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零七章(中)

杨小标本想是去春江接了边总派来的人,再一起来开县的,他那天送沙沙父母回南平,并非是听从沙沙的指派,宏哥已经到了南平,得在兄弟们眼目前明确宏哥的地位,好让宏哥能放开手脚训练那帮没规矩的家伙。果然到了南平,铁子猛子等人都没把标哥的司机放眼里,反倒还用得蛮顺溜,杨小标也不太早指定宏哥的地位,而是召集齐人马去,去了县体委的一个室内训练场。这个训练场是八十年代全民健身喊得最高调时修建的,刚开始县里挺重视,让体委也开设了些如体操、举重、摔跤等春江的强势项目,不过那会的独生子女小皇帝们受不了苦,家长们也心疼孩子,加之师资力量不强,搞了几年也没出啥好苗子,县里也没钱留住教练,久而久之就空闲下来,杨小标要训练弟兄,如果不走通公安局的路子,肯定被当成流氓团伙打击掉,杨小标找了侯勇帮忙,通过顾局长点头,就租下训练场作为集合场所,县体委自然乐意,得了笔场租费。

到了训练场,杨小标先叫几个争胜好斗的小弟围攻余继宏,却被余继宏三下五除二给放倒了,大伙才知道这个外地来的宏哥确实厉害,等杨小标抖出宏哥曾经是在老山前线抓过舌头、杀过越南小鬼子的光辉经历。兄弟们都露出了崇拜之意,所以杨小标宣布宏哥要训练他们,居然一致通过。同时也默认了标哥之下就是宏哥的地位。除去杨小标铁子猛子三人,其余地人都在宏哥的指挥下,走起了队列训练。不到一小时,刚开始的热情散去就是不耐烦,都是一群不三不四地混混,走路都要撇手撇脚显威风的家伙,恐怕生平中最没有的就是纪律了,于是偷懒懈怠的有之、交头接耳的有之、抓耳挠腮的有之,宏哥还真果断利索,上去就照屁股一脚。

踹出去老远,杨小标也配合大声斥责,几番下来,都老实了,乖乖按照宏哥口令做动作。下午训练结束,大半人走路都一瘸一拐,让宏哥给踹的。训练结束后的宏哥显示出了领导才能。平常不芶言笑的他居然拿出红花油给兄弟们擦药,运用在部队学的捏拿手法减轻兄弟们痛苦,温言和气地很是关怀,很全面地体现了训练场上是严师、训练场下是兄弟。其实最担心出问题地是侯勇,他清楚杨小标的底细,见标哥回南平就重聚兄弟结帮派,还找地儿进行训练,虽然他表面被杨小标说服,帮小标走路子搞训练场地,可内心始终绷着一根弦的。

好在小标很约束手下,不仅不闹事,连以前常常扰乱社会治安的家伙们都收敛了很多。就连小标去上海,那群混混也都成天猫在体委训练场甩甩扑克什么的。都不外出闹事,也就逐渐安心了,只是监视没撤。这不侯勇接到手下干警汇报说体委训练场地人在搞队列训练,他知道小标重新聚拢弟兄是为了去开县包煤窑组成的护矿队,觉得挺合理,有时候老百姓不怎么怕公安,对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倒很畏惧,但是流氓地痞们搞起了军事化训练倒挺稀罕,也便服悄悄跑去看热闹,果然三十多人排成三队在一二一走队列,听指挥者地口令,十足就是部队上的,他们公安干警也搞过队列训练的,是请看守所的武警来指挥,侯勇再细看场内,原来杨小标从上海回来了,就放心了,看来杨小标这些人快要去开县了。

本想进去给杨小标打个招呼,顾忌自己身份,又悄悄转回了。侯勇这段时间还算顺利,王中王十五万转手了,算算细账他还赚了五、六万块钱儿,最开心的是不用费神去操劳,他是折出来了,辛苦搞副业不是人干的活,还是老实在单位上班,争取早点进步,不比谁捞得少。晚上回家,享受着苏明明做的饭菜,小日子还是很滋润的,不过挺羡慕秦志明的,跟着六哥去了开县,就成了秘书科的副科长,连燕子也调去开县地税局,做了个科室地副股长,苏明明都开始嘀咕要换个好单位,县棉麻公司目前是景气,到底是个商办企业,靠的是国家政策好,还是行政事业单位保险,这不请白利民经理帮忙解决了苏明明的干部编制,下步就是看怎么转进公安局了。

成杰英副县长是六哥党校地同学,如果去走走成常务的路子,应该能行,唉,要是六哥能主动介绍,省多大事。苏明明见侯勇眼睛看着电视发呆,扑哧一笑说:“猴子,想啥呢?我告诉你,燕子姐这几天要搬家,货车、搬运都安排熨帖没有啊?”侯勇这才回过神来:“啊,都安排好了,不就我一句话地事么。我在想什么时候把你弄进公安口来,妈的,如今都是警校生才能进公安口,没以前那么好搞了。明明,要不我们一起送燕子去开县,求求杨县长出面给成杰英副县长打招呼,应该能尽快解决你的。

