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四章(上)

杨陆顺虽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可市委这边的副秘书长职务并没免掉,当然不仅仅只挂个头衔那么简单,开发区成立伊始,还只是市里重点项目,属于市政府的派出机构,有市委副秘书长职务,也有利于市委加强对开发区的管理。既然还是市委副秘书长,开发区工作还未全面展开,杨陆顺依旧去市委机关上班也就在情理之中,何况临时设在老汉桥的办公点也没搞熨帖,根老汉桥镇委书记汇报,临时办公点设在镇政府院内的招待所里,有大小办公室十来间,已经赶紧在搞清理。

杨陆顺也没起心去实地看看,就一股脑交给老罗去安排添置办公设施,想必这点小工作老罗能处理得熨熨帖帖。外面已经降下了杨陆顺到廊柱市的第286章,杨陆顺打的到了市委大院,一路疾走进了机关。刚进办公室,内定的秘书丁寒江就开始履行职责了:“杨主任,刚才市委办王主任通知我向你转达,八点半吕秘书长请你去办公室一趟。”杨陆顺接过丁寒江递来的毛巾擦拭雪花融化后的水渍,说:“哦,老王透露是什么事吗?”丁寒江扶了下眼镜说:“没有,不过司机班的唐成龙一早就在王主任办公室里,我琢磨着,是不是吕秘书长要给你派个专职司机呢杨陆顺笑了起来:“那好啊。

说说这个唐成龙地情况,你应该认识吧。坐,以后我们经常在一起。别太拘谨。”丁寒江依言坐在杨陆顺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说:“唐成龙今年二十三岁,去年年底部队复员,听说在部队就给部队首长开车,大约今年五月份就进了市委政府的司机班,一直是机动值班司机,开桑塔纳地。我接触过几次,待人客客气气的。说话也蛮直率。”杨陆顺就有点拿不定主意,唐成龙能复员安排就进了市委机关车队,显然是有点关系的,而且年纪太年轻,说话直率估计是小丁的委婉之词,也许是年轻人的胸无城府或者贬义点就是口没遮拦,技术放一边。

要是司机是个大嘴巴,杨陆顺肯定是不喜欢的,微笑着说:“既然是吕秘书长推荐的,应该差不到哪里去,真要是给我开车,你在机关时间长、年纪又大些,要替我多看着点。”丁寒江说:“是。杨主任,我会按你指示做的。”杨陆顺点点头,看看挂钟已经八点半了,就起身去了吕沐秘书长办公室,心说老王推荐秘书是投石问路。秘书长未免也太谨慎了,敲门进去,却只有老王在,开玩笑地说:“咦,秘书长是你老王了?”有了小丁一事,两人交情更上一层楼,是以私下说话也随便许多。

王炳方假意大惊失色:“我地杨大主任。你是要我的老命啊!”玩笑过后。王炳方不等杨陆顺发问就说:“吕秘书长到楼上有点事,就让我先陪你坐会。最多十几分钟半小时就下来了。”杨陆顺便坐下。说:“我听小丁说秘书长要给我安排司机?”王炳方点点头说:“应该是吧,昨天秘书长就通知我让唐成龙一早就来市委办,我估摸就这事,不然秘书长日理万机,找个小司机做什么。”又神神秘秘地说:“陆顺,这个小唐是阎副书记的关系。”杨陆顺就看着王炳方静待下文。

果然王炳方凑近悄声说:“阎副书记文革时被打成右派,下放农村接受再教育,村支书正好是小唐爷爷,大抵是给予了照顾,阎书记如今在还人情呢。”杨陆顺笑道:“老王,真的?”王炳方说:“真的,小唐去年来司机班的,我身为副主任能不摸清楚下面人的来龙去脉?其实阎书记也是小题大做,直接给你个电话不就得了,还转弯抹角地。”杨陆顺心里却有点暗暗欢喜,阎副书记不直接找他估计也是不了解的缘故,至少转弯抹角也是如了阎副书记的心愿,与人方便自己也方便,开发区日后有太多事情要麻烦市委领导,仅凭市委王书记一人热情也抵挡不了官僚主义唷,就微笑不语,实在不好接茬,心里也在嘀咕,连个司机都有这么大来头,看来市里情况不是县里能比拟的了,稍不留神就得罪了哪方领导。

那对待钟峰,是不是也要委婉点呢?王炳方见杨陆顺有点失神,笑道:“陆顺,也没啥大不了的,市委政府里的工作人员多多少少都有点背景,你刚从基层上来,肯定有顾虑。不过你放心,越是领导的人,其实领导要求越严格,出了问题领导面子也难看是吧。阎副书记为人为官还是很有原则地。对丁寒江也是,老哥我可不想让你为难。”杨陆顺笑道:“老王你说哪里去了,我还信不过你吗。我只不过代你培养几年,迟早还是你王主任的得力干将。”王炳方就不敢托大了,也笑着说:“老弟,我这个副主任差不多到头了,过几年退线退休,还指望老弟给老哥派个车什么的,就心满意足喽。

