评,在反省自己,也得艰苦朴素。

”杨陆顺忽然一笑说:“志明,其实生活水平提高不仅反映在吃饭有鱼肉,也反映在穿着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正当收入赚来的钱,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心安理得。不过领导干部则多少有点不同,艰苦朴素一直是我党地优良传统,要时刻谨记,严格要求家属,同样是领导干部的责任,沙沙如此作为,很肤浅!以后你越进步,就越明白我的心情了。咦,燕子她们还没搞熨帖啊?小秦,你叫燕子麻利点,我还有话跟沙沙谈。”明显的逐客令让小秦马上就行动起来,他走到卧室门口敲敲门说:“燕子,你还在干嘛呢,不知道沙沙嫂子刚从上海来,要早点休息啊?”卧室已经换好了行头,两个女人坐在床上闲聊。

沙沙闻言笑道:“,志明蛮专横啦,记得你们谈爱时,志明说话没这么大男人啊?”燕子也瞪眼说:“你急什么急,沙沙姐都没轰我,我在听沙沙姐讲大上海的繁华呢,你看看沙沙姐地这套毛料衣,香港原装货呢,沙沙姐还要送我法国香水,你都没送过这么好的礼物我,还是沙沙姐疼我。”小秦微笑着说:“嫂子,燕子莫看结婚了,还是小妹子脾性,点都不知道体谅别人。”转脸对燕子说:“我的姑奶奶,杨县长与嫂子小别半个多月,我们是不是该知趣啊?”燕子这才啊了声说:“沙沙姐,我只顾了跟你聊得开心,忘了令一茬,我这就走啊,不妨碍你们小别胜新婚了。

志明你总算比我灵泛了一次,走了走了,沙沙姐,再见啊。”送走了客人,沙沙心情好了很多,也被燕子那句小别胜新婚挑起了心里地热切,不过见六子土里吧唧的仍旧不满,还是笑着说:“六子,房间我收拾好了,看你有点疲倦,我放水你洗澡,就早点休息吧。”杨陆顺眼皮子也没动就说:“我睡不着,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谈。”沙沙坐在六子身边,顺势靠在男人肩膀上说:“我的杨县长,你怕是当官久了,只晓得跟人谈话吧,我们老夫老妻的有话就说,要那么正规搞什么,去洗澡,在床上也能说话的。

”杨陆顺闻到股子沁人心脾的香味,不仅没动情,反而更加恼火,一耸肩膀说:“你坐好,沙沙,你明天就给我回南平去,你在这里影响我工作。”沙沙愕然,六子粗开她靠在肩膀上的头,严重伤害了她的尊严,气愤地顺,你真做得出,我哪里影响你了,你说是不是被狐狸精迷住了,嫌我这个黄脸婆老了啊!”杨陆顺狠心说:“沙沙,你看你这身打扮,你凭自己的良心讲,是你自己花钱买地吗?我逼杨小标说了实话,你、你花了他十多万块钱购物。十万啊,你真是利欲熏心,简直不要脸!”沙沙脸色由红转白。

半晌才说:“是、我是花了杨小标的钱买东西,怎么啦。是他自己给我的,我没开口问他索要,干儿子给地不花白不花,我一没偷二没抢三没红杏出墙,凭什么你骂我不要脸?”杨陆顺见沙沙狡辩,也怒喝道:“你还有理了你!”沙沙毫不示弱:“我不觉得理亏,你当了官不收礼,大小一家怎么办?我自己地钱我也舍不得乱花销。我要赡养公婆我要供儿子读书还要”杨陆顺语调低了一个八拍:“借口,都是你贪慕虚荣的借口。我很清楚你地心思。要是没有杨小标,你是不是就敢收别人送地钱物来满足你地虚荣心呢!”沙沙说:“我是贪慕虚荣,我男人是县长凭什么我就不能夫贵妇荣?人家一个局长乡长地堂客都人五人六的,凭什么我汪溪沙就要夹紧尾巴做人?那辛辛苦苦爬上去屁用啊,还不如卫边杨小标当个有钱地老板。

