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一二章(下)

勇见杨陆顺似乎心不在焉,忙开玩笑道:“是不是我候,打扰你跟嫂子的小别胜新婚啊?”声音不大,也是怕卧室里的沙沙不高兴,六哥县长一当,沙沙也水涨船高,浑然没把老朋友当朋友,颐指气使的还真有点看不惯沙沙那副嘴脸。不提沙沙还好,提起沙沙杨陆顺就满腹怨气,呵呵一笑说:“猴子,你荣调省城,本来应该为你送行的,我那会忙没时间,今天赶巧不如碰巧,权当老朋友叙旧如何?去哪里吃你说,今天我做东。”侯勇极为受用,高兴地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还是六哥铁我。

不过呢,是县公安局顾局请客,我们去吃就行了,顾局总是说跟你缘分不浅。我能知道你回了南平,还是顾局告诉我的,本来说是局里老同事叙旧,我对那帮人说心里话没什么好感,知道你回来了,狗屁同事全滚一边去,今天是顾局为东,看你还有什么朋友,叫上一起去吃饭吧。”杨陆顺说:“我是去蹭饭的,怎么好意思还叫人呢,就我一个,人多了闹得很。”侯勇高兴地一拍大腿:“那最好,就六哥顾局我三人,痛痛快快喝一杯。说心里话,你职务上去后,我们真难得有机会喝酒了。

”杨陆顺笑笑没接茬,扬起脸冲卧室喊:“我跟猴子出去吃饭,晚上不用等我啊!”也不等沙沙回话,挥手说:“走”下面的话还没出口。电话又在响,只好接起:“喂!”“,老同学,回家也不通知我一声啊,不够意思啊!”杨陆顺听出是成杰英,冲侯勇苦笑着,说:“杰英啊,你消息够灵通啊,我到家屁股都没坐热呢。就兴师问罪地打上门了。”“陆顺,岂不说咱们俩是老同学,光说你开县县长地身份荣归故里,我作为南平常务副县长。也理所当然要设宴替领导接风洗尘嘛,我还没来得及跟尤县长汇报,老尤要知道了,就不是打电话了。

怕是直接派林陆一上门请你喽。晚上老地方吃饭吧,叫上沙沙嫂子啊。”杨陆顺心里也挺感激,说:“杰英,我真不愿意打扰你们。我家在南平,老父母岳父岳母都在,一个月少也得回来一两趟的。哪能回一次就打扰你们一次呢。心意我领了好吧。吃饭就不去了,给点时间我陪陪家人孩子好不好?老尤不知道你也别汇报了。要聚啊,咱们哥俩就在我家小聚如何?”“这样啊,也行,不过晚上还得陪市农经委的领导吃饭,明天中午我上家里看望老人吧,你不会明天就回开县吧?”杨陆顺说:“要走也是明天下午,你来个人就行啊。

”挂了电话,对侯勇说:“赶紧走,免得又有电话。下次回家,不能坐我那二号车了,太醒目。”侯勇笑呵呵地说:“是六哥你人缘儿好呢,我进门没见你的车,小周呢?”杨陆顺随口说:“他有他的事儿,我们走吧。”走到窗前看看笑道:“嚯,到底是省城干警有面子啊,连顾局的车都给你用了。你先喝茶,我去跟老人聊几句,吃饭时间还早。”侯勇连忙说:“那是那是,我来得匆忙也没给老人们带礼物,就请代我问好,嘿嘿!”看着杨陆顺走了,才心满意足地拿起电话向顾局报信,归根结底,六哥只是好兄弟好哥们,顾局对他多少有恩,虽然顾局多少也是看六哥的面子,可人情欠下了,该还的还是得想办法还上,这不他在春江得知标老大跟省公安厅的领导走得近,也知道顾局在谋求下任局长,也就很仗义地牵线搭桥,可要标老大诚心帮顾局,还得有六哥地话。

再想到如今靠上了许超美许局,前途大好,更是欢欣鼓舞,不过真正羡慕地还是标老大,荷包里有票子走到哪里都是大爷,就连许局也对标老大另眼高看,还商量着搞个如今最赚钱的大型迪吧歌厅,嘿嘿,一个有权一个有钱,啥事都一本万利。坐了会仍不见沙沙出来,侯勇进屋前就觉得沙沙神情不对头,似乎眼圈儿红红的,难道她妈妈的病情有反复?本想安慰几句,可总觉得沙沙把她父母接进杨家住有点那个,心里多少鄙夷沙沙为人,也觉得六哥啥事都主见很强,唯独对堂客似乎有点管教不厉,当然他也知道沙沙地本事,也只能暗暗替六哥委屈抱不平。

