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

第三部市 第六章(上)

廊柱市市委机关事务管理科科长李超接到杨副秘书长的电话,让他介绍装修公司的人去新房,高兴坏了,赶紧调了车,又给苏勇去电话:“苏老板,你立马亲自去幸福小区八栋3-1号房,我们秘书长同意你的装修队装修他的新房,我可是费了不少口舌才帮你揽到的美差啊!”苏勇是个年纪三十出头的廊柱人,自己在春江一装修公司搞了三年室内装潢设计,参与了秀林大酒店的客房装修的设计和施工,他头脑灵活善于学习,觉得搞装修太容易发财了,与其在别人公司拿薪水,何不自己拉队伍当老板呢,就回了廊柱市自己成立了一家装修公司,真正自己当老板才知道创业艰难,他技术有就是缺少生意,特别是大宗的装修工程,基本就是市里住户的小装修,小打小闹难成气候,要揽大生意就得与政府领导有交情,如今廊柱市的一些大型装修,全被市建设局下属的装修公司承包了,要想分蛋糕,就得先建立自己的关系网,他偶尔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李超,就想借助李科长认识市里权力更大的领导,如今有机会认识市委的副秘书长,那还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伺候!杨陆顺和李超一起去廊柱市妇女活动中心接了徐沁言,等到得幸福小区新房,苏勇已经等候多时了,李超对杨陆顺说:“秘书长徐处长,这位就是鹏远装修公司的经理苏勇,我介绍他搞了不少机关干部新家的装修,反响都不错,主要是夸苏勇技术活到位,也还经济实惠。

”杨陆顺冲苏勇点下头算是打了招呼,笑着说:“老李介绍的,我放心。苏勇苏经理是吧。这是我爱人,一切都按我爱人的要求去搞就行了。”苏勇连连点头称是:“秘书长您请放心,徐处长怎么交待我们就怎么装,保证让秘书长和徐处长满意。我这就测量下尺寸,然后请秘书长徐处长到公司。我拿几套设计方案,请领导定夺。”李超也附和道:“是啊,苏勇室内设计很有一套的,他能按住房情况灵活设计,保证有模有样的。”杨陆顺笑着对沁言说:“以后就要辛苦你了。

”苏勇忙说:“秘书长徐处长,等徐处长定下装修设计图后,就不用跑来跑去地麻烦了,偶尔来监督监督就行。我们公司一概全包,保证货真价实、经济实惠!”李超也说:“是啊,秘书长和徐处长都忙。要是秘书长信得过我,我来负责督工,苏勇,你赶紧去量尺寸去,别耽误秘书长徐处长的时间。”苏勇答应着就用皮尺四下测量起来,沁言到底不放心,也跟去看。杨陆顺踱到阳台。幸福小区的环境还算不错,楼与楼之间间距挺大,有草坪小花园,移植过来的松树柏树也郁郁葱葱,小区里来来往往的人们大多穿着得体,小区负责治安地保安员也都统一制服,两人为组的在区内四下巡逻,这些都让杨陆顺比较满意。

李超在旁边故做深呼吸,有点夸张地说:“秘书长,小区空气都比市区里好,住家再合适不过了。”杨陆顺递了根烟给李超说:“还得多谢你的推荐啊。确实很适合住家。”看看手表已经快十点,小标怎么还没来?不由拿出手提拨号。李超见秘书长要打电话,赶紧走开,见徐沁言很操心的样子,便笑着说:“徐处长,这些粗活就放心交给苏经理去搞,我和苏勇是好朋友,我会嘱咐那小子尽心尽力的。”徐沁言只是冲李科长笑笑没接茬,她也拿了个本本在记录房间大小,这样有了数据以后也好按尺码配家具。

杨陆顺拨通杨小标手提问:“小标。还在路上?”“是啊,马上就到了,没耽误事吧?”杨陆顺呵呵一笑说:“没有,等你来了就陪沁言去装修公司看设计图,我还有事就不去了。中午一块吃饭啊。”没多久杨小标匆匆赶到。杨陆顺介绍说这是他一本家侄儿,李超见来人衣服考究也拿着手提电话。心里不由一惊,莫非杨秘书长找到替他付装修款的人了?想想也正常,堂堂一个市委副秘书长该有多少人奉承巴结哟。果然就听秘书长对苏勇说:“苏老板,等会我这本家侄儿和我爱人去你公司,小标,就麻烦你了。

