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一二章(中)

周益林基本已经断定行贿是真受贿却不成立,至少杨陆顺夫妻都不知道贿金,就更谈不上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了,这也正是为何出现这么封详尽的检举信了,他看得出杨陆顺是真的愤怒,也看得出汪溪沙是真的恐惧,想来杨陆顺自诩两袖清风,没料到后院不牢,但相比那些伸手捞钱却抵死不认账的家伙,杨陆顺无疑是值得同情理解的,要说堂堂一县之长能不接受任何人的礼物,于国情不符,可能做到敢于带着纪委干部坦坦荡荡接受考验,实属难能可贵了。手机看书,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不过看到汪溪沙明显时髦的装扮,不乘机敲打敲打,也对不起杨陆顺这个朋友,就严肃地说:“杨陆顺同志汪溪沙同志,事情已经很清楚,虽然钱是汪溪沙收下的,但行贿人的目标的冲着杨陆顺同志来的,当汪溪沙同志也不能完全没有责任,此事还得提交市纪委常委会上研究。

”沙沙哇地哭出了声,说:“周、周领导,我、我真不知道里面有钱啊,我以为就是两罐普通的茶叶。我是应该不接受别人地礼物,可我真不是故意的啊,我要是知道里面有钱,给我胆子也不敢要啊!”杨陆顺瞪了沙沙一眼说:“你还好意思哭,早听我的不就没今天的事了!你别在这里哭哭啼啼,你给我出去!”周益林点到为止,说:“汪溪沙同志,主要责任不在你,我还有些话跟杨陆顺谈。你先回避吧。”见沙沙走了,才微笑着说:“陆顺,教训深刻啊,如今的人是无缝不钻。

饶你再谨慎,也着了人家的道。”杨陆顺虽不了解周益林为何改了笑脸,还是心情沉重地检讨道:“周常委,是我没注意加强家属的思想教育。疏忽了管教,我也不辩解什么,真心实意地承认错误,接受教训。请领导批评。”周益林没丝毫犹豫地说:“陆顺,你这么虚心接受批评,我倒真不知从何着手批评你了。如今风气就这样。事实也证明你并非受贿。俗话说不知者无罪。你连谁送你钱物都不清楚,肯定也不会利用权力进行钱权交易了。我看这是就到此为止。你把这五千元钱还给人家,不要再出风波就行了。

对于你爱人,也正好加强加强思想教育。”杨陆顺诧异地看着周益林,感激地说:“周班长,不会让你难做吧?”周益林笑笑道:“问心无愧,我们都问心无愧,有什么难做的,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不然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啊。”这时电话忽然响起,周益林也乘机转了话题说:“接电话吧,你杨大县长的蓝鸟车招摇过市,肯定是南平地故交相邀啊。”杨陆顺接起电话喂了声,就听话筒里传来顾长青熟悉的声音:“是杨县长吗?我公安局顾长青啊,才听办公室的人说看见你的车回了南平,我还不信,可也不能不信啊,没想到果然回来了啊,是想旺旺了吧?”杨陆顺哦了声说:“是顾局啊,是啊,回家看看父母妻儿,人之常情嘛。

”“哈哈,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啊。侯勇也回南平了,昨天到地,昨天一起吃饭还谈起你杨县长呢,赶巧不如碰巧,要不晚上我做东,我们聚聚?”杨陆顺一脑门子的官司,眼前还有个市纪委常委在旁边,哪里有心情,推搪道:“呵呵,晚上聚聚啊,我还不晓得有空没有,看情况好吧?”虽然电话那头顾长青热情邀请,杨陆顺还是坚决地挂了电话。周益林说:“陆顺,难得回家,就抽空陪陪老人,我这就回南风,还得你的专车送送,你也别留我。Www.193.cOM你今天登陆了吗?”周益林也是果断之人,谢绝了杨陆顺的挽留乘车离去,杨陆顺目送二号车走远,并没认为此事就已完结,钱该怎么退还给杨昊润、沙沙该如何处理,是不是要向市委王书记坦诚一切,都令他烦恼得很,当然最先要处理地就是沙沙!杨陆顺没理会沙沙泪眼婆娑,给棉麻公司老白去了个电话,请老白到家里坐坐。

才阴沉着脸盘问沙沙:“你老实交待,你跟老白的配件生意是怎么回事!”沙沙知道瞒不住,一五一十地交待了,杨陆顺气得浑身哆嗦:“汪溪沙,你叫我说你什么好,我苦口婆心劝你的话全当耳边风,这下好了,纪委找上了门,贪图蝇利你毁了全家。”沙沙抽泣着问:“六子,刚才纪委的领导说要怎么处理啊?”杨陆顺哼了声说:“赃款都拿到了,已经够上受贿了,你说会怎么处理?我看市纪委不会轻易放过我这个腐败分子地。”沙沙红着眼睛说:“六子,那还找老白做什么,我们赶紧到省里找黄秘书想办法啊,那天杀的偷偷摸摸把钱藏到茶叶里送来,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嘛,再说东西是我收的,要抓抓我,不关你地事!”杨陆顺说:沙,看你平常蛮精明地,怎么说起糊涂话了,纪委地的话吗,人家不是冲着我杨陆顺是开县县长,会好心送五千块钱给你个南平农行地工会主席?!你也别哭了,赶紧取钱去,把做配件生意赚取的不义之财还给老白。