”杨陆顺顺水推舟:“小丁是你培养的,直接找他就行了,转弯抹角的做什么。”王炳方呵呵大笑,心里盘算:我两个闺女不劳**心了,小儿子还有两年就研究生毕业,要是小丁觉得杨陆顺不错,儿子毕业就交给杨陆顺了。不大一会吕沐回了办公室,对杨陆顺说:“来了,刚才楼上临时有点事,没耽误你开发区地工作吧?”杨陆顺笑笑说:“秘书长来了啊。”王炳方就马上告辞离开。吕沐示意杨陆顺坐。又递了烟才说:“陆顺,市委要出售秀林大酒店你也知道的,春江办事处也要缩小规模。

市委决定秀林大酒店的两辆奥迪车归你开发区使用,再需要车就得找市政府要了,目前解决你地燃眉之急。呵呵,副秘书长没专车,开发区主任就得有专车了,王市长起初要把奔驰给你们开发区,王书记考虑车的档次太高,接待来客可以用用。当专车就违规了。”杨陆顺说:“秘书长,我代表开发区的同志谢谢市委市政府领导的关心,其实车好车坏不重要,重要地是我和开发区地同志要把具体工作搞好。”吕沐微微点头,说:“嗯,陆顺主任的心态不错,定位也准。

很好啊。春江办事处只有两个专职司机,本来是想抽调地,考虑到办事处还有相关工作,少不了司机,这么着,就从机关司机班抽调一个应急吧?有个复员兵唐成龙技术不错,各方面素质也不错。”杨陆顺马上说:“秘书长推荐地人选一定是最好的。等会我就找王炳方副主任要人了。秘书长,开发区目前急需人手,我来市里时间短,不太了解,想请秘书长.”吕沐摇了摇。呵呵一笑,说:“小唐司机的事我不过是受人之托,也与开发区人事并无干涉,市委弘智书记定了调子,人事权在你们开发区,我就不插手喽。

好了,上午耽误你不少时间。开发区肯定还有不少工作等着你处理。你忙你的去吧。”看着杨陆顺离去的背影,吕沐越发觉得杨陆顺不是传说中的墨守成规。还得眼见为实啊。他目前不推荐人,一来他要坚决执行王书记决定来与领导保持一致,二来他还是不充分信任杨陆顺,不能保证自己推荐的人一定能得到重用,再则开发区初建,除去主要负责人,其他人员都是办事跑腿地,还是等开发区日趋完善再说吧。杨陆顺出去就直奔王炳方办公室,别看吕秘书长轻描淡写,就凭秘书长专程叫他去办公室谈这事,就不能等闲视之,果然见王炳方办公室里有个穿着皮夹克的帅气小伙子,也不理会那小伙子的招呼,径直对王炳方说:“王主任,我的专职司机呢?”王炳方一指站在旁边的唐成龙说:“就是他了,唐成龙小唐,技术还是不错的。

”杨陆顺这才转身仔细打量,这个唐成龙相貌堂堂高大威武,特别是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给人整洁利索,印象很好,就伸出手说:“唐成龙,嗯,不错,还保持着军人本色啊。”唐成龙大声说:“杨主任您好,保证按照王主任的指示,给您开好车!”杨陆顺哈哈笑了起来,对王炳方说:“部队出来地就是不一样啊!”王炳方也笑了笑,对唐成龙说:“小唐,以后你就跟杨主任了,一定要稳稳当当,不能出任何差错,暂时还开桑塔纳,等办事处的车回了,再交钥匙,知道吗。

”唐成龙依旧大声说:“是,王主任!”杨陆顺带着唐成龙回了自己办公室,进门就见丁寒江迎了上来说:“杨主任,刚才钟副主任来了电话,要到办公室来谈工作,已经在路上了。”杨陆顺点点,说:“小丁,这是分配给我的专职司机唐成龙唐师傅,都认识吧?”唐成龙等杨陆顺话音一落,马上说:“杨主任,叫我小唐就好了,我认识丁秘书,坐过我几次车。”丁寒江和唐成龙握手说:“唐师傅的技术很好,以后我们就要相互帮助,共同服务好杨主任。”杨陆顺坐回办公桌后,说:“小丁唐师傅,我对你们没其他特别的要求,各司其职就行了。

小丁你年纪比唐师傅大、到市委机关时间也比唐师傅长,要多帮助唐师傅。唐师傅也要多向小丁学习。”他故意亲昵地叫丁寒江小丁,却口口声声叫唐成龙唐师傅,也是想明确两人地主次,毕竟唐成龙太年轻了。他不好直接去管细小地事,就得委托小丁去监督教导了。唐成龙何尝听不出来,他虽然是市委阎思辰副书记的关系进的大院司机班。他就想跟个领导开专车,可开了大半年地机动值班车,在领导专职司机面前总觉矮人一头,这次逮到个机会,他就去找了阎书记,方才如愿以偿,他在部队给首长开车没凭借任何关系,靠的就是出色的技术和对首长地投其所好。

