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二部 第二百一八章(中)

成功说服了卫边,杨陆顺就想回廊柱,通过和赵君豪联系得知,市委王书记把出售秀林大酒店当成了头等要事,也没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省财政厅,而是在多方联系,同时赵君豪也透露市委政府开始研究开发区工业园的管委会领导班子,要是有兴趣,该向王书记提出个人想法了。杨陆顺还真没什么兴趣,不说管委会主任职务竞争激烈,而且万事开头难,他不想才结婚就忙得焦头烂额的顾不了家,而且沁言马上要怀孕需要他多关心多照料,肯定会牵扯他不少精力,在政府部门多年,要想事业有成且家庭和谐美满,太困难了,万一因为工作冷落了沁言导致夫妻感情不和,他实在不愿意,说到底前次婚姻的失败,其中他太专注工作忽略了家庭也是重要原因,他现在对沁言言听计从,固然沁言的办法可行,主要的还是出于尊重,甚至带点呵护,他也毫不避讳自己对沁言格外宠爱,是人都会有偏心有选择,而且沁言值得他倾心相待。

沁言倒不同意马上就回廊柱,这样未免太着痕迹,虽然到上海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说服卫边,可也不能太功利,反正婚假还没到期,不如在留上一两天再走。杨陆顺只得同意。卫边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干净利索地处理好公司的事,就要飞香港,还主动请杨陆顺回廊柱,把秀林大酒店的一些基本情况搞清楚反馈于他,使他能尽快做出决定。这也正合杨陆顺心意。临行前,沁言提出要给汪家二老告别,说是辞行不如是再去看看旺旺,杨陆顺更是求之不得,让小标定了傍晚回春江的机票,实则还是舍不得儿子,想多聚片刻。

又带着沁言上午十点多巴巴地跑去汪家辞行。汪父母知道陆顺下午的飞机,就热情地留他们吃中午饭,杨陆顺求之不得。好容易等到旺旺中午放学,杨陆顺也顾不得形象,抱起儿子嘘寒问暖的,场面看得沁言心酸不已。汪溪沙见杨陆顺夫妇又来了。有点不高兴,看不惯徐沁言跟杨陆顺的恩爱。徐沁言见汪溪沙一个人接孩子回家,找了个时机问:“汪姐,晏总不回家吃饭吗?”汪溪沙矜持地说:“老晏生意忙,前天我们办事处接洽了笔大单,老晏很重视,亲自带着客人去郑州厂区参观,让客人们全方位了解我们神天力集团,坚定客人与我们长期业务往来的决心嘛。

”沁言赞叹道:“到底是国内知名的企业家。真是做到了事无巨细,我看神天力集团前途无量啊,你这个集团老板娘也要赚得盆满钵满了。”汪溪沙故作无所谓地说:“我是什么老板娘啊,虽然神天力集团是老晏一个人打出的天下,可也是股份集团,大事还得董事会决策,我能把上海办事处地业务处理好,就心满意足了,企业到这份上,赚钱不过是一串数字。不值一提的。”沁言微笑着从包里拿出一叠钱,很诚恳地说:“汪姐,陆顺知道杨杨在上海的开销很大,当然你是不缺钱的,只是陆顺也是杨杨的爸爸,这点钱不多。

只有三千元,是他的心意。还请汪姐别拒绝。”汪溪沙笑道:“杨陆顺在离婚地时候,已经付清今年儿子的抚养费了,你们在单位都是拿死工资,还是别破费了。儿子是他的,也是我的,能花点钱让孩子多学点本事,我这个当妈的心甘情愿。可不是摆什么阔气。再说我也能负担得起,心意我领了。钱我不能收。”沁言还是把钱放到茶几上,扭头看了看正和儿子玩得开心的陆顺,说:“汪姐,再穷不能穷教育嘛,我和陆顺工资不高,没你和晏总富贵,可将心比心,你也说了,陆顺也是孩子的父亲,能做点就做点,是责任也是义务,同样也是一份心意,本来陆顺要把钱交给你的,我见他笨嘴笨舌的,我们都是女人也好说话,我知道汪姐是通情达理地,陆顺难得见到孩子,也就谈不上关心照顾孩子,再连孩子的学习成长上也不能做点什么,他也难过,将来也无法面对孩子,是吧!”汪溪沙和杨陆顺是在南平协议离婚的,孩子归她带着,协议杨陆顺每月支付一百三十元的生活费,按照南平的生活水平是足够了,可到了上海未wаw.ㄧбΚ.Сn免是少了点,只是她目前确实不缺钱,可人家主动把钱送来了,不要白不要,既然你这个后妈要摆出贤惠姿态,那就为所谓的贤惠付出代价吧,杨陆顺当官不收礼不受贿,看你们没钱怎么过日子,也就笑着说:“徐处长到底是领导,说得我还真没话可讲了,那这钱我收下了,你和杨陆顺放心,我保证这钱一分不少全花在孩子身上。