从沙沙联想到明明,侯勇心里就美滋滋的,明明漂亮不在沙沙之下,难得的是特懂事,对公婆孝敬,对他前妻生的俩闺女也看得重,好看地衣裳、美味的零食都经常托人送去乡下,还说等在春江稳定下来,一定要生个胖小子,没儿子是侯勇最大的遗憾,如今医学发达,用B超就能提前知道怀的是不是儿子,看来不会绝后了,有这么个乖巧贴心地小堂客,做男人做到这份上也就差不多了,不过春江的花花世界更迷人啊,跟着标老大算是开了眼界,还骑过两次大洋马,***俄罗斯美女就是强悍,哪是去嫖妓啊,简直就是被洋婊子嫖!许局那人太贪婪,区区个派出所副所长都要送上好几千,看来靠不住,还是得多贴着标老大,只看标老大跟省公安厅地副厅长刑警总队地领导那亲热劲,前程还得靠标老大。

沙沙虽被六子冷落,但能去上海足够她高兴了,她躲在房间里并不是伤心难过,而是给卫边去电话,效果非常好,不仅卫边答应她工资待遇高过,还许诺她去公司担任财务部地副经理,公司提供住房,房间虽只是三居室,但也足够她与父母旺旺居住了,相比南平一月那几百的工资。相比南平落后地生活环境,上海就是她汪溪沙梦寐以求的人间天堂,区区农行一个破工会主席她还真没放在眼里,虽然也对六子让她吐出十万的配件生意钱很痛心,但是能在上海名正言顺地拿十五万年薪,自然要满意得多。

想到收人茶叶就引来纪委领导上门调查,她也不寒而栗,在南平这么些年也见过因为经济问题丢官罢职锒铛入狱的事儿,远的不说就说笑面虎。眼见着就要退休了因为题判刑五年,不仅成为笑柄,也让他堂客易老师在南人,灰溜溜地离开南平去了她儿子那里。要真为了几千几万的经济问题使得六子丢官罢职。实在得不偿失,这次五千元事件也让她切身体会到了官场的诡秘无情,由此想到万一得了老白的好处而不能满足老白的要求,岂不是一辈子受老白挟制?六子虽说胆小怕事。

也不是没理由地,可让她最不服气的就是没真正享受到领导夫人的滋味,以前遭了多少罪受了多少苦,她却不能享受到胜利成果。她认为杨陆顺太自私,也不想想当初没她汪溪沙在书记家做仆人,哪有他杨陆顺的今天。不能不说这是她对杨陆顺最为失望最为寒心地地方。典型的只能共患难不能共富贵嘛。对于六子如此年轻就担任要职。她不是不怕六子在外地被女人勾引,而男人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性格。她也清楚,连她那一事无成的二哥建设也总能在外面勾三搭四地,张巧管得不紧吗,几乎是贴身警戒,可还是免不了建设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何况社会开放,连南平到处都是暗娼卖淫,堂客们能真正管死男人不花心吗?只能是自我安慰,眼不见心不烦而已,在单位还有人嚼舌头,到了上海那就真正是眼不见耳不闻了,好在六子也是处级领导,还想继续望上爬的角,估计有胆子在外面玩女人没胆闹离婚,想想结婚十来年,她总认为六子是个没啥情趣的人,就算当了县长也是一农民子弟。

何况不知道捞好处,当了这么大地官自家亲戚不能跟着沾光,那当再大的官有什么用?而且她也被建设张巧在语言上挤兑得气恼,放眼南平县,哪个领导不是费心竭力地照顾自家亲戚呢,财政局老袁,一个局长都敢把自己的妻弟提拨为局里地科长,还有成杰英,才到南平屁股都没坐热,就把自己地堂客安排进电力局当副局长,都说杨县长是个好领导,名声好有什么用,自家那么多外甥们还是农民,连舅舅家都不乐意来,即便来了,也只是看看外婆外公尽尽晚辈孝道而已。

沙沙对杨陆顺不满还在于对秦志明堂客燕子地安排,要说秦志明夫妇贵重的礼物从没送过,凭什么就那么热心,又是地税局又是好房子,就连外面坐着地侯勇,听说他们夫妇能调去春江,苏明明能从政府办的打字员到解决工作进棉麻再到进省城当警察,全是六子出面解决的,为什么六子对外人好,偏偏对自家人就严格呢,难怪张巧说杨县长太顾忌名声了。想起这些零零碎碎的事情,沙沙就气不打一处来,更是坚定了去上海乃至永不回南平的念头,自然也就懒得出去招呼侯勇了。

