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一四章(上)

陆顺等人到了市委招待所,就被等候着的工作人员直会厅,恰好安排与南平县的人一桌子,每个县区县委都是一正三副,正好一桌,因为市委领导都没到场,区县头头们也就各自呼朋唤友,就那么几桌人,也都没串桌,隔起老远打个招呼随便开句玩笑,杨陆顺一行人不早也不晚,粗略看去,也最多只有一个区县的人没到齐。 小说城手机版适合手机阅读的免费站,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手机登陆Wap.193w.Com打完招呼入座,与南平的同志免不了要寒暄客气客气,两县八人握手让烟好一会才折腾完毕,曲常林抿着服务员泡上的热茶,笑着对顾宪章说:“老顾,南平就是比我们开县积极啊,连送老领导也走在了前头。

”这个座位坐得也有趣,两个县委书记搭临,然后县长、党群副书记这么轮下去,最后两个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合圆。顾宪章摊手呵呵一笑说:“老曲,你一条直路通南风,掐着表来个不早不晚。我们南平就不行了,两个轮渡慢得要死,来晚了耽误吃饭无所谓,让老领导有意见,那个罪过就大喽,杨县长是我们南平输送到开县的,他最清楚交通落后的痛苦了。”杨陆顺笑着说:“过渡确实麻烦,什么时候南平西平架起桥梁就好喽,我也能多回家看看。”尤奋斗马上叫苦连天:“杨县长你是舒服了,我还真他娘的不习惯,老曲老胡都晓得我的急脾气,哎哟有时候等得那个急啊,这点我最佩服老顾老马几个,南平人不温不火的脾气只怕全是两个轮渡磨出来的。

”因为是玩笑口吻,大家都呵呵笑,只是顾宪章很显然不怎么愿意跟尤奋斗说话,一拉身边的老曲,两人脑袋凑一起叽叽咕咕不知说什么。马峥嵘每次见到杨陆顺都很客气。这次也不例外:“杨县长,我们南平准备下周组织取经队上开县取经去,我带队。你去开县小半年了。也没说请我去你地盘转转,有点不够朋友啊。”言语间显得两人关系挺不错。杨陆顺还没来得及接茬,尤奋斗呵呵笑道:“老马,要去也得早去啊。如今开县是市委定的学孔繁森的点,去了也是四菜一汤。

喏。西平的老胡就说了,开县县委招待所看上去那么阔气,没想到吃忆苦餐”曲常林听得真切,顾不上跟顾宪章说话。抬头笑道:“老尤,你是开县交流出去的,别人去了我四菜一汤,你去了我请你吃我老伴地家常菜如何啊。”尤奋斗不屑地说:“老曲。那还是免了。你夫人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样,杨县长新去的还图个新鲜。我是吃腻味了的。不过老嫂子是个好人、好人呐!”顾宪章开玩笑地冲尤奋斗说:“老尤,你是吃了人家地还不说好,老曲,看到没,好心没好报吧!”戏谑地话逗得众人哄笑起来。

杨陆顺忙说:“我觉得尤县长有一点说得对,有一点不对,曲夫人热情好客是正确地,老嫂子烧一手好菜那是怎么吃也不会腻味的,这点尤县长说得不怎么正确啊。”曲常林哈哈大笑似乎很开怀。对杨陆顺说:“杨县长,你不清楚老尤,他嘴太刁,不信你问老顾,肯定南平的菜也吃着腻味。”顾宪章故做讶然:“老曲,你怎么知道的?老尤刚去南平还真不满意招待所地伙食,得亏林陆一专程到映山宾馆取经。不然还真伺候不好老尤的刁嘴。”杨陆顺这才明白林陆一有次到开县来说是看望老领导,在映山宾馆住了三天,感情是另有其意,心说难怪顾书记看尤奋斗不顺眼,南平这方面地风气总要比开县强!徐谦见尤奋斗被老曲老顾联合着挤兑。

有意解围说:“哈,没想到廊柱地胡常委居然没点动静地就下了,王书记算是捡了个便宜,廊柱市,多少市级领导盯着金交椅!”徐谦这话不假,马上吸引了大伙的注意力。手机登陆Wap.193w.Com只是碍于场面不好直言,都看着徐谦,以为他会继续透露点什么,徐谦本就是解围之词,也拿眼睛看大伙,一时就冷了场,好在这时菊花塘的楚龙书记等人到了,免不了要握手打招呼,倒也就此带了过去。不过杨陆顺还是注意到尤奋斗和徐谦交换了眼神。

正乱哄哄,市委秘书长谢东风走上前台麦克风咳嗽了声说:“各位基层区县的同志们,请安静,今天是欢送我们市委王书记去廊柱赴任地送别宴,王书记在南风时间也不短了,我想同志们都深有感情,到时候也别太舍不得,我代表市委章书记说下规则,一是不许灌王书记的酒、二是不能说扫兴的话。饭后就去招待所休息休息,下午三点,章书记熊市长要开个小会。”这时有个工作人员匆匆跑到谢东风身边耳语几句,谢东风点点头,对着麦克风说:“章书记熊市长等市委领导陪着王书记马上就到了,到时候听我口令起立鼓掌。

