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一六章(中)

杨陆顺没同意去娱乐,笑着说:“我在家属大院的宿舍还没整理好,开县有些东西也没送来,我约好以前的司机晚上来,他还没宿舍钥匙。193w.com”心言说:“不就是铺个床么,等会我去帮忙拾掇,完了再去唱歌。”周益林见杨陆顺用眼神求救,只好说:“心言,也不急着今天,陆顺到市里了,还怕没时间唱歌跳舞啊。赶紧吃饭!”他搞纪委工作的善于察言观色,也觉得心言太过热心,都说组织部徐处长的冷美人,可见到陆顺咋就热乎起来了呢,苗头不好,何况陆顺爱人也没在身边,不能再出风波了。

徐心言听了周益林的话,脸上红了红,却不敢再拿眼睛看杨陆顺,杨陆顺也专心对付碗碟里的菜肴,周益林倒觉得话语有点突兀,只是他不善于在饭桌上打诨插科地活跃气氛,于是这餐饭也就很快结束了。时间还不到晚上八点。杨陆顺周益林是打车来饭店的,徐心言却是开着组织部配发她下县的桑塔纳,上车后徐心言要先送周益林,周益林坏人做到底:“陆顺宿舍电话也没有,我们得认认路,一起去一起去。”市委政府家属楼就在市委市政府大院的后面,不过中间隔了市委领导们的住房,是以说是在后面,可不能直接到市委政府大院,得绕一段从侧门进,家属楼院子新旧有六栋楼,其中五栋是套房,给有家属的干部们住。

而单身宿舍是个二层跑马楼,一个大间从中掐开,后面是卧室,前面是工作室,都是市里统一配的家具桌椅,连解决大小便还得去楼道最里地公用厕所。不巧杨陆顺分的是一楼最靠近厕所的那间。要说杨陆顺如果是提拨到市里,肯定得住市委招待所,市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处还得抓紧安排个处级干部的套间。可惜杨陆顺是问题干部,自然享受不到处级干部待遇了。徐心言的车停到楼前,杨陆顺还没下车就看到了自己曾经在开县坐的白色桑塔纳,旁边还停着辆三菱吉普车,不用说是小标的,不由心里涌起一阵暖流,忙下车。

三菱车里坐着四个人。余继宏杨小标秦志明和周基政,他们七点多就到了宿舍楼前,只是苦于联系不到杨陆顺,此时见到杨陆顺,除了余继宏,其他三人赶紧就下了车。杨陆顺很热情地把大伙迎进了宿舍。进门就闻到股子霉气,这还是杨陆顺提前打扫过、开了窗户通过风的。前面就是一张书桌带个靠背椅子,后面一张单人床就把房间占据了一大半,玻璃上贴地白纸早已经泛黄,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凄凉,六个人在房间里似乎拥挤得很,也没个坐的地方,加之还要铺床。

周益林秦志明杨小标就自觉的站到了房外,徐心言看到周基政笨手笨脚的。默默地帮忙铺床整理,在灯光下,杨陆顺分明看到心言眼里闪烁着泪光,暗暗叹息着,干脆也出去。省得碍事。周益林见杨陆顺出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本待要说什么。却只是唉了声,秦志明在旁边嘀咕:“这也太不像话了,杨县长又没犯错误”杨小标更是脸色铁青,呼哧呼哧直喘气。杨陆顺忙笑着散烟:“呵呵,条件有限,连茶水也没得喝,抱歉抱歉啊!”周益林在外面也闻到股子怪味,显然是厕所飘出来的,再坚持原则地他也不禁皱眉道:“陆顺,要不你住我们纪委经常办案的宾馆去,那里到底环境好点”杨陆顺哈地一笑说:“你们办案的地方,那算了,我是怕了你们纪委干部了。

”周益林也觉得情急之下的想法不妥,说:“那就让心言去安排,她管三个县的干部,自然有人买单。”杨陆顺还是摇头:“周班长,怂恿心言犯错误啊,我看这里蛮好,我已经递了申请,迟早家小要搬来,总得安排个大点的栖身之地。”一时众人皆无语,不久徐心言和周基政把宿舍整理熨帖,杨陆顺借口要招呼小秦小周,打发走了周益林徐心言。杨陆顺见杨小标始终一言不发,开玩笑地说:“杨老板不习惯吧,总也得进去坐坐吧,就算忆苦思甜。”杨小标进屋四下打量着,闷声闷气地说:“爹,您不能住这里,去希尔顿饭店吧,我给您开最好地房间。