侯勇好不容易等到杨陆顺转回,急急忙忙就开车去预先定好的餐馆。杨陆顺在车里看着毫无变化的南平街道,心说成杰英也是叫得大声,到南平几月了,也没听到市里有消息允许南平搞基础建设。眼见着车望南平城乡结合部开,不由说:“猴子,把我拉哪里去啊?好像快到看守所了。”侯勇说:“就快到了,看到前面的楼房了吗,这是顾局常来吃饭的点,开店的是公安局一因公牺牲干警的家属,家里负担重,顾局可怜她们孤儿寡母的,就常来照顾生意了。”杨陆顺点点头没再言语。

等到了饭店前,没见面前停什么车,也许时间还早,没到干警们吃喝的时间。这是一栋很普通的楼房,两个宅基地起上去三层,纸条路通向乡镇,路边稀稀拉拉基本都是这样的小三层。杨陆顺跟着侯勇进了饭店,外面看着不怎么样,里面倒是蛮不错,上了二楼一个包间,顾长青一个人在里面看电视,见了杨陆顺。很是亲热地两手抓起杨县长的手不住地摇晃:“杨县长,贵客贵客啊!怎么没带夫人一起呀?”杨陆顺也很热情地说:“带堂客做什么,顾局长,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沙沙来了肯定要让我少喝,岂不不尽兴?!”侯勇嬉皮笑脸地说:“顾局,我说杨县长够意思吧,今天我们不醉不归!”顾长青忙说:“那怎么行,杨县长小别胜新婚。

打扰已经就很不好意思了,啊!哈哈!”都是老朋友老熟人,虽然都尊称杨陆顺是县长,可开起玩笑来丝毫没顾忌。三人坐下。跟大多数地方一样,包间分前后,前面可以唱卡拉OK后面才吃饭,女老板亲自来泡茶。莫约三十几岁,面貌也还俏丽,恭恭敬敬地向杨县长顾局长问好泡茶,也没多话。只是问了什么时候上菜,就走了,浑不象有点女老板还要跟客人说笑几句。顾长青叹息道:“她男人也是我刑警队的厉害角色。没想到一次去市里送材料。出车祸牺牲了。她原来是电影院的,起初想把她解决进局里。

可现在公安局要进个人归市局批,她文化程度也不高,难度大,好在她体谅局里,我就建议她开个饭店,我们都来照顾生意,她单位有份工资加上饭店收入,也还过得去。”杨陆顺说:“难得顾局长这么关心下属啊。”侯勇笑嘻嘻地说:“五点都不到,吃饭还早呢,杨县长顾局,我们唱会歌?”杨陆顺摇摇手说:“不唱了,我没那兴趣,你小子做了几天客厅老板,难道还没唱过瘾舞姿一流,不唱歌就跳舞吧,这里女老板的妹妹人漂亮舞也跳得可以,应该能佩得上杨县长的步伐。

”说着就要起身去叫人,杨陆顺一把拉住顾长青说:“算了算了,一起说说话也好,顾局长,我们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又是多年的朋友,就莫搞招待领导的那一套好吧。”侯勇有点沮丧。顾长青说:“那就听从杨县长的指示了,你也别叫我顾局长,叫老顾显得亲切,说起我们第一次见面,那还是好几年前了,当时你还在城关镇做秘书,前后不到七年,你进步神速已经是一县之长,我也有进步,刑警队长成了副局长,侯勇也不错,从城关镇派出所表现突出进了县局,如今调去春江,也是一个派出所地副所长了。

”杨陆顺不介当年,何况他的确进步神速,笑着说:“呵呵,老顾我最难忘的却是第一次跟老顾吃饭,就是破案后的庆功宴,那群生龙活虎地干警们硬是把我灌醉了!你真是领导有方啊!哈哈!”说起庆功宴不能不联想到小标及那次虚假的救人事件,当然还有时任顾队的限时破案。只是年岁久远,他已经习惯去忘记。顾长青哈哈大笑,指着侯勇说:“他就不行了,跟着我锻炼几年,酒量还是上不去,不过到底还是成长为一名合格的警察了,这不也是副所长了。

