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零六章(下)

杨陆顺吃过午饭就去了二号专楼曲书记平常休息的房间,不过与尤奋斗一楼最东头的房间相反,曲书记的房间在三楼最西头,是不是用这样的方式表明与尤奋斗地不相容呢?杨陆顺不清楚,公文包里的材料很沉很重,他的心情也很沉重,他没指望曲常林能举双手支持,至于现实执行起来阻力有多大,他也不去刻意思考,很多事是不能计较得失犹豫再三的。 值班服务员很热情地打开门、泡茶,杨陆顺不想跟她啰嗦,挥手让她出去,他是第一次进曲常林的休息套房,室内布置与尤奋斗没啥区别,应该是装修时统一设计的,杨陆顺细心,看到电视机旁边的大喇叭商标都一致,显然在享受方面,曲常林与尤奋斗没太多区别。

杨陆顺不去多想无聊的东西,从公文包里拿出材料再细心阅读着,二月份的气温明显要高了很多,当枯坐在偌大的客厅里,杨陆顺隐隐还是觉得有点寒气。空调遥控器近在咫尺,他没去按键,而是把茶杯捧在手心,来减少寒意。是的,开源节流不只是嘴上喊喊,得从自己做起。从县委领导做起。不知道是第四杯茶还是第五杯,房门终于打开,曲常林笑咪咪地出现在门口:“。陆顺,等很长时间了吧?我老喽,中午不打个盹,下午就浑身无力。”说着向杨陆顺走来并伸出了右手。

服务员麻利地接过曲常林手里的真空钢杯,掺上开水就掩门而去。杨陆顺也起身迎出两步,握住曲常林的手说:“我也就来了一会,曲书记,没打扰你休息吧?”感觉曲常林地手暖和得很。曲常林也感觉到了说:“睡个尿屁觉而已,也就走走形式。陆顺,你的手这么冰凉。得多穿点衣服啊,来坐坐。”见墙角的空调柜机没动静,恍然地说:“难怪,空调没开,也没个火盆。是有点冷啊,服务员也是没长眼睛,不知道打开空调。”说着拿起遥控器吱地按下开关。然后从茶几上拿起烟盒掀开嗅了嗅,丢了跟给杨陆顺,自己点上一根说:“陆顺,找我什么事啊?”他早瞥见茶几上厚厚地材料,也听说杨陆顺让马跃搞规划,想来是汇报这事了,姑且听陆顺怎么说吧。

杨陆顺说:“曲书记,我先感谢你和县委同志多方努力,使我顺利地在人大会上去了代字,看到全票通过。我真的很激动,说明曲书记和县委的同志们是真心接纳我的,我也再次表个态。我会紧紧团结在你为领导的县委班子周围,搞好政府方面的工作。”曲常林呵呵笑道:“杨县长。你言重了,能跟你搭班子,也是我曲常林的荣幸,开县情况你也摸得差不多了,问题不少、责任重大啊,今天你不找我,我也想听听你主政的目标和方法呢。”杨陆顺说:“曲书记,临来开县,市委王书记就给我定了目标,就是尽快扭转开县财政问题,加紧搞活开县经济建设,话语不多,但任务还是蛮艰巨的,喏,我来开县没闲着,让政府办的马跃副主任为主,制定了一些应对地措施方案,请曲书记先看看。

”曲常林接过厚厚的措施方案细则,手上一沉心里也跟着一沉,也不啰嗦,就开始审阅。越看脸色越沉,最后几乎毫无表情,只是机械地看着翻着。杨陆顺也不动声色,默默在一旁抽烟喝水,等候曲常林的最后表态。曲常林看完最后一页,竟然有点走神,半晌才说:“陆顺,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这下不止三把火啊,是不是有点急促呢?先不说党政机关紧缩行政办公开支,财政紧张是应该减少应酬招待费用,可这个事业单位改制剥离、精简人员机构,就是个动静不小的工作啊。

还有这个财政差额拨款,那些被差额的单位会人心不稳地,以前都是全额拨款,怎么就忽然成了部分拨款了呢?财政亏钱不能削减干部职工的福利待遇吧,就是压缩再压缩,也多不出几个钱啊,还有这个给农民减负的措施,县委政府之所以开口子,也就是税利来源少,乡镇本就日子过得紧巴巴地,再大幅度减负,乡镇财政会瘫痪啊,这不还得县财政支撑么?要是连乡镇干部的基本工资都不能保障,还指望下面能替政府工作?陆顺啊,你的想法是好的,就怕行不通。