也比当官不拿好处强。”杨陆顺一拍茶几:“你当我杨陆顺地堂客就要听我的,我杨陆顺不同于其他人。别人如何我管不着,你汪溪沙再胡闹。我、我跟你离婚!”沙沙头次听到暴怒中地杨陆顺要离婚,着实惊慌,她了解杨陆顺脾性,决定了地事就难再说服,不觉委屈得泪水涟涟,抽噎着说:“杨陆顺你没良心。当初我在家做牛做马帮你讨好领导,如今你爬上去了,就嫌弃我贪慕虚荣,就要离婚。我、我死也不离!”杨陆顺最听不得沙沙翻旧,多少也是隐藏在内心最不愿意面对地一幕。

收敛怒火,长叹一声说:“沙沙,你跟我一起是苦过来的。就要越发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结果。你以为我爱当官?也是不能回头了,我在开县战战兢兢。左右逢源就怕出问题。好容易去掉代字。可以大张旗鼓地去执行市委领导的意图,这是得罪无数人的苦差使,我同意你不来开县,也就怕别人从你这里打开缺口,我不同意你收开县人任何礼物,就怕是埋下的定时炸弹,一不留神粉身碎骨啊。沙沙,你也算见得多了,政治斗争中被淘汰下来地人,结局影响的不仅仅是个人啊!”沙沙含泪道:“你不是有省委书记地靠山吗?你不是认识北京的刘老吗,还怕什么杨陆顺唉了声说:“就是这样,才要愈发谨慎,不能给刘老等领导添麻烦。

说句不好听的,要是人家顾忌名声再下个严肃处理,嘿嘿,死无葬身之地啊!”沙沙说:“既然这么不保险,就干脆不做官了,跟袁总、卫边做生意去,有钱比当你这个清廉官好得多,关关现在进了卫边的公司,月薪就是万元,还有奖金福利,我要有这么高收入,我才看不上别人送礼呢。”杨陆顺死地心都有,这个堂客三句话不离钱,咬咬牙说:“沙沙,那、那你就去卫边公司工作好不?凭我从前对他父亲的情分上,求他给你月薪一万如何?”沙沙怦然心动,但要离开南平还有点舍不得,何况老白是生意一年是二十万,摇着头说:“算了,求人做什么,大不了守在南平过简单生活就是。

”杨陆顺说:“明天你就跟燕子他们一起回南平,在家一定不能收任何人任何礼物,当为我们家也好、当为我的前途也好,沙沙,我求求你,莫想东想西了,安分带着旺旺过日子吧。咱妈身体也不好,多花点心思伺候老人,莫造成子欲养而亲不在地遗憾好吗?”沙沙典型地吃软不吃硬,听六子软声求她,也就顺坡下驴:“那、那我听你的,明天就回南平。不过你一个人也要老实,小秦不跟你住了,你就管不住裤裆,被狐狸精迷惑。”杨陆顺哧了声说:“沙沙,你说话太粗鄙,没事多读书看报,莫红漆马桶一样好不好。

”沙沙不乐意了:“杨陆顺,我就这水平,你当初在新平就知道,知道我高中都没毕业,那你还要我做堂客?我直说了,你们当官的就没一个好东西,如今开放得很,小妹子的裤带子容易松。你莫让我晓得你在外面有亲家母,让我知道了,我可不管你杨县长不杨县长。我就有那么粗鄙!”杨陆顺算是没辙,沙沙也没说错。当官地能象他一样独善其身的确实不多,懒得辩解,起身说:“我去洗澡,你也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基政就送你回南平。”等杨陆顺在卫生间洗澡完毕出来,沙沙已经歪在床上睡着了,不知怎么地,夫妻分别半月多。

没有一点激情,他这几天开人大会没少晚上跟下面乡镇干部喝酒娱乐。也是疲倦不堪,悄悄关了卧室的门,钻进小秦的床上,还没来得及思考以后地处境,就酣然入睡了。直到小周敲门。杨陆顺才醒来,睁眼一看天光大亮了。转头看卧室里似乎静悄悄紧答应着起床,麻利地把小秦床上整理好,才去开门县长穿着内衣裤来开门,有点不好意思:“杨县长,打扰你休息了,志明燕子都在下面车里等着的。”杨陆顺抓了抓头说:“那再等会,一起去吃早餐啊。”小周说:“是。