”侯勇挤眉溜眼地说:“那都是顾局精心培养地,说句不谦虚的话,我在春江西城分局的弯道派出所,业务上还是很出色的,一去就端了个盗窃团伙,抓捕了六名惯盗。嘿嘿,一审问,这个团伙居然在弯道辖区作案三十几起,派出所接到附近居民盗窃报案,十之八九是这个团伙作地案。我这才用了顾局亲授功夫的一成呢。杨县长,其实顾局在公安口二十几年,立功无数、带出好干警也无数,南风公安系统提起我们顾局,都挑大拇指呢。”杨陆顺听他们师徒相互吹捧,知道有事儿,不过他也不惧,他一来在开县不在南平,二来跟公安系统没熟人,想找他帮忙也帮不上,微笑着看他们表演。

顾长青摇头摆手谦虚道:“猴子,在杨县长老朋友面前说说无妨,笑话我也是自家人,到外面千万别闹。”忽然象是想起什么,低下了点声音说:“杨县长,前段时间我似乎在南平看到你干儿子杨小标了,也不知道看错没有。”杨陆顺微笑道:“应该是没看错了,杨小标是回过南平。”提起杨小标就不能想起杨小标假烟案,那会省里来过专案组。虽说杨陆顺问心无愧确实没参与进去,也多少得感谢顾局竭力为他解脱,使得他没受多少影响。侯勇满脸钦佩地接茬说:“顾局,你大约还不清楚,杨小标现在已是外籍华人了,不仅在省厅销了案,还跟省厅余厅长刑警总队的汤队长关系不错,我都陪着吃过几次饭,咦。

顾局,咱们南平地谭局不是要退了吗,想不想争取争取,说实在地。南平还只有顾局你有这个竞争能力,不然又好死市局调外地人来。”杨陆顺算是听出道道来了,难怪提杨小标,估计是想借杨小标地路子吧。也说:“哦,老谭要退了?老顾你是应该争取搞一届。侯勇,你说杨小标跟省厅的人熟?”侯勇说:“是真地,我还能骗你。”杨陆顺故作思忖。手在二郎腿上轻轻拍着,半晌才说话,只是官腔带出了不少:“我是比较了解顾副局长了。业务水平没得多。在南平声誉也不错。

相比其他副职们有优势,南平县委领导们对顾副局长评价也不错。块块方面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公安系统上面还有条条,能有省厅领导推荐,把握就更大了。你说是不是啊老顾。”顾长青连连点头说:“杨县长说的肯定是对的了,我本来还没什么信心,听杨县长鼓励,我还真有这心思了。”侯勇忙说:“杨县长,杨小标最服的就是你了,你亲自去个电话,杨小标肯定会帮忙的,到时候把顾局给省厅领导引见引见,这事大有希望啊。”杨陆顺见顾长青满脸期冀,便有心成全,想到管干部地马峥嵘还欠他个人情,干脆顺水推舟全做了,微笑道:“给杨小标去电话没问题,老顾,我跟马峥嵘关系还不错,今天三个人吃饭未免不热闹,把老马也请来?”顾长青乐不可支,竭力压抑内心喜悦,谦恭地说:“杨县长,求之不得啊,只是我人小言微,还得请杨县长去请县委马书记了。

”杨陆顺说:“有老马办公室电话号码没有,我去个电话试试。”其实他有老马电话号码,都是县级领导,他还有全市各区县主要领导的电话,便于工作交流的,只是得含蓄点。顾长青身为公安局领导自然也有县委主要领导的公司电话,急急忙忙翻出来,又亲自叫饭店女老板把电话拿进包厢,还亲自拨通了马峥嵘办公室电话,确认是县委马副书记,才把话筒恭恭敬敬递到杨陆顺手里。杨陆顺喂了声就听到马峥嵘热情地近乎谄媚地声音:“是杨县长?哎呀,回南平了怎么不通知下老哥我呢,我好设宴款待嘛,你在哪里?我亲自去接你。

”杨陆顺呵呵一笑说:“老马,今天公安局顾长青副局长请我吃饭,人少不热闹,我就想起了你,怎么样,一起来喝两杯?有哪些人?我和顾长青,还有个春江市公安局同志,要不说人少不热闹呢,在哪里,哦,就在县看守所对面的春来饭店,你赶紧来啊,我让顾长青在外面接你,好好,见面再说。”放下话筒说:“老顾,辛苦你去接老马吧。”看着顾长青屁颠屁颠跑出门,哼了声说:“猴子,你们早设计好的吧,我今天没回南平,你们就会找去开县!”侯勇抓抓后脑壳嘿嘿笑着说:“啥都瞒不过六哥你的火眼金睛,老顾不容易,这次赶不上车,就没机会了,还请六哥原谅。

”杨陆顺叹了声没言语,端起茶杯默默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