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 第四章(下)

在单位,一把手不说威风八面言出九鼎,但领导地位不容有失,凡事不能顺顺利利通过,不仅威信全无,还徒增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一把手能在单位地位巩固,无非是财权人事权在手,可以决定某人的升降及支配利益,更重要的一把手要有强势后台撑腰,要有上级领导支持,就算在单位闹得下面干部职工怨声载道也毫不动摇其地位,一把手再艺术点,能拥有一群拥趸,几乎就可以一手遮天了。杨陆顺这个开发区一把手优势明显,可以说市委王书记基本都考虑周全了,应该是很好当的,问题是领导创造了好环境,而杨陆顺还不能顺顺利利完成使命,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历史上有扶不起的阿斗,杨陆顺可不想成为开发区的“阿斗”,对于钟峰不加掩饰的挑衅,他怕倒不怕,可还是有顾虑,跟副手闹得不可开交,不能算称职的一把手,何况钟峰背后有王市长,也许这也将是王市长挑战王书记地位的策略,再说能平衡单位班子也是一把手的能力,他绝对不允许自己重蹈开县的覆辙,他不求飞黄腾达,同样也不允许被人玩弄于股掌。

对于钟峰的咄咄逼人,杨陆顺不能毫无准备,**裸开名单安排自己的人,其实就的对他这个一把手公开地挑衅,他要迎战还要显出一把手的宽宏胸襟,更要在新班子面前展示领导艺术,对于杨陆顺这个经历风风雨雨的老机关来说,并不是难事,以前是不屑得用,现在却是不得不用。杨陆顺清楚地知道和老钟第288章团,特别是以后开发区走入正轨,党工委管委会班子势必增加委员人数。新增加的委员决不能是老钟的人或与老钟关系密切地人,一定要在班子里孤立老钟,用民主集中制度彻底巩固一把手的领导决策地位。

杨陆顺先找了罗袁军,地点就选在老罗家,杨陆顺带着沁言去夜访了老罗,罗袁军夫妇都很惊喜,特别是老罗的爱人,第288章中全市财力物力进行旧城改造、繁荣市场经济,因为王市长看到廊柱工业是难以在短期治理就能见效的,王市长想通过旧城改造繁荣市场经济获得省委领导看得见地政绩达到升迁目的,这就与王书记重新振兴廊柱市工业强市的理念有冲突,偏生王书记有省委书记支持启动开发区项目。只是为了平衡又不得不进行旧城改造。如此一来市委政府未来五年的计划就颇为壮观了,利用开发区工业园项目把廊柱市重型机械厂等占地颇大的企业迁入工业园。

然后把市委政府机关搬迁到机械厂原址,再通过开发目前市委机关包括机关家属院,搞个规模宏大的商业区,逐步形成相对集中的工业区、商业区及住宅区。而开发区工业园是一切计划的开端!钟峰知道杨陆顺会竭尽全力使开发区如期运转,势必就得依仗他分管的拆迁安置部门能及早运作完成前期工程,他拖得起时间杨陆顺肯定是拖不起地,是以他敢大大咧咧定出名单,就是算准杨陆顺不敢拖延怠慢,偏生这个杨陆顺竟然不紧不慢起来,就连在老汉桥镇临时办公点的布置,都能为了节约几千几百的费用商量一下午,要不然就干脆找不到人,也不知溜达到了哪里,他也从虹鼎区组织部得到消息,似乎组织部在草拟开发区人员研究情况,难道杨陆顺真没把我这个副书记副主任放在眼里?加之那些得到他许诺又迟迟没等到通知的人不停找他问情况,甚至还有些人再次给他送上了厚礼,万一被那个油盐不进的杨陆顺给堵在了开发区之外,叫他的脸面往何处摆放?既然你杨陆顺按兵不动,我钟峰不会主动出击?忍了几天后,钟峰终于主动去了杨陆顺在老汉桥临时办公室,办公室里真的很简陋,很普通地办公桌使得杨陆顺坐在后面就象是某个单位某个门庭冷落地小科室办事员一样,可气的是,那个杨陆顺居然还一副怡然自得地模样,却又招呼得还客气,让他一肚子火没处发,只得跟着口是心非地寒暄。