”眼睛就直瞅着宴会厅侧门,见门开处市委章书记熊市长拥簇着王弘智进来,忙喊:“同志们请起立,掌声欢迎!”杨陆顺一边鼓掌一边注视王书记,也许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王书记可以说是气色极好,而翩翩,一套藏青色西服平添了几分儒雅,与大多数市头不同,王书记是朝气蓬勃地三七分头,在灯光下把暮气沉沉的章书记、体胖秃头的熊市长衬托得更老朽。市委领导们在前排正中地席面就坐后,担任司仪地谢东风才口令就坐。杨陆顺没在人群里找到赵君豪,未免有些心不在焉,在谢东风地主持下,先是章副书记代表市委政府致辞表示欢送,接着王书记做告别讲话,熊市长也上去发言,然后就是王书记挨桌给同志们敬酒。

曲常林忽然说:“杨县长,等会王书记敬酒完了,你替我们开县回敬一杯表示感谢吧,你是王书记一手提拨的,你敬酒最合适了。”杨陆顺有点抵触:“曲书记。不是说不许灌王书记地酒么。”顾宪章马上说:“杨县长。你是我们南平出去地,干脆我们南平也请你做代表。反正是意思意思,王书记喝了最好。不喝也没什么。只是表示下我们的心意嘛。”顾宪章知道杨陆顺不仅仅是王书记一个后台,多少也在话语里护着杨陆顺。不久王书记在谢东风地陪伴下,到南平开县这桌来敬酒。

王弘智举杯笑道:“感谢同志们以前对我工作的支持。我敬各位一杯。”大家纷纷奉上欢送词,曲常林连忙给杨陆顺酒杯添酒说:“王书记,我们这桌公推杨陆顺同志给你敬酒,祝你一路顺风啊!”杨陆顺只好端起酒杯说:“王书记,祝您健康、顺利!”谢东风生怕失职。说:“大家伙的心意王书记领了,章书记交待不能灌王书记的酒。以后有地是机会。去廊柱看望老领导,还怕老领导不给好酒喝啊!”曲常林顾宪章等人起哄,杨陆顺也眼巴巴地看着王书记。不管怎么说。

喝了就是面子啊,王书记听了谢东风地话。哈哈笑道:“如今我是客了。客随主便,既然谢秘书长不许,我就不喝了,好意心领了,要喝就去廊柱喝啊。感谢感谢!”双手虚虚抱拳拱了下,就往下桌而去。见王书记去了下桌,杨陆顺当众讨了个没趣,其实也并没什么感觉没面子恼火。但总得找个借口消化手里地酒不是,端着酒说:“王书记下午要离开南风不宜多喝,我理解。这酒我敬大家吧,你们随意,我干了。”说着仰头喝掉,曲常林端起杯子抿了口说:“等下要开会,就不多喝了,杨县长,吃菜吃菜。

那个谢东风也管得真宽啊。”尤奋斗却说:“就有那么些人爱拿鸡毛当令箭,你又能奈何,杨县长,我陪你干杯!”说着也干了,还示威似地冲曲常林亮了亮杯子。曲常林自然不能尤奋斗计较。于是出现了古怪的场面,开县地胡志清徐谦都只是随意,南平地全干了,尤奋斗先干、马峥嵘讨好着干了,顾宪章本就跟杨陆顺关系不错自然要干杯,老闵本意不想干。只是不好意思不干。曲常林也觉得有点过,笑呵呵地说:“陆顺,看到没,南平是你娘家啊,都向着你呢。

既然这样,我们开县就集体敬南平一杯,各找各地对手啊。”气氛马上就调动起来了,开县敬一轮、南平回一轮,有交情的要相互敬一杯子,杨陆顺见曲常林脸色有点潮红,一不做二不休,也举杯敬老曲的酒,还死活不听老曲解释,还非得喝一杯不行,老曲无奈,只得捏着嗓子喝,尤奋斗也使坏,借机敬酒,曲常林年纪大了各种老年病都有,就扣杯子,尤奋斗不依了:“曲书记,我诚心敬酒,你怎么能扣杯子呢,我跟你搭班子快四年,你地底我还不知道啊,这点酒毛毛雨。

”曲常林还要推辞,尤奋斗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老曲,就算我以前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时过境迁也该消气了吧,来,干了这杯就算一笑泯恩仇如何!”曲常林顾忌场合,怕惹毛了尤奋斗闹笑话,只好硬着头皮喝完,只是对主动挑起敬酒地杨陆顺有点不满。下午地会议也就是市委的安心会吧,章书记大概喝了点酒,或许是临退了还能代理市委书记过回一把手地瘾,在会上唠叨起了长篇大论,下面与会的同志也晕晕乎任其滔滔,等章书记讲话完了都快到晚饭时分了,连熊市长也没补充几句就散会,章副书记临时还说市里不管晚饭,各自解决,大伙这才觉得是章书记的性格。