”杨陆顺只是笑笑,见秦志明周基政进来,再次散烟道:“你们明天还要上班,我就不多留你们了,志明,好好跟着蔡主任,下午老蔡给我来了电话,我把你拜托给他,老蔡答应得挺好,你能力不错,其实也不需要我打什么招呼的,基政,你就委屈委屈,在司机班先呆着,等我跟徐大陵说说,安排你去好点的行局,跟谁也比跟着我实惠,哈哈!你们这就回吧。”秦志明周基政恋恋不舍,临上车周基政忽然说:“杨县长,我用热得快帮你烧了开水,毛巾牙刷啥的,先用开水过过”杨陆顺眼睛湿润了,笑骂道:“赶紧走,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路上注意安全!”直到小车不见了影,杨陆顺才转回宿舍,正要关上门,瞥见三菱车里似乎有红光闪现,马上对杨小标说:“车里是不是还有人啊,请进屋坐坐,到我这里都是客人。

”杨小标拉住杨陆顺关上门,压着嗓子说:“车上是宏哥,别管他了。爹,您怎么不去省里找刘书记啊,硬是被小人陷害!”杨陆顺微微一笑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找?有些事不是你看着那么简单了。”他这话是宽慰小标,怕这小子头脑发热整出什么事端来,何况外人对****知之甚少。愈神秘愈显得笃定。杨小标果然愣了,瞅着干爹没事人一样拨去热得快,好整以暇的按着周基政的嘱咐烫起了毛巾牙刷,跟在干爹身后期期艾艾地说:“爹,那、那、既然省里刘书记知道,那还眼看着您落难不管?这哪是个县长住地地方?”杨陆顺说:“小标,比你当年你和爷爷住的茅屋子,哪个好呢?”杨小标噎住了。

抓着头发笑道:“当然是这里好,不过时过境迁,总得向高标准看齐是不,这里又小又脏还臭哄哄地,我知道您节俭,可要让干妈知道你住这里,我怕她会骂我不孝!”杨陆顺泡杯茶递给杨小标。只有一把椅子,给了小标坐,自己则抽着烟在房子里踱步:“哦,沙沙要回来了吧?”杨小标说:“她给我打了电话,说七月二号也就是后天的飞机,她知道您到市里当调研员。很不高兴,直问我有没有陪您找黄秘书找刘书记。爹,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一直没闹明白,怎么忽然就免了县长,进市里了呢。

我听到个顺口溜阳痿地****,领导的钱,领导的老婆助理调研员。您这个调研员是不是”杨陆顺听小标说得粗俗,本待板脸却扑哧一笑。说:“哪里听来的俏皮话,嗯,我这个调研员和退线没事干地助理调研员差不多。小标,很多事,不是找找领导就行地。你不在其中不知其味啊。我也说不清楚。沙沙要回,那我请假去接机吧。后天什么时间?我得预先请假。”杨小标真看不懂了,干爹那么大地县长说没就没了,还啥事没有,莫非有什么说不出来的殷勤,嗯,应该是韬光养晦,伺机再起,干爹肯定有他地打算,我瞎着急也没用,也就换了话题:“爹,你宿舍也没电话,我明天给您配个手机,也好联系。

”杨陆顺摇手说:“不用了,我白天在办公室,有事就打电话吧。”见杨小标又要着急,忙说:“手机那玩意太招眼,南风市上月才开通了手机业务,政府干部拿手机的都是工作需要,我一个”杨小标说:“主要是联系方便,到时候单位给您配了公费的,再还给我不就得了。”杨陆顺还要推辞,门外似乎又来了辆车,声音很大,不禁心里也发毛,要是晚上总这么吵闹,就别想睡觉了,还没来得及感慨,门就被敲响:“杨县长在吗?我是侯勇啊!”杨小标跳起来就去开门,笑骂道:“你厉害啊,用鼻子嗅来地?”侯勇说:“什么啊,我早就问了周基政的,不过还是找了一圈才找到,六哥,我所里有事来晚了,对不起啊!”顺便看了看宿舍环境,不禁露出了戚戚之色。

杨陆顺跟侯勇握了握手,就去泡茶:“早来晚来都一样,我就住这里呢,明明身体好吧!”侯勇接过茶说:“谢谢六哥关心,明明挺好的,唉,六哥,这是怎么了这是!”见杨陆顺一脸淡然,忙转口说:“我也是瞎操心,什么坎咱六哥还过不去呢,如今不是县长不忙了,小弟我做东,去唱歌乐乐,说实话,我们好久没一起乐呵了。”杨陆顺就怕被人问,说实话每问一次他心里就不是滋味一次,还得装出很超然的神情,他也算是经历过挫折的,换了别人还不气得吐血?心里很感激侯勇的理解,哪怕是假装地理解,不由呵呵一笑说:“行啊,我如今算是彻底闲下来了,刚才小标还说我是阳痿的****,领导的钱,领导的老婆助理调研员,哈哈,不过我是不熟悉市里的娱乐场所,你们带我去好了。