只有这个规范政府行政事业部门的服务态度、加强作风纪律倒是没问题,我也听到不少反映,说什么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既然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这方面得整顿,狠刹这股歪风邪气!”杨陆顺一听差点乐了,这么多新措施居然只能简单搞搞作风纪律整顿,那我辛辛苦苦绞尽脑汁想这么些点子做什么?看来曲书记是真想安安稳稳熬到年龄退线,可我能啥事不干等你两年吗?我等得市委王书记怕是等不得了,就笑着说:记,这些新的措施方案有必要严格执行的,据我了解机关部门的应酬招待费林林总总差不多有一千万之多,当然接待上级领导检查指导工作、接待兄弟单位交流这些费用是必须的,但下面地铺张浪费大吃大喝现象也比较严重,这里从严遏制,能省不少开支,而且还能改变政府部门机关在群众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形象,更能使市委政府领导有好感,财政亏欠那么多钱政府还大手大脚,说得过去吗?我看这是一举三得的措施。

精简人员机构。也是缓解财政压力,机构臃肿办事效率差,养群吃干饭地废物没必要。政府也没这个义务。至于财政差额拨款,也是看单位部门而定,象公安局等有行政执法权地单位,一方面摊开手板找政府要钱,一方面大肆罚没来改善单位干部职工地待遇,我看很不公平,有能力赚钱还哭什么穷呢?企事业单位改制剥离,也同样于此,挂靠在单位的什么公司团体,一方面享受财政拨款。一方面占了编制、一方面赚钱,什么幼儿园、招待所、服务公司,都是赢利地嘛。

至于给农民减负,是上到中央下到地方的一项利民政策,曲书记。开县本就地少,农民种田成本本就比其他县大,还要负担花样百出的收费摊派。辛辛苦苦种一年田还没外出打工三、四个月收入高,造成农村大量抛荒,也就使得乡镇可利用收入减少啊。如此恶性循环,县里吃饭粮都不能保证,到头来还得高价购买议价粮,不利于农村的发展啊。”曲常林当然晓得问题结症在哪里,只是他没那个魄力胆量去触及,委婉地说:“杨县长,政府部门单位紧缩开支,农民减负。

一进一出,也不解决实质问题啊,真正农民负担减掉。我怕财政收入还得减少唷。”杨陆顺说:“曲书记,这些当然不能解决问题。还得加强工矿企业扶持,这个才是扭转财政窘迫的主要来源,再者让农民宽裕起来,手里有点闲钱,也利于拉动消费,我还想组织县里的富余劳动力外出打工,特别是丘陵地带缺田少土的农民,部分年纪大的留在家搞点小养殖,重点是养猪,这样政府也能增加屠宰税。”曲常林问:“陆顺,扶植工矿企业,你有啥想法?”杨陆顺晓得要想在开县能政通人和,没有县委书记的全力支持不行,也就毫不隐瞒:“我目前把造纸厂和煤窑放在首要位置,造纸厂是集体性质的单位,因为企业自身负担重、设备陈旧老化,是勉强在维持生产,说句难听地,以前尤县长指令造纸厂贷款去支付税收,是杀鸡取卵的搞法,最终还得成为我们政府的包袱,与其让造纸厂半死不活,不如破而后立,可以承包甚至卖给私人经营,当然得选择有技术有实力的老板,要不甩包袱,要承担造纸厂的部分债务要接受现有全部职工!”曲常林愕然,却还是满怀希望地问:“陆顺,能有这么好地事情?造纸厂早就是资不抵债了的啊,还有退休职工如何保障?私人老板怕是不得替我们政府养推许工人的。

”杨陆顺说:“社保不是成立了吗,就都归入社保,不能让为造纸厂工作一辈子地退休职工老无所养是不是。至于有没有老板来开县,我们开县还得有个安定的治安环境来吸引老板啊,曲书记,开县的社会治安得加强,要严厉打击社会上的流氓团伙,我听了不少关于流氓混混欺行霸市的事情,要搞市场经济、要让开县工商繁荣,害群之马一定要根除!开县煤窑换了三任承包者,搞不下去的原因跟这些流氓团伙也有很大关系吧。”曲常林就不言语了,琢磨着该如何探探杨陆顺的口气,如此苛刻的计划措施真要在开县展开,天晓得怨气会不会冲破天呢,思忖半晌说:“杨县长,事关重大,我看得提交常委会研究研究,听听同志们的意见。

改革是个长久的艰苦工作,不是一蹴而就地。”杨陆顺说:“曲书记,这些措施目前还不能提交常委会讨论,是市委王书记指示我搞的,能不能具体实施,还得王书记点头了才行,我约好明天下午去市委,曲书记,我也想请你同去。当然指示我的时候,王书记还兼着市长地。”曲常林顿时笑容满面:“我就不要去了吧?王书记能指示你来搞,就是对你的信任和肯定,我看这些措施制定得严谨周密,王书记一定会满意地。”杨陆顺说:“曲书记,我是真心请你同去,我到开县时间不长,了解的情况肯定没你清楚,也算是帮我壮壮胆吧。

