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一三章(中)

晃又到了周末,自从沙沙去了上海,杨陆顺每周末再平看看儿子旺旺,虽说有四姐无微不至地照顾、有灿灿姐姐辅导功课,可父母都不在身边的孩子难免会思念爸妈,当然杨陆顺知道儿子要亲近妈妈些,这也跟他做爸爸的平常要求严格、在旺旺身边少的缘故。手机看本书登陆wap.193W.Com杨陆顺没麻烦基政开车,也没用政府的二号车,不然到了南平就没个清闲,南平的老熟人们只要发现二号车在街上出现,总能马上知道,然后就是喝酒娱乐,不去吧显得矫情,去了又违背回家的初衷,干脆到县供销社借台不起眼的桑塔纳,自己开回家,陪父母聊聊天,检查检查孩子的学习,倒也惬意,多少能轻松下紧绷的神经。

因为某种政治大气候影响,县里除了日常工作外,基本就在搞思想教育搞廉政建设,连省里市里都当成了重头戏,何况区区县里呢。沙沙去上海半月了,也没主动来个电话,杨陆顺倒也不介意,女人心眼小是常事,而且去了上海又要安排老人治疗又要熟悉新工作环境的,你不来电话,我就打过去,一来关心下老人治疗的情况,二来还得叮嘱沙沙少麻烦卫边,人家好心安排你工作安排你住房,做人要懂得感激,每次与沙沙通话不过三五分钟,杨陆顺以为沙沙还在怄气,没少在言语里低姿态,可效果一般,倒是娘俩话不少,旺旺也能在沙沙面前更显得活泼,多少让杨陆顺心里有点嫉妒。

同时对旺旺也有点歉意。好在老父母虽年迈,归功于生活好、心情好等诸多原因,加之四姐精心照料,几乎是没啥病痛,只是老态毕露。毕竟从前受不少苦,迟早是要尘归尘、土归土。每每念及于此,杨陆顺难以抑制地会萌生许多伤感和感慨。灿灿也大了。到省财政厅参加专业培训班时居然也恋爱了。小伙子叫何勇,家**条件还不错。杨陆顺做舅舅的见了何勇觉得还可以,只是四姐有点不乐意。到底何勇是省城人。担心大城市地人欺哄灿灿,也怕灿灿一农民孩子真嫁进省城干部家**,会遭婆家人瞧不起。

四姐的担心不无道理,杨陆顺也就不好积极赞同。只是私下告诉灿灿恋爱要谨慎,真正谈得差不多涉及婚嫁。舅舅还是会想办法调你去省城,前提是不能把你娘撇在南平。徐谦望着眼前风姿妙曼的段伟,有种按住此女发泄欲火的冲动。可他搞女人有原则。明知道是个烂货是绝对不破戒的,当他得知段伟是尤奋斗地玩物就再没动过一个手指头。反正在开县。多的是满足他欲望地女人。听着此女絮絮叨叨诉苦,倒别有风味。嘴角微露笑容,眼睛上下大量着。徐谦把主要的精力用于欣赏而不是倾听。

眼见得段伟眼睛里都闪烁起泪花了。才不紧不慢地开腔问道:“小段啊。你说地情况我全知道,这是县委集体通过地,我也不能破坏统一部署嘛。说起来都是杨县长的主意。我跟老曲是个什么情况。你应该比我还清楚。如今地开县不是你尤老板在时的开县喽,你说杨县长不支持你宾馆工作。你就多想点办法嘛,那个什么姓蔡地服务员进展如何啊?按说杨陆顺能搞服务员,还能不管你映山宾馆地死活?”段伟一时语塞,提起蔡丽君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打雁的被雁啄了眼,就被那小婊子给蒙哄了,不仅没抓到杨县长任何把柄,连那小婊子也跑了,听说是去了深圳打工,除非她不回开县,只要回来被老娘抓住,就要她脱层皮,恨归恨,还得打起精神应付,媚笑着说:“杨县长太精明,那个性蔡的乡里妹子哪里是领导地对手,说起来也是女人们的悲哀,都以为男人怜香惜玉,其实大多是裤子一穿就不认账,唉。

哪有徐书记仗义。”徐谦嘿地一笑说:“我记得你曾经说,帮杨县长在开县营建个销魂窝,魂都销了,还不得乖乖听你段大经理摆布?”段伟忙辩解:“徐书记,说是那么说,唉,反正被那个杨县长气死了。,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是你永远的朋友徐书记,小妹求您老高抬贵手,给我们映山宾馆一条活路吧。”徐谦当然想给映山宾馆活路,也好得点好处,可惜时机没到,假意想了想说:“小段,其实老尤也给我来了几次电话,不是我不转弯,实在是非常时期嘛,再说杨陆顺也只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再耐心等等,至于抓赌扫黄,我得空跟老林说说,尽量不去映山宾馆,有行动也提前给信,只是你们别太猖獗,要是惊动市里,我也没辙。