”苏明明说嘛老为我地事操心啊,要我说啊,你还是把精力放在好,我一堂客们单位好赖无所谓,只要你出息了,我不就跟着沾光啊。哦,还有四天你大闺女生日,记得买礼物去新平看看啊,莫顾了打牌忘记正事。”侯勇总是被明明不经意地细致所打动,感激地搂住明明说:“知道了老婆大人,我真的后悔没晚生几年,早几年娶你做老婆该多好。”明明皱皱鼻子说:“你真肉麻,我还在担心呢,要是我又生个女儿。你怕就不得对我这么好了。”侯勇噎了下说:“明明。

我跟你说好多次了,我是真心爱你地。不管你生儿子生女儿,我猴子保证爱你一辈子。我、我对天发誓!”明明说:“我理解你的心情。谁叫社会上都重男轻女呢。”忽然羞笑道:“猴子,我听单位张姐说,秋生满崽最聪明,你今年三十四岁吧,书上说女人最佳生育年龄是24-26岁,你就再等上三年,你三十七岁我们再要个孩子,不管男女都应该很聪明地。”侯勇被明明娇羞地神态弄得神魂颠倒。亲了亲明明说:“老婆,我都听你地,走。电视不好看,我们玩骑马游戏去。

”明明正待应允。忽然电话铃声大作,气得侯勇就要骂娘,不过还是起身去接电话。他不比平常人,怕局里有要紧事找他:“喂。我是侯勇!”“勇哥啊,我是秦志明,明天我就和燕子回南平搬家了。麻烦兄弟你帮忙了啊。”侯勇一听是秦志明,笑骂道:“你这个家伙,不就是搬家吗,早准备好了,随时听你调度。没其他事我挂电话了啊。”“急什么,急着跟嫂子造小猴子?明天沙沙也会跟我和燕子一起回南平,勇哥。我觉得杨县长跟沙沙关系有点紧张,要不明天我们请沙沙吃饭。

当个和事佬?”侯勇忙说:“沙沙去开县了?我今天见到杨小标了,还以为沙沙也跟着回了南平。”“就是杨小标造成杨县长夫妻不和的,你不晓得。今天沙沙一身贵夫人打扮,把杨县长气坏了,我多少了解沙沙。她应该不得自己花大钱买衣服首饰地,我看肯定是杨小标去上海给沙沙的买地礼品。我记得你跟杨小标关系还可以。也得去劝劝。”为了六哥的事,侯勇顾不上跟明明亲热,先去了通电话找杨小标,然后约到个夜宵店见面。杨小标很快就带着宏哥去了夜宵店,侯勇亲自在店门口迎着,引进了包厢,杨小标笑着说:“猴子,这么着急,又是领导布置你销旧车的任务了?”侯勇吆喝夜宵店老板上牛鞭火锅,亮出从自家带来的五粮液,给三个杯子满上酒,才说:“标哥,我的任务已经超额完成了,得到局里三千元奖金,嘿嘿,这杯酒我干了,你和宏哥随意!”杨小标说:“你莫客气,来,我们三兄弟一起干杯!”侯勇说:“来,吃牛鞭,这家的牛鞭不仅分量足而且味道好,吃饱喝足,我请标哥宏哥去供销宾馆潇洒走一回!”杨小标笑着说:“猴子,我最欣赏你这点爽快!说良心话,我和宏哥见惯了美女,南平的还真瞧不进眼。

我知道你有报销,不去吧你猴子没面子,干脆这样,我们去按摩,找正规点技术好点的,你小子又不是不晓得我才落屋,正坐车坐得浑身酸痛呢。”侯勇说:“你标哥怎么说,我就怎么办。志明来电话了,说明天回来搬家,你那帮兄弟挑几个手脚利索地帮帮忙.起回。”其实他有人搬家,这么起头就是要带出后面那句话。果然杨小标皱起了眉头:“怎么,她今天去明天就回?”侯勇边给宏哥布菜边说:“哦,志明说的,我也奇怪,就多了句嘴,原来杨县长跟沙沙有点怄气。

好像是怪沙沙不该穿着打扮得贵夫人一样吧。”杨小标脸色微红,打了个哈哈道:“猴子,你少吞吞吐吐,我在上海给我爹去电话,就坦白了的,已经挨了批评了。”侯勇叹息道:“标哥,你不知道杨县长一直就很俭朴地啊,就是让沙沙买东西,也得嘱咐一声,莫去杨县长面前招摇啊。”杨小标瞪起眼睛说:“猴子你这话不大对头啊,堂客们打扮漂亮不给自家男人看,给谁看啊?!其实你不明白我的苦心,我晓得我爹一贯俭朴,也很正直,可他到了县长地地位了,去巴结讨好的人实在太多,我干妈又没做什么来钱的生意,又要有县长夫人地待遇,还不只有背地里收受别人的钱物啊,我最清楚官太太们地心理了,与其收别人地钱物。