老李,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我回市委,你呢?”李超忙说:“我专程就是陪秘书长的,我也回办公室,苏勇,你就按徐处长的搞啊,出了差错我砸你公司招牌去。”苏勇陪笑道:“李科长说笑了,保证让秘书长徐处长满意,不给你丢脸。”在回市委大院路上,李超说:“秘书长,徐处长初来廊柱,怕是工作也忙,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监督装修呢,还是我负责到底好不好?呵呵,房子是我介绍的、装修队伍也是我介绍的,干脆我负责到底,也是我们后勤部门地责任。

”杨陆顺笑道:“我巴不得省事唷,就是我爱人太关心新房了,我也劝了,无效,由得她算了。”李超说:“那怎么行,其实陈秘书长也交待过我,要全程负责秘书长的新房,直到秘书长入住。”杨陆顺知道李超说的陈秘书长是分管后勤接待的陈瑜副秘书长,他新房子的钥匙能这么快就到手,与陈瑜副秘书长的关心分不开,只是实际接触中陈瑜却显得不怎么热情,究其原因无非陈瑜是前任书记提拨的而且年龄也不小,对他这个年轻人犯不着放低身段,笑道:“说起来我还真得感谢陈秘书长,既然你提起,中午我私人请陈秘书长吃饭,老李你作陪如何?”李超当然高兴了,说:“能陪两位秘书长吃饭。

是我地荣幸呢。”两人到了市委,杨陆顺去找陈瑜,可惜陈瑜去了秀林大酒店,有重要接待任务。杨陆顺就给李超电话说:“老李,陈秘书长去了春江。不过中午还是请你吃饭,下班别先走了,一起啊。”再说徐沁言杨小标到了苏勇的鹏远装潢公司,说是公司,也就是个只有三、四间办公室的草台班子,徐沁言看得直皱眉,好在杨小标的水晶宫夜总会装修时了解到小装修公司的行政人员本就少,除去财务业务人员固定,其他的工人都是临时组织地,重要的是负责人的装修设计。

只要图纸设计规划好了,工人们照着施工就简单了。苏勇为了取悦秘书长夫人,不仅搬出图文并茂的香港室内装潢图本,还不断卖弄自己地资本,拿出自己在秀林大酒店装修时地设计图和照片,让徐沁言看得眼花缭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都愿意自己的家舒适漂亮,一时间差点忘记自己并没多少资金,只是啧啧赞叹着翻看那些富丽堂皇的家居图册。杨小标旁观者清,其实按干妈的设想去装修,根本不要什么装修公司,自己去劳务市场找带头的装修工就是了,有个带头的就会召集起其他木匠泥工电工管道工,他们只是按各自的手艺活赚点工钱,唯一麻烦的就是主人家要自己负责购买装修材料,而找装修公司。

人家就得包工包料,才有赚头。此时苏勇已经照着秘书长夫人新家的房间尺寸,大体设计了几套比较新潮流行地装修方案,并问:“徐处长,请问您大概预算多少装修费用啊?”他得探个底,巴不得装修越豪华越好,他本就是打算不收钱地,只是借此机会攀个关系。徐沁言没来得及搭腔,杨小标说:“苏老板,钱不是问题。关键是选料质量要好、做工要精细。等徐处长选定设计方案,余下的我们俩兄弟再商量。”苏勇听杨小标的话似乎懂行,忙说:“那是肯定的,我公司不仅可以自行设计方案,还可以根据客户地要求随时在细节局部做调整。

保证让客户满意。徐处长只管选择自己满意地方案!”徐沁言听杨小标大包大揽。把手里的图纸放下,说:“苏经理。匆匆忙忙我也一下定不了,还得再跟我爱人商量,先就这样吧,你放心,我地房子肯定给你公司装修。”就起身要走,苏勇自然不能强留,很客气地送徐处长出去。徐沁言上了小标的车才说:“小标,我和陆顺都没多少积蓄,而且装修也没个顶,我看最多两万开支就可以了,简单点也没啥。”杨小标笑笑说:“我知道了,就按两万来搞,我爹也说不要太浪费。