还不快去!”杨陆顺几乎是暴跳如雷,不是顾忌家里有四位老人。他真恨不得好好给沙沙几耳光,看能不能早点打醒她!白利民得了杨陆顺邀请,也没过多去寻思就上了杨家,进门见杨县长脸色不怎么好,心里就犯了嘀咕,早以前交往,杨陆顺还头一次给脸色,笑着招呼:“杨县长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早点通知我。也好设宴招待老领导呀。”杨陆顺示意老白坐下,先让了支烟给他,才说:“白经理,请你来不是行叨扰你地酒。怎么说呢,先感谢你解决了我四姐和我大舅哥建国的工作,我们从新平那会在村里蹲点就认识,算算十多年了。

是老交情老朋友了。”白利民谦逊地说:“杨县长,那是你礼贤下士与我折节相交,我这个棉麻公司经理,不都是你照顾我的么。我才是真心感激杨县长你呢。”杨陆顺说:“这年月,不就是流行你帮我、我帮你吗。老白,以前的事我们算扯平。我也不谢你了你也别谢我。可你让沙沙做配件生意。一年平白无故赚二十万,这份大礼我怕还不了啊。”白利民嘿嘿地无声一笑。诚挚地说:“杨县长,我是敬佩你才瞒着你主动请沙沙合作搞配件生意的,怎么说呢,我也说不清楚,这事是小何一手经办的,我人头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绝对不会影响到杨县长你的。

”杨陆顺望着手上的金春江袅袅升起的青烟,说:“老白,你是知道我这个人地,我无缘无故赚二十万,就是棉麻公司损失了二十万,我不知道也无可奈何,我知道了,良心受不了,就要停止,就要把非法所得还给棉麻公司。我其实也是个普通人,按说我应该把贪财的沙沙交给有关部门处理,可这样一来我自己要受影响、还要连累你白老哥,嘿嘿,你说说都是些什么事!”白利民狠狠吸了两口烟说:“杨县长,你叫我白老哥我其实担不起,痴长几岁而已,我们抛开职务,就按我们俩的交情,我得说说实话,我说了我敬佩你,可现在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啊,县委顾书记,他就亲自叫我给生意让他儿子发财,棉纱生意才搞了两年,顾小章至少赚了百多万!而且全是无本生意,用我棉麻公司的好棉花、用我棉麻公司车队地货车拉货,甚至加工费都是我棉麻公司垫付,他顾小章只联系买主坐地收钱,新来的尤县长,就让他侄子做起了棉油生意,没轮到生意做的,到公司报销费用、外出旅游的花销,常务副县长成杰英知道棉麻有钱,借口改善县委政府机关干部住房问题,一下就划拉走一千万!可他们究竟为棉麻做过些什么呢?他们凭什么把棉麻公司地钱当自家的金库呢?杨县长,棉麻有今天,一是国家政策好,二就是有杨县长你以前打的好基础。

公司老孟跟我不对头,什么事他都要唱反调,唯独能坐在一起谈得拢的话题,就是你杨县长,老孟也佩服你地境界高。我托大叫你一声老弟,沙沙的性格你比我更了解,与其让她收人东西去办事,何不悄悄做点小生意补贴家用呢,女人比男人爱虚荣,她得不到与地位匹配的享受,就会搞出麻烦,何况沙沙着实地个精明人,做起买卖来不用人教,你要是个私人老板,她就是个好贤内助,可惜你是个境界高目光远大地好领导”杨陆顺挥手说:“老白,你就别奉承我了,不管你怎么劝我,心意我领了,钱是一定要退还地,我叫沙沙去取钱了,你交个底,究竟涉及多少钱?”老白心里暗暗叹息,说:“你舅哥建国去进了两次配件,十万元整。

杨县长,还是好好考虑我的建议吧,如今都说钱不是万能地,没钱万万不能。你家里老父母都没退休金的,年岁也大了,没钱不行啊。”杨陆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老白,就别再说了。”心里思忖道:看来老白比自己更一针见血,自己的权位已高,对于送钱物求解决问题的人来说是个极大诱惑,自己能抵御不见得沙沙能抗拒,与其提心吊胆,不如如了沙沙愿,请卫边开个后门高薪聘请沙沙,想必卫大老板应该不得推辞。杨陆顺默然不语,白利民也不敢过于放肆。