不如我这个干儿子大大方方地满足干妈的虚荣心。我又不求我爹办事,合情合理嘛。至于我爹生气也没办法。是不是。”侯勇一想确实也蛮有道理,起先想地话都没说服力。只好说:“标哥,就怕杨县长没体会你地一片苦心。唉,有时候我都觉得杨县长坚持原则得近乎严厉了。”杨小标说:“猴子,说起你跟我爹在新平时候地老哥们了,你说的话应该比我们有分量吧。”侯勇苦笑道:“标哥,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觉得我也应该是杨县长的老哥们,其实我挺畏惧杨县长的,总觉得他那双眼睛看得穿我地心,何况如今地位差距太大。

你干爹是正处级县长。我才是个副科级职务不入流的小干部,没平等对话的资格。”几杯酒下肚,侯勇明显脸色发红,说话也开始没开始注意语气了。杨小标哈哈笑道:“怎么,有失落感啊。也是啊,连秦志明都跟我爹去了开县,似乎对你这个老朋友不重视啊。不过我干爹说。老守在南平也不成,似乎透露出让你换换环境的想法,怎么样猴子,你说你老朋友会不关心你的前途吗?”侯勇睁大眼睛:“六、杨县长真跟你说过?是不是想我去开县啊,行啊,我肯定乐意跟杨县长走的。

”杨小标哧了声说:“瞧你这点出息,是朋友就一定要跟在屁股后面啊。我爹想让你去春江,许超美你应该认识吧,我过几天去春江,就把你的事搞定。”侯勇眼睛都湿润了。吸吸鼻子说:“杨县长对我那是没得说了,标哥,花多少钱我自己出。我知道你是大老板。不在乎这点小钱,可这是我侯勇自己地前途大事。不能让标哥出力还出钱。”杨小标伸手拍拍侯勇地肩膀说:“猴子。这话见外了啊,俗话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们撇开我爹那关系,也是多年地老兄弟了,不帮兄弟我帮谁去?说句现在流行的话,我穷得只剩下点钱了,我一老粗,不会说话,意思你应该明白地。

”他心里确实很喜欢猴子这脾性,所谓真小人也自有可爱之处,人家猴子想升官想发财半点不隐瞒,为人也够义气,在如今社会上是典型地现实派。侯勇自然知道要调去春江代价多高,他之所以如此说也知道杨小标这人重义气讲感情,真把钱折腾光了,他和明明去了春江怎么办,进了新单位要花钱地地方太多了,等以后经济条件好了再报答杨小标,故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只是连连点头。杨小标微微一笑说:“猴子,这事我爹给我说只是想帮帮你,没其他意思,你也就别挂在嘴上到处说,心知肚明就是了。

到了春江好好干,争取弄个一官半职的,以后还能跟我爹相互帮衬。我虽然没进官场,我多少也知道,没个兄弟哥们帮衬做啥都不成事,对不。”见宏哥很寂寞地喝酒吃菜,换普通话说:“宏哥,不好意思,跟侯勇扯了点闲事儿,来来,干杯,猴子,别老娘们一样了,喝酒!”侯勇马上举杯一饮而尽,对余继宏说:“宏哥,今天你在给手下弟兄训队列,呵呵,很有章法啊。”杨小标脸色一变说:“猴子,你们公安局还盯着我地?”侯勇见杨小标变脸,暗暗心惊,忙说:“标哥,总归几十个大小伙子成天聚在那里,是有点招眼,顾局不也是怕出问题吗。

不过我是给顾局拍了胸脯地,标哥,也差不多该去开县煤窑了吧?”杨小标哼了声说:“快了,你也别担心,我有分寸,我明天准备去开县见我爹,然后去春江,到时候我给你电话,你请假几天,我带你跑跑路子,争取尽快去春江。”侯勇期待地问:“标哥,干脆我明天跟你一起去开县,然后直接去春江。南平这地方我呆够了。”杨小标哈哈笑道:“你不帮秦志明搬家了啊?”侯勇说:“我都安排好了,我去了也是指挥,我这身板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地,去了没啥用。

”杨小标觉得带个警察跑腿也不错,笑着说:“成,明天一起去开县,你做我司机好了。记住,穿制服啊。”侯勇大喜:“标哥你放心,我的开车技术一流,早听说开县映山宾馆好玩,我得去见识见识。”杨小标说:“你***别只顾着风流快活,走前跟你们顾局说好,我那些弟兄不会闹事,少派人去盯梢,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