再就是忠心耿耿,其实司机比秘书要更贴近领导,只需点时日而已,马上谦虚地说:“是,杨主任,我一定努力向丁秘书学习,尽快适应新地工作。”话说到这个份上。丁寒江不能不表现出风度,也说:“唐师傅客气了,我们相互帮助、共同进步,服务好杨主任就是我们最大的工作。”杨陆顺比较满意两人地态度,心里其实更想念周基政和秦志明,现在最贴近自己的部下都是别人介绍来地,要熟悉都还有个过程。更何况要深交呢,可也只得放下杂念,说:“小丁,你这就亲自跑趟春江办事处,找张有为主任接两台奥迪车。

市委办已经通知了,你去一趟手续上更清晰。丁寒江答应着走了,唐成龙马上说:“杨主任,我去给车搞搞卫生,机动车坐的人挺杂的,也不怎么注意卫生,虽然您只坐一天。我也得收拾熨帖!”杨陆顺点头同意了。还是满意小唐的勤快,只是有些话并不需要说得太明了。太明了就有谀媚之嫌了。办公室安静下来,杨陆顺就琢磨钟峰要来谈什么工作,老罗去了老汉桥镇政府,老陈去了等开发区的人员定岗定编文件,这个老钟就在杨陆顺在办公室等得不耐烦了,钟峰这才施施然到来,进了办公室又是拍雪花又是跺脚的,让杨陆顺很不满意,可也不能太僵,客气地起身泡茶说:“老钟,天寒地冻的喝杯热茶,司机小吴呢,没一起来?”钟峰接过茶,翘起二郎腿说:“那小子去司机值班室了,下面地干部到了市委机关得向领导请安,下面的司机也得去司机值班室请安,呵呵。

”杨陆顺笑了起来,话糙理不糙,老钟还总结得蛮精确,说:“老钟,市委决定把春江办事处的两台奥迪给开发区,你也用一台吧?”钟峰摇摇头:“给老陈老罗用吧,我坐蓝鸟习惯了,孟书记也答应把车让我带去开发区,嘿嘿,不要白不要是吧。再说市委政府接待处的大奔我们开发区不也可以用吗,杨主任,坐大奔多有派头。”杨陆顺呵呵一笑说:“老钟,我们市委王书记也只坐奥迪,我们坐奔驰不合适啊。哦,我听小丁说你有事?”钟峰嚼着茶叶说:“是啊,目前除了我们几个主任副主任,再无一兵一卒,怎么开展工作?特别是我拆迁安置那块,不马上着手去定规划,我怕到时候耽误开发区工业园奠基大典,那就吃不了兜着走喽!”杨陆顺再看钟峰不顺眼,可也不能不慎重对待,说:“嗯,这个问题亟需解决,可惜虹鼎区的张书记还在住院,我们在虹鼎区挑人,多少得听听老张的意见,也是尊重嘛。

”钟峰大大咧咧地说:“话是这个话,可市委不是把人事权给我们了吗,我们要人,他们负责给人办手续,我那块的人我心里已经有个谱了,我列了个表,杨主任你看看。”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材料纸,递给杨陆顺。杨陆顺粗略一看三张纸罗列了十好几人,还附了简单地介绍,算是下足了功夫的,不过杨陆顺可不会去细看,真要是你钟峰要上谁就是谁,还要组织干嘛,还要我这个一把手干嘛,很随意地放在茶几上说:“等研究的时候再拿在会上讨论吧。”钟峰也被杨陆顺的轻慢惹得不乐意了,指了指那材料说:“杨主任,我列的名单都是虹鼎区地,而且都是与我负责口子相关的,还是区里各单位部门比较有能力的,莫看我不是人事书记,可我在虹鼎区政府区委都呆过,分管的工作也与开发区分管工作大同小异,我敢说我比张晓春还熟悉。

再说拆迁安置不是轻松事儿,扒人房子扒人祖坟,招人骂是轻的,还招人打也说不定,我要搞好我分管的工作,不是我自己信得过的人怎么行,杨主任你说是不是?!”杨陆顺不想现在就僵起来,笑道:“老钟,你言之有理啊,市委市政府,特别是王市长力荐你分管这些,充分说明了你地能力,拆迁安置工作也确实是开发区目前重中之重地工作,有老钟你的话,我安心了很多啊,只要拆迁安置工作能顺顺利利不出纠纷不出上访,使得开发区工业园奠基典礼如期举行,我也放手让你施为,如何?”杨陆顺就怕钟峰出工不出力,要是老钟敢拍胸脯保证,你敬我一尺,为了顾全大局我也能敬你一丈!没料到钟峰嘿嘿一笑说:“杨主任,我用我熟悉地人也是为了工作,不过拆迁安置变数太大,我钟峰要有这么大本事,嘿嘿”言下之意我钟峰要有这么大本事,管委会主任还能轮到你杨陆顺吗?何况市里用极少的补贴收回农民的田土,难度实在太大,就等着看你杨陆顺的笑话呢!杨陆顺火冒三丈,强做微笑地说:“那就再说吧,老钟,下午去老汉桥走走,看看我们临时落脚地,肯定要添置不少办公设置,我你老罗现场定定吧!”说完就起身去了卫生间,实在郁闷却又发作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