陪着闷坐,直到沙沙进来,杨陆顺才说话:“沙沙,你把钱如数还给白经理吧。”沙沙痛心不已,把一叠叠银行还没拆封的百元大钞数给白利民,白利民知道杨县长决定了地就不会改变,讪讪地用报纸仔细包好,装进一个黑塑料袋,告辞而去。杨陆顺也不理会沙沙。拿出电话薄找到卫边的专用电话拨了过去,难得卫边在办公室听属下汇报公司情况,接到杨陆顺的电话,示意手下人先退出办公室。说:“杨叔,您好啊,难得您亲自给我来电话啊。”杨陆顺说:“卫总,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有事求你帮忙。”卫边说:“杨叔,您了,我知道您忙于公务,是不是造纸厂的事情啊?有只管说。我都照办!”心说内陆省份就是思想保守,我堂堂资产数亿的老板花大钱买个资不抵债的小厂子还不乐意,现在国有企业深化改革。闹得最响的山东某市政府为了盘活企业、甩掉包袱。不仅卖还白送。把小企业白送给效益好有竞争的大企业,送掉卖掉的是包袱。换来地是资本、技术、产品、市场。企业活了职工收入增加了地方税收增加了,皆大欢喜的事情嘛。杨陆顺说:“造纸厂的事情我们先不谈,我想走走后门,你公司那么大,增多个职员应该没问题吧?”卫边笑出了声:“杨叔,当然没问题了,是什么人才居然启动杨叔您亲自找我走后门啊?如果真是人才,我虚席以待!”杨陆顺有点尴尬,咳嗽一声说:“什么人才啊,是人才还用走后门呀,我想让你沙沙姨去你公司上班,她说关关能拿一万元一月的收入,比她在县里强多了。

”卫边没丝毫犹豫:“行啊,只要沙阿姨来,待遇保证比关关地还好,工作也轻松,我们公司经常要与银行打交道,沙阿姨在银行工作多年,熟悉银行运作,我请都请不到的人才呢。”杨陆顺一喜,说:“那就好,那就好,一言为定啊,我即刻让沙沙去单位停薪留职,尽快让她去上海。”卫边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出于对杨叔的报恩,当然什么都满口答应:“那最好了,我妈和关关老是说在上海寂寞,正好有伴了。”沙沙在一边听六子如此安排自己,心里不满却不敢多言,她犯的错误实在太多,总还是有点惧怕,真要是因为受贿问题六子下台甚至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她还有什么脸呆在南平!杨陆顺了解了沙沙地去处,转了话题说:“卫总,我还得向你说抱歉啊,你派到开县的五人组前后待了快一个月,收购造纸厂的事情还没有眉目,那个为头的刘工都不耐烦了,好在有小标,没事就接他们去春江游玩,咳,怎么说呢,我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

”卫边宽慰道:“杨叔,好事多磨嘛,我地原则就是一切按照杨叔的思路去搞,全盘接受杨叔代表的开县政府地一切条件,家国纸业有限公司就是你杨叔地政绩工程。”杨陆顺苦笑道:“什么政绩工程哟,我都被人骂成败家子了。还是要感谢卫总地大力支持啊。我就不耽误你工作了,再见啊。”放下电话,杨陆顺点燃一根烟,看着沙沙不说话,只看得沙沙浑身发毛,怯怯地说:“六子,我、我走了,这个家怎么办?”杨陆顺说:“你早想到这个家,你就不会背着我搞东搞西,怎么,我的话就那么不中你汪主席地意?非得出了麻烦才知道害怕?”沙沙低头道:“六子,我、我不也是想多存点钱在手里吗,你想想,我们夫妻开销那么大,你父母我父母都老了,进医院就要花大把钱,旺旺乖崽又聪明,迟早是要出国留学的,这都要钱啊。

我承认背着你不对,可我真没想到,茶叶罐子里有钱啊!”杨陆顺见她还在狡辩,长叹一声说:“沙沙,我对你是没话说了,赶紧着去单位请长假,反正咱妈要去上海化疗,你就做借口,省得外面风言风语,长假结束就办理停薪留职手续。卫边说待遇不比关关低,满意了吧!”沙沙蹙眉问:“那旺旺呢?总不能把旺旺撇在南平吧,既然你要我长期在上海,那我就去上海找个好学校,把旺旺乖崽也带去上海!”看到沙沙眉飞色舞地打着如意算盘,顷刻就忘记了教训,杨陆顺心如死灰,起身就进了书房,砰地关起了房门。

没料到一根烟还没抽完,就听到敲门声,叩门的是侯勇:“杨哥,我猴子啊,在忙什么呢?”杨陆顺只得起身开门说:“是侯勇啊,到客厅坐吧,书房好久没用,都没多的椅子了。”陪着侯勇到客厅坐下,丢盒金春江给他说:“侯勇,到了省里还习惯吗?你看我忙得,都没怎么问起。”侯勇笑嘻嘻地说:“还行,在西城分局弯道派出所任副所长,多亏杨哥让我结识了许超美许局,不然怎么能调去春江呢。我回来是把剩余能用得着的衣服弄去春江的,没想到你也回来了,晚上一起吃饭啊。

”(本文纯属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