我们就在下面等着,不着急的。蔡主任特意嘱咐我说,上午没安排具体工作。请你好好休息。”杨陆顺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八点半了,穿利索衣服才去叫沙沙起床。沙沙见杨陆顺没跟自己睡,有点歉意:“六子,你看我,昨晚都没陪陪你。”杨陆顺伸手摸了摸沙沙的头说:“别这么说,赶紧起床,燕子在楼下等着的,忙完这段,我回家去陪陪你们母子。答应我的事一定要牢记在心啊。”二号车在县委政府大院门口停住,杨陆顺挥手和沙沙燕子告别,直到二号车远去才精神抖擞地朝政府楼走去。

一路上他热情地与打招呼的同志握手,充满朝气和煦地神情令同志们心情舒畅。到了政府楼前,蔡伏生很是诧异地迎了出来:“杨县长,夫人难得来一次,怎么不多陪陪呢?你夫人真漂亮啊,跟杨县长绝配,典型的郎才女貌,哈哈!”杨陆顺说:“我也想多陪陪沙沙,可惜一早她就回南平了,她母亲地身体不太好,赶回家照顾老人要紧。”蔡伏生陪笑着说:“杨县长,你可答应过的,要请我们政府的同志去家里做客,目前也没啥重要工作,是不是提上议程,我们也顺便看望下你岳母老大人啊。

”杨陆顺只是一笑就往里走,蔡伏生紧紧跟在后面,经过综合科办公室时,杨昊润拦住杨陆顺说:“杨县长您来了啊,马主任叫我您汇报,材料还得您亲自再批阅完善。”杨陆顺停住脚步,微笑着说:“哦,那好,你先去三楼马主任办公室等着,我就到。”见杨昊润敬的烟是金春江,微微皱了下眉,就往楼梯走去。蔡伏生笑呵呵地接了烟拍了杨昊润胳膊一下说:“杨科,跟着老马好好干啊。”杨昊润喜不自胜地点点头,转进办公室拿公文包。杨陆顺进了县长办公室,请蔡伏生坐下说:“老蔡,曲书记没外出办事吧?”蔡伏生说:“没出门,应该在办公室的。

”杨陆顺拿起电话就拨:“曲书记,我杨陆顺,呵呵,跟你说一声,我爱人沙沙回南平了,还是她母亲地身体有反复,估计旅途劳累吧,昨晚就来了电话,谢谢曲书记关心啊,下午有空吗?我有点工作向你汇报,那好,我去二号专楼你房间等着,好的好的。”蔡伏生等杨陆顺搁下电话没来得及开口,杨陆顺说:“老蔡,我去三楼老马办公室有点事,重要电话就直接转去楼上啊。”也不等蔡伏生说什么,就开门去了三楼。马跃和杨昊润都在办公室候着,杨陆顺去了也没客套,只是拿着厚厚几叠文稿翻看着,马跃说:“杨县长,都是按照你地意思制定的,实际操作起来,我看还得有个监督小组,你是县长事多,还要经常去省市开会”杨陆顺说:“老马,我也考虑过,我得再聘个县长助理,主抓落实情况,上午我们一起在完善完善细节,下午我就要向县委曲书记汇报了,这么大的事情必须得县委通过并与政府联合发文才行得通。

”马跃连连点头说:“杨县长,我也这样想的,有个县长助理牵头,省得我们大小事都得来找你汇报耽误你其他工作了,不过这个人要选好了,要能切实贯彻执行你的指示,也是个得罪人的活。”杨昊润插嘴道:“杨县长,我看秦志明科长是最合适的人选,他是你从南平带来的人,又从头到尾制订计划,任命了就直接能开展工作,要来个其他人,光是熟悉几大计划没个三五天也不行啊。”他盘算得很好,他知道自己的推荐不会有啥作用,但很明确的表现了立场,还讨好了秦志明。

杨陆顺乜了杨昊润一眼没说话,心里对这个太精明外露地人多了丝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