”沁言笑出了声:“我知道汪姐有钱,这点钱肯定不在眼里的,也没听闻过做妈妈的贪污孩子的钱。”从汪家出来,杨陆顺对沁言说:“你真是好人,只是搞突然袭击不好,也得跟我商量商量嘛。”沁言说:“我不跟你商量,是知道你不好意思跟我提,这钱是我从小标手里借的,到家就会还给小标,不过我们可就要过得紧巴点了。要不干脆都在食堂吃饭算了,家里不开伙要省不少。”杨陆顺心里一暖,假意责备道:“我吃食堂无所谓,可你不是要怀孩子吗,在食堂营养能跟得上?旺旺是我孩子,你肚子里怀地也是我孩子,我不能厚此薄彼来苛刻我未来孩子的母亲吧!”沁言满是幸福地一笑说:“这话听着我高兴,现在汪溪沙发财了,有经济实力为孩子创造好的环境,我们穷点宁可节衣缩食,也不能在孩子方面做得不够,免得将来旺旺对我们心存误会是吧,我是旺旺的后妈,后妈不是个褒义词,我不能让你难做嘛。

”杨陆顺说:“沁言。跟着我受委屈了,见你故意放低姿态去迎合汪溪沙,我心里真不好受。”沁言说:“没什么,很多两口子离婚就同仇人一样,对孩子成长没好处,我们这样和和气气在一起。旺旺也开心点,莫小看现在的孩子,懂事得很呐,什么都瞧在眼里,天知道小脑袋里在想什么呢,以后放假,能把旺旺接回家就争取争取,那个晏兴国对旺旺可没咱们那么上心!”杨陆顺感激莫名,无法用语言表达。只是深情地注视了沁言一眼,暗暗保证不让这个值得宠爱的女人受苦。

回到春江,杨陆顺夫妇并没马上赶回廊柱,反倒是请叶小菁到小标家吃便饭,叶小菁能有今天局面,杨陆顺是她地大恩人,天大的事也要放下地,进了小标家,见杨陆顺和小标在客厅坐着,习惯性地很亲密地坐在杨陆顺身边挽着杨陆顺的胳膊。笑靥如花地说:“杨叔叔,今天什么好日子叫我吃饭啊?”杨陆顺对这个又漂亮又会撒娇地侄女很忌惮,甚至每次见到叶小菁都会闪现出曾经香艳的一幕而挥之不去,当然还有罪恶感,忙不迭抽手挪开点,正色地说:“你都是省电视台知名的儿童节目主持人了。

有点规矩好不好,告诉你妈修理你!”叶小菁最爱看杨陆顺一本正经而又稍带慌乱的神情。她对杨陆顺的感情甚为复杂,亲情友情爱情似乎掺杂着理也理不清,只是她进社会多年,又在人际纷杂地电视台,看清了很多东西也领悟了很多东西,自然思想并不象她地笑容那么单纯,就象她毅然割舍与唐春前的感情转投卫边地怀抱。她明白现在的社会要么是权要么是钱。卫边既年轻俊朗又有财富,为什么不能择良木而栖呢。靠她和唐春前那点微薄工资,又怎么能尽情享受生活呢,当然她选择了卫边,也把自己的全部感情投入了,真要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凭她的美色早就和什么高官权少富商搅和在一起了,当然也多亏了柳江的照顾,有时候不是洁身自好就能守身如玉的。

她咯咯一笑,见小标瞅着她有点眼神发直,故意瞪眼皱鼻说:“看什么看,叫桂妹子来修理你!”跳起来冲到厨房门口向徐沁言李金桂打招呼,嘻嘻哈哈说了几句因为讨厌油烟味又坐在了杨陆顺身边。杨小标拿叶小菁确实棘手,她是卫边的女朋友,又和金桂无话不说,还依仗女人天生地撒娇小性子,偏生又娇美动人,唯一的就是惹不起躲人,嘿嘿一笑说:“你长得好看我才看你的,不乐意,我不看就是了,我去厨房偷菜吃总可以吧!”起身就走。叶小菁掩嘴而笑,散发着杀伤力巨大的魅力,杨陆顺都不得不假意只看电视机忽略美女,嘴里说:“叶大主持,你未来婆婆何医生让我给你带了点东西,是给你爸妈的礼物,不是专程叫你来吃饭的,拿了东西就走吧!”叶小菁更是笑得厉害,说:“我偏要赖在这里吃饭,你赶我走,我叫徐阿姨修理你!”杨陆顺大感无奈,他是从旺旺嘴里学的“修理”人,随口这么一说,就让刁蛮丫头给自己用上了,连忙说:“我怕你了好吧,别在我耳边笑,震聋了你赔不起。