”曲常林不再矫情,就爽快地答应了。心里乐不可支,杨陆顺这么搞,以前尤奋斗的人怕也得向我靠拢了。我只要居中调停,一方面安抚下面,一方面协助杨陆顺,到时候众望所归,杨陆顺还不得对我恭恭敬敬?曲常林皱眉道:“陆顺,政府机关紧缩开支,不许大吃大喝,我看我们县委政府的同志都不要在映山宾馆搞特殊化了,我呆会就通知朱贵贵,我这房间就不再保留了。唉,以前尤奋斗贪图享乐,我是为了不影响班子团结,才同意也搞这么套房,以后这里只里和市委政府地领导。

陆顺,如此一来,映山宾馆一落千丈啊。我还打算今年建议政府这边提高承包费的,我看”杨陆顺微微一笑说:“朱贵贵几年下来,也在宾馆里投资了不少资金,我粗略统计了下,县里地部办委下面乡镇去年在映山宾馆消费不下三百万,他朱贵贵还是靠我们发财的啊。以前承包费是很低,今年估计生意难做点,就不增加承包费了,保持原有的不变,想必他朱贵贵也不得亏本。”曲常林哪管他朱贵贵赚不赚钱。反正以前朱贵贵把大头孝敬给了尤奋斗,他只是尽尽人事,以后不许大吃大喝。

映山宾馆生意差了,朱贵贵迟早会上门求助的。也正好给那见利忘义的朱老板好好上一堂教育课,见杨陆顺心情不错,想起大女婿宋笑凡的事,很随意地说:“陆顺,开县的基础建设都搞得差不多了,也算符合加强城镇建设的政策,我们县委大院外面几乎都成了县里商业的黄金地带,你出门看四周,全是商店消费场所,我看你是不是牵头搞一搞新县委政府大楼的基建工作啊?”杨陆顺说:“曲书记,县委政府建新办公大楼要大笔资金啊,谁有那么大手笔买下这处地皮呢?即便有人买下规划为商业市集,曲书记,城西地开县大市场还是空的呢,占地150亩,店铺门面六百多间,我去看过,除去市场里的菜市场外,其他什么为主?全是美容理发和小旅店,其次就是电子游戏室,没充分发挥大市场应有的功效啊。

还不能否认,晚上的大市场里频繁有社会治安事件发生。”他还是留了口德地,里面还有大量淫秽的玩意,将是他进行治安整顿的首要问题。曲常林说:“杨县长,我们县委大院除去后面是家属楼是新建地,全是文革建筑,夹杂在商业街道里影响整体环境,也显得不伦不类是吧。其实去年尤奋斗就按照城建规划着手搬迁县委政府的,只是计划不如变化,呵呵,他去了南平嘛。你初来开县,也要为开县的繁荣贡献力量吧,以前尤奋斗搞搬迁我还插手,如今我全权委托给你,怎么样.我够朋友吧,哈哈!”他连打哈哈半开玩笑地引诱着杨陆顺点头,只要杨陆顺答应建新县委政府办公大楼,他只要能把项目给宋笑凡就成,至于宋笑凡怎么去跟杨陆顺分配利益,就是他们年轻人的事了。

杨陆顺也半开玩笑地说:“曲书记,要不这样,需要多少基建资金,我们一人一半去跑,只要不动用县财政的钱,到位我就放下一切工作去抓新办公楼建设。”曲常林心说我傻冒,我能跑到基建款还要你抓个屁,我自己不会抓啊,不过杨陆顺也不是耍滑头,可惜我没本事跑钱,我找谁去跑啊?呵呵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就去跑钱,你得先给时间我去跑,县里还得有人主事是吧。”杨陆顺摇手道:“曲书记,明天我还得请你同去给王书记汇报呢,你可不能借口不去啊。

对了曲书记,我需要个县长助理,人选我有了,是徐大陵同志,至于林鸿乡乡长人选,请曲书记定夺,我熟悉的干部不太多。”曲常林愣了下,说:“哦,你需要县长助理,我很支持,不过徐大陵这人,用得好是个刻苦耐劳的同志,没用好”杨陆顺说:“我跟徐大陵同志接触过,他不是请我吃饭感谢我吗,也说了点心里话,他很苦恼地说的确是尤奋斗县长提拨的干部,但不等于就是尤奋斗的人啊,要是谁地人也只是组织的人,不是某个领导的人。呵呵,我听了也蛮理解他,只要徐大陵同志能认真工作、能圆满完成工作任务,就是好同志是不是,都说秦志明、杨昊润是我地人,可他们要是没能力不能严格要求自己不能胜任工作,我也会毫不留情处分他们的。

”曲常林听了不是味,不咸不淡地说:“行,到时候常委会上提一提,我表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