杨陆顺见钟峰主动“屈尊”到自己办公室,情知计策奏效,矜持着又不失礼貌:“老钟,怎么到这里来了,你看到处简陋粗糙,可比不上你区委的办公室啊!”钟峰接过杨陆顺递来的烟,用火钳夹起火红的木炭点着,笑道:“我是怕冷,这里的办公室四处漏风,我那天在这里一下午,回去就头疼脑热的,折腾了我大半宿没睡安稳。再说我一个光杆司令来了也没事可做,幸亏区里宽宏大量,被把我这个已经免职了的副书记赶出办公室!”杨陆顺笑笑,说:“老钟,怎么没事可做呢,虽然没人手,你分管的拆迁安置工作也得有个初步规划了吧,我老陈老罗都在搞计划材料。

老钟,尤其你那摊子工作最紧要,不能耽误了啊!”钟峰一摊手说:“杨主任,说了没人手。怎么开展工作呢?我在我们的临时办公点转了转,镇里的同志已经把各科室办公室都按你的要求布置好了,该研究下人事了,人员早点到位,我也好早做计划,是不是!”杨陆顺说:“我也着急啊,可晓春副书记说材料还没准备好,开发区寄托了市委王书记王市长等领导地厚望。我认为科室骨干包括普通干部职工,都要是虹鼎区思想素质高、业务能力强的同志。我的观点很鲜明,老钟,我们这是在挖区里的墙角,区里多少有点看法,材料出得慢也在我意料之中啊!”钟峰不以为然地说:“杨主任。

用什么人还是我们说了算嘛,市委王书记就亲口指示,人事权归开发区,我们要人,区里能不放吗?你是一把手,要拿出点魄力来嘛,你也说了是挖墙角,区里不痛快我们得催紧点。杨陆顺说:“我才到廊柱时间不长,谁是谁我都不认得。我只能依靠晓春书记和组织部地意见再行决定了,还是你安逸啊,刷刷刷就开出了名单。”见钟峰神情不悦,不想这个钟疯子在自己办公室发癫,笑道:“要不我们晚上约晓春书记出来吃饭,谈谈人事工作?”钟峰的确要乘机发牢骚,见杨陆顺马上就提出约张晓春吃饭。

不得不附和:“杨主任。早就要请晓春副书记喝酒了嘛,我跟晓春书记熟。保管晚上我们两个轮番敬酒,迷迷糊糊他就同意了。”杨陆顺笑道:“你也不早提醒我,让我也等了好几天,我这就跟夫人请假,你和晓春书记熟,应该知道他的爱好,你就去安排吧,顺便去区委请下晓春副书记。”也不管钟峰同意不同意就起身给沁言打电话请假。钟峰无奈,只得去安排酒席去请张晓春,只是他知道张晓春应酬多,匆匆忙忙也不知道张晓春有没有空,万一请不来,岂不是没面子得很?徐沁言接到电话知道陆顺不能回家吃饭,就懒洋洋的也没了回家的兴致,以前单身可家里有关心她的爸妈哥嫂,如今身边没了陆顺就真是寂寞得很,白请了个保姆在家闲着,既然陆顺忙碌得没时间,要是提前怀孕了,自己也充实想必陆顺肯定回家得多,暗暗为自己的好主意高兴。

这时忻又来串门了,对沁言说:“黎栗跟我说几次要请杨主任和你吃饭,我晓得你是给我面子,可解决了黎栗的大问题,登门道谢你不许,连吃餐饭感谢感谢都不行,黎栗实在过意不去,这不又给我电话了,沁言,好歹也去一趟吧?”沁言正好发愁没人陪,总不能陆顺不在就叫穆姐吧,也就勉强地说:“忻姐,黎栗也是太客气了,正好今天陆顺有应酬,我就答应去吃饭了,不过忻姐你作陪,也不要黎栗爱人出席,我们三姐妹随便吃点就算了。”忻哪有不答应地,赶紧就在沁言办公室给黎栗去了电话,定在妇女活动中心的宾馆饭店里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