你老实点,我就告诉你个好消息!”叶小菁好奇了,问:“什么好消息?”杨陆顺说:“我鼓动卫边到春江来发展事业,你说是不是好消息!”叶小菁愣了下摇头不信:“骗人,卫边舍得离开上海才奇怪呢。早几天还劝我去上海,杨叔你也学会骗人了,担心鼻子长!”她这几期在做匹诺曹的节目,不由就用上了。杨陆顺说:“真的,廊柱市的秀林大酒店要出售,你知道吧?”他只是做叙事铺垫,没指望她真知道。叶小菁连连点头:“我知道啊,前天和柳江姐一起喝茶就知道了。

”杨陆顺心说你知道就更好,笑道:“柳经理消息一向是灵通地了,我跟卫边提了提,他很有兴趣和小标一起合伙收购,今天飞去香港做前期准备,没告诉你?”叶小菁说:“他去香港我知道,他经常飞香港,我也就没仔细问。感情是想买秀林大酒店啊。他以前没涉及过酒店经营,好好的怎么又想当酒店老板了呢?杨叔,肯定是你劝掇的,是不是,你们廊柱市要卖酒店,你就找卫边当买家。”杨陆顺故意叹息道:“蠢妹子。我还不是为你着想,卫边在上海没你盯着,万一被狐狸精迷上了,你不就惨了?我让他来春江,就是方便你管着嘛,真是好心没好报!”叶小菁当然有这样的忧虑,卫边这样要人才有人才要钱财有钱财的男人,确实是广大妙龄少女追逐的首选,只是表面不承认。

说:“他要花心,我二十四小时看管也只能管了他地人,管不住他的心,何况两人交往重要地是信任,他现在被狐狸精迷惑了还好些,免得结婚了再”感觉这话有点刺激杨叔,急忙停住了。杨陆顺倒没被刺激,说:“两人能在一起不是更好吗,叔叔请你帮个忙。”叶小菁就没了嬉皮笑脸,杨叔帮她不少从来没要求过回报。既然杨叔叫她帮忙,再困难也要迎难而上,何况她聪明,也大概知道杨叔为何事叫她帮忙,利人利己还不马上答应?就很郑重地说:“杨叔,有什么事您只管交待我。

保证尽心尽力。”杨陆顺说:“实话跟你说,我是非常希望卫边能收购秀林大酒店的。也请你从中周旋,竭力促成此事,好不好?我相信你的话,卫边会更重视的。”叶小菁很难得地显出了点羞涩,说:“卫边那家伙在事业上很有自己的主见,我还真没什么把握能说服,只是我会尽力的。”杨陆顺呵呵笑道:“那我就拜托你了。小君怎么样啊。你哥在设计院怕是在埋头攻坚吧,很难得见到他一次啊。”叶小菁说:“我哥跟着副院长去北京参加一个研讨会了。还别说,我哥比我有事业心,至今连女朋友都没谈呢,我爸老是催促要我给小君介绍对象,想抱孙子了!”杨陆顺想到前些天在南平时,老叶说小菁在想办法帮他们调动到春江,都快退休了还想着这些来麻烦小菁,不由说:“你爸说想调进春江,有眉目了吗?”叶小菁顿时大了头,她在春江能有什么硬关系?要不就是再次求柳江出面帮忙,如果要她自己找门路,天晓得有多少人垂涎自己呢,苦笑道:“我爸老糊涂了,现在进春江太难,而且他还想在职务上有要求,我再慢慢想办法吧。

”杨陆顺笑道:“如果卫边买下了秀林大酒店,凭他港商大老板地身份,把岳父岳母调春江还不是小意思?”叶小菁有苦难言,她在卫边面前一贯很独立,不去上海、不花他地钱,为地就是不给卫边造成她贪图享乐才与他恋爱的,真要求卫边,拿出大把钞票开路就行了,莫说调进春江,或许还能替他爸买个副处级地官职,问题是还没结婚就开口索要钱财,不是自贬身份吗,但真要是卫边到春江发展,两人常在一起感情势必进展飞快,结婚后什么都顺理成章了,而且她也的确怕夜长梦多,不由也暗下了游说卫边的决杨陆顺也是个办事踏实认真的人,甚至在某些程度上有点执拗,虽然卫边答应来廊柱市考察、叶小菁也答应用女友身份促成此事,按说他也算比较负责了,领导也没布置就主动做了这么多,够积极了,可他一旦插手某事,就停不下来,为了对卫边负责,.电脑看小说访问www.1бk.cn也为了顺利使得卫边下决心,晚饭后他就联系了春江办事处的张有为,张有为身为市委接待处副处长及春江办事处主任,对秀林大酒店应该比较了解,酒店经营了一年多,哪些方面是优势、哪些方面是劣势、哪些方面还存在问题急需改进,都多少有见解。

特别是王炳方无意透露账面花费了近六亿地酒店为何只能卖四五亿,究竟是前市委书记为首的经办人贪污了还是建筑存在质量安全问题,这些都应该给卫边一个比较准确的反馈,不能为了自己完成工作任务而让信任自己的卫边做冤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