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零八章(上)

杨陆顺送走杨小标侯勇,刚进办公室,吴华就起身说:“杨县长,县委办张主任来电话,请您去县委曲书记办公室,哦,曲书记的意思是您得闲了就去。”杨陆顺点点头进了里间办公室,桌上摆放着一叠文件材料,粗粗阅了,放在旁边,把玩着手里的不锈钢真空杯,这是杨小标硬送给他的,确实保温效果好,吃早餐时灌注的开水,隔这么长时间还滚烫的,唯一的坏处就是容易把茶叶煮熟喽,得勤换茶叶。呷了口茶,苦得很,摇摇头端着出到外间倒掉,吴华见杨县长亲自倒茶,赶紧着要来帮手,杨陆顺也让着他,说:“吴秘书,少搁点茶叶。

”顺势坐在待客的木沙发上,软软的坐垫很舒服,吴华见杨县长坐下,还因为杨县长有什么话要说,心里隐隐有点激动,恭恭敬敬把真空杯放在茶几上,正要退回自己的座位,听杨县长叫他去拿公文包,连忙去把包拿出来送到杨县长手里,这才坐下做聆听状。杨陆顺把杯盖旋紧,颠了颠不漏水了,才说:“吴秘书,我这就去曲书记办公室了,有事再电话联系。”说完拧起包走了。吴华很是失落,从杨县长到开县他就被指派成为了县长秘书,可时间过去一个多月了,跟杨县长的私人关系并没啥进展。

他对杨县长很敬重,杨县长对他也很客气,从来都是称呼吴秘书。叫名字少,更没称呼小吴这样的亲切字眼,失落感是有的,可他并没怨言,真正要成为杨县长信任地人,不是轻易就能实现的,至于有什么契机突破,还得他自己苦苦寻求机会。不过他不担心没机会,他能两年前被蔡伏生赏识调进政府办,相信假以时日。也能被杨县长重视,成为杨县长最亲近的人,差地就是足够引起杨县长注意的机会。杨陆顺经过吴思凯办公室,迟疑了下,还是直接下楼而去。就听见行政科那边吵哄哄的,本想去看看,觉得去曲书记那里更为重要。

也就加快步子走出政府楼,向县委楼走去。曲常林简单跟胡志清徐谦碰头,就打发走了他们,今天的重点工作是去市里见王书记,为了保险,他连夜还再三仔细地熟悉了汇报材料,虽然主要是杨陆顺汇报,但还得提防市委王书记的发问,免得问到头上答不出个子丑寅卯,未免难堪。不过他确实不看好杨陆顺的措施计划。开县乡镇行局的人被尤奋斗惯坏了,猛然卡了脖子,不难受才怪。还有缩编定岗也执行起来难度大,能进机关吃财政饭的多少都有点来头。牵扯太大怕也不好收场,还有财政定额也棘手,凭什么以前财政全额拨款的就要硬分出个三六九等来呢,看来杨陆顺也是急功近利之徒啊,究竟该怎么办,全看今天市委王书记的态度了。

要是市委王书记坚定支持杨陆顺地这套,也只能硬着头皮调动县委全力实施了,抬腕看看手表才八点四十,时间过得真慢啊,于是又带起眼镜去研究杨陆顺制订的措施计划。杨陆顺拉开曲书记办公室的门,见里面烟雾弥漫,笑着说:“曲书记,大请早抽几根烟了啊?我帮你开个窗户透透气吧?”他进来前就问了秘书,知道里面没其他人,基本清楚曲书记叫他来的目的。曲常林扬了扬手里地材料,丢在桌上起身迎出来说:“还不是你那材料给闹的,我看文件材料那烟就不断,坐坐。

不开窗户了,我老头子怕风。”看见杨陆顺手里的真空杯似乎比他那个还要高档,心说这个陆顺也爱洋气啊。杨陆顺坐下说:“曲书记,辛苦了啊。我政府那边地工作安排好了,县委这边要没啥紧要事,我们现在就去市里?”曲常林巴不得马上就走,拿捏着说:“陆顺,下午才汇报,现在就去怎么打发时间嘛。”杨陆顺说:“我约了市财政局米副局长吃晚饭,想预拨二季度的一些款项,提前去给米局长打打招呼,有你出面,老米觉得有面子,就会记在心里。曲书记,不好意思啊,我没经你同意就”曲常林笑着挥挥手道:“陆顺,县委是要支持政府工作嘛,老米那人我了解,确实爱面子,也肯帮忙,我看时间也不早了,这就出发吧,你车不在家,就坐一号车吧,不嫌弃我车里烟味大吧。

”杨陆顺说:“哪能呢,我没车就不带人了。戴明在市里开会,我叫老戴安排晚餐。”曲常林说:“行啊,按说市委王书记这么重视开县,我们应该请王书记吃饭才对啊。能不能想想办法,一顿饭主要表现我们基层的感激之情嘛。”杨陆顺一脸为难:“曲书记,那我可不敢保证,到了市里我还得先联系赵科长。”曲常林说:“那就走一步看一步了。我给初民去个电话。”一路无话,到了南风市,一号车直奔财政局老米点的希尔顿饭店而去,安顿下来,杨陆顺给米局长办公室去电话,约好在饭店巴黎包间午餐。