曲常林倒是痛快,市里不管饭,我们赶紧回县里吃,还习惯地招呼没家属地杨陆顺上他家吃晚饭。回到开县天已经大黑,杨陆顺并没去曲常林家吃晚饭,人就这样,有了隔阂就不能再假装和气一团,真正是上门是客地态度倒也无所谓,连吃饭还得看你县委书记的脸色那也吃着窝囊,还不如去基政家随便对付对付,到了基政家,也不摆什么县老爷架子,亲自跑去厨房,见冰箱里有什么菜就做什么,王兰平很是歉意。暗暗后悔为什么冰箱里不存点好菜。让难得来一次的杨县长吃丰盛点。

周基政照例给县委值班室汇报县长的行踪,值班人员给了他个电话号码。请杨县长回个电话,是市政府熊市长秘书雷惠俊打来地。杨觉得奇怪了,刚在市里开会,有事怎么不在市里说,慢,就着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却是市政府办公室值班室的。值班人员也许得了雷秘书的吩咐,又给了个传呼号码,请杨县长用传呼找雷秘书。到底是市长大人地秘书,杨陆顺无奈地打了传呼。还好很快就回了电话:“喂,谁打我传呼啊?”杨陆顺与雷惠俊不熟,试探着问:“请问是雷惠俊雷科长吗,我是开县杨陆顺。

”马上电话里热情起来:“杨县长啊,我是雷惠俊,这么晚还麻烦你回电话,是这么个事情,熊市长交待我转达你,请你明天带好开县造纸厂的计划措施,上午十点半到市长办公室。熊市长要再次听听你们开县的思路。”杨陆顺一时还真琢磨不透,机械地重复着雷秘书地传达的市长指示,客气地说:“雷科长,我记下了,明天上午十点半到熊市长办公室汇报开县造纸厂的工作。”寒暄几句,就挂了电话。杨陆顺通完电话,还在思忖熊市长的真正用意。周基政说:“杨县长,以前不同意造纸厂出售地是熊市长,如今主动提起造纸厂的还是熊市长,突然开窍了?”杨陆顺虽觉得周基政的话对领导似乎不怎么尊敬,还是有点认同基政的话。

莫非熊市长突然开窍了?要说熊市长对开县造纸厂地计划不了解是胡说,报告都打了两次,还专门为此做过汇报,不管怎么样吧,只要市里全力支持,阻力就要小得多。第二天杨陆顺先在电话里给曲常林简单说了说要去市里。就没去县委楼碰头,倒是叮嘱吴思凯赶紧把县防洪大堤地用度预算拿出来,好抓紧时间跑资金动工。负责组织开县富余劳力打工事宜的县政府办副主任杨军也带着行政科的同志来汇报,说联系了深圳一家玩具厂和一间制衣厂,两个厂大约需要五百名工人,男女不限。

如果说有当地政府组织地,只要身体健康、能吃苦耐劳就行,培训都不需要。杨陆顺当然很高兴了,一次就能解决五百富余劳力的工作,就让杨军具体负责到耕地紧张的乡镇招募工人。杨军说:“杨县长,既然工厂要求身体健康地工人,我们不妨在县里就搞体检,然后填写好体检表,让厂方更放心。”杨陆顺说:“嗯,既然厂家有要求,我们也要积极配合,但是收费要合理,农民不容易,要体恤。”杨军诺诺连连,高兴地走了。杨陆顺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车上,不过基政专心开车,和吴华没什么话说,车里沉闷的气氛与他心情不符,于是问:“车上有什么流行歌曲听啊?”吴华忙转头说:“杨县长,你是要听港台的还是国内的呢?”杨陆顺笑道:“车上只你最小,你喜欢的应该就是当下流行的。

不然在卡拉OK厅没用武之地嘛。”吴华笑着说:“那我就推荐国内甜歌星杨钰莹地歌,小妹子不仅长相甜美,嗓音也很甜美,和男歌星毛宁合称金童玉女呢。”杨陆顺想了下说:“我有印象,风含情水含笑是她唱的吧,嗓音确实甜。”吴华说:“周师傅车上就有磁带,还是我放上来的,杨县长一天忙于公务,是该听点歌曲放松放松。”杨陆顺说:“好,就听听。我和基政都是没什么情趣的人,特别是基政,难得的好男人,没事就在家陪老人孩子,模范丈夫!”周基政只是呵呵笑,很是高兴。

吴华边往录音机里塞磁带边说:“难怪我约周师傅出去唱歌他都不去的,原来是杨县长钦封了的模范丈夫,我要向周师傅学习,也希望能获得杨县长颁发地模范丈夫称号。”杨陆顺笑道:“吴华,我知道你对象是谈好了的,什么时候有喜酒喝?”吴华摸摸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政府机关没房子分,我对象单位住房也挺紧张的,没地方筑窝,看来还得等等。”杨陆顺说:“县里响应市里号召,准备让县房改办建点商品房,你要真不着急,三两年后就买房子做新房也不错。

也响应了晚婚晚育的国策嘛。”吴华暗暗咧嘴,三两年都奔三十了,家里还不催死,看来还是跟领导联系得不密切啊,话说到这份上也不跟我解决点困难。(本文纯属虚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