说起来还是我最念旧,我不是住一号楼吗。去吧去吧,我开了一天会,也让我清静清静。”打发走了段伟,冲里间喊道:“老林出来吧。”林敢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段伟走了?”徐谦伸出右手食指虚点林敢道:“老林,你也不想想,这是段伟地地盘,你来了她会不知道?要不然你前脚进我的房间,她后脚就追上了门?这个女人太贪心了,少惹为妙。你也要少招惹她,如今气氛一天比一天紧张,我都拿捏不住情况了。找机会跟曹志康那小子说说,煤窑要停段时间了,妈地,造纸厂卖不掉,杨陆顺又把注意力转移到煤窑承包上来估计近期他肯定要再去煤窑转转,千万不能让他察觉采。

”林敢皱眉道:“徐书记,煤窑迟早还是得承包出去,干脆让康哥光明正大地出来承包算了,这样偷偷摸摸,迟早露馅。”徐谦唉了声说:“老林,问题是承包得起吗?费用实在太大,煤炭质量就不好,销路也不好,承包了还不亏本?”林敢也唉了声说:“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开县康哥的名头实在太大了。他手下那群兄弟也不知收敛,成天惹是生非地,我们公安局做得太过惹眼,也招是非啊,几次行动都只抓了点小角色。群众反应很大。”徐谦哈地一笑说:“群众反映大怕个球,只要不出重大治安问题重大刑事案件就没事。

你是公安局长还不清楚啊。煤窑要停工,还要附近村民搞好配合。莫让杨陆顺又借故起是非。妈的,你以为我愿意停啊,停一天少进账两三千呢。”杨陆顺星期日下午就回了开县。刚进武装部招待所宿舍地门。就听茶几上电话叮铃铃地响,苦笑着嘀咕真是追魂,还没喘口气就找上了门,接起一听居然是徐心言。才喂了一声。就听话筒里连珠炮般地声音:“是陆顺啊,哎呀,我打了你一下午电话了,破地方连个传呼也没有。真急死我了”杨陆顺诧异一向温柔恬静地心言也会焦急得不顾形象,有心开句玩笑,可也被心言的惶急吓着了,忙问:“徐处长。

什么事找我啊。你慢慢说,慢慢说!”“陆顺,市委王书记紧急调任廊柱市出任市委书记了。消息绝对可靠。今天上午王书记被省里通知去省委。中午就传出王书记调离地消息。好像是廊柱市的胡书记因为经济问题被解职。”廊柱市是临近春江市地地级市,历来是春江省数一数二地工业大市。因毗邻省城亦是各项改革政策试点地理想场所,而且市委书记还很有机会成为省委常委,被解职地胡书记就是省委常委之一。市委王书记临危受命去廊柱市,杨陆顺第一反映是为王书记地进步而高兴,第二才想到自己,虽不知道谁将接任南风市委书记,但新来地市委书记肯定不会象王书记那样关心自己,不觉失落得很,强笑道:“徐处长,组织部的消息就是灵通啊。

”“陆顺,你还有心思说笑,你也赶紧联络联络赵君豪啊,看能否得到王书记地首肯,一起调去廊柱不是更好吗。”杨陆顺说:“跟王书记走?我还真没想过,的确王书记走了对我有影响,可也不能只为自己着想,不考虑王书记目前的情况啊,你也说廊柱的胡书记是经济问题下台地,一个市地市委书记还是省委常委出了问题,那涉及面多大?廊柱****肯定一片恐慌,王书记去了善后工作就很多,哪还有心思管其他呢。你消息这样灵通,知道不知道我们南风新市委书记是谁呀?”“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是第一个把消息传达给你了,你也别闲着,也去四下打听打听。

”话筒里沉寂了下,杨陆顺正要开口,却听心言幽怨的声音再次传来:“陆顺,如今王书记走了,也许你得韬晦着点,开县被市委定为各县区学习的榜样,虽然抬出的是县委书记曲常林,可大多都清楚开县行地措施都是你这个县长在市委王书记的支持下推行的。这不是好现象啊,我也听闻市政府熊市长私下也说起过开县是王书记地后院子,这话值得你警惕。外面到处传着你杨陆顺在开县如何作威作福,如何不许百姓点灯地花天酒地乱搞作风问题,我知道都是某些人故意歪曲事实,可你爱人忽然就去了上海,更让人遐想连篇啊。

你也失策,怎么就不把家搬到开县呢。”挂了电话,杨陆顺不觉痴迷了半晌,对于徐心言的一片深情,他真真无以为报,很多事情就是奇怪,为什么身为妻子地沙沙还不如一个外人关心他呢,不过他没深入去思考,而是开始依照心言所说的,给赵君豪打了传呼,虽然这样微妙关头赵君豪不可能给他回电话,他也还是照心言的话去做,当然并不是给赵君豪去了传呼,也给省里地黄大秘去了传呼,等不到回话,就给柳江去了个电话,她在省城也算消息灵通地人物了,到底是手机联系方便,虽然通话时有点杂音:“柳经理,我是杨陆顺,打扰打扰啊。