然后给赵君豪打了个传呼。曲常林洗了把脸出来,见张初民不在房间“初民是不是去安排中午饭啊?”杨陆顺说:“是啊,我给王书记秘书赵科长打了传呼,落实下汇报的事。”曲常林坐在床边说:“我们开县到六月也差不多要开通传呼机业务喽,那玩意是不错,方便找人。”话音刚落,电话就响了起来。杨陆顺拿起话筒就清晰地听到赵君豪喂了一声,忙笑着说:“赵科长。我是杨陆顺,方便说话吧?”“哦杨县长你好、你好,这么早就到市里了?”杨陆顺冲曲常林微笑着说:“当然要早点来。

不仅我紧张汇报地事,我们县委曲书记也格外重视啊,这不和我一起来的。赵科,中午得闲不,一起吃个饭?”“陆顺大哥,小弟我求之不得啊,只是王书记在接待省人大的领导同志,市里马上要举行人大会,根据新政策,市委书记要兼任人大主任。所以我也不能随便跑了啊,下午汇报时间已经定下来。两点左右,我会提前给你电话,我就打这个号码找你?”杨陆顺说:“好地,我一点就等在电话旁边的。随时恭候电话。就不耽误赵科宝贵地时间了。呵呵,这顿酒记下,记下啊!”放下电话。

对曲常林说:“曲书记,定下了,市委王书记下午两点左右见我们听取汇报。”曲常林说:“走走。吃饭去,他们领导的时间宝贵,我们的时间也紧迫啊。吃完饭我还得眯会。老习惯喽。”四个人吃饭还是挺简单,也不能喝酒,曲常林几口拔完饭就丢下了筷子,对张初民说:“跟戴明联系得怎么样了?”张初民不太满意地说:“老戴忙着呢,不过他已经预定了包间,都安排妥当了。”杨陆顺只要事情预备妥当就好。至于下面人有什么不对付地地方,他也管不着。干脆也不接茬。

也是几口赶紧吃完饭,免得曲常林老等他。回了房间。曲常林不管那些赶紧躺在床上休息,他地中午瞌睡最要紧。不眯会一下午就不得劲,他可不想在王书记面前显得精神萎靡。杨陆顺就不能休息了。坐在电话旁再温习汇报材料,心里想得最多地,是如何最大限度地获得县委那边地支持,他在南平见多了,政府要落实具体工作,没县委做强大地后盾,往往事倍功半,还麻烦多扯皮多。瞥眼见到曲常林没拉上的公文包,露出一叠皱了边的材料,显然老曲也私低没少做功课,干脆汇报时请老曲打头阵?转念再想还是算了,与其说是汇报,确其实也就是王书记看完措施计划简单提问而已,想必王书记多少还会尊重老曲是县委书记,不至于冷落老曲地。

堪堪到下午一点,电话铃就猛地响起,床上打鼾的曲常林立即醒了,下意识地就要起身接电话,杨陆顺说:“曲书记,我来接吧,你缓缓瞌睡。”他也是一片好心,年纪来了地人忌猛然起床,容易爆血管。杨陆顺没直接拿起话筒,而是按下了免提:“喂,我是杨陆顺。”“杨县长,我是君豪啊,王书记准备在市委招待所三栋四楼地接待室见你和曲书记,本来只给你十五分钟时间,鉴于曲书记也来了,王书记给你们半小时时间,请你们两点之前一定要到接待室,我会在接待室等候地。

”杨陆顺明显看到一脸睡意的曲常林很快就精神了起来,赵君豪的话起了很大作用,如同给曲常林注射了一针白蛋白。果然挂掉电话后,曲常林说:“还有一小时,我去洗把脸,就去市委招待所吧。”市委招待所三栋一直是用来接待省里领导的,部分市委常委也在三栋有休息间,所以三栋楼前停放着市委领导们地座骑也不足为奇。进入楼内,杨陆顺主动向工作人员表露身份,这才有人专门开电梯陪着去四楼,很敬业地带去接待室,才算完成任务。赵君豪已经等候在接待室的,见曲常林、杨陆顺联袂而来,很是热情地握手寒暄,直到一点四十才起身说:“你们稍等,我这就去请王书记来。

”接待室里寂静起来,杨陆顺第一次已县长身份正式向市委书记汇报工作,心里难免忐忑,曲常林则想利用此机会更多地获得王书记重视,他政治生命能否再延续五年,全凭市委书记定夺啊。门外传来脚步声,杨陆顺就起身做迎接状,曲常林本还想保持点老同志的风度,但也只是稍迟疑了一两秒,也站起身来,脸上浮现热情地笑容。果然是市委王书记。杨陆顺本与曲常林差半个身体的前后距离,很好地突出了曲常林一把手书记的地位,在曲常林与王书记握手招呼完毕。