”徐沁言就放心了,在车上掰着手指头说:“地面就用釉面砖、墙裙门片用水曲柳板,墙壁就刷白涂料,窗户和阳台还是用铝合金的,这样应该不会超过两万吧。”杨小标说:“干妈,我觉得白涂料不怎么好,听说含化学物资太多,对人没什么好处,我看用便宜点的壁纸,既美观又环保。其实装修新居,重点在装修上,最好是多年也不落伍,倒是家具可以简略点,如今家具式样翻新太快,用得三两年换新的,也划算。”徐沁言嘀咕道:“小标,不知道你干爹搞什么名堂,非得找装修公司,我们南风那边都是自己联系搞装修的,材料什么都是自己买,干嘛要让别人多赚一次钱?”猛然想到陆顺也是市委的副秘书长,怕是要了面子亏了银子。

杨小标呵呵笑道:“干妈,那个机关的李科长那么热心,我爹又是市委领导,太小家子气,也对不住干妈你啊,说起来我爹还真廉洁,换了其他人,怕就不得自己花钱装修喽。”沁言骄傲地说:“这就是你爹的本色。口子开不得啊,所以我也同意向你借钱,也不能占公家别人的便宜。中午到我们妇联活动中心地宾馆吃饭吧,你爹说要感谢李科长。”杨陆顺终究也没能陪杨小标吃中午饭,在办公室接到大学老同学武辉的电话,请他中午到厂里吃饭。这个武辉是杨陆顺在长江大学读书时最好的朋友之一,当年和莫见评三人最为亲近,武辉也是少年得意,杨陆顺还在新平担任乡党委委员,武辉就是廊柱市重型机械厂的团委副书记,廊柱市重型机械厂原是省属企业,九十年代初期被划归了廊柱市属,武辉目前是重型机械厂副厂长兼党委副书记。

杨陆顺调到廊柱市,正逢武辉随团去了首都等其他省份参观学习国企股份改制,取经去了,期间两人也多次通了电话,杨陆顺携沁言去武辉家串过门,只是没料到武辉回得这么突然。杨陆顺知道机械厂老厂长不日退离领导岗位,武辉很有可能接任,成为机械厂首位年龄不过四十的高学历厂长,对于武辉,杨陆顺最佩服的就是文科生能主动脱产进修理工科,在东北重型机械学院机械制造系取得本科文凭,这才逐步走上机械厂技术型领导岗位。计划不如变化,杨陆顺只得推了与沁言小标李超吃饭,转而去了廊柱市重机厂。

说是到厂里吃饭,其实是重机厂的招待所宾馆,两个老同学见面,少不得谈及当年往事,两人级别虽都一样,只是杨陆顺是市委的领导,武辉在言语上多少带点恭维,可也不妨碍两人交谈的热情。这时厂办秘书忽然进来要向武厂长汇报什么,武辉匆匆出去一趟,再转回来说:“陆顺,没想到刘海鑫刘副市长也在厂里视察,我记得你们好像是省委党校的同学吧,刘副市长上任后到厂里来地次数不少,可总不在厂里吃饭,我们也尊重刘市长,都没留过。今天情况特殊,我跟你老同学见面,你跟刘副市长也是同学,不如请秘书长给刘市长去个电话,也没其他人,我们三个随便吃点?”杨陆顺呵呵笑道:“老同学,我说你出差也不回家就叫我来吃饭,感情是另有所谋,我倒是乐意打这个电话,只是刘市长来不来,我可不敢保证啊。

”武辉依旧那副稳重而不失去热情地表情:“我相信刘市长肯定会来,我给你老同学一个电话你就来了,你给刘市长老同学一个电话,他当然会给面子了。”杨陆顺指了指武辉,装作无奈地笑笑,说:“真是宴无好宴啊。”心说刘海鑫那脾气,要能解决问题自然不会耍官僚,要解决不了,吃饭也照样没戏。虽然这样想着,还是按照武辉给的号码拨了过去。(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各位VIP大大请注意,请退掉自动订阅新章功能,免得造成损失给您带来不便,一定一定、切记切记!古城西风的官场大作《商宦》已经上架,书号:1106845。

请多支持!莫为妖书号1035905)女频作家倾心打造,有女频包的请投啊!《国企风流》作者同舟同济新书《官路商海》上传,《官路商海》书号:1108250推荐官路风流、国企风流、官路迢迢、醉回七九当农民、宦海无涯、脊梁、权欲诱惑、混在官场等官场小说,都是精品,不容错过!。