”侯勇心里觉得小标说话太荒唐,干儿子也不能戳你爹的伤疤嘛,笑着搡了小标一下说:“本来我做东的,杨总言语不敬,罚你请客买单,你是愿意啊还是愿意啊!”杨小标哈哈大笑:“我当然愿意了,时间反正早,就去菊花塘区最有名气的狂欢。又能在包厢唱歌,还能去大厅看表演。”看了看猴子那张丑脸,心说这个小子看不出来啊,几句话就哄得我爹笑嘻嘻地。三人出门,杨小标要坐侯勇地警车,侯勇笑着说:“坐你地三菱,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何况我这警车停在娱乐场所也不怎么合适。

”杨陆顺挺赞同猴子的说法。就直接去拉三菱车车门,杨小标说:“猴子你总有借口,你不信去狂欢外面停车坪看看,全是政府单位的公车。”上了车往狂欢歌舞厅走,杨小标想起手机的事干爹还没同意,再次提起:“侯勇,我爹宿舍没电话。我想去办个手机,也好联系是吧。”侯勇知道杨陆顺不轻易接受贵重礼物,可也觉得有个手机地确方便,先是啧啧了两声才说:“还是杨总替我六哥考虑周到,我是想到了也没能力买,我自己都是个破传呼机呢。六哥,你一定要配个,一来方便,要是南平家里晚上有什么急事找,一按号码就行;二来在南风这样地地方能有个手提电话,倍儿有派,虽说六哥你不是县长了,可其他方面照样享受高级待遇。

让那些没长眼地也不敢小瞧了!”猴子后面地话杨陆顺不敢苟同,灰溜溜进了市里还得注意影响。但前面的话却打动了他,如今不是县长不比从前,家里老父母年岁高了,万一有个突发情况,四姐总还能找到家里的主心骨。就笑着说:“我一个调研员还有什么派唷。你一提醒,我还真觉得有必要。小标,你爷爷奶奶年岁高了,我得保持与家里联系畅通。”杨小标算是真服了猴子,也为自己忘记南平的爷爷奶奶羞愧,高兴地说:“那我明天就去办。”又打算让借猴子的口撺掇干爹不住宿舍住宾馆,就说:“爹,你那宿舍太不方便了,又脏又臭不说,地方还小,过两天干妈来了,怎么住呢?”侯勇瞥见杨陆顺本来看着杨小标的眼睛马上移去了车窗外,心说小标用心良苦,却始终不是****里地人,你干爹被人用各种罪名搞得县长都丢了,住高级饭店不是告诉别人来抓小辫子么,再不能住也得忍耐些许,退一步是为了将来能更好的迈进啊,他也知道杨小标的用意,是让他帮腔,可也不能乱帮,假装掏烟掏火机,想拖延,不料杨小标竟然用脚尖踢他,知道躲不过去,点燃烟就要说话。

没料到杨陆顺的余光还是察觉到了小标的小动作,开口说:“小标,我还是不去住宾馆了,市里安排我住宿舍,就住宿舍吧,也没什么,哪里不是睡一张床呢!沙沙回来,大不了不让她在市里呆,直接回南平,虽由俭入奢易,也要习惯由奢入俭啊。倒是你要吃吃苦头了,不然回忘记以前的苦日子,呵呵!”侯勇接茬说:“六哥说话就是有内涵,听听都教益不浅,我要常在六哥身边,迟早也是文武双全!”杨小标见猴子都附和干爹地话,知道是没戏了,也笑着说:“那哪天我们去春江市郊区的农家店住几天,吃的是农家锅巴饭睡的是农家六板子大铺。

”杨陆顺不想太使得小标难堪,说:“咦,这个倒是新颖啊,得闲我们去体验体验,说实话,除了侯勇,我和小标都是地道的农民家**出身,改革开放生活好了,可也不能忘本啊。农村里还有许多人生活很艰”不知怎么说不下去了,自己坐着进口车抽着高级烟去歌舞厅潇洒,这样的说教实在有点滑稽,再想到即将回家的沙沙,杨陆顺思绪纷乱。进了狂欢歌舞厅,杨陆顺等人就被带进了个大包厢,服务员麻利地端上基本消费的茶点水果拼盘,一个有几分韵味地女人进来,对余继宏大抛媚眼:“唷,宏哥,还是你心里有妹妹,有段时间没来了,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马上又面向杨陆顺等三人:“我自我介绍下,我是这里的领班,叫我兰兰就行了,几位老板怎么称呼?看就知道是跟宏哥一样地富贵人儿!”侯勇自然是没穿制服,贼眉鼠眼地笑道:“这位是我们的大老板汪老板,这位是杨老板,我就不是老板了,叫我猴哥吧!”杨陆顺见这个阵仗就知道是供应三陪小姐的大姐,本来不想要什么小姐陪跳舞,可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开心,何况自己又不是什么领导干部,更不是钱权交易,就咬咬牙不扫侯勇小标地兴了,含笑对着兰兰点点头。

侯勇见杨陆顺表情很自然,顿时高兴起来:“兰兰妹妹,赶紧替我们汪老板叫个漂亮、清纯、温柔地妹妹来。”(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