才很恭敬地接住王书记递过来地手掌,还顺势用两手回握:“王书记您好!”王弘智脸色微酡,显然是中午喝酒造成地。两只眼睛亮晶晶地很有神采,握手完毕做了个请坐地手势说:“常林同志,陆顺同志,我时间很紧张,本来只给陆顺同志十五分钟汇报,常林同志也来了,就延长十五分钟,也算是不偏不倚吧。呵呵!闲话少说,就开始吧。”杨陆顺赶紧递给市委王书记一份材料。说:“王书记,这份关于开县政府的新措施计划,是您还曾兼任南风市长地时候,交待给我地任务。

通过开县县委书记曲常和县委其他常委同志地介绍通过我在开县地实地考察存在地问题,我组织开县政府办地同志初步拿出了这么个计划书,从政府机构人员编制、政府开源节流、搞活县里工矿企业等四个方面着手。前期大力整顿开县的社会治安,确保有个良好地社会环境保障县委政府地各项制度落实。”王弘智边边听杨陆顺汇报边结合阅读材料仔细阅读起来。感觉杨陆顺还是很贯彻自己地思路。不仅仅是抓经济工作,其他工作也没落下,而且算是全面开花。有持久战的想法。

总地来说是大胆细致全面,不容易啊,能拿出如此缜密完善的计划,杨陆顺也算下了大功夫地,难度固然不小。就看开县县委政府一帮人的决心和力度了,抽眼看看神情肃穆滔滔不绝地杨陆顺。王弘智心里很是赞赏。看来省委刘书记对陆顺地评价很精准,就是一个做实事地好苗子。只是策略还显稚嫩,当然能想到拉着曲常林一起来。也算有点小机灵,还分得清主次高下。听完杨陆顺地汇报。王弘智故意沉吟半晌,接待室寂静得如同无人。他甚至都能听到曲常林紧张地呼吸声,这才抬起头,望住曲常林说:“常林同志。

陆顺同志的汇报我听完了、计划材料也大致看了,可以说地头头是道、口若悬河啊。”曲常林听出了王书记话语里对杨陆顺地不信任。忙说:“王书记,陆顺同志制订地措施计划,是很完善的,关键、关键还得看执行,要是严格遵照执行,我认为对开县各方面都有很大功劳,特别是县造纸厂的改革方案,还有组织农村富余劳力外出打工,都是利民利国地好策略。”王弘智用材料一击左手道:“常林同志看得透彻啊,也分析得到位,措施制度再好再完善,还得执行有力,还得开县县委政府齐心协力去贯彻落实!改革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并无固定模式,需要地就是因地制宜、灵活机动,你是老同志了,开县前几年的搞法虽有超前,多少有点急进,但总地方向还是把握住了的,我们不能抹杀,可也得要前人栽树,让后人乘凉吧,摊子铺大了,搞得财政出问题,是不符合改革初衷的,杨陆顺同志上任伊始,保证三年最多不超过一届,就要彻底扭转开县财政问题,我认为杨县长没有夸口,真按照这份计划书去搞,或者还能提前完成预定目标,我个人的支持的!”曲常林一听你市委书记都支持了,我自然得举双手赞成了,也很严肃地说:“王书记,感谢市委市政府给开县输送了个好县长啊,起初看到杨县长制定地措施,我还有丝犹豫,看来是我思想保守了,低估了杨县长地决心,没能理会市委领导地意图啊。

我原想我本只有两年就要退线的老家伙了,疏忽了思想上的学习,忽视了一个党员干部地责任。我感到很惭愧啊,王书记地话如同醍醐灌顶,让我豁然开朗起来,改革有险阻,苦战能过关,我愿意同杨县长并肩苦战两年,争取在退线之前完成杨县长对市委政府地承诺,还请王书记放心。”杨陆顺也急忙表态:“王书记,曲常林同志的话让我深受感动,老同志地胸襟是博大宽广地,是令我这后生晚辈景仰地,我也愿意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指导下,在曲常林同志为首的开县县委组织下,严格按照计划任务,狠抓落实,争取早日扭转开县财政困窘,切切实实为开县人民谋福利。

”王弘智呵呵一笑说:“常林同志、杨陆顺同志,那我就静候你们的好消息了,特别是老曲,你的责任重大啊,再不能把退线挂到嘴巴上了,即便明天下,今天都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好了,我还要去开会,就不陪你们多说话了。”说着起身与曲杨握手告别,临出门转头说:“陆顺同志,有困难就来找我,找君豪也行。”这才大步离开。曲常林心里既高兴又酸溜溜的,固然市委王书记对自己的评价不错,也寄予了期望,可怎么看都象是给杨陆顺做嫁衣,看来还得跟杨陆顺沟通沟通,总不能让我出工出力不落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