”柳江哎呀了声说:“陆顺,你在春江给我电话吗?你等等啊,我换个地方说话,这里人多。”好一会才喂了声。杨陆顺说:“我没在春江,在开县地。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打听点事情,还请柳经理莫保密。”柳江也是聪明人,马上就明白了,笑着说:“杨县长。你在开县消息也蛮快地嘛,上午你们南风市委书记调去廊柱的谈话才结束。还没吃晚饭,你就知道了。其实我也只听了点点小道消息,接任南风地市委书记暂时没产生,省委主要精力全让廊柱市委书记的问题牵涉去了。

只是考虑到廊柱不能一日无主。才决定让南风的市委书记接任,至于南风暂时由抓干部地章副书市委书记吧。我这里有重要客人,就不跟你多聊了,江来玩啊。”杨陆顺挂了电话。心说那是小道消息啊,怕就是省委的决定了,连南风市委书记由章副书记代理都清清楚楚了,究竟省委如此动作。南风多少人得到了“小道消息”呢?干脆又给周益林家拨电话,马上到晚饭时间了,周班长应该在家的。果然周夫人接电话得知是杨陆顺。才叫来周益林。还歉意地说:“杨县长,我家老周怕麻烦。

才叫我接电话的,你多理解。”杨陆顺笑着问:“周班长,规矩挺多地嘛,你不常说在纪委鬼都不上门吗?怎么电话都让夫人代劳啊?”周益林呵呵笑道:“你莫拿我穷快活,什么事情连我吃饭都不放过啊?”杨陆顺说:“我听说市委王书记要调走?是不是真的啊,王书记走了,谁接任呢?”周益林没犹豫,说:“大概是吧,我也才听到消息,好像是去廊柱市,廊柱比南风强百倍,王书记算是高升了,如果有建树,还能位列省委常委呢。至于谁接任,我也不清楚,你消息也不慢啊,你都听说了些什么?”杨陆顺说:“我在县里的消息慢,还是从省里熟人哪里打听来的,不过人家也说得含糊,只知道南风要换市委书记,还说廊柱地胡书记是有经济问题才突然下台的。

”周益林唔了声说:“我还顾忌着没说廊柱市委胡书记的的问题,你倒先说了,没错,廊柱地胡书记是经济上有问题才下台的,说起来保密得挺严实,居然被双规差不多一礼拜,查出确凿问题省委才有动作的,唉,南风市前后不到半年,原市委书记市长全换了,多事之时。你吃饭了吗,别想太多,王书记走了,我们照样还得上班工作是吧,不过影响还是有的,不说了不说了,吃饭吃饭。”五月份地天暗得早,虽说已是傍晚快六点,窗口射进的光线也还亮堂,杨陆顺一个人在屋里,也不觉得肚饿,是啊,王书记调走了,还得照样上班工作,不能因为这样就没了主心骨,春耕生产已经结束,该是去省里跑跑资金维修防洪大堤了,只是目前的思想学习廉政建设也不能不重视,也懒得出去吃饭,就去厨房泡了碗方便面。

正吃着面条,电话响了,杨陆顺以为是赵君豪或者是黄晓波地电话,没想到是徐大陵:“杨县长,我从政府办值班人员知道你在宿舍,就打电话来了,晚饭吃了吗?”杨陆顺故意吸溜了一口面条说:“喏,正吃着呢,大陵,啥事啊?”徐大陵心里多少对杨县长充满了敬佩,但不显露,开玩笑地说:“杨县长,开县不是穷得没干饭吃。杨县长,你家属不在县里,不嫌弃我家堂客手艺差,就只管来家里吃饭,别总吃面条,对身体不好。”杨陆顺笑着说:“我中午在家吃得太饱,你不知道,我老父母生怕我在外面饿着,硬是把我吃撑了,赶紧说正事。

”徐大陵说:“杨县长,你那里方便不,要不我去你宿舍说?”杨陆顺说:“那你来吧。”没大会儿就听到楼下摩托车响,一会就听到徐大陵敲门,杨陆顺把徐大陵迎进房里,热情地泡茶递烟说:“你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地主儿,什么事情等不到明天上班再说啊?”徐大陵有点为难地说:“杨县长,这事挺重要地,我听说于喜镇的煤窑又有人在私开乱采,这也怪我工作疏忽大意了,几次去于喜镇也没亲自去煤窑看看,镇里干部也都拍胸脯说坚决按县委政府指示关闭了,没想到还是大意了。

”杨陆顺立即皱起了眉头说:“大陵,你核实没有?”徐大陵说:“我知道情况后就找了信得过地人去核实,确实是在开采,不过他们很狡猾,一般只在晚上开采,运煤的货车都不惜绕道十几公里走,隐蔽性很高。”杨陆顺一拍沙发:“于喜派出所的同志是怎么搞的,不是严令警力二十四小时看管么!”徐大陵抿了下嘴唇迟疑地说:“杨县长,我就担心这点,煤窑离镇政府有十几里地,要说镇里干部们不知道还情有可原,问题是派出所的就难逃其咎,我还担心是不是派出所的人被